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籃球運動] 中鋒至上 作者:飯飯愛吃飯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4927 221 4
中鋒,一個幾乎快被聯盟和人們遺忘的群體。跑轟當道,鋒線肆虐的世界裡,一個尷尬的戰術存在。
  中鋒這個曾經輝煌的位置已經交出了自己的統治權,在nba這個聯盟逐漸被邊緣化。
  中鋒的作用只剩下搶籃板與補籃,或者像奧庫一樣飄在外線用三分投射來進行精確打擊。
  看著衰老的鯊魚,退役的大叔,接近而立的姚明,背身單打技術粗糙的霍華德,有著一張四十歲老男人臉的奧登。
  90年代四大中鋒爭鳴天下的壯觀景像已經近乎絕跡,所以每次姚鯊對決都會成為媒體炒做的噱頭。
  因為這個聯盟實在找不出另外一對中鋒可以演繹出精彩的對抗了。
  現在的nba主導天下的一群鋒線衛將,跑轟強人。
  空中舒展的長臂,暴烈的扣籃動作,精準的三分,不看人傳球,空中接力。
  中鋒已經找不到多少屬於自己的光榮。
  這是一個講述中鋒的故事,一個黃皮膚的少年中鋒,在聯盟裡書寫屬於自己傳奇的故事。
  中鋒就像一把玄鐵劍,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第一章 男子學校裡的東方人(一)


亞利桑那州梅薩,這座處於沙漠中的城市,在夏天這個季節裡只能感受到折磨人的酷熱。

  寬闊的道路上連汽車都很少出現,沒人願意在這炎熱的天氣裡外出。

  州立男子學校門外停著一輛黑色的轎車,兩個身著深色西服正裝的男人正從車上走下來。

  「該死的天氣,該死的假釋條例!」一個男人看著男子學校的大門嘴裡在不停的嘟囔著。

  「好了,凱利,不要再嘮叨了。我這一路已經聽夠了你的咒罵,這就是我們的工作,沒辦法。」另一個人對著那個不停嘟囔的男人說到。

  「哈瑞,我真搞不懂你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工作。為什麼不和你的哥哥一樣去當個籃球經紀人,以你父親的名望你不會沒有工作的。」凱利不解

  的問到。

  「當你的家庭裡充斥這籃球這個話題的時候,你就知道時間長了有多乏味了。我的腦子裡永遠聽著父親和哥哥在討論各種戰術,我可不想讓自

  己瘋掉。」哈瑞一邊說一邊比畫著。

  「假釋官這個工作可以讓我解脫出來,我真的不是一塊打籃球或者搞籃球的材料,這是我父親的原話。因為我對籃球沒有熱情,但並不妨礙我

  欣賞NBA裡那些千萬富翁的表演。」哈瑞說完時想起了昨天晚上科比的那次絕殺,還真是一場完美的演出。

  「好了,凱利,我們該進去了。這裡面還有迷途的羔羊等著我們去拯救呢。」哈瑞拉著凱利走向學校大門。

  「哈瑞,你還真是當上帝的料,這裡面哪裡有羔羊。有的幾乎是全州最壞的小傢伙們,如果不是年齡不夠他們可能已經在監獄裡待著了。」凱

  利無奈看著哈瑞說到。

  男子學校,多麼好聽的名字。

  不過裡面坐著的可不是正規學校裡那些循規蹈矩的好孩子。

  這裡有的只是未成年的殺人犯,在街頭兜售毒品的小混混,好鬥的幫派分子。

  托尼正靠著籃球架坐著,每天自由活動時間他總是在這裡度過。

  他是這個未成年人監獄裡的一個幫派老大,當地最大一個黑幫的金牌打手。

  一次失敗的販毒交易讓他被聯邦警察抓到這裡,在這種少管所一樣的地方是他的天地。

  夠硬的拳頭和龐大的幫派是他的後盾,在這裡沒人願意去招惹他。

  不過這裡不光有他一個幫派,不同的黑幫在這裡彙集著。摩擦總是在不停的發生,但很少會發生大規模的群體毆鬥,畢竟沒人願意進禁閉牢房

  那只有五平方米的地方待上半個月。

  對於幫派間的糾紛他們有自己的解決方式,一種是賭拳,一種是鬥牛。

  拳頭永遠是解決問題的一種方式,很直接有效。

  輸的一方退讓,贏的一方也不會過分的要求什麼。

  這就是無聊的監獄生活中的一種調劑。

  鬥牛就更加的簡單,供他們活動的廣場上有籃球架,在美國找別的找不出來,會打籃球的人簡直多的讓人髮指。

  一場3V3的勝負比賭拳還要文明,場上沒有裁判,一切都要按照街頭的規矩來辦。

  當然這一切都和賭博有關,雖然並沒有太多的現金,不過涉及到賭就會讓很多人的腎上腺有種衝動。

  現在托尼眼前的籃球場上就進行著一場3V3的對抗,是他的幫派和另外一個黑幫之間的對決。

  每局五個球,一共三局,先勝兩局的就是勝利者。

  托尼從比賽開始的那一刻就已經皺起眉頭來。

  他手下的這三個人已經在這所監獄裡為他贏下了上千美圓,十幾場都沒有輸過。

  但現在剛剛開始了兩分鐘的比賽已經0:4落後,對方一個黑人大個子在內線已經連續投進了4個球。

  托尼不是輸不起這場比賽的幾百美圓賭注,但他不想讓這個幫派太過猖狂。

  「我才是這個地方的老大!沒人能騎在我的頭上!」正在托尼想著的時候,場上的比分已經5:0了。

  那個黑大個正拽著籃框做著引體向上,輕蔑的看著腳下被他撞飛的防守隊員。

  「暫停,休息一下。」托尼拍拍屁股站了起來,向著對方那個矮個胖子的領頭人喊到。

  「可以,托尼,反正還有5個球你就要輸了,歇多久我也不會在意的。」對面那個矮個胖子嘿嘿的笑著。

  托尼沒有去理會對方的嘲諷,在球場上的事就要在球場解決,如果要比拳頭有的是機會。

  「確實打不過他們嗎?」看著自己身前站著的三個隊員托尼開口問到。

  「那個黑大個太強了,我們根本撞不動他,剛才那次我的肋骨都要快被他撞折了。」個子最高的那個隊員捂著自己的左肋回答著托尼的問話。

  「安迪」托尼衝著背後的人群大喊著。

  「來了,老大,找我什麼事?」一個略顯委瑣的小個白人從人群中擠了過來。

  托尼從衣服的上衣兜裡拿出50美圓和一包煙,交到安迪手上。

  「去找看禁閉室那個叫查利的看管,把錢和煙交給他。告訴他不想我們鬧事的話,就讓501號那個人出來半個小時。」

  「好的,老大,你放心吧。」安迪接過錢和煙一溜煙的消失在拐角處。

  查利看著手中的香菸和50美圓,懶散的把腰間掛著的鑰匙扔給了安迪。

  「只給你半個小時,超過時間讓托尼自己來蹲禁閉。」查利撕開香菸的包裝叼了一根在自己嘴裡,衝著安迪說到

  「放心吧,用不了半個小時。」安迪拿著鑰匙小跑著奔501號禁閉室而去。

  「HI,林,我是解救你的天使,還不快謝謝我?」安迪打開禁閉室牢房的門沖裡面喊到。

  一個高大略顯瘦弱的身影彎著腰從狹小的牢房裡走出,不同於這裡很多人。

  他有著黃色的皮膚,黑色頭髮,黑色的眼眸,是一個標準的東方人。

  狹小的空間裡沒有燈光,外邊強烈的光線讓那個被安迪喊做林的人下意識的伸出手擋住眼睛。

  「林,快點和我走,托尼老大在等著,我們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安迪邊說邊拉著那個黃皮膚的人往外走。

  「林,一百美圓,給我贏下這場比賽。」托尼看著眼前這個黃皮膚的大個子說到。

  他知道和眼前這個人說話不用拐彎抹角,直接說出自己的價錢和目的是最明智的。

  「兩百美圓。」這個叫林的人只回了一句話。

  托尼沒有選擇還價,只說了一句「你必須保證能贏。」

  「贏不了,我免費替你打一場拳。」說完這句話,這個叫林的人已經走進籃球場。

  對方幫派的矮個胖子看到一個黃皮膚的大個子出現在場地裡,衝著托尼喊到

  「托尼,這就是你的援兵嗎?哈哈,不要以為黃皮膚的大個子就一定是YAO。」

  托尼沒有理會對方的話,因為他知道林的實力。

  「快點開始吧,該死的天氣太熱了。」托尼喊了一聲。

  「安德魯,給我打爆那個黃皮膚的傢伙!」矮胖子衝自己隊裡的黑大個大聲的喊著。

  安德魯,就是對方隊裡那個黑大個,接近2米的身高,黑黑壯壯的身材。就像一座小型的肉山般橫在林的面前,眼睛裡充滿著挑釁的味道。

  林看著眼前的這個比自己稍微矮上一頭的黑傢伙,臉上連一點表情都沒有做出來,只是輕輕繞過對方走向中圈準備開球。

  上一局輸掉了比賽,這一局輪到托尼一邊先開球。

  安德魯盯著開球後向內線跑來的林,迅速的貼了上去。

  托尼這一邊的矮個後衛接到開球後,看清林的跑位,高高的吊給了他。

  雙手剛接到高吊過來的籃球,林還沒有轉身,安德魯已經把胳膊架在了他的後背上。

  接下來的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到震驚。

  林沒有試圖轉身擺脫安德魯的防守,他用了一個中鋒最直接的方式來解決這個貼在他背後的黑大個。

  用力的把背部向後撞去,安德魯一直在防備著這個東方人用腳步移動來晃開自己,所以貼的很近。

  這樣的距離不足以讓他發力去抵禦這次的衝擊,一次實打實的碰撞,安德魯被眼前這個東方人撞的向後退去。

  拉開一步的距離已經足夠林轉身發力起跳,長長的手臂在空中舒展開,將籃球狠狠的砸進了藍筐。

  「譁!」周圍的人發出的驚嘆聲讓托尼感覺良好,這兩百美圓的代價還是值得的。

  和林拚力量,呵呵,看來那個黑大個真的需要知道下這個少年監獄裡到底誰才是最有力氣的人。

  想到這裡托尼還記得這個叫林的傢伙進來的第一天,只用了一隻手就把一個200磅的胖子胳膊掰的錯位了。

  林揀起籃球後擲還給安德魯,彎下腰來看著對面這個黑黑的大個子說到:「輪到你來攻我。」

  安德魯還沒從剛才的撞擊中緩過神來

  「這瘦弱的身體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就算我沒能全部發力也不至於被他撞的倒退一步!」

  「這見鬼的黃種人是什麼做的!」

  不等安德魯細想,已經輪到他的一方開球,在內線站住位置的他伸手向自己的後衛要球。

  同樣的方式,高高吊起的球被他穩穩的接到,林也像他一樣把身體緊緊的貼在他的後背。

  安德魯決定用和林一樣的進攻來擊潰對方,力量集中在後背用力的向後撞去。

  「嘭」肉體的撞擊發出的悶響讓看球的人都感覺到剛才那一瞬間的撞擊是多麼的具有衝擊力。

  然而安德魯用盡全力的擠壓沒有任何的效果,背後的這個東方人不但沒有後退一步,反而讓安德魯自己的重心有點不穩。

  不甘心失敗的安德魯運了一下球,再撞,還是一樣的效果。

  再運球,集中力氣再撞。

  背後的壓力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瞬間的失重讓安德魯的腳步有點踉蹌,等他明白過來手上的球已經被繞到前面的林掏走。

  林直接把球分給站在三分線外的隊友,然後返身快速衝向籃下,死死的卡住了安德魯起跳搶籃板的位置。

  外線的隊友三分出手,未中,彈筐而起,被林卡住位置的安德魯沒辦法伸手夠到那個彈起的籃球。

  林高高跳起,在籃球剛開始下落的瞬間在空中右手把球直接抓住,順著騰空的慣性狠狠的把球再一次砸進籃筐。

  右手抓著籃圈在空中懸掛的林,在炎炎烈日照射下他黑色的頭髮在空中飛揚。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