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網遊】網游一自由 作者:靈魂深邃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547594 734 34
本帖最後由 wohohohw 於 2009-11-12 07:11 編輯

第一卷 啟 第一章 啟始
“ 當”沉重的鋼鐵大門在鄺風和沈浪兩人的身後緊緊地關上了,鄺風和沈浪兩人兩手都提著行李箱,對視了一眼,長嘆一聲。沈浪從內衣袋里掏出一包煙來,抽出一支,點著吸了一口,對身邊的鄺風說道︰“我們是該哭還是該笑?”

鄺風面無表情,不答話,只是靜靜地看著沈浪。“咚咚咚咚”兩人手中行李相繼掉在地上。“YEAH!”兩人興奮地跳了起來,高聲歡呼起來。

公元2270年,第二次資源大戰結束後5年,早在第一次資源大戰(即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地球的地貌就被當時各國強大的武器威力下大大地改變了。在第一次資源大戰中幸存下來的人們歷經萬難,在一片廢墟中重新建立了人類的文明,科技再度從廢墟中的片段資料發展起來。可惜人類的劣根性總是發作,資源分配的失衡,導致了第二次資源大戰暴發。現在的地球,只有三塊大陸和數得過來的大小島嶼。

戰爭中,總是有人死亡的,很不幸地,我們的兩位主角︰鄺風、沈浪的雙親都在戰爭中失去了生命。所不同的是,鄺風的雙親是有名的科學家,同時也都是孤兒,並且是為當時的亞文明聯盟軍部工作。而沈浪的雙親中,父親是一個軍人,母親只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兩位主角的雙親去世後,他們都成了孤兒,被軍部按照相關的規定,接到了由軍部開設的軍事學堂撫養,軍事學堂里的學員大多數都是孤兒,在學堂里接受軍事能力訓練。此類學堂是這個時代普便存在的學堂,通常學員離開學堂後從事的,都是些與戰斗有關的行業。

這一年,由于某種不確定、不明朗、不為人知的原因,軍事學堂竟然被關閉了。我們的兩位主角,被大腳一踢,踢出學堂,到社會上熬生活去了。

“我們終于告別這種每天都要訓練的生活啦!”沈浪興奮地抱著鄺風放聲大叫,而鄺風也相當快活地抱著沈浪放聲高叫︰“我也終于不用每天跑二十圈啦!”

原來這兩人是為了可以不用再每天接受訓練而開心到飛起,在學堂里每一個學員每天都得一邊接受軍事化的訓練,一邊學習知識,生活不算是非常艱苦,不過又有哪個人真的那麼願意每天6點起床操練呢?

兩人高興地抱在一起崩著跳著,許久才松開。鄺風這才想起,雖然離開了學堂,但是他們兩人都還沒有工作,最重要的是︰今晚要睡哪里?

“色狼,我們先得找個住的地方啊。”鄺風對還滿臉興奮的沈浪說道,色狼就是沈浪的外號,確實也是,沈浪這個年紀就泡遍學堂里的女孩子了,所以才落得一個色狼的外號。

沈浪滿不在乎地說道︰“不用擔心,我早就找到住的地方了。”

“啊?這麼快?三天前才通知我們要離開學堂啊,這麼快就找到房子啦?”

沈浪一副先見之明的樣子,得意地對鄺風說道︰“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樣東西叫網絡嗎?我早就叫怪物幫我們上網找到了住的地方了。”

怪物是一個學堂里的同學的外號,和二人的感情很要好,專攻電子網絡科技,同時也是一位黑客高手,對網絡科技有著狂熱的愛好。

“是嗎?真是可惜啊!怪物那家伙,因為成績優秀,竟然早就找到了工作,先我們一步走了,不然我們三個人一起住也行啊。”鄺風嘆了一聲。

“先別管人家啦,我們先去落腳再說吧,以後有機會我們去找他玩不就成了嗎?”沈浪見到電召的出租車來了,提起行李準備上路。

兩個上了車,沈浪對司機說了一個地址,由于在鄰市,沈浪和鄺風二人和司機付價還價一番才把車錢定了下來。地點有些兒遠,車上兩個人竟然都熟睡過去了。年輕人,可能是臨別前和其他同學一起瘋玩了幾天吧。大家差不多都是孤兒,不過相處下來也很融洽。雖然說在大家這麼年幼的樣子就要離開學堂生活,不過他們都沒有一個擔心生活的問題。在這個時代,經過軍事化訓練學習出來的人,都很容易找到工作,並且,大家都還有每月一筆的政府撫恤金或生活費,在沒找到工作前也不必擔心沒飯吃。而且,相當一部分的人都已找到工作,或被一些公司單位接收了。鄺風二人另有打算,沒有去找公司或單位找工作。

等到司機將二人叫醒的時候,鄺風和沈浪還不是很清醒的樣子。付過車資,把行李拿下車,鄺風才發現,他站在了郊外。準確的說,一座位于城區郊外的兩層式小型別墅門口。

鄺風目瞪口呆地提著兩箱行李,看著眼前的別墅。別墅並不是很大,但是對于只有兩個人來住的話,就大得有點離譜了。別墅的式樣很普通,但是看上去至少有個兩三百平方米,還沒包別墅前後的小型花園和草地。門前一片用木欄圍起來的小花園,別墅的外貌是仿木材料,看得出新建絕對不超過10年。雖然位于郊區,但是周圍隔了十來米的其他地方上還是有其他房子和別墅,這里應該是比較高級的小型社區。

“發什麼呆,進去啊!”沈浪用肩膀撞了一下鄺風,道。

“你說你找的地方就是這里?”鄺風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你都站到門前了,還用問啊?”

“買的?”鄺風呆呆地問道。

“買?買得起嗎?租的。”沈浪推開了木圍欄上的矮門,提著行李走了進去。

鄺風呆呆地跟了進去,又問道︰“租的?要多少錢一個月啊?我的每個月的領的撫恤金夠不夠付租金啊?”

沈浪丟下行李,掏出電子身份證往門上的識別器一掃,門就打開了。沈浪提起行李,轉身對鄺風說︰“一千塊一個月,夠付有多了吧。”

鄺風有如被雷電擊中一樣,大叫起來︰“一千塊一個月?租這種小別墅只要一千一個月?這和不收租金有什麼分別?在外面租一個二三十樓高的公寓也要千二一個月啊!”

沈浪聳了聳肩,道︰“管他那麼多,反正就是一千塊錢一個月。”

鄺風踏進了別墅,看到了更加讓他吃驚的東西︰別墅里竟然還有著全套的家私和電器,看上去還很新的樣子,電器也一點都不落伍。鄺風不管那麼多了,丟開手中的行李就跳了起來,滿房子竄了起來。

從客廳到廚房,再到二樓的主人房和客房,整個別墅所有的東西應有盡有,一件也不缺。冰箱里居然還放著一些保鮮食品和數支紅酒,浴室還有一個足夠你玩水的大浴盤。

鄺風在主人房的床上大力的跳了數下,也不管腳上的鞋子都還沒脫。那個開心啊,就像是撿了一百萬,不,是撿了一億一樣開心。樓下沈浪大聲地叫了起來︰“別在上面跳來跳去的啦,下來吧,這里還有東西給你看。”

鄺風一听,一骨碌彈了起來,跑下樓來。沈浪拉開了樓梯下的一扇小門,讓鄺風來看。下面竟然還有一個地下室,鄺風呆呆地鑽了下去地下室,電子光源天花板自動地亮了起來。地下室不大,就幾十平方米的樣子,這里只放著幾個木架子,上面放著的是一些機械工具,其中幾個架子上放著數支酒瓶。鄺風隨手抽了一支瓶子出來,這竟然是一支有五十個年頭的紅酒。看了看整個架子,雖然大概就只有10來支酒放在架子上,但是價值也相當驚人了。

鄺風呆呆地把酒瓶向沈浪擺了擺,沈浪一臉笑意地看著鄺風,也不說話。

鄺風把酒瓶放回架子上,無比震憾地對沈浪說道︰“一千塊一個月?一千塊連這里一支酒都買不到啊。怎麼可能呢,有這樣便宜的事,還掉在我們的頭上。”

“我本來也不知道,網上看到了這個地方,當時的資料里就說只要一千塊一個月,只是一份在網路上公開的出租消息,怪物幫我找來的。我一看地點就想要了,夠方便我們將來要從事的職業。從資料上來看,我也知道是一個別墅,但是不知為什麼這樣便宜。我就租也下來。誰知道出租方通過文字交流說只要我提供電子身份證的資料,我就成為這別墅的租客。我當時就租了三個月,反正就三千塊,我出得起,誰知前天我來了一看,也嚇得不輕,不過我們又沒有做錯什麼,有這樣好的房子住我當然不會去退啦,馬上就續租一年,哈哈,合同都訂了,完全沒我們的事。”沈浪一口氣把事情說了出來。

鄺風仍然無法相信這個事實一樣,搖著頭對沈浪說︰“哇塞,這真不是開玩笑啊,這麼大,這麼漂亮的房子,怪物居然也不和我們一起住啊。”

“怪物他不知道的,他只是把所收集到的資料一次過丟給我就不管了。”沈浪答道。

鄺風甩了甩頭,嚷道︰“不管了,住上一天就是一天,反正我們也沒什麼可圖的,就當是老天給的新年禮物吧。”抽起一支紅酒,拉著沈浪離開了地下室,回到了客廳,一躍而起坐在了非常舒服的沙發上,沈浪在廚房拿來了開瓶器和兩個酒杯。

倒了兩杯酒,兩個滿臉興奮地大力地一踫杯,幾乎沒把酒杯擊碎。一口氣把紅酒當啤酒一樣干了,兩個的臉上也飛快的涌起了紅潮。

長長的哈了一口氣出來,鄺風靠在沙發上,突然想到些什麼,眉頭扭了起來,直起身子對沈浪說︰“既然是網路上租來的,有空讓怪物幫忙查查看。”

沈浪點了點頭,認同了這個想法。給自己倒了半杯酒,也靠在沙發上,環顧四周,道︰“住的地方有了,以後打算怎麼辦?”

鄺風也給自己倒了半杯酒,看著透明的酒杯里的紅色液體,道︰“我們能做什麼職業呢?我和你選修的都是軍事技能。在這個時代,能當的就是佣兵了,反正也很吃香。不過我不想這麼快就踏進這個圈子,先休息一段時間再說吧。”

軍事學堂里,除了必修的幾種課程外,學員可以自由選修很多技能知識。在這個時代,動亂四起,因為第二次資源大戰剛結束不久,企業間、國家間為了爭奪有限的資源仍在不斷地爭戰中。而且由于第二次資源大戰當中,有很多本來是軍用的戰爭工具落入了一些強盜、各種地方勢力的手中,對民間造成很大的威脅。由于無法保證所有的民間安全,佣兵,就成了被政府開放成了正式的職業。就像是把所有東西都光明化了一樣,佣兵也變成了任何人都可以從事的職業。

沈浪輕輕地點了點頭,道︰“也對,我們還太年輕,實在不適合這種時候工作,不過我們的訓練足于應付了吧。”

鄺風笑道︰“說起訓練,我倒是想起了學堂基地里的虛擬訓練機,軍用的VSS(虛擬實景系統)和民用的PVSC(個人虛擬實景計算機)性能上真的差很遠。在外出的時候,我在游藝室里玩過營業用的PVSC,真的不能和軍用的比,差太多。”

沈浪大笑起來,道︰“還說呢,你在上虛擬訓練課的時候,總是偷偷玩游戲,又老是被教官發現,罰你做了多少次體能訓練項目?”

鄺風白了沈浪一眼,道︰“你還不是和我一樣,也一樣在課堂上被抓過包吧?”

沈浪也不理會鄺風的反嘲,笑道︰“訓練太無聊了,還不如上網和人玩《群英會》”(和CS差不多的一種對戰射擊游戲,當然,是虛擬現實技術下的游戲)

鄺風應道︰“是啊,也許是我們還太年輕,天性愛玩吧,反正學堂里又不太嚴。哦,我們的教官例外,那家伙對我們實在是太嚴格了。說到教官,不知道學堂解散後他去哪了。”

“听說是退休了,五十來歲了,又沒結婚。應該是找個地方泡個師娘,養老去了吧。”沈浪有些唏噓地說道。

鄺風也輕輕地點了點頭,道︰“希望是這樣,有空我們也該去看一下他老人家。”

沈浪唔了一聲,點了點頭。又道︰“有沒有發現,整個房子少點什麼東西?”

“應該沒有了吧,整個別墅里應有盡有,你不會是想說少個女孩子吧?”鄺風壞笑著說。

“不是啦,我是想說,少了一套PVSC。這個時代,什麼電器都可以少,就是它不可少。”沈浪打著手勢說道。

鄺風微一思索,道︰“也是,這里就是沒有一台PVSC。難怪總覺得少點什麼,原來就是少這個。”

“要不,我們買一套吧,應該不用多少錢。”沈浪建議道。

鄺風搖了搖頭,道︰“一套?要買就買兩套。一人一套,省得要爭來用,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還在玩幾個網絡游戲呢。”

沈浪很夸張地無聲地笑了起來,道︰“讓你看穿了,不過,你好像也在玩吧?有時候我也能看到你偷偷地溜到虛擬訓練室里上機呢!”

“哦,原來那個不出聲的同道就是你!”鄺風大叫了起來。

沈浪道︰“算了,都過去了。兩套就兩套,明天去看價。”

鄺風想起了什麼,又道︰“還要買輛車,我們住得偏,沒輛車不方便。

沈浪沉默再沉默良久,才吐出一個字︰“錢!”
  • 1評分人數

  • +4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gg123 +4 精華好文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