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都市】宦海縱橫 作者︰萬馬奔騰 ( 連載中 )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9059 63 2
【宦海縱橫   內容簡介】:

陳寧一個普通人家子弟,踏入官場,懂得借勢,闖出一片天地,從一個政策研究室的普通科員成長到政府高官.女主角不是太多,但二三個是肯定有的.老萬自己評價本書,這是老萬殫精竭慮寫出的最好的官場文.





正文 第一章 畢業

    陳寧走出燕京大學門口,重重地呼出一口氣,「終於畢業了」,陳寧心中不禁感慨道。

    陳寧是來自東方市,東方市雖說是華夏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但陳寧的家是在地處東方市西南的華亭縣農村,那裡的經濟還是很薄弱的。父親在當地的一個鄉辦企業上班,母親在家務農,在家他是長子,還有一個相差4歲的妹妹。由於2個孩子上學,再加上家裡的收入非常有限,所以日子過得很清貧。

    陳寧是個非常懂事的孩子,從初中起,每年暑假都會騎著自行車到附近的農場去收些桃子、梨,然後到各個鄉鎮去販賣,來賺取自己和妹妹下學期的學費,以減輕家裡的負擔。

    但這並不影響他的學習成績,陳寧初中畢業,考取了華亭縣最好的高中--華亭二中,後又在高考中成為華亭縣的高考狀元,考入了華夏國的最高學府--燕京大學。四年的大學畢業後,又考取了燕京大學經濟系的碩博連讀,今天終於通過了博士論文答辯,正式畢業了。

    「叮鈴鈴。。。。。」一陣電話鈴聲,把陳寧的思緒拉了回來,掏出一部150元從舊貨市場淘回來的二手老款摩托羅拉手機。

    「陳寧啊,今天慶祝你博士畢業,晚上到家裡來吃飯。」

    「噢,知道了,謝謝吳老師。」陳寧掛上電話,嘴角露出溫馨的微笑。來電的是他的導師,著名的經濟學者吳正明。吳正明是文革後第一批燕大的經濟博士,曾經是哈佛經濟管理學院的客座教授。90年代初期回到燕大出任經濟系主任,其在經濟領域的研究非常符合當前華夏的發展,對華夏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過度以及證券市場的開闢都做出過突出的貢獻。現在已是燕大的副校長以及華夏科學院的院士了。

    當初陳寧是以碩博連讀考試第一名的成績有幸成為吳正明的研究生。在跟了吳正明學習了一段時間後,吳正明發現陳寧超人的理解力和接受能力欣喜不已,在三年的朝夕相處中傾囊相授,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將自己的學問發揚光大。由於自己的弟子家境貧寒,吳正明也很照顧陳寧的生活,以各種方式增加他的研究補貼,逢年過節也經常邀請他到自己家裡吃飯。

    對於吳正明,陳寧心中充滿著感激,對他來說,吳正明是真正意義上的恩師,教授自己學問,做人的道理,在自己的生活上又是無微不止的關懷。

    晚上6點,陳寧準時來到燕大後面的家屬院,整個家屬院大樹成蔭,十分寧靜,在一個古樸帶院子的二層小樓前按下了門鈴。

    「陳寧來了!老吳在書房等你呢,我這兒還有幾個菜做完就可以吃飯了。」一個三十多歲相貌溫婉,氣質高雅的女子打開了門。

    「師母又給您添麻煩了。」陳寧恭敬地說。

    「沒事,你今天畢業了嘛,也算出師了,值得慶賀。」師母笑瞇瞇地說道。

    如果旁人看到陳寧的師母肯定會大吃一驚,這不是「國臉」嗎。吳正明的妻子正是華夏新聞聯播的主持人張幼英。華夏新聞聯播每天晚上7點向全國直播,一共6個主持人,輪流主播,幾乎全國人民都認識他們。張幼英更是播音組組長。陳寧第一次見到師母也是激動不已,心中暗道:「總算見到『國臉』活人了。」

    走進書房,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坐在一張古色古香書桌前,低著頭看著文件,這個從裡到外充滿著儒雅氣質的男人,正是陳寧的恩師--吳正明。

    「來了!坐!」

    陳寧走到沙發前端正地坐了下來。

    吳正明放下手中的文件,人往後靠在椅背上,看著自己的弟子,目光中充滿著喜愛,甚至是寵溺。陳寧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三年來,發表了好幾篇在經濟領域有學術價值的論文,在下午的博士論文答辯上更是十分出彩。讓吳正明覺得非常欣慰。

    「畢業了,有什麼打算?想不想留校任教啊?」

    燕京是華夏的首都,燕大更是華夏排名第一的大學,能留在燕京是很多在燕京上大學的學子的夢想,更不要說能留在燕大任教了。

    「老師,我想回鄉工作。」陳寧已經離家七年了,自從到燕京來上大學,除了大學畢業時回去過一次外,平時寒暑假期就是打工掙學費,盡量給家裡減少困難。考上研究生後,跟著吳正明做課題研究,生活上倒也不用家裡再寄錢了。妹妹的成績也很好,中考的分數也達到華亭二中的錄取分數,將來考大學也不是問題,但家裡實在負擔不起二個都上大學,妹妹初中畢業後就選擇了個中專,去年已經參加工作了。陳寧想回鄉工作主要也是想能夠照顧到家裡,父母畢竟歲數也大了。

    「哦!」其實今天吳正明叫陳寧過來,就是跟他來談畢業分配的。前幾天,之江省省委就發函給燕大,希望今年能得到幾名學經濟研究生。看到這份函,吳正明就想到了陳寧,中央正在著力打造長三角經濟圈,之江省作為其中的一員,正面臨經濟起飛的時刻。這時候能進入之江省委工作,對陳寧是個不錯的選擇。

    「最近之江省委到學校來招幾名學經濟的研究生,考慮到你是經濟學博士生,又是黨員,學校決定推薦你。你看怎麼樣?」

    陳寧一聽,心中不禁一暖,能分到一個經濟大省的省委工作很不容易,況且自己是東方市華亭人,離之江省省城臨州市只有150公里,最近東方市到臨州的高速公路又剛剛通車,來去很方便。想到老師為自己考慮的十分周到,感激地說道:「謝謝老師能給我爭取到這個機會,我十分願意到之江省去工作。」

    「主要是你具備這個能力,如果你不成器,學校也不會推薦你的。」吳正明邊說邊拿起一包軟中華,拔出一根拋給陳寧,自己拿起一根。陳寧趕忙起身,掏出打火機先給吳正明點上,然後再自己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很醇。陳寧有點煙癮,平時也是抽抽三塊多的牡丹,也就是能在自己的老師這兒噌點好煙抽抽。

    吳正明看著陳寧抽煙的樣子,不禁莞爾,站起身來,從書架下的櫃子裡取出二條軟中華,遞給陳寧:「拿著,以後很難抽到老師這兒的伸手牌煙了。」陳寧不禁老臉一紅,接過煙:「謝謝老師。」

    「老吳、陳寧別聊了,吃飯了。」外面張幼英用全國人民都熟悉的聲音喊道。

    「走,吃飯去,今天你師母忙了大半天,慶賀你出師。」吳正明拍了拍陳寧的肩膀,二人一起走出書房。

    「哎,楠楠怎麼還沒來?她不是今天回來麼。」吳正明和陳寧走到餐廳,見張幼英一個人在忙活,不禁問道。

    「剛打過電話,馬上就到,剛才已經在大門口了。」張幼英話音剛落,門鈴就響了。

    「這不就到了,陳寧你快坐,今天你是主角,為你慶賀,快坐!快坐!我去開門。」張幼英一邊招呼著陳寧坐,一邊急急忙忙地走向門口開門。

    「姑姑今天做了什麼好吃的,我在門口就聞到香味了。這幾天跟報道組在外面跑,每天不是方便面就是盒飯,今天得好好吃一頓。」清脆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好!今天你可是沾陳寧的光,今天是他博士畢業,從你姑父那兒出師的日子,姑姑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

    一個高挑靚麗的身影隨著張幼英身後走了進來,一身白色的連衣裙襯托著純粹的氣質,眉毛細緻,睫毛卷長,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張非常精緻的臉,絕對是個美女。

    她就是張幼英的大哥的女兒張楠。由於吳正明和張幼英沒有孩子,就格外疼這個侄女張楠。

    張楠又是從小崇拜自己的姑姑,立志和自己的姑姑一樣成為一名播音員,大學考的是燕京廣播學院的播音專業。平時就住在張幼英家。這段時間正好是畢業前的實習,張幼英就把她安排在華夏台實習。

    「楠楠快坐下,今天好好嘗嘗你姑姑的手藝,這孩子這幾天在外面跑肯定累壞了。」吳正明對這個妻子的侄女也是由衷的喜愛。

    陳寧之前見過張楠幾次,由於張楠是自己恩師的侄女,陳寧每次見到她也是客客氣氣的。

    「張楠,你好!」陳寧從座位上站起來,朝張楠點了點頭。

    張楠是個從小在呵護下長大的,上了大學後更是燕京廣播學院的校花,身後有著無數的追求者,基本上每天都有人送花,而且不止一個送,可以說是花見花開,人見人愛。所以張楠的自我感覺也是超級良好的。

    惟獨這個穿著普普通通陳寧見著自己,始終是客客氣氣有理有節的。根本不像學校裡的那些男同學見到自己,就像蜜蜂聞到蜜一樣,屁顛屁顛地上前大獻慇勤,或者就是故意裝酷想引起自己的注意。所以張楠見到就自動把陳寧歸類為後一種,以為陳寧也只是一個裝酷的鄉巴佬,平時也對陳寧冷冷淡淡的。

    今天張楠的心情不好,剛才在路上接到老爸張幼華的電話,實習結束,必須回到臨州工作,不許留在燕京。本來張楠自己計劃好了,實習結束後就留在華夏台工作。但老爸態度強硬,沒有半點通融的意思,使得張楠心情十分鬱悶。看到陳寧一貫的「裝酷」表情不禁心中有氣,所以見陳寧跟自己點頭問好,冷著張臉,眉毛一揚,只當沒聽見,自顧自的在陳寧對面坐了下來。

    這時,張幼英忙著去端菜,吳正明也走進去拿酒,也沒注意張楠對陳寧的態度。

    陳寧見狀,心中一陣詫異,心道:「我好像從未得罪過這個大小姐,這是怎麼了?」但陳寧還是一貫寧靜淡泊的表情,很有禮貌地等張楠坐下後,也坐了下來。

    「陳寧啊,今天我們好好喝二杯。」吳正明拿著一瓶茅台笑呵呵地走過來。

    「瞧你,又逮個機會喝酒了吧。」張幼英把菜端上了桌,瞪了吳正明一眼,然後笑著對陳寧說:「陳寧,你吳老師身體不好,呆會讓他少喝點。」張幼英和吳正明雖然沒有孩子,但夫妻感情非常好。

    「知道了,師母!」陳寧連忙起身,從吳正明手中拿過茅台酒,麻利地打開,給吳正明的酒杯斟滿,然後拿起桌上的飲料給張幼英和張楠倒上,最後再給自己的酒杯加滿酒,端起來對著吳正明和張幼英滿含感激之情地說道:「今天我畢業了,感謝老師對我這些年的培養和照顧,我這裡敬老師和師母一杯。」

    「陳寧,今天你畢業了,我也感到很欣慰。我是個大學老師,教書育人,最大的希望是什麼?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教出幾個好學生,你就是我最得意的學生。我高興!來,喝!」吳正明滿懷欣慰地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哎呦,你喝慢點!」張幼英淺淺地喝了口飲料「來,來,陳寧快坐下,吃菜。」

    一頓飯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中過去了,張楠也沒多說話,席間只是斜斜地瞄了陳寧幾眼,不屑地哼了幾聲。

    飯後,陳寧拿著吳正明送的兩條煙也起身告辭。

    「明天上午,你到我辦公室來。」吳正明送陳寧到門口。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