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洪荒養魚專業戶 作者︰景元上人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6402 117 6
本帖最後由 wohohohw 於 2009-11-9 02:11 編輯

正文 第一章 裁減之列
城市的早晨總那麼匆忙,每個人步履匆匆。

    丁文一進入這棟高樓,便看到電梯門正緩緩關上,呼了聲請等等我,沖跑了數步側著身子擠了進去。人擠著人,此時電梯已經超載了,可老舊的它沒發出超載的警告,顫顫幾下開始往上升。

    上班族的人都知道,有時錯過一趟電梯就等于遲到。隨著科技發達,各個公司都用上了指紋打卡機,不象人工簽到可以留一點余地,一次無故遲到或早退意味著本月的全勤獎將泡湯了,一百元不算多也不至于讓人無視,所以電梯里雖擁擠,但沒人出言不滿。

    丁文的公司在十八樓,叫五洲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專門代理進出口和國際海運業務,有三十多個的員工。他在貿易二部當業務員,掛名曰業務經理。這年頭十個人當中九個是經理、一個是董事長,經理的頭餃也在泛濫。到了十八樓,電梯里的人依次漸少,丁文發覺電梯里的空氣並未因為人少而變得好轉,當十八樓一到,跳出了電梯,他長吸了一口走廊中的空氣,哼著張學友的《舊情綿綿》走向公司。

    滴地一聲,打卡成功,丁文環視著被分格成各辦公區域的百來平米辦公大廳,人員空蕩了許多。由于美國次貸危機引發了全球經濟衰退,最先受到沖擊的一批行業當數出口貿易,自上個星期業務極度萎縮,公司開始裁員了。丁文很自信︰全公司最後只剩下的兩個人,那就是董事長兼總經理的房總和他,因為倆人屬于“四鐵”之一的男人。

    昨晚在皇宮KTV“腐蝕”了香港來的一個客戶,這樣的場合房總只捎上他。接到這樣的大單,房總意氣風發地親自上陣和香港客人拼酒,以往都是房總喊著“弟兄們給我上,我來掩護”,今晚確實不同,能在這樣疲軟的市場中成為一枝獨秀公司,當浮一大白。故房總身先士卒,拼了一輪三杯接下又五杯,直讓周圍小姐們推波助瀾地大呼小叫,“哥哥真帥!”、“英雄啊,我喜歡!”......

    丁文在暗嘆自己今夜又得當擋箭牌了,每每房總喝了花酒後,特別喝得爛醉如泥時,總是他又當保姆又當司機送老總回家,路上還要想好一大堆理由來應付董事長夫人。正因為如此“鐵”的關系,房總還特別交付一件事,準許丁文可在下班空余自由出入他的辦公室,當然為了那兩條名貴的金魚,珠頂紫羅袍。

    當然,還有許多隱秘之事,例如︰前幾天房總酒醉留了電話號碼給了某夜總會的攻關經理,一天一個電話,吵得他大呼酒能誤事,也讓丁文去擺平。象丁文這樣的身為老總默默奉獻的員工,扮演著無處不可用的“萬金油”角色,要裁減這樣的員工,說了誰信?丁文也不相信。

    踩著蘭色的縴維地毯,幾乎沒有腳步聲,踱到自己的辦公位置,丁文放下電腦包,舒展開雙手引發筋骨 啪聲響,昨晚那酒洋酒黑方的勁道夠長,嘴里還能呵出燻人的酒氣,喉嚨干涸得想灌下那瓶桶裝水,丁文端起玻璃杯想倒些水來。

    “丁文,房總找你。”人力資源部經理是一個沉穩的中年婦女,兼著人事、工資核算和辦公室主任的職責,也算本公司一名大員。房總找他卻通過她,丁文有些驚訝地朝她笑笑,這個房總什麼都好就是太精打細算,毫無節制地佔用丁文的工作外時間,還美其名曰對他大加鼓勵︰我看好你,好好努力。

    丁文接到通知後有些懶散地走過通道,敲響了總經理辦公室的門,一開門見到有些福態的房總正仰靠在黑色真皮沙發,面前的鋼化玻璃茶幾擺著一 簦 兆叛芻乖諶嘧拋約旱畝鍆貳br />
    “房總,您叫我?”

    “文子,你坐到一旁。”房總繼續著他的揉按。

    文子?丁文也不客氣地坐到另一張沙發上,心里暗自嘀咕︰今天這是怎麼啦?不是說好在公司不要稱兄道弟的,這樣影響不好,雖然咱們是“四鐵”的兄弟,估摸昨夜醉酒到底還沒醒,還在說著醉話。丁文為房總添為茶水,順便也為自己倒上一杯,喝了口茶水醒神多了。

    “這兩條珠頂紫羅袍養了大半年吧?個頭沒長大多少,魚卻很精神,說明你在盡心竭力地照料它們。謝啦!”房總停了揉按喝起茶水,不談工作只說金魚。

    丁文以往總覺得自己待遇比金魚相差太多,在這辦公室里人不如魚啊,他一向對房總的贊賞不會客氣的。因為專業被招來公司,但為了更好地飼養這嬌貴的東西,認真學習了觀賞魚飼養的知識,還不少往花鳥市場鑽,和店里偷師養魚的經驗。想起自己的成果,他倒有些飄飄然,是該多喝點茶水潤潤喉嚨了,不然真的要冒出火來,一杯茶水直飲而盡。

    “專業養魚的人就是不一樣,將魚養得精神不容易,同時還能保持瘦身。所以我今天準備將魚賣了,估摸能賣個好價錢。”房總留連地望那兩條在魚缸中優哉自在游動著的金魚。

    “賣了?”丁文出乎意料。他知道這兩條金魚的市場價,正因為它們嚇人的價格常成為房總炫耀的資本,所以它們成了房總的心頭肉,比起外面那些飄飄的彩旗們,房總似乎對這兩條魚更情真意切些。這一旦賣了魚,自己豈不是意味失去養魚這份兼職?丁文隱隱感覺自己不僅僅要失去這份兼職那麼簡單,混過商海的哪能不懂風雲不測的變化。

    “房哥,有話請直說,咋沒了昨夜那種豪情萬丈的直爽勁哩?”

    “唉......現在外貿的外圍大環境形勢嚴峻啦,我們不知道還能撐多久。你們二部已決定被撤除,而二部的一些員工又是我家里領導欽點的老員工,我只能忍痛地讓你們這批人走。”房總說完後有如釋重負之感,卻低頭直瞧著茶幾上的茶杯,沒能正面直迎丁文的目光。

    丁文倒沒想到,這“四鐵”關系也禁受不住經濟危機浪潮的沖擊。果然,有人說夾在老板與老板娘之間最難,自己三番五次為老板的風流當了擋箭牌卻得罪了老板娘,估計自己該是老板娘欽點的要裁員之列,既然知道了結果就只得痛快接受。

    辦公室一時陷入沉默。

    這時大班桌上電話響了,房總借機起身過去,手按著還在響鈴的電話,交代說︰“文子,你去人事部辦妥交接手續後,然後到財務部領取剩下的工資和獎金吧。”

    “那房哥,我先走了啊。”丁文打聲招呼步出總經理室。

    “文子,要不今晚咱哥倆再聚聚?”房總從背後喚道。

    “不了!你挺忙著。”丁文頭也不回地跨出總經理室的門。

    丁文就這樣干脆成了失業大軍中的一員,不愧與房總曾經“鐵”了一回,從財務部領了另加三個月的“遣散費”,聊算是意外之財,但心里也由此泛起一絲疲憊,他打算離開上海這個大都市,回到家鄉的江南小城。

    剛好,孩提的一位兄弟來電說家中有萬分火急之事,丁文沒來由地涌起急切回家的念頭,也借此奢侈了一把,決定改乘當天下午航班的飛機。

    待到機場接機的,是另一位死黨羅元。丁文總喜歡叫他“羅泡泡”,那是因為他的雙眼不是一般的大,而且鼓起,有點像海埂上隨處可見的跳跳魚眼楮,更因為他天天泡在他家里的熱帶魚店,尤其愛好養金魚,估計也把自己養出了金魚眼。

    想知道飼養紅頂紫羅袍的一些方法嗎?丁文就用這麼一句話將羅元釣到機場來,看到他殷勤的笑臉忍不住笑罵,“咱是同過窗的,難道還比不上那該死的金魚?”一想起那兩條的紅頂紫羅袍金魚,有些氣惱不過。

    “咱哥倆這算什麼?前幾天我爸為了一條泰國虎魚,差點與我斷絕父子關系。”羅元發動了車滿不在乎地說,似乎沒有一點委屈之意。

    有其父必有其子!天啦,簡直到了痴迷的程度。興趣愛好促使羅父在省城的花鳥市場中開了家魚店,羅父偏好金龍、銀龍、虎魚之類的“風水魚”,而羅元則喜歡錦鯉、金魚等。

    丁文轉頭盯了羅元的肥臉許久,突然高聲發笑,“走吧,泡泡同志。去桑家塢!”
TAGS 洪荒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