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 紈褲法師 作者:無齒盜賊(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30250 267 72
內容簡介:
    一位因勞累過度而猝死的國中生,意外來到了劍與魔法爭輝的神聖大陸,並且轉生為當朝伯爵公子。在優越的家庭條件下,他再也不用為生活所迫,做不喜歡的事情,內心中的叛逆心理終於徹底爆發。於是,一位紈絝法師誕生了。
    上輩子沒戀過愛,沒做過愛,這輩子就十倍,百倍地補回來吧——韓念


---------------------------------------------------------------------
神聖大陸 第一章 伯爵之子

    皓月當空,星羅棋布,萬里無雲,這是一個晴朗的夜晚。

    已經是午夜時分,很多人都已進入了夢鄉,使得夜分外靜謐。

    天空下的某所大宅院卻不平靜,燈火通明,院落中的許多僕人,或搬桌子,或打掃,或張貼,忙得不可開交,在院子大門外,停著密密麻麻的馬車,裝潢均極為豪華,其主人看來肯定非富即貴。

    如今,這些頗有地位的貴人們沒有入場般在晚上去尋歡作樂,而是守候在院子外,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宅子中央的庭院,立著一位魁梧雄壯,年約三十的大漢,國字臉,天庭開闊,雙目如電,不怒自威,龍行虎步,舉手投足間,均散發著令人敬畏的氣勢,沉穩篤定,仿佛一座在大地上矗立了萬千年,歷遍風吹雨打仍巍然挺拔的巨峰。

    很顯然,這不應該是個平凡的人,而他也確實不是平凡人。

    如果聲震神聖大陸,令草原人聞風喪膽的鐵血統帥,格蘭帝國的韓無極伯爵都是平凡人的話,那麼這個世界恐怕就沒有不平凡的人了。

    可是,這位東征西討,立下赫赫戰功,經歷無數危險戰役都鎮定自若,從未驚慌過的伯爵大人,此刻卻在庭院中走來走去,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午夜的帝都並不算太熱,但他的前額上卻不住地冒出汗珠來。

    如果他的部下見到伯爵大人此刻的情況,肯定很驚訝的。

    一個女婢拿著木桶從前面的房子中走出來,伯爵忙大步走到她面前,焦急的道︰“小翠,還沒好嗎?”

    見到一向穩重的伯爵大人大汗淋灕的模樣,女婢覺得有點好笑,當然她是絕不敢表現在臉上的︰“還沒有,老爺。”

    “怎麼還不行呢?”伯爵大人擦了一把額上的汗水︰“夫人她進去已經近一個多小時了。”

    女婢忍著笑道︰“老爺,你別急,這種事,通常都是得花點時間的。哦,對了,夫人她流了很多汗,我得打些干淨的清水送去才行。老爺,如果沒其他事的話……”

    伯爵聞言忙道︰“去吧去吧,你忙你的,夫人那邊要緊,不用管我。”

    “是。”

    看著女婢遠去,伯爵大人苦笑道︰“見鬼,生小孩而已,為什麼會比行軍打仗還要緊張得多呢?”

    如果沒意外的話,今晚將是韓無極伯爵的第一個孩子降生的日子,作為每個即將初為人父的丈夫,伯爵大人也免不了復雜的心情,有點期待,也有點擔憂,患得患失。

    很快地,他就不僅僅是軍隊的統帥,帝國的伯爵,府邸的主人,還是一個父親。

    身為父親,就得肩負父親的責任,伯爵大人心中卻是一片茫然,要他運籌帷幄或高舉長劍指揮士兵奮勇殺敵還行,可是教育小孩,他還沒真想過該怎麼做,也想不出該怎麼做。

    知道愛妻有孕之後,他便做好了心理準備,然而一直準備到今天,似乎還是不夠充分。

    產房中又傳來了隱隱的呻吟聲,據說每個女人在生產時都會經歷陣痛,確實沒錯。這是伯爵大人通過惡補之後,得到的一點可憐的相關知識,要說在這方面,伯爵大人之前是幾與白痴無異的。

    呻吟聲越來越大了,伯爵大人的心不由得揪了起來,他知道愛妻現在肯定很痛苦,要知道妻子可是身嬌肉貴的千金大小姐,嫁人前還是嫁人後從來都沒吃過苦,現在卻飽受折磨,哎,但是沒辦法,這件事,不是任何人可以幫做的。

    可以的話,伯爵大人很想陪在愛妻身旁,與她一起承受痛苦。然而,伯爵夫人是個很矜持的女性,結婚十多年了,在行房時都從不允許伯爵開燈,如果此時在場的話,她肯定會羞赧的,不利于生產,于是接生婆委婉地建議伯爵大人最好在外面等候,以免誤事。

    听著愛妻痛苦的呻吟聲,時間實在太難熬了,伯爵大人簡直就在活受罪,他覺得這樣下去的話,在孩子出生之前自己就先要瘋了。

    為了緩解內心的情緒,伯爵走出庭院,朝遠處招了招手。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走了過來︰“老爺?”

    這個老頭是伯爵府的管家洛邁,也是非常忠心的老臣子了,在伯爵大人的父親,也是上一代伯爵英年時便已在府中做事,精明能干,將偌大的韓家打理得井井有條,直到現在,已有四十多年了,可說將青春都奉獻給了韓家,深得器重。

    “其實,我想問你點事,”伯爵干咳一聲道︰“洛邁,當初你的大兒子卡爾斯出生前夕,你……有什麼想法?”

    老管家了解伯爵大人此刻的心情,在戰場上,他是士兵崇敬的統帥,在人們心中,他是豪氣萬丈的大英雄,現在,他只是一個不安的準父親。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在未親身經歷之前,你永遠都不會了解,就算我已有了兩個小孫子,我還是清清楚楚地記得當時的情景,”洛邁微微一笑︰“老爺,不瞞您說,在卡爾斯來到這個世界前的一個小時,我也像你這樣走來走去,怎麼也停不下來。”

    說到這里,兩個大男人對視一眼,同時會心地笑了起來,伯爵的緊張心情也稍為放松了下來,至少,不是他一個人會這樣的。

    洛邁接著道︰“那時我很高興,因為我的孩子,一個嶄新的,猶如白紙般純潔的小生命終于要降臨到世上了,而這個小生命,是由我親自創造的。”

    頓了一下,洛邁又道︰“另一方面,我的心中充滿彷徨,哦,我即將成為父親了,我得給孩子換尿布,我得喂他吃東西,我得哄他睡覺,我得帶他去玩耍,我得教他學習以及人生的道理,我將會失去很多時間與自由,當時,我甚至覺得,那個孩子是個小小的累贅。”

    伯爵點了點頭,深有同感,洛邁的話說到了他心里去。

    “但是,我的憂慮是多余的,”洛邁語氣一轉,緬懷在過去的他,蒼老的臉忽然煥發了光彩︰“當我第一次將卡爾斯抱在懷中時,我覺得前所未有的親切與幸福,我願意為他奉獻出我的一切,時間,自由,甚至是生命。”

    伯爵沉默了一會︰“哦,是這樣嗎?”

    洛邁笑道︰“是的,老爺,您很快就能體驗到了。”

    伯爵點了點頭,又道︰“愛麗絲已經進去近一個小時了,洛邁,當初你妻子生產時,需要這麼長的時間嗎?”

    “那倒沒有,半個小時不到,卡爾斯就誕生了。”

    他的回答讓伯爵一下子緊張起來,不會出什麼岔子吧,听說許多女子都會遭遇難產,甚至一尸二命的,啊,光明女神在上,千萬別讓這樣的事發生在愛麗絲身上!

    洛邁看出了伯爵大人的擔憂,寬慰道︰“卡爾斯算是比較快生下的,一般都需要更長的時間,有些女子甚至生了一整天呢。”

    一整天,那豈非是要疼死?

    伯爵大人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兩下,我的孩子啊,你就別折磨自己的母親了,快點出來吧。

    此時天空驟然大亮,一道粗大的閃電毫無預兆地劈在了伯爵府的產房上空,耀眼的光華使得很多人都暫時失明了。

    待恢復視力後,眾人都怔住了,天空半點烏雲都沒有,這道閃電來得也太古怪了點。

    而伯爵大人已心急如焚地跨進庭院,閃電這東西可不是鬧著玩的,在某次戰役中,他帶領著士兵在雷雨中與草原敵騎作戰,一道閃電從天而降,幸好劈落在敵方的隊伍中,那些凶悍的草原精騎,至少有三百多人立刻被殛為焦炭,還有幾百人不停抽搐,口吐白沫,暫時失去了戰斗力。憑借著閃電之助的伯爵干了一場漂亮的勝仗,卻也明白了大自然的天威有多恐怖。

    而方才那道閃電比起在草原所見的還要粗大,其殺傷力毋容置疑。

    伯爵大人不敢往下想了,踏進庭院的他,發現呻吟聲已停止,產房中靜悄悄的,伯爵大人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愛麗絲她……

    不過,那道閃電似乎並沒給產房造成破壞啊,在草原戰斗那次,地面可是被擊出一個大坑,附近方圓幾百米的草都枯萎掉了。

    正在考慮著應不應該進去看看之時,房門打開了,女婢小翠跑了出來,高興的道︰“老爺,生了,夫人生了!”

    光明女神庇佑,愛麗絲沒事,伯爵大人舒了口氣,然後急切的問道︰“男孩還是女孩?”

    女婢笑道︰“恭喜老爺,是個白白胖胖的小子!”

    伯爵聞言大喜過望,雖說愛麗絲喜歡女孩,因為女孩子乖巧听話,不過一向對夫人言听計從的伯爵更希望會是個男孩,如果是男孩的話,以後就能繼承父業,征戰沙場,奮勇殺敵,為國效力了。而女孩嘛,多半只能在家中繡繡花,等著長大後嫁出去了。

    听到是男丁的消息後,伯爵大人開懷大笑︰“好,小翠,你辛苦了,傳我的話,今天府中所有下人,全都可以到賬房去領取五個金幣!”

    五個金幣,足夠普通人家生活舒舒服服地花上兩個月的了,這可是一筆不少的賞錢,尤其對于清廉節儉的伯爵大人而言更是難得,女婢高興得連聲道︰“謝謝老爺,謝謝老爺!”

    伯爵府的大門前迅速掛上了大紅燈籠,這是格蘭帝國的傳統習俗,如果生的是男丁,就會在門前掛上紅燈籠;生的是女兒,不會掛燈籠;如果生下的是死嬰,掛的則會是白燈籠。

    格蘭帝國重男輕女的思想還是比較嚴重的,紅燈籠代表了喜慶,伯爵府外等待著的那些人見狀便知伯爵大人喜得貴子,紛紛上門道賀。這也是格蘭帝國的習俗之一,在生產這段時間里,外人是不能進入主人家的,否則便會帶來壞運氣。

    韓無極伯爵是當朝紅人,格蘭帝國的英雄,權傾一時,誰不想拉關系,這麼重要的日子就是大好機會,豈能錯過,就算不能進入府邸,還是有許多帝都的官員連夜等待,直到大門開放,于第一時間呈上賀禮。

    格蘭帝國的皇帝不能親來,卻也派了使者送上禮物,對韓無極伯爵的重視可見一斑。

    伯爵府的下人們更忙碌了,來訪的都是有臉面的大人物,怠慢不得,在招待的同時還得準備明早的喜慶。

    生下兒子,大戶人家少不得是要大張宴席的,更何況是首次得子,更要張羅得體面些才行。

    伯爵大人是不用親自招呼客人的,客人們也都可以理解,畢竟此時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走進產房中,迎面的是躺在床上的妻子愛麗絲,她的秀發蓬亂,大汗淋灕,倦容盡顯,不過眼中卻流露出母性的光輝,慈愛地看著身旁,接生婆的手中,正以襁褓包著一個小小的孩子,那是她與伯爵大人愛情的結晶。

    這個新生兒相當可愛,胖嘟嘟的他睜大了烏溜溜的眼楮,盯著這個陌生的世界,對一切都顯得那麼的好奇。

    “愛麗絲,你受苦了。”走到愛妻的身邊,伯爵大人愛惜地撫摸著她的長發,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愛麗絲疲倦的臉綻出一絲溫暖的笑容︰“不,我一點都不覺得苦,這都是值得的,老爺,你看看我們的小孩,他真可愛!”

    伯爵大人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向旁邊,接生婆正抱著那個嬰兒,聞言道︰“恭喜你們,伯爵大人,夫人,這是一個健康活潑的孩子,不過……”她語氣又一轉︰“奇怪的是,這的孩子竟然沒有哭呢!”

    伯爵奇道︰“每個小孩在剛出生時都會哭嗎?”

    接生婆對伯爵的白痴問題並沒覺得好笑,她給許多將軍的妻妾接生過,那些在戰場上叱 風雲的漢子,有關生育的知識通常都少得可憐。

    “是的,正常的都會,如果小孩不哭,那是很危險的情況,可能被胎水塞住了喉嚨,無法呼吸,可能會夭折,害得我剛剛還想拍打他的腳丫子,讓他哭出來。不過我看到這孩子眼珠在骨碌碌地轉動,很精神的樣子,這才放心下來。”

    產婆的話讓伯爵與愛麗絲同時笑了起來,伯爵豪氣的道︰“就是這樣,我們韓家的男兒,個個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只流血不流淚!”

    愛麗絲白了丈夫一眼︰“老爺,你就知道打打殺殺的,現在他還小呢!”

    每次伯爵大人出征,她都會心驚膽戰的,整天到教會去祈禱,希望丈夫能平安歸來,因此她更傾向于女孩,如果生下的是女兒,長大後就不用上戰場,讓自己擔憂了。

    可惜,始終還是生了個兒子。

    不過,兒子也不錯嘛,看著小男孩那張紅撲撲的隻果臉與黑漆漆的大眼楮,愛麗絲充滿了愛意,她可以肯定,這個孩子長大之後,肯定是個聰明的,帥氣的家伙。

    產婆將男孩送到伯爵大人面前,看著粉嫩的小嬰兒,伯爵大人伸出去的手卻又縮了回來,他有點猶豫,自己可是個粗人,會不會太用力,抓疼了他呢?

    愛麗絲見狀埋怨的道︰“老爺,你在想什麼呢,你可是他的父親。”

    伯爵這才將男孩接過來,小心翼翼地,就好像懷中抱著的是一件容易破碎的瑰寶,生怕掉到地上。

    將男孩穩穩地抱在寬闊的臂彎中後,伯爵大人才松了口氣,看著懷中的孩子,無法言喻的親切感頓時涌上心頭,那是,血脈相連的親情。

    噢,這就是我的兒子,我已經成為父親了。

    鐵血的統帥,卻充滿了柔情,此時伯爵大人深刻地理解了洛邁所說的話,確實,奇妙,他與這孩子只是首次見面,卻又那麼熟悉,這是父子間天生的情感嗎?

    就沖著這份微妙的情感,伯爵大人認為自己也能為這個小孩奉獻出一切,時間,自由,甚至是生命。

    伯爵大人越看越是喜歡,忍不住將他抱了起來,在那稚嫩紅潤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

    誰料男孩卻做出了奇怪的反應,他夸張地扭著頭,想躲開伯爵大人的親吻,隻果臉滿是排斥,甚至還皺起眉頭,吐出小舌,很惡心的樣子。

    伯爵大人怔住了,而接生婆與愛麗絲則笑了起來,這個孩子,實在是太有趣了。

    “他,他好像不是太喜歡我!”伯爵大人有點尷尬。

    “親愛的,”愛麗絲嗔怪的道︰“我想你的胡子扎疼他了,嬰兒的肌膚,可是很細嫩的呢。”

    伯爵大人這才釋然,摸了摸下巴,確實有點刺,他不好意思的道︰“等會我立刻將胡子刨掉。”

    “我接生過那麼多小孩了,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復雜的表情出現在新生兒的身上呢。”接生婆笑道︰“伯爵大人,令公子一定很聰明。”

    “希望這樣。”伯爵大人開心地笑了起來。要成為一個稱職的統帥,光是驍勇善戰是不足夠的,還得用腦,兒子自然是越聰明越好的。

    如果伯爵大人知道懷中的小孩在想什麼,也許他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那小孩當時心中想的是︰“靠,被一個大男人親了下,惡心死老子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