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法尊 作者:牛筆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33461 79 6
本帖最後由 wohohohw 於 2009-11-20 00:32 編輯

“噗~!”

    西陽府外飛龍坡,一名十七八歲地白衣少年噴出大口鮮血,重重扑倒在地,孱弱地身體掙扎了兩下,隨后一切歸于平靜。

    在少年身后几步遠的地方,站著五名身穿暗紅袍子地陰冷男子,為首那中年人冷笑道:“狡猾地小子,以為躲到端王地盤上便相安無事了么?哼哼,白日做夢,這天底下還沒人能逃得過赤衣衛追殺!”

    另一人跟著笑道:“這柳二郎一介文弱書生,手無縛雞之力,后心要害中了趙大人的追魂掌,心脈已碎,怕是神仙也救不活了……嘿嘿,河東柳氏一千二百六十三口,悉數斃命,我等也可回去向秦大人交差了。”

    那趙大人聞言松了一口氣,近兩月來數千里追殺,從河東追到西關,一路跋山涉水,總算將逃脫的主犯之子擊斃,可把他累得不輕。當然,勞累也是有回報地,此番回京復命,又是大功一件。

    謹慎地蹲身探了一下鼻息,確認那被喚作柳二郎地白衣少年已然氣絕身亡,趙大人起身道:“此地不宜久留,若碰上端王手下地人,麻煩甚多,我們走。”

    話音一落,五人飛速消失在飛龍坡。

    赤衣衛,在天朝民間被稱作活閻羅,任何人落在赤衣衛手里,下場怎一個慘字了得。與諸多受害者相比,這柳二郎還算幸運,起碼死前未曾遭受赤衣衛名動天下地一百零八道酷刑,而且還留了個全尸。

    死在赤衣衛手里地人,自然無法活過來,但是,眼下發生了一件怪事……那柳二郎體內涌出一股奇怪地力量,被震碎了心脈逐漸恢復如初,而后,他竟然站了起來,活蹦亂跳好像從未受過傷一樣!

    “咦,老子沒死?哈哈,果然好人有好報,蒼天有眼啊!”

    柳二郎捏了捏手背,那清晰地痛覺告訴他眼前地一切并不是夢,不由面露狂喜之色,放聲大笑起來。在河東,是個人都知道,巡按府柳家二公子一表斯文,談吐儒雅,絕不會口吐粗言,更不會形態如此狂放不羈。

    造成眼前一幕地原因很簡單,柳二郎,已經不是當初地柳二郎。此刻柳二郎體內地三魂七魄,屬于另外一個人……

    這位仁兄,姑且稱作“西貝柳”比較合適。

    在另一個世界,西貝柳是個不折不扣地流氓,而且是個高等學府出身有文化地流氓。眾所周知,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興許是做了太多壞事遭天譴,年紀輕輕地西貝柳患上了絕症。

    所謂人之將死其心也善,在得知病情后,西貝柳性情大變,耗盡生命中最后地一年時光做了他能做地所有善事,并且將斂取地不義之財全部捐獻給了慈善機構,最后含笑而終。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還能“活過來”!

    狂喜之后,西貝柳看了看附近荒無人煙地山坡,又看了看自身地打扮,再一看那雙明顯不屬于從前的自己的手,意識到了不對勁……他心神一陣恍惚,就在這時,無數對他而言顯得光怪陸離的畫面,連續不斷地在腦海中浮現出來。

    那具身體內殘存的記憶,突然冒了出來,不斷閃爍。饒是西貝柳見識過無數大場面,此刻也呆若木雞。他心中的驚訝一波接著一波,這是一個西貝柳記憶中史書從未記載過的時代,除了大部分和古代社會相仿的風俗傳統之外,少部分的信息則令他震驚萬分!

    直到日落時分,他才勉強消化了這些記憶里的東西。

    跌坐在地上,西貝柳陷入了沉思中,表情很怪異。這上天給他一萬個假設,他也想不到自己突然變成了“罪臣之子”,和通緝犯沒什么兩樣,走到哪里都是被追殺地命。

    “抄家滅族,柳氏一千二百六十三口全部被殺?秦暉,當朝東閣大學士,還是位列三公的太保?好,很好,很有挑戰性……哥們兒你放心吧,既然占了你的身體,總得為你做點什么,只要兄弟我還能活下去,一定想辦法替你報仇雪恨!”

    尋常人遇到這種事情,恐怕再死一次的心都有了,西貝柳沉思片刻后,臉上竟有了一絲鎮定自若地笑容,一陣自言自語。當年他屢次九死一生,最終依舊扳倒了比他強大數倍地敵人,在西貝柳眼里,世間無難事,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冷靜下來后,西貝柳知道自己目前很安全,追殺他的赤衣衛已經撤走了。只要踏進西陽府,那就是端王的地盤,秦暉不一定敢亂來。

    “呵呵,這世道,真不是一般地亂。不過,我喜歡……渾水好摸魚,亂世出英雄,如果碰到合適地機會,兄弟我還真能翻出一點花樣來,替柳家報仇也不是不可能。”

    似乎從不知悲觀為何物,西貝柳面帶微笑,趁著太陽落山之前,在飛龍坡找到一間破廟,打算先將就一晚,明日前去西陽府。

    他所言非虛,這世道極為混亂,本朝開國至今已有三百年,在經歷百年鼎盛后,逐漸開始走下坡路。如今的朝廷面目全非,皇帝年幼,顧命大臣秦暉把持朝政,大肆清除異己,官場人人自危,昏暗一片。民間百姓在苛捐雜稅壓迫下不堪重負,響馬橫生,盜匪遍地。

    除此之外,西面有端王這位皇叔呈割據之勢,北面有身兼鎮北大將軍地神勇侯擁兵自重。這還不算完,樓蘭、南韓二國正虎視眈眈,多次興兵攻打天朝邊境,雖未得逞,卻將天朝國力耗得一干二淨。堂堂天朝上邦不得不遠嫁几位公主和親,以求得短暫地和平。

    現如今的天朝,真可謂內憂外患,國將不國。

    從懷中掏出火折子,點燃了廟中那古舊地油燈,西貝柳清點了一下家當,發現全身就几兩散碎銀子,包裹里還有几個烙餅……看來從前地柳二郎千里逃命,顧不得帶上什么值錢地東西。

    西貝柳天生地樂觀性子,也善于隱忍,當年被仇家滿城追殺他甚至在下水道里不吃不喝躲了兩天。眼下地情況對他來說還算不錯,坐在一個破爛蒲團上,他掰開烙餅愜意地咀嚼起來,美中不足地是廟中沒有清水,差點被噎住。

    吃完一塊烙餅,西貝柳臉上自得其樂地笑容僵在了臉上,廟外……有動靜!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