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西遊新記 作者:童恩正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8072 33 2
這篇小說是我無聊時亂逛時發現的
寫的是以西遊記的人物來描述美國的一些社會現象
個人覺得寫得相當不錯


第一回 佛祖傳旨探奧秘 唐僧組團費苦心
詩曰:
  
  混沌未分天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
  自從進化有群生,開辟從茲清濁辨。
  勞動創造直立人,科學技術時演變。
  欲知當代故事新,須看《西遊新記傳》。

  話說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師徒一行,於貞觀27年去西天取回經卷,成了正果。由八大金剛護送,從中上返回靈山。如來佛論功行賞,封唐僧為旃檀功德佛,孫悟空為鬥戰勝佛,豬八戒為淨壇使者,沙和尚為金身羅漢,小龍馬為八部天龍。自是習靜歸真,參禪果正。不滅不生,不增不減。真乃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這是歷史,帶過不贅。
  這仙佛之靈界,已經存在了不知若干億萬年。在此億萬年之中,世上成仙成佛之施人善士、有道高僧、功臣良將、貞女節婦不知有多少,再加上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隨同眾仙佛在靈山取得戶口的勇子老表、丈母姑嫂乃至飛禽走獸、蟲魚蛇鱉更如恒河沙數,無法算清。靈山之規模有限,而仙佛之數目無窮。既入天堂,就得人人有福享,人人有官職,於是這巍巍靈山之上,人人是官,個個是長。機構重疊,文牘如山;疲遝拖拉,互相推諉。種種超凡脫俗之怪現象,世人難以想像。
  話說這一日,正值佛祖講早經。只見那大雄寶殿之上,八菩薩、四金剛、五百阿羅、三千揭諦、十一大曜、十八伽藍,兩行排列;還有那各洞神仙、大神、丁甲、功曹、土地、優婆塞、優婆夷、比丘僧、比丘尼,齊聚庭中。霞光紫焰,寶缽花香,別有一番莊嚴景象。你看那:
  
  靈鷲峰頭聚霞彩,極樂世界集祥雲。金龍穩臥,玉虎安然。馬兔任隨來往,龜蛇憑汝盤旋。丹鳳青鸞情爽爽,玄猿白鹿意怡怡。八節奇花,四時仙果。喬松古檜,翠柏修篁。五色梅時開時結,萬年桃時熟時新。千果千花爭秀,一天瑞靄紛紜。

  如是往日,這佛祖講經之時,梵音繚繞,鐘磐低敲,氣氛何等肅穆,環境何等高雅。但近日以來,從那下界不知何處,經常隱約傳來陣陣樂聲。鼓點如暴風驟雨,琴聲似百鳥啁鳴。如果凝神細聽,還可以分辨出嬌聲曼唱:“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以及“I love you,my dear”(我愛你,親愛的)之類,聽得年老的仙佛心煩意亂,坐立不寧;年輕的小沙彌擠眉弄眼,樂不可支。佛祖尚未開講,但大殿上下,已經躁動不安矣。
  佛祖平日說法,原極生動,真乃天花亂墜,娓娓動人。奇怪的是,今日也一反常態,愁眉苦臉。不但言語澀滯,辭不達意;外加呵欠連天,有限難睜;精神委頓,沒精打采。眾仙佛更是心懷疑慮,各有議論。
  忽見側廂中閃出旃檀功德佛,稽首問道:“敢問佛祖,為何面帶戚容,是否貴體欠安?”
  原來唐僧為人,最為忠厚。今見佛祖舉止如此反常,未免關心動問。
  佛祖歎道:“汝等有所不知,近日以來,這西牛賀洲一帶的凡人,頗為活躍。放出若干物件,直上西天。此等物件,有長有短,有圓有扁。有的遍體發光,有的喧嘩作響。那飛得高的,幾乎撞壞了靈山的門樓。吵得我日夜不安,睡眠不足,是以精神不濟也。”
  原因既明,藥師佛出班請安,跪在佛祖面前,凝神屏息,為佛祖按脈診斷,診斷既畢,從藥囊中摸出藥物,解釋道:“佛祖六脈燥動,此乃睡眠不足,肝火上行之故。此種病症,凡間稱為神經衰弱。宜服蜂皇漿一瓶,鎮靜劑兩片,維他命C十片。此種藥物,均系從下界進口。據廣告宣稱乃是根據宮廷秘方監制,其效如神!”
  伺候佛祖之阿儺、伽葉兩菩薩奉上可口可樂一杯,佛祖服藥之後,果然情況好轉。於是眾仙佛均放下心來,合十於胸,齊頌佛號。
  燃燈古佛須眉皆白,老態龍鐘,修養功力最深,此時也忍不住開言道:“這下界凡人確實太不像話,恃雕蟲小技,褻瀆天庭;創新聲淫樂,自甘墮落!真是世界日下,人心不古!”
  佛祖歎息道:“這樂聲……這樂聲確實也是曠古未聞。師涓可在?”
  樂聲優仙師跪奏道:“請佛祖訓示!”
  佛祖道:“你曾為殷紂王樂師,是流行音樂的始祖,不知你是否可以分辨這下界音樂屬于何種流派?為何聽者個個動容,心神不定。”
  師涓答道:“弟子愚昧。當年雖曾作過靡靡之樂,百里之舞,但比之於今日的搖滾音樂、迪斯可舞,實在是自愧勿如!”
  降龍、伏虎二羅漢義形於色,上前啟奏道:“現今凡人如此放肆,終有一日要進擾天庭,我等願率天兵天將出征,將這些飛行物體盡行搗毀,將那些發出噪音的樂師處以極刑,略施警懲,以保太平。”
  觀音菩薩聞言大驚,急忙道:“阿彌陀佛!佛家嚴禁動嗔念,汝等豈可如此莽撞?而且那些物體飛起來如同風馳電掣,汝等望塵莫及,豈是它們的對手?凡間唱流行歌曲者億口同聲,又豈是汝等所能誅滅?我看還是緊閉山門,來個眼不見心不煩,由他去吧。”
  那金頂大仙也出班素道:“佛祖明鑒,這下界凡人何以要造出此等物件,必有原因;而且他們不修真養性,居然能白日飛升,其中必有奧妙。即以音樂而言,姑不論其內容,這些樂師並無千里傳音之神通,為何卻可以將聲音播出萬里之遙,這也應有一道理,依弟子愚見,我們應派出一兩名仙佛,到下界去探究一番,再行定奪。”
  熟悉歷史的看官當然記得,這金頂大仙居住在靈山腳下的玉真觀,接近下界,耳濡目染,接觸過不少新奇事物,是以有此開明之見。
  佛祖大慈大悲,大智大慧,略一思考,已得真諦,乃開言道:“此言甚是!旃檀功德佛,汝當年曾經西遊取經,見多識廣,這派出使者之事,就由你處置可也。”
  唐僧合十道:“謹遵師命!”
  佛祖揮手道:“今日講經至此止,汝等可回房休息。”
  於是大眾合掌皈依,口誦佛號而散。
  這正是:
  
  佛祖宣講殿堂中,天花飛雨不凡同。
  說盡往昔千秋事,又談來世無窮功。
  惟有今生無交代,參禪打坐苦修行。
  今日凡塵傳資訊,科技文化引人驚。

  這天堂生活,何等平靜。眾仙佛、眾菩薩、眾金剛除了偶爾聽講,就是在各種辦公堂裏辦永遠也辦不完的公。此種辦公堂成千累萬,名號繁多,如化緣堂、緣化堂、寫經堂、經寫堂、齋飯堂、飯齋堂、鈔計堂、計鈔堂、異域堂、域異堂、內務堂、務內堂……等等,等等,若非真神仙,任何人也無法知其確切數目和功用。而且堂下有房,房下有室,室下有支,千變萬化,令人目眩心醉。加以此種辦公堂又經常隨精簡機構之整頓而巧換名目,繁殖後代,如此折騰,就是真的大羅神仙,有時也會弄得暈頭脹腦,墜入迷魂陣中。
  眾仙佛平日端坐辦公堂裏,傳小道消息,講社會新聞,擬呈文,看邸報,日子過得十分逍遙。今日既聞佛祖傳旨,要派人去下界考察,未免塵心大動,人人自量,個個深思,看有無訣竅,能被唐僧選上,蜂房似的一間間辦公堂裏,倒充滿了一種緊張而期待的氣氛。
  為人老實的唐僧,並不瞭解眾仙佛之心理。回到禪房,取出紙筆,正欲考慮下凡人選。忽聽有人咳嗽一聲,唐僧抬頭一看,卻是燃燈古佛拄杖而入。
  唐僧作禮道:“師父駕到,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燃燈古佛笑道:“今日天氣甚佳,我久坐大殿也有點發悶,所以出來走走。聖僧,佛祖命你組織仙佛代表團……”
  唐僧驚道:“啟稟師父,佛祖僅言派出使者赴下界考察,並未指示要組織仙佛代表團。”
  燃燈古佛微微一笑道:“聖僧,恕我賣一句老,你成正果上天堂的時日還淺,這上面的原則性的指示,就看你怎麼體會囉!”
  唐僧凜然道:“謝謝師父教誨。”
  燃燈古佛道:“這次要去的西牛賀州,是有名的花花世界。聲色犬馬,不比尋常;潛移默化,勝似地獄。所以這仙佛代表團的團長,應從資格最老、修養最深之仙佛中挑選,方為恰當。”
  唐僧肅然道:“師父所言極是!”
  燃燈古佛義形於色,厲聲道:“在此關鍵時刻,我雖已退居後殿,但仍然願意擔此重任。”
  說畢,由於情緒激動,以致喘息不已,喉管中一團濃痰咯咯有聲,掙紮半晌方能吐出。
  唐僧聞言,感動已極,道:“師父德高望重,深居簡出,平日就是一般比丘僧眾,也難得一睹仙顏。現在甘願跋涉萬里,為佛祖分憂,為靈山造福,弟子深為佩服。這團長一職,可以說非師父莫屬了。”
  燃燈古佛嚴肅地點頭道:“唔,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拼著這把老骨頭,走一趟吧!”說畢,蹣跚而出。
  唐僧送走古佛,剛剛坐定,卻聽見有人叫道:“聖僧,有好事就忘了我麼?”唐僧急起身看處,那個人:
  
  大耳橫頤方面相,肩查腹滿身軀胖。
  一腔春意喜盈盈,兩眼秋光波蕩蕩。
  敞袖飄然福氣多,芒鞋灑落精神壯。
  極樂場中第一尊,南無彌勒笑和尚。

  唐僧見了,急忙作禮道:“東來佛祖光臨,必有見教。”
  彌勒佛笑道:“莫要多禮,閒來無事,串串門而已。聖僧,你在忙些什麼?”
  唐僧道:“正在考慮派遣仙佛代表團下凡之事。團長一職,想煩燃燈古佛屈就。”
  彌勒佛道:“團長雖然重要,副團長卻是責任更重,他一定要面容和善,性情隨和,通曉禮節,廣交朋友。聖僧,這種人選可不好找呀!”
  唐僧一聽,此言確實有理,思考一會,忽然悟道:“師父,你笑容不斷,人見人愛;肚大能容萬物,善惡是非兼包;家家供奉,戶戶燒香。這副團長一職,你是最合適不過了。”
  彌勒佛聞言哈哈大笑道:“聖僧,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此乃佛家名言。我雖生性疏懶,但既承你信任,也只有勉乎其難羅!哈哈哈哈哈哈!”
  唐僧道:“謝謝師父!”
  彌勒佛道:“聖僧不必客氣,不再叨擾,就此告辭。”說畢,笑呵呵自顧走了。
  唐僧拈筆舒紙,剛剛寫下仙佛代表團正副團長的名字,卻見阿儺、伽葉兩菩薩連袂而入。原來這靈山之上,個個都是胸襟開朗之仙佛,人人均無隱私權(Privacy)可言,是以即算是個人休息的寢室之地,也是門戶洞開,來訪者任何時間均可進入,既無事先約定之累,更無禮節性敲門之煩。如此方便,人間哪能比擬?
  寒暄已畢,阿攤見唐僧正在寫字,問道:“聖僧如此勤奮,還在翻譯經卷?”
  唐僧道:“非也,弟子正在考慮去西牛賀州考察之人選。”
  伽葉拿起桌上名單一看,念道:“仙佛代表團……好!好名字!不足之處是這名字內容含混,而且不夠氣派。”
  唐僧道:“請菩薩示知。”
  伽葉道:“如能改成‘西天極樂世界眾仙佛赴西牛賀州綜合考察團’豈不更妙?”
  阿儺道:“我建議再加上‘第一屆’更好!”
  伽葉拍掌道:“妙!妙!有第一屆,就有第二屆,第三屆……本屆沒有去的,下屆還可以去;去過了的,再下屆也可以去!”
  唐僧用筆記下“西天極東世界眾仙佛赴西牛賀州第一屆綜合考察團”,行禮道:“謝謝菩薩指教。”
  阿儺又道:“既然是考察團,有正副團長,自然應設正副秘書長。這正副秘書長之職……”
  伽葉介面道:“師兄擔任佛祖秘書多年,精通文書,善於體會佛祖意圖,此次如願出山,我看聖僧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選了。”
  阿儺微笑道:“師弟,那副秘書長,就只有請你屈就了。”
  唐僧點頭不迭,連聲道:“弟子立即記下,立即記下!”
  剛剛送走阿儺、伽葉,門外傳來沉重之腳步聲,原來降龍、伏虎二羅漢揚長而入。唐僧知道此二神權力極大,很不好惹,趕忙起立招呼。二位羅漢是直性子,開門見山道:“唐僧,此次組團去西牛賀州,保衛工作極為重要。眾仙佛下凡,要是出了一點差錯,你可擔當不起呀!”
  唐僧聽畢,不由額上冒出冷汗:“請兩位羅漢幫幫忙,想個辦法!”
  降龍羅漢大咧咧地道:“好吧,念你平日為人老實,不為難你,我兄弟二人就辛苦一趟,隨團前往吧!”
  唐僧如釋重負,趕緊寫下兩位羅漢的名字,欠身道:“謝謝兩位羅漢捨身相救!”
  降龍伏虎二羅漢腳音剛剛消失,藥師佛又出現在門口。只見他一手提藥囊,一手轉動三枚保健球,先將坐椅吹拂幹淨,然後坐下。唐僧再傻,此時也知來意。乃問道:“佛爺大慈大悲,想必是為下凡考察之事而來。”
  藥師佛道:“正為此事!這西牛賀州一帶,氣候反常,水土不同,食物古怪,大氣污染。為了保證眾仙佛健康,隨團醫生,是萬萬不可少的!”
  唐僧一想,此事確實也疏忽不得,乃道:“弟子考慮不周,望師父指教!”
  藥師佛道:“佛祖經常教導我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就由我去照顧他們吧。”
  唐僧大喜道:“有師父同去,佛祖可以放心了。只是勞動師父,弟子不安。”
  藥師佛歎氣道:“唉!誰叫我是醫生呢?”
  唐僧送走藥師佛以後,心知此事並未了結,乾脆不再回房,就站在禪房前等候。果然片刻之間,妙音聲佛姍姍而來。諸位看官有所不知,其他佛爺都是男身,惟有妙音聲佛是女像,是以容貌嬌艷,語言動人。見到唐僧以後,也不管對方聽不聽得懂,先來一聲“古貌林”(good morning),方始問道:“聖僧今日似乎有點什麼心事?”
  唐僧道:“奉佛祖諭旨,准備挑選幾名仙佛下凡考察。但此事之複雜,出人意表,是以感到傷腦筋也。”
  妙音聲佛道:“聖僧,你如不嫌棄,我倒有一言相告。”
  唐僧道:“請賜教。”
  妙音聲佛道:“聖僧,組團考察,語言第一重要。語言不通,你考察什麼?”
  唐僧一想,這一點實在太重要,沒有翻譯,還能叫什麼考察團?心中感激妙音聲佛,乃道:“弟子考慮不周,只有請求師父協助!”
  妙音聲佛道:“我門下二十揭諦,個個精通下界英、德、日、法、意、俄、西諸國語言,此次就要他們隨團服務吧!”
  於是唐僧將妙音聲佛請到房裏,用心記下二十揭諦的名字,方才再三稱謝,送走客人。
  自此以後,清淨喜佛、毗盧屍佛、寶幢王佛、無量壽佛、接引歸真佛、金剛不壞佛、寶光佛、尤尊王佛、精進善佛、寶月光佛……等等,等等,接踵而來。資格一個比一個老,理由一個比一個強。或慷慨陳詞、或諄諄善誘,使唐僧感到卻之不恭,缺一不可。如此下去,考慮越來越周到,名單也越開越長。等到次日在寶蓮台下晉見佛祖時,所列“西天極樂世界眾仙佛赴西牛賀州第一屆綜合考察團”之人數,已經超過百人矣!咦,這正是:菩薩心腸不一般,身在天堂願下凡。畢竟不知佛祖能批准此團否,且聽下回分解。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