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阿斗 作者︰傳說中的饞蟲(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51359 239 16
第一卷 少時歡 第一章 長阪坡

公元1900年,天津。

    在西郊高家莊的一處很大的四合院中,聚集著一伙人,這些人各個彪悍,身上還帶著家伙,正中的堂中,擺著一張大大的旗子,上面“扶清滅洋”四個大字顯得份外顯眼。

    “洋鬼子快要打過來了!這一次一定要他們有去無回!”說話的是曹福田,天津義和團的手里。

    “曹帥說的是,張帥的‘天下第一團’現在已經到了天津郊外,距離老龍頭火車站只有二十余里!如今有張帥的‘天下第一團’,準備讓洋鬼子有去無回!”說哈的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這人叫劉呈祥,外號劉十九,今天只有十九歲。

    這人口中的“張帥”就是張德成,是義和團的一個重要首領,在獨流鎮創立了天下第一團。

    曹福田點了點頭,接著問道︰“各地的義士呢,都來了多少人?”

    “這次各地來了一千多名義士!都是武林英豪!就連武當的劉善劉大俠也來了!”

    “真的,劉大俠也來了!”曹福田欣喜的說道︰“有這個天下第一高手坐鎮,那麼我們扶清滅洋大業定能夠成功!”

    ……

    此時這曹福田口中的劉大俠,正在東廂房的別院中飲茶。

    這位劉大俠名叫劉善,出自武當派,是武當派掌門人的親傳弟子,內功外功輕功氣功無一不精。在他二十歲的時候,曾經獨上上林,戰平當時少林第一高手,那時候他的武功便已經躋身武林最前列。而後的幾年,劉善行走江湖,行俠仗義,死在他手下的大盜不計其數。更有江湖傳言劉善如今的武功,已經是天下第一了!

    不過劉善自己自然知道,這天下間隱藏的高手不計其數,自己應該算不上是天下第一,但是也應該差不多少。

    別院當中,除了劉善以外,還有十幾個武林人士,這些人都是來助義和團一臂之力的。如今洋鬼子已經在天津登陸,眼看就要殺到天津城下,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義和團決定在天津抵抗八國聯軍,而武林人士前來助戰的自然不計其數!

    “听說洋鬼子的火槍暗器十分厲害,比得上唐門的頂尖暗器,不知道是真是假!”

    “火槍有什麼可怕的!”一個中年大漢站了出來,脫下身上的坎肩,露出了結實的肌肉,大口吼道︰“老子練了三十多年的金鐘罩鐵布衫,十三太保的橫練!刀槍不入,害怕他那個火槍不成!”

    “呸,張老三,你以為人人都跟你樣練了三十多年的童子功!老子可沒你這個刀槍不入的本事!”旁邊一個瘦子站起來說道︰“听說這義和拳的上師會施符,喝了這符水刀槍不入,老子一會得去求一道符去!”

    一伙武林人士聚在一起,亂哄哄的,而劉善只是安坐在一變,靜靜地喝著茶。

    對于保家衛國,劉善自然是沒有話說,但是義和團的一些做法,劉善卻不是很喜歡。這些洋人也不全是壞人,記得有一次遇到一個重病之人,自己又是開藥又是用內功,還是沒能夠治好,可是抬到洋人的教堂當中,那洋神父只用了一跟管子查到肉里,就把那人治好了!

    就在此時劉呈祥從外面走進來,沖著大家一抱拳︰“各位,洋鬼子已經登陸了,而且在岸邊按下了營帳!看來不久就會進軍天津了!曹帥希望大家能夠先一探敵營虛實,所以此事還要麻煩各位了!”

    “劉十九,讓我去吧!”剛剛秀肌肉的大漢張老三說道。

    “哼,就你這個傻大個,能嘆道什麼消息,這樣刺探軍情的事情,自然要交給我草上飛了!”瘦子插嘴說道。

    “草上飛,你雖然跑得快,但是人家手里可有火槍暗器!你那身板,能抗住?”大漢道。

    劉善嘆了口氣,這伙武林人士,雖然各自都有各自的本事,不過這聚集在一起,沒有人管理簡直是一伙烏合之眾!

    想到這里,劉善站了出來,道︰“劉十九,還是我去吧!”

    劉善話一出口,所有人都閉嘴了,再做當中,劉善武功最高,私下里更是傳言如今劉善是天下第一,所以劉善主動請纓,自然沒有人再開口。

    “有劉大俠出馬,那太好了!”劉呈祥開口說道,在劉呈祥眼中,這世上恐怕沒有劉善劉大俠做不到的事情。

    ……

    此時天津大沽口岸邊,英法聯軍已經登陸了。

    劉善悄悄的潛到附近。本來劉禪想打暈一名士兵然後換上他的衣服混進去呢,但是找了半天,劉善發現所有的人都和自己長得不一樣,這些洋鬼子不是黃毛就是紅毛,眼珠子也煩著綠光,沒有一個和自己一樣黑發黑眼珠的。

    劉善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來只好硬闖了,不過憑著自己的武功,沖進去應該沒有問題。

    想到這,劉善一個縱身,輕功用出,化作一道幻影,奔著對方而去。

    劉善很成功的閃了進去,對于劉善這種高手來書,眼觀六路耳听八方那是最基本的,雖然洋鬼子有哨兵,不過很明顯這些哨兵都不會武功,對于劉善來說,只要花些功夫,還是能夠錢進去的。

    “Arreter!”就在劉善向正中走的時候,身後一個聲音傳來。

    說話的是個法國人,說的自然是法語,劉善當然听不懂,劉善回過頭來,剛好看到這個法國大兵,而這個法國大兵也看清楚了劉善,法國大兵立刻從背後將槍提了過來。

    下一刻,劉善突然躍起,閃電般的速度沖了過去,一劍刺穿了這法國大兵的咽喉。

    但是,這法國大兵的那一嗓子,已經驚動了周圍的人,無數帶著高盔的法國兵涌了過來。

    劉善不敢停留,立刻突圍,劍花一舞,轉眼間就刺死了三個人。

    “ !”一聲如同鞭炮的聲音響起,劉善只覺得肩膀一痛,回頭一看,一名洋鬼子手中拿著一桿火槍,槍口還冒著青煙。

    “ , !”又是兩聲,劉善這次學乖了,急忙一個跳躍,只見原本劉善所站的地方離開出現了兩個小洞!

    這就是那西洋火槍暗器,威力好厲害,速度好快!感覺到肩頭傳來的麻木感覺,劉善心中嘆道。

    這群法國兵也吃驚的望著劉善,他們沒想到,這世界上竟然還有人能夠躲子彈!

    此時,一個頭領摸樣的人走了出來,只見他從腰中抽出佩劍,大喊了幾聲,那些法國兵頓時站成了三派,槍口對準了劉善。

    “不好!”劉善暗嘆一聲,一個火槍就這麼難躲,若是這麼多,自己拿躲得過去,想到這里,劉善手中一晃,十幾根芙蓉金針飛出。

    與此同時,那鞭炮的聲音再次響起,劉善大驚失色,急忙躲閃,只見對面前排剛剛放完槍的人蹲了下去,後面一排槍聲接著傳了過來!

    而這時,芙蓉金針也已經打了過去,剛好擊中了對面第二排人,十幾人瞬間倒了下去。

    可惜的是,此時子彈也已經到了劉善的近前,劉善大喝一聲,內功運到了極致,劉善覺得憑著自己這一身絕頂的內功,應該能夠擋住這茫茫多的子彈。

    但是,那熟悉的疼痛感卻從劉善身上傳來,劉善身上同時出現了是個彈孔!

    “原來內功擋不住火槍!”劉善心中暗嘆一聲,不甘的倒了下去……

    ……

    “咚!”劇烈的震動將劉善驚醒,劉善努力的睜開眼楮,發現眼前漆黑一片!而後劉善伸了伸四肢,此時劉善覺得,自己仿佛被什麼東西包著,而且包的很結實!

    是布!一塊很柔軟的布包著自己!劉善松了一口氣,只是一塊普通的布而已,只要自己運一下內力,立刻就能撐碎!

    想到這里,劉善運起了內力,但是,劉善卻突然發現,內力竟然用不出來了!

    難道我內力全失了!一絲很不詳的感覺籠上了心頭。

    一股很腥很腥的味道傳來,劉善抽了抽鼻子,此時劉善發現,這中很腥很腥的味道是血發出來的,而且江湖經驗告訴劉善,這血是人血!

    闖蕩江湖多年,劉善很清楚,一點小傷是造不成這樣的血腥味的!如今這麼濃的血腥味出現在這里,這說明周圍肯定死人了,而且死的還不只一個!

    “叮!”清脆的踫撞聲傳來!劉善心頭一震,這踫撞聲,絕對是兵器發出來的!加上這濃濃的血腥味,劉善很敏感的意識到,周圍有人在做生死搏斗!

    “啊!”隨著一聲慘叫聲傳來,劉善知道,恐怕又有一個人慘遭不幸了!緊接著,劉善的身體開始晃動起來,而隨著身體的晃動,傳到劉善耳中的還有那馬兒奔跑時的馬蹄聲!

    我這是在馬上!此時劉善已經略微明白過來,自己內力全失,而且還被人用布抱著放在馬上,劉善漸漸的回憶起來自己好像被無數的洋人用火槍打中,難道是有人救了自己,想必是義和團的弟兄們!

    “軍中戰將,願留姓名!”一聲大喊從遠方傳來。

    “吾乃常山趙子龍也!”這次的聲音距離劉善很近!仿佛是從劉善身邊發出來的!

    听了這話,劉善腦子開始琢磨開,常山!趙子龍?趙子龍不就是趙雲麼?這話听了怎麼這麼熟悉!對了,這是長阪坡里面的一個橋段,自己听唱戲的唱過!今天這是怎麼了?義和團的人還請來了戲子來唱戲不成?

    “撲哧!”聲音再次傳來,這是兵器刺入身體的聲音,而且這兵器還是劉善非常熟悉的劍!接著,慘叫聲再次傳來。

    不對!這分明是有人在廝殺!這血腥味,這兵器聲,劉善知道,自己是不會判斷錯誤的!可是偏偏剛才又有人在喊戲詞,這是怎麼回事?

    突然,劉善明白過來,剛剛那戲詞是暗號!這絕對是有人在對暗號!

    劉善好歹也是在武林中摸爬滾打好多年了,自然知道江湖上一些門派交流會用暗號隱語。可是這種暗號,劉善卻是第一次听到,“常山趙子龍”,這到底是哪門哪派的暗號?義和團怎麼用這麼古怪的暗號!

    兵器踫撞的聲音依然不斷傳來,那血腥味非但沒有消散,反而更加濃郁起來。此時,劉善已經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從兵器發出的聲音來判斷,交戰的是兩把兵器,而且一把還是劍!而如今,劉善細細數來,發現者兩把兵器至少已經干掉了三百多人了!

    三百多人,在當今武林之中,哪怕是武當和少林這樣的大派,也不是輕易能夠損失得起的!如今這轉眼間,就死了三百多人,這讓劉善心里面有些發虛,看來,這絕對不是一般的武林廝殺!難道又和洋鬼子打起來了?可是洋鬼子又怎麼會問那句“軍中戰將,願留姓名”!

    漸漸的,一個時辰就過去了。此時劉善覺得眼皮竟然有些睜不開了,一絲困意出現在心頭。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怎麼犯困了!而且困的是如此厲害!要知道自己練功多年,內力也算是深厚,就算是幾天幾夜不睡覺也沒事,而如今不過才一個時辰,自己怎麼就累了呢?

    在這疑惑當中,劉善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

    “翼德援我!”一聲大喝將劉善從睡夢中驚醒,這聲音正是從自己身邊傳來的!

    “子龍快走,這里我擋著!”另一個聲音從前方傳來,被劉善听的真真切切。

    翼德!這暗號倒也齊備,剛剛出了個趙雲,這回連張飛也出來了!

    馬速逐漸的變慢,最後停了下來,一陣晃動的感覺傳來,而後劉善的耳邊傳來了陣陣哭聲。而且這哭聲還是一個男人發出來的!

    沒出息,男人還哭!劉善暗罵一聲,此時,那哭腔的聲音傳來︰“子龍,懷抱何物?”

    “主公!雲無能!糜夫人深受重傷,不肯上馬,投井而死!雲只救得公子出來……”隨後,晃動的感覺再次傳來,劉善覺得自己仿佛被人給抱起拖了起來。

    而後,劉善覺得自己被人接了過來,臉前的黑布終于被揭開了,刺眼的亮光讓劉善險些睜不開眼楮,良久才慢慢適應過來,此時出現在劉善眼前的是一張臉。

    眼前這人不到五十歲的樣子,臉上被硝煙燻得黝黑,還有片片的血跡。頭發有些雜亂的盤在一起,兩眼正含著淚花,淚水不住的往下流,看來剛才哭的男人就是他了!

    而且劉善向著四周打量了一下,突然,劉善發現了一絲不對勁,眼前這個正在哭的男人正抱著自己,而自己仿佛變成了嬰兒般大小。

    “為了你這孺子,幾乎損失我一員大將!”劉善還處在震驚當中,眼前的這個男人卻已經說話了,話音慷慨激昂,噴了劉善一臉口水……

    “好惡心!”劉善心中暗想。就在此時,劉善覺得自己的身體竟然掉落下去。

    這種感覺,劉善太熟悉了,記得當年練習輕功“梯雲縱”的時候,自己竟然飛上去而後有摔下來,那自由落體的感覺,就是這個樣子!

    眼前這個正在哭的男子,竟然將自己扔到了地上!

    “ !”劉善結結實實的掉在了地上,疼痛感瞬間傳遍了全身!

    “哎呀,好痛!你這家伙,好大的膽子,敢摔小爺!”劉善破口大罵起來。但是這罵聲由劉善的嘴中傳出,卻變成了陣陣嬰兒的啼哭聲。

    這是怎麼回事?真是見鬼了?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