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逃亡犯報告 作者:小雨清晨(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8427 164 8
本帖最後由 HFS12345 於 2009-11-9 15:25 編輯

最為殘暴狡詐的宇宙一級通緝犯,在又一次逃亡的過程中,意外地跳躍到了地球這顆荒蠻落後的土著星球,並在第一時間內,強制性地寄生到了一位地球人的身上。
  為了繼續逃亡,通緝犯先生,立刻采取最殘忍的方式,最可怕的手段,強迫著可憐的寄生體,在21世紀初期的地球,展開牽涉到無數的資源人力,動搖了無數個國家政權,精確到毫秒微秒的宇宙飛船建造計劃。
     PS:從第六章開始,本文若干內容可能有些過於殘忍,請各位閱讀時,盡量保持燈光明亮。

原名:終極調教  
不知名原因書名改成:逃亡犯報告
差勁的書我可不介紹的,好看的話幫點擊一下鮮花吧,是我唯一每天轉貼的動力。


第一卷 不愛吃肉的孩子 序章

他雙眼茫然地抬起頭,兩旁圍牆高聳,前方街道霓燈閃爍。

    天黑了麼?

    “現在是凌晨1點。”

    這是哪兒?

    “這裡是拖屍巷。”

    他爬起身,撣去天藍色外套上的塵土。

    為什麼在這兒?

    “有件事兒得去辦。”

    對,我有件事得去辦,一件很難辦的事。

    突然,他來回走動的身形定住了。

    我?我?我是什麼?

    “我是人類,人類是吳小雨,我是吳小雨”

    對,我現在是吳小雨,現在在拖屍巷,有件很難辦的事兒得去辦。

    “什麼事兒呢?什麼事兒呢?”

    他喃喃念著,眼睛一眨一眨,大約是想著為難的事,這使他好看的眉毛有聚攏的趨勢,他在狹窄的小巷中轉了一圈又一圈。良久,肚子“咕”地叫了一聲。

    “我餓了。”吳小雨停下步伐,

    “我餓了,我需要食物。”吳小雨輕聲念了一句。

    於是,他放棄正在思考的問題,雙手緊貼褲縫往街道的方向邁出步伐。

    才走出幾步他便停了下來,呆呆地站在原地,好長一會之後,他才仿佛忽然想起正常的走路方式一般,雙手開始搖擺著往前方繼續行走。

    沒有人發現,那雙手每次前後搖擺的幅度完全一模一樣,再精密的儀器,也無法量出絲毫差別。

    街頭橘黃色燈光下。

    三個青年,一個靠著路燈,兩個蹲著。

    “黃哥,這麼久要冷死人了,她還會來嗎?”說話的男子往空中噴出一串串煙圈。

    “她敢不來!欠我的三百塊明天就給她翻個跟頭!”黃哥搖搖身子狠狠吐口痰,順便舒展一下幾乎凍僵的腿。

    “黃哥,那妞油滑地很,等會來了可不能再放過。您老先玩過了,也讓我和東子喝口湯。”“喝湯哥”瞇著眼睛笑著,雙手提了提褲子。這該死的天氣,小兄弟都要凍掉了,兄弟,虧待你啦,等下做大哥的就給你找個暖和的地方樂和樂和。

    “南瓜,你還是繼續呆在一邊發楞吧,黃哥一炮打到天亮。湯都涼了,這麼冷的天你也喝得下?”

    南瓜汕汕的笑了笑,沒答話,大約是東子馬屁拍得不錯,黃哥龍顏大悅,兩個指頭夾著快燃到煙嘴的香煙狠吸一口。

    “我什麼時候吃過獨食,等下辦了事,咱們再好好勸她叫幾個姐妹一起出去玩玩。”

    “恩,好好勸勸她,沒准還能弄個年貨,這一冬天就有得樂了,哈哈。”東子站起來,來回走動幾步,活動一下身子,卻身子一晃往地上栽去,幸好及時撐到地上,但手忙腳亂中已經濺了一褲腳的泥水。

    他不管不顧跳起來厲聲喝道:“傻逼,你怎麼回事?”邊揮著沾滿泥水的抓向身旁經過的路人。

    算你倒霉了!咯到腳的東西硬硬的,應該是突起的石板,但東子自然不管那麼多,他邊吼著邊對著剛轉過身來的黃哥和南瓜打個眼色。

    黃哥微不可察地點點頭,已帶著南瓜圍上。

    他們沒能圍住。

    東子抓向路人的手動作很快,但路人步伐絲毫未亂,聽若未聞,繼續往前走,仿佛腦袋後面長了眼睛一般,他只側了側身子便讓過了東子的手,如果仔細觀察,路人身上連水都沒濺上一滴。

    “誒,站著…….”

    很顯然,黃哥不屬於擁有那份眼力的人。

    不然他也不會往前走幾步,扳向路人的肩膀,路人又晃了晃,黃哥眼前便失去了那人的影象。

    條件反射一般,黃哥伸出另一只手又嘗試了一次----除了寒冬的冷風,仍然沒有抓住任何東西。

    他呆了呆,平時大哥們談到興頭時偶爾提到的道上傳說一下子沖上腦際,硬生生將已經湧到嘴邊一串話壓下去。

    南瓜沒來得及發現黃哥的異常,他已經緊奔兩步沖到了前頭,食指點著路人:“站著!踩了老子兄弟便想走?你當沒看到?”

    “我餓了,我需要食物。”路人站住了,正是吳小雨,他此時眼睛半瞇著,但並不是路燈下燈光太亮的瞳孔自然收縮,因為那對漆黑的瞳孔中沒有半點光亮。

    如果南瓜的眼神不是一直在吳小雨的褲袋衣袋間徘徊的話,他便可以發現吳小雨停下腳步的方式極不正常。

    吳小雨連後腿都沒收回,略微彎曲著,身體還保持著前傾行走的姿態,全身紋絲不動,好象他一直就在那裡,從沒有移動過。

    能在有准備的情況下擺出這個姿勢的人並不多,在自然行走過程中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就更少了。

    他不知道能做到這一點的人意味著什麼,他只知道吳小雨的口袋都很干癟,這意味著待會的收入少了一只錢包,而沒有錢包的人通常還會少很多其他東西。

    於是他生氣了,“你他媽什麼意思?”

    “我餓了,我需要食物。”

    大約在南瓜縱橫街道數個月的經歷中,從沒聽過這種答案,他抬頭望向黃哥。

    黃哥作出了一生中最英明的決定:他正拼命對南瓜招手。

    他家的祖墳此時肯定煙霧熏天!

    他完全不知道,此時背對著他的,是塞爾星際聯盟體已經追緝了上萬年的一級通緝犯。

    對他的指控包含但不限於數以千萬計的聯盟體直屬官兵傷亡,上百顆可居住行星的毀滅,完全無法統計的平民傷亡以及真正天文數字的經濟損失。除此之外,還有與他相關的證據隱約指向數場大規模戰爭的爆發。

    為了對付他,聯盟體各種辦法用了百次以上,圍剿,刺殺,招攬,等等等等。

    1A7489的回答是潛伏,逃亡,殺戮。

    1A7489是他的通緝編號,聯盟體最新公布的一級通緝犯編號已經排到了1A6235982。

    他被發現過的地方現在已經是一片虛空,參與追緝的都是同時期內最精銳的部隊,最先進的戰艦,最高的戰爭資源優先級以及最低迷的士氣。到目前為止,唯一的收獲便是數也數不清的戰前遺書。

    沒錯,戰前遺書,無論是對塞爾星際聯盟體還是1A7489,這都是一場延續萬年的戰爭。

    冒犯他並直接目擊生還者不超過一百個。

    當然,現在可以再加上東子,南瓜和黃哥。

    因為1A7489,或者說仍保留著絲絲印記,沒有被完全寄生的吳小雨已經轉過了街角。

    無論刮風下雨,李記燒烤的攤子總是出現在晚上的街角,油布棚子,幾張被油浸得越來越重的矮桌,一輛裝得滿滿當當的木板車,再加點零零碎碎,這就是李老板的店面。

    天氣冷,又是凌晨1點多,街道上早已沒有多少行人,穿的嚴嚴實實的李老板把剛烤好的幾串肉送進棚子。

    四處漏風的棚中偎著一對小情侶,矮桌上凌亂擺點竹簽,輕聲細語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少年人沒幾個錢,對他們而言,能單獨呆在一起就已經很幸福吧。

    生意不好啊,其實也少有生意好的時候。這年頭能多掙幾個錢的位置,早已被瓜分的干干淨淨,哪還有他這種下崗工人插腳的位置?

    李老板撥弄著火鉗,熟練地熄掉幾個還算完整的木炭,越是小生意就越得精打細算,日積月累,給孩子買參考書的錢就不用額外支出了。

    想到參考書,李老板又從隔板中取出小木匣,裡面薄薄的整錢沒碰,他小心翼翼地將那堆碼得齊齊整整的零碎票子捏在手中開始數。

    李老板正享受晚上唯一的樂趣,火堆的微光忽然黯淡了一下,一道身影從板車前經過,他趕緊抬頭擺出習慣的笑臉,卻只能看到天藍色外套的身影越行越遠。

    李老板口中有點干澀,他只得苦笑著搖搖頭,今天晚上大約不會再有什麼收入了吧。

    這麼想著,似乎數錢能得到的樂趣一下子少了許多,他草草數了一遍,抬頭將匣子放回隔板,准備收攤。

    他忽然楞住了。

    整整齊齊碼在板車上的肉串居然少了一大半!李老板記得清清楚楚,剛才明明還剩四十八串,現在只剩下十來串亂七八糟地散成一堆。

    大街上立即響起了一聲怒嚎,將幾只尋食的野貓驚到樹上。

    “***,生肉你他媽也吃得下去!”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