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極品昏君道 作者:天天為一笑(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382132 335 39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9-25 09:03 編輯

內容簡介:

一穿越便當皇帝,是他的大幸還是不幸?
面對三千後宮佳麗,他看著鏡中枯柴一樣的身板,只得望女興嘆!紅粉骷髏啊!你們是紅粉,我是骷髏!有誰比我慘?
朝中奸臣當道,近有皇叔掌權,宰相結黨,太監營私,外有強敵虎視,藩王割據,國內也是怨聲載道,造反連連!
看他這位軍校高才生,如何強體,強國,如何以醜陋之軀征服各路美女,如何以病態之國,贏得四方朝賀!
本書主人公,姦而不詐,陰而不險,卑而不鄙,淫而不賤,有情有義,有血有肉,壞事,好事,缺德事,事事都做!妙計,蠢計,連環計,計計俱靈,實在是各位茶餘飯後,說三道四之必備佳品!

第一章 一覺醒來 上


“愛妃!朕……帥嗎?”

    唐玄看著銅鏡中的“自己”,擺了一個“名人”牙膏的POSS,弱弱地問了一句。

    他背後是一位妖艷嫵媚的女子,像蛇一般的嬌軀,緊緊纏著他,在他背後扭得不亦樂乎!雙臂潔白無瑕,赤裸的身子柔軟光滑、溫曖如玉!這女子聽唐玄問話,停止了她如黃鶯般的嬌喘,笑嘻嘻地誇道:“皇上豐神俊朗,卓雅不凡。便是潘安、宋玉見了皇上,也會自慚形穢的。”

    “哦?原來豐神俊朗、卓雅不凡,便是這個德性!”唐玄恍然大悟,嘿笑著說道。饒有興趣地看著鏡子裡面這頭七分似鬼,三分似人的“怪物”也就是他現在的“自己”,頭髮稀疏,面黃肌瘦,雙眼昏濁無神,眼窩深深地凹進去, “如果老子在埃及出現,肯定被人當作木乃易!”

    “哎!人家穿越,我也穿越,為啥咱就穿到這個狗屁昏君身上?人長得醜也算啦!為什麼某方面也長得跟蚯蚓似的。一點兒都不好用!當初在地府拼命巴結老牛,以為佔了天大的便宜?可惜,人算不如牛算?我又上當啦!老牛!俺鄙視你!”唐玄一臉憤怒和無奈,十分不甘地想著,衝著窗外的太陽,惡狠狠地豎起了中指!

    一個威嚴的聲音,卻在他腦中喝道:“你這臭小子,別得了便宜賣乖!說我老牛的壞話?哼!要不是你使詐贏了老夫,老夫早把你穿越成一隻蒼蠅,讓你天天吃大便!”

    唐玄嚇得吐了吐舌頭,在心裡小心應道:“牛爺爺,我哪敢怨您?我對您只有感激,景仰,哎呀!好像牛奶奶在叫您吃飯,您就回去吧!我這裡就不勞您操心了,對啦!幫我問候您全家!”

    那聲音這才重哼一聲,說道:“這還差不多!好啦!讓你這小子再多活一輩子吧!我該走了,最後也替我問候你全家!我老牛也是講禮數的。 ”

    “這……這……還是不必了吧?”唐玄尷尬地一頭大汗!幸好老牛沒有中指!只是那個聲音再也沒傳來,估計是真的走了。

    “皇上!!……皇上啊!……”

    那女子見唐玄發呆,撒嬌似的搖頭他的肩膀!

    唐玄這才回過神來。色瞇瞇地問道:“什麼事啊?朕地愛妃?”

    那女子噘起小嘴。咕喃道:“皇上。人家剛才問你。靜兒美嗎?”

    唐玄轉過身來。抬起她地小下巴。嘖嘖道:“還行!也就比天上地仙女漂亮了一點兒!可不許驕傲喔!”

    那女子吃吃一笑。甚是滿意。柔聲說道:“皇上。您在玩一會兒吧!天色還早呢?”唐玄低下頭。看了看自己地小蚯蚓。心想:“就這玩意兒。有什麼好玩地?這女人真沒見過世面!想當年。俺可是有尊小鋼砲地!哎!罷了!好漢不提當年勇!我忍!”唐玄無奈地說道:“算了。今天朕累了!更衣吧!”

    那女子輕輕應了聲是。便幫著唐玄把衣服穿好。柔聲問道:“皇上。上朝很累地話。您就不用去了!以前您不也是十天半個月才上一次朝嗎?”

    唐玄聽後暗罵了一聲昏君!

    不一會兒,老太監胡餘匆忙跑了過來,在門外小心問道:“皇上,今兒早朝嗎?”這太監的聲音本來就尖銳,又故意拖個娘娘腔,聽得唐玄直起雞皮疙瘩,記得上軍校那會兒,有一次幫一位少將師長搬家,那師長的老婆便是這種腔調,一會兒叫道:“哎喲,別把這花瓶給碰壞了,這可是明朝的!”一會兒又喊道:“輕點輕點,哎喲!你們這幫人就是沒禮貌,把好好的地板都給磨花啦!這可是從意大利專門運回來的!名貴著呢!”結果唐玄幾人趁那肥婦人沒注意,在花瓶裡撒了一泡尿,又灑上半瓶香水。在那張據說是一萬元一張的床下面,放了三隻小老鼠,十幾隻小強,這才揚長而去!

    唐玄隨著老太監,一路上東繞西繞,進了大殿,坐在龍椅之上,朝下打量一翻,見這滿堂的文武百官,大多是大腹便便、滿臉酒色之氣,不禁低聲咒罵起來。自古以來,貪官污吏,國之蛀蟲,哪一個不是這樣的德性?

    文武百官高呼過萬歲之後,便有一人出列奏道:“禀皇上,吉東地區大災,百萬饑民流離顛沛,還請皇上拔銀賑災!”

    “有災當然要賑!”唐玄想也不想,正聲說道:“准奏!這事你來辦吧!”那人稍一怔,隨即大喜,說了聲是,便退了回去。這時又一人出列說道:“禀皇上,禦花閣現在還未建好,正需大量銀子使用,國庫吃緊!如果拔銀賑災的話……恐怕禦花閣就不能在您二十大壽之前完工!依臣之見,那些災民,讓他們自生自滅,挖些樹根雜草吃吃,也差不多能渡過大災,以前不都是這樣過來的嗎?”

    這次發楞的輪到唐玄了,二十大壽?讓災民自生自滅?哼!官逼民反的道理,歷史上多著呢,老子可不想這麼早就死翹翹!真想不通這個敗家者昏君還能活到這麼大?真是奇蹟啊!

    唐玄首次上朝,大部分官員都不認識,心道:“先試試大臣們的忠奸再說吧!不知道這幫傢伙,哪個是好人,哪個是壞蛋?”於是他朗聲說道:“這事倒也難辦?列位大臣,你們意下如何?這災該不該賑?但說無妨!”

    此語一出,各位大臣議論紛紛,一翻爭辯下來,自然是大多數贊成修建禦花閣,只有五位大臣,據理力爭,請皇上賑災。

    唐玄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突然嘿嘿冷笑,對那五位大臣說道:“朕的御花閣何等重要?你們幾個也太不知好歹啦!非要提什麼賑災賑災的,就不怕掃了朕的雅興?”

    五人中,一位消瘦的老者,神色毅然,緩緩說道:“皇上,百姓才是國之根本啊!這災不可不賑,以免失了民心!老臣願以死相諫,請皇上開庫賑災! ”說罷,老頭傲然跪立當場!其餘四人,稍一猶豫,也跟著他後面跪下,齊聲道:“請皇上開庫賑災!”

    唐玄再看其他大臣時,見他們都有些興災樂禍,個個嘴角含笑,像是看一場好戲!唐玄暗想:“你們這幫王八蛋想看戲,老子就給你們好好演一出!”於是他假裝慍怒道:“你這老頭子,不知道朕早就看你不順眼了麼?還敢提賑災!”事實上,唐玄根本不知道這老頭兒是誰?不過以昏君的標準來說,這老頭實在是太可惡啦!所以唐玄猜測,以前的昏君,肯定十分討厭這老傢伙!便這樣出聲試探一下。

    果然,這老頭兒雖然跪下,身板卻挺得更直,決然說道:“老臣寧可讓皇上恨我,也不能讓天下百姓恨皇上!”

    “好!說得好!”

    唐玄在心里為他鼓掌,稍加寬慰!至少這老頭還能用用!臉上卻似是不耐煩,擺手說道:“這事再商量吧!還有什麼事,也一起禀奏!”

    又是那個老頭,從懷中掏出十幾本奏摺,一一打開念道:“蘇北、蘇南地區,近日草寇作亂,兩地府台,屢次清剿不利,請皇上加派兵力!”

    “沿海地區近年來,海盜猖狂,殺人越貨,搶劫商船,沿海地區百姓,死傷無數,均不敢出海打漁,民不聊生,請皇上出兵保護!”

    “周邊地區,伊度國、凱齊斯國、魚南國、馬尼國均蠢蠢欲動,在國界處加派軍隊,侵占我國大量國土,鼓勵他國百姓在那裡開荒居住,我國守疆軍隊,已被逼後退數十里!”

    “蒙山地區,蓮花教作亂,蠱惑人心,煸弄是非,與蒙山地方官勾結一起,囤兵數十萬。大有逆反之心!還請皇上速速派兵鎮壓!”

    “晉王、康王、德王、威王四大藩王,均上書說今年收成不好,請皇上速拔糧草,以免百姓動亂!”

    “邊塞守軍的軍晌已有二年未發了,幾位大將軍聯名上書,請皇帝開發軍晌,不然……恐怕軍心不穩!另外邊疆城防也該修繕!不然敵軍一到,無險可守!”

    ……………

    那老頭將那十幾本奏摺念完時,唐玄差點暈了過去,以前這位昏君真是極品啊!國家內憂外患已成這樣!他還有心情建什麼花園?唐玄冷汗直冒,坐立不安,看來自己這個倒霉皇帝,隨時都可能變成亡國昏君!

    “夠啦!夠啦!你這個老傢伙,怎麼這麼多壞消息?朕不想听了!”在眾多大臣的偷笑聲中,唐玄似是十分生氣,大怒道:“你這老頭一會兒去把朕的御書房好好打掃一遍!有一點兒不乾淨,朕決不饒你!其他人都退朝吧!朕累啦!”

    “哎!這個狗屁皇帝沒法當啦!”

    唐玄一回來房中,就忿忿地想著:“以前這傢伙爽夠了,屁股一拍就走人,留下個破爛國家讓老子幫他還債!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不行,我得走!………可是………我又能走到哪裡呢?就我這副身板,出了皇宮一定餓死!”

    唐玄正想著,老太監胡餘走了過來,手裡捧著一碗清湯,小心翼翼地端上,說道:“這是您最愛喝的消魂湯!老奴給您端來了!”

    “消魂湯?”唐玄暗自警惕:“這名字怎麼聽起來跟毒藥一樣?”他接過碗,輕嘖一口,呸的一聲吐了出來。心中怒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怪不得這皇帝瘦成這樣兒。原來是喝了這湯的緣故!這湯的味道,唐玄有點熟悉,軍校畢業那晚,他們出去迪廳裡HAPPY時,就有人拿這幾包粉末讓他們嚐嚐,唐玄試過一口,味道跟這湯味一樣!這分明就是毒品!”

    老太監見唐玄臉色凝重,忙問道:“皇上,您怎麼啦?這湯不合胃口!”唐玄聞言,回過神來,將湯遞給老監,笑道:“剛才喝得急了,嗆著了,見你如此忠心,剩餘的你喝吧!”

    老太監一驚,臉色為難,吞吞吐吐地說道:“皇上……老奴……不敢!”

    唐玄暗罵道:“看到老子喝這湯,變成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你當然不敢!”臉上卻毫無表情,淡淡地說道:“那就先放在這裡涼一下吧!對啦!這湯朕忘了,是誰獻上來的?”

    老太監見唐玄不逼自己喝湯,心下大喜,道:“這湯是三王爺用秘法制的,專門獻給皇上的!他可是一片忠心啊!”

    “他不是一片忠心,而是一片終心!這個三王爺看起來笑瞇瞇的,原來做夢都想終結老子!哼!我倒想看看,到底誰終結誰?別忘了,終結者可是穿越過來的!而老子又不幸附合條件!”

    唐玄忿然思道,表情上不動聲色,喔了一聲,說道:“近幾日,事情太多,朕不記得了!”老太監又讒笑道:“皇上,烏太師正在御書房中掃地呢,您要不要去看一看?”

    “烏太師?”唐玄私下沉吟道:“原來那老頭是烏太師!”

    老太監接著說道:“皇上啊!您小的時候,這烏太師那時教您是最嚴格的,動不動就責備一番,看在老奴心裡,老奴都氣得直掉眼淚!哎!總算天理循環,這老頭就該多罰罰他!”

    “原來他是皇帝的老師?怪不得!估計這老太監沒得他什麼好處,不然也不會落井下石。”唐玄回過神來,對老太監說道:“帶我去御書房看看!”

    老太監應了聲是,喜滋滋地領著唐玄去了。

    到了御書房門口,唐玄命老太監先不用大喊什麼皇上駕到這類的。留他在外面,自己一人悄悄地走進去。

    御書房內很安靜,只有沙沙的擦書聲,烏太師正一絲不苟地擦拭書卷,見他微駝的後背,唐玄突然想到頂樑柱這個詞!如果這個國家沒有烏太師這樣的大臣,可能早玩完了。

    唐玄輕咳一聲,烏太師聞言,稍稍一怔,便回過頭來,慌忙跪下,說道:“皇上萬歲!老臣不知皇上駕到,實在是大不敬!”

    唐玄在椅子上坐下,淡然說道:“你起來吧!知道朕為什麼罰你打掃御書房嗎?”

    烏太師起身,小心答道:“老臣……老臣……實在不知!”

    唐玄嘆了一口氣,慍怒地說道:“自古道,教不嚴,師之惰!你身為朕的老師,卻沒把朕教好!搞得現在國家內憂外患,民不聊生!你說說,你到底該不該罰?”

    烏太師頓時無語,心中卻暗念道:“教不嚴,師之惰!教不嚴,師之惰!……”看來這個地方,沒有三字經。烏太師越是思量,越覺得皇帝這話有理,如果當初自己再嚴格一些,說不定皇帝就會英明的多!

    唐玄見他發怔,說道:“你坐下吧!”又對門外的老太監吩咐道:“老余,你去安排些酒菜,我與烏太師喝上幾杯!”

    此語一出,兩位老人都是大驚,這……這完全不像是以前的皇帝啊!不過兩位老頭都是精明之輩,當下不動聲色。

    過了一會兒,酒菜上來,唐玄仍命老太監在外面候著,與烏太師喝起酒來。烏太師可是受寵若驚,至少十年,皇帝沒這樣與自己面對面坐在一起過,更別說喝酒,這老頭兒激動得手直哆嗦,滿臉通紅。

    幾杯酒下肚,唐玄笑道:“烏太師,以前你沒教好朕,現在給你個機會彌補!你把當今的國情,給朕一五一十的分析一遍,就當是在教朕,如何?”

    烏太師面色一凜,放下酒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說道:“眼下國家的確是危如累卵!”於是便將當今形勢分析一遍,聽在唐玄耳中,字字如晴天霹靂!比起早朝時那些奏摺更讓他心驚。烏太師有些話不敢明說,但幾句結黨營私,奸臣當道,鳳凰離窩,烏鴉上樹,便足以說明一切!還有剛才那碗消魂湯!

    唐玄一邊聽烏太師講解,一邊暗自打算,眼下他已沒了退路,別說朝中大臣的任命,是幾位王爺辦的,就連護衛皇城的禁軍,也大多是從各王爺府中調派來的,當時還說什麼這樣的人用起來放心!

    “哼!你們放心,老子可是十分的不放心!看來這些傢伙沒一個好人!”唐玄暗地咒罵道。

    烏太師分析完當今形式後,天差不多快亮了,唐玄哪裡能睡得著?便拉著烏尚書下幾盤棋。誰知烏太師竟沒聽說過象棋!於是唐玄便教他學著下,又怕烏太師這老頭兒放水,下起來沒意思!於是保證,只要烏太師能贏得了他,贏一盤,就答應他一件奏摺上的事。烏太師聞言大喜,結果唐玄沒想到這老頭兒聰明絕頂,從第二盤開始,一連下了二十盤,唐玄再也沒贏過一次,並且越到最後,那老頭贏得越快!看著唐玄目瞪口呆,烏太師尷尬直笑,大概是這玩意兒太簡單啦,或是某人的棋藝太垃圾,他贏得都不好意思了,唐玄面不改色地訓道:“你看看,朕就是比你強!你教朕教了十幾年,什麼都學不好?而朕只教了你一個晚上,你便如此厲害!老師的教學方法很重要!要因勢利導,而不能強逼!如果朕剛才說,你贏了朕一盤,朕剁你一隻手指,估計你一晚上都學不會像棋,我說對嗎?所以你這老頭兒要多跟朕學學!你以前的方法都是錯的!”

    烏太師在心裡一想,皇上說得太對啦!當下神色變得恭敬許多,連聲說是。唐玄自是得意洋洋,剛才連輸二十盤的不快,一掃而光。

    唐玄在心裡盤算著:“這老頭是個忠臣,心智方面更不用說,一瞧他下象棋便知道,各種奇招連出,虛實難防!怪不得朝中這麼多奸臣小人,他還能穩佔一個太師的位置,確有幾分手段!這種人也正是我能依仗的。”想到此處,唐玄神秘兮兮,對著烏太師說道:“烏老頭,我這裡有處好戲,你有沒有興趣演?”

    “演戲?”烏太師不明白,今天的皇上怎麼看起來怪怪的。唐玄嘿笑道:“你只需按我的要求去做,這事卻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懂嗎?”

    烏太師狠狠地點點頭,唐玄壓低聲音,將自己心中的計劃一五一十的講出來。烏太師越聽越喜,越聽越是激動,到最後,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失聲呼道:“皇上英明!皇上萬歲!國之大幸啊!”看來他這頭精明的老狐狸,也有大失常態的一面。

    唐玄衝著他神秘一笑,隨即提高聲音叱道:“老余,快把這姓烏的給我拉走,哼!氣死我啦!竟敢連贏朕二十盤棋!”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