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妾大不如妻 作者:一個女人(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049602 611 50
【簡介】

     剛剛穿越便嫁人為妻也就罷了;
  剛剛人妻即為人母?!
  好吧,好吧,這也可以接受——
  我們不做白雪公主她後媽就可以了。
  但是,她的「孩子們」是不是年齡有些過於太大了?!
  上有公婆,下有兒女,
  外加一群虎視眈眈的妾室,
  看紅裳一個穿越女,
  大宅門裡柴米油鹽的生活。
  ****

正文 第一章 初到趙府(大修)

    「快到了,夫人。」趙一鳴騎著馬兒趕到新婚妻子的車前,對著車內的她說道。

    「是嗎?」紅裳掀起了車窗上的簾子:「快到了啊。」其實紅裳心中並沒有多少期盼——到哪裡不也是陌生的地方兒?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她的家,她的家在遙選的二十一世紀,卻已經是回不去了。

    「累了,是不是?」

    紅裳聽到丈夫趙一鳴問自己,看了他一眼:可能是趙一鳴是看到自己沒有高興的樣子,才這樣問的吧?

    紅裳先對著趙一鳴微微笑了笑,心中卻輕歎:累嗎,當然是累的,但累得不只是身體,還有心啊。

    紅裳不只是對趙府沒有期盼,其實她一路上都在擔心與煩惱著:她不是趙一鳴的原配,她只是填房,而趙一鳴在京中府裡有幾個女兒;聽他說話好似最大的那個女兒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樣子——後母自古以來就難當啊!

    紅裳想到「女兒們」心頭就是一陣煩惱,可是她的煩惱卻不止於此:趙一鳴還有四個妾室,個個都比自己早進門兒;自己進趙府不要說喜不喜人家了,人家四個妾室是不是容得下自己還成個問題呢。

    最讓紅裳憂慮的卻是另外一件事兒:她不只是下有兒女,她還上有公婆啊!尤其她與趙一鳴成親半年有餘,這卻是第一次見面兒,紅裳還真是擔心自己不得公婆歡心。

    眼下紅裳所處的時代,孝道是極重的,父母與兒女壓根兒就不是平等的,就不要說是兒媳了——有道是二十年的媳婦熬成婆啊,這一個熬字便點出了做人媳婦的辛酸了。

    紅裳想到裡悄悄看了一眼趙一鳴,寬慰了一下自己:幸好,這個丈夫待自己還是不錯的,且自己與他的婚事是由他上峰保得媒,這也可以算做是一種保障吧?

    紅裳如此安慰自己也算是無奈之舉,雖然保障極少,但總比什麼也沒有要好吧?好歹她穿成的是妻不是妾呵,紅裳細數著自己所佔的微弱的優勢。

    紅裳不知道是趙一鳴心中也有憂慮。且同紅裳所擔心地事情差不多。

    「還好。夫君累心了。」紅裳暗中雖然柔腸已經百結。但口中還是及時應對著趙一鳴。她頓了一頓又低低地回了一句:「夫君累不累?」

    趙一鳴一笑:「還好。你自管再瞇一會兒。不一時也就要到了。到了府上怎麼也有你累地。還是趁現在多歇會地好。到了府門前。我再來喚你就是了。」

    紅裳微微一笑。放下了簾子也就靠在墊子上又瞇上了眼睛。可是在車上哪裡能睡得著?不過也就是半睡半醒地迷糊著罷了。

    不知迷糊了多久。紅裳聽到趙一鳴輕輕喚她:「夫人。夫人?」

    紅裳聞言睜開了眼睛。看到趙一鳴後立時坐了起來:「到了嗎。夫君?」

    「是的,到了,所以我才來喚你醒來啊。」

    紅裳聽到趙一鳴的話後,有些不好意思:「夫君可以讓侍書來喚我就可以了。」

    紅裳說完,看趙一鳴只是笑卻沒有說話,還向她伸出了一隻手。紅裳明白趙一鳴這是想扶她下車,她微一遲疑:「夫君,這、這不太好吧?」

    趙一鳴微一搖頭:「來吧,讓父親、母親久候不好。」紅裳只得扶了趙一鳴的手下了車子。

    紅裳剛剛站定,趙府門外站著的人呼啦跪倒了一大片兒:「見過夫人!」這麼多人一起說話,倒把沒有怎麼防備的紅裳嚇了不小的一跳。

    紅裳看了一眼趙一鳴,趙一鳴只是一笑卻不答話:有些事情必須要紅裳自己做才可以,例如應對下人,只有紅裳事事自己拿主意,下人們才會真得敬服她為主母。

    紅裳輕輕一抬手:「不用這麼多禮,起來吧。辛苦你們在家中替我與老爺侍奉翁姑。來人啊,有賞。」

    一旁的侍書取了早已備下的紅包兒交給了一旁的婆子,婆子接過紅包後上前兩步,府中的大總管便躬身上來接了過去。

    大總管又帶著眾小廝長隨等人謝過了紅裳的賞。紅裳擺手再次讓他們起身後說道:「我同老爺去給老太太請安,一會兒再來見見大家。」

    紅裳對外院僕從的話說完後,趙一鳴便伸手扶紅裳一起上了府內的車子,由小廝一路牽著直奔二門。

    紅裳坐到車子上便一直沉默著,卻不知道趙一鳴心中卻自在想事兒:紅裳在門前的應對十分得體,讓趙一鳴放下了不少心。不過,他不知道紅裳是不是有足夠的心計手段,能讓趙府的上下人等心服口服。

    想到這裡,趙一鳴依然還是提起了一顆心:他是趙家的長子,紅裳做為他的妻子,是趙家理所當然的主母,但是紅裳她能勝任嗎?趙一鳴想到這裡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妻子。

    紅裳被趙一鳴看得不明所以,便回了他淡淡的一笑,她的心中正為了即將見面的公婆而有些緊張。

    二門也早已經準備下了軟轎,紅裳與趙一鳴下了車子立時便上了轎子。

    一路行來,紅裳才知道趙府不是一般兒的大,與自己同趙一鳴在南邊兒住得的院子相比,大了十幾倍也不止。

    紅裳到了趙老太太的院子外,趙老太太已經使了人等在外面,看到紅裳等人過來,一面有人急急到屋中回稟:「老爺同新夫人已經到了。」一面有人迎上來請安道乏:「老爺、夫人一路安好?可累壞了吧?」

    紅裳看趙一鳴只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便輕輕答了一句道:「還好。」倒也沒有同誰多客氣什麼。

    不是紅裳拿大,只是現在已經不同於前面府門前:那裡幾乎是全府的男僕小廝,當然要說幾句客氣的話收收他們的心;而眼下跟前迎來的不過是幾個丫頭娘子罷了,如果太客氣,說不定反而會被這些見慣眉眼高低的婢僕們看不起。

    丫頭娘子們邊說著辛苦想念之類的話語,邊引著紅裳及趙一鳴向院子裡行去。一旁伺候的丫頭,遠處的婆子等等,不少人都對紅裳探頭探腦的,偷偷打量著趙府的這位新夫人。

    紅裳當然覺察到了,她除了在暗中更注意自己的行止外,神色間並無什麼變化,目不斜視的向上房行去。

    紅裳的沉穩倒是讓這些婢僕高看了一眼:新夫人看來是個嫻靜的大家閨秀,只是性子如何也不知道呢?眾僕少不了一番猜測。

    上房那邊早有人打起了簾子,一面還笑道:「我們老太太可是自一早就念叨,剛剛還在說你們老爺怎麼還沒有到呢?老爺,夫人,你們快進屋吧,怕是老太太已經等不及了。」

    紅裳點點頭微微一笑,雖然點頭應承了那打簾子丫頭的話,可是紅裳還是故意慢行了半步,讓趙一鳴在前她緊隨在他的身後。

    因為她發現這裡的丫頭娘子,還有婆子們雖然都是一副歡聲相迎,可是言談舉止都十分有規矩,不像自己在南邊時所用的丫頭娘子那樣隨便,也就知道這位趙老太太是個極重規矩的人——自己豈能同趙一鳴並肩進去,第一次見面就惹她不快呢?

    婆媳關係自古便是一道坎,紅裳也在心中有相當的認識,感覺自己不會讓老太太一見之下就喜歡,但是紅裳還是抱著萬一的希望——最起碼,日後關係會好處理很多。也因此,紅裳打定了主意要少說多看。

    紅裳思索間已經進了屋子,迎面便看到一個四五十歲年景的老婦被丫頭攙扶著走了過來,紅裳看其穿著打扮,便知道是趙一鳴的母親、她的婆母了。

    紅裳跟在趙一鳴的身後,只等著趙一鳴拜下去時,她便也跟著拜下去給老婦見禮。趙一鳴喚了一聲:「母親」正要拜時,老太太已經急行兩步一把拉住了趙一鳴:「我的兒,你可算是回來了。你們兄弟二人自外放後,這幾年家中哪裡還有人?可想殺母親了。」話還沒有說完,那淚便流了下來。

    趙一鳴被老太太拉住了,也就沒有拜下去,紅裳也只能作罷。

    趙一鳴扶住母親,看母親如此心下更是激動的不能自已:「娘親,是孩兒不孝,遠行多年讓娘親掛心了。看到娘親身子健朗如昔,兒子才稍稍有些心安。」

    紅裳立在趙一鳴身後,看著他們母子重逢喜淚雙流的話別情,她是什麼話也插不上,什麼事兒也不用做,就在一旁立著便有了十分的不自在。

    紅裳看老太太眼中心中只有兒子了,拉著趙一鳴的手一個勁兒的掉眼淚,趙一鳴語聲也哽咽了起來,一旁的娘子丫頭們再相幫勸解著,老太太這才拉著趙一鳴的手向廳裡走去。

    紅裳原想上前扶老太太的,但是老太太還是沒有理會她,自拉著趙一鳴的手一面走一面說話。而趙一鳴六七年沒有在母親膝下承歡,眼下一激動也就沒有注意到紅裳的不自在。

    紅裳也知道老太太現在不理會自己,不能就說是老太太不喜她——任誰見到了六七年沒有相見的兒子,眼中也不會再看不到他人才對。

    只是自己未免有些尷尬了,紅裳這樣想著也只能邁步隨在趙一鳴的身後跟了上去。 本帖最後由 maywoo 於 2014-10-22 18:04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