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魔法新時代 作者:七尺居士(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15793 439 35
章一 港城
  帕維爾歷7993年9月1日,佛爾斯離開了纏綿已久的病榻,在女僕絲薇蒂的攙扶下第一次走出了屋子。


  刀傷差不多已經癒合,不過胸口還在隱隱作痛……


  當初的匕首刺穿了肺葉和血管,讓佛爾斯白白流了好多血,再加上呼吸困難長期發燒,傷口中還有毒素殘留,佛爾斯能夠挺過危險期恢復意識,連靈魂醫者的牧者都連連讚歎,稱之為奇蹟。


  不過除了包紮下傷口,他也就只能這般讚歎了,牧者是神祇的最低級信徒,雖然信奉神祇,卻還未獲得神祇的回應,故而一個牧師神術都用不出來,只能做做包紮的工作。


  穿過了門戶,出現在眼前的是個僅只六七十坪的庭院,庭院左半是青碧的菜園,中間走道彎處,有一個小小的噴泉水池,而右邊,是爬的滿滿的葡萄的架子,在葡萄園的中間,還有一個小小的地窖。

  再回看屋子,那是一幢三層高的小樓,每層面積不大,也不算小,林林總總的房間加起來有二三十間,屋子的外壁上,爬滿了青碧的藤蔓植物。

  整個庭院格局雖小,卻也生機盎然,讓人流連。

  而這一切無不預示著,佛爾斯的生活還不錯,甚至……可能是一個小小的貴族。

  屋子雖不大,算不上城堡,在別墅裡都是低檔次的,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

  更重要的是路中間夕陽光下閃耀出七色彩虹的水池,以及院右側生機勃勃的葡萄園。

  不是貴族,不需要釀葡萄酒來附庸風雅,釀酒需要的工具,消耗的人工、材料還有花費的心思,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而且就是普通的貴族,恐怕也無法消受……一座用恆定術搭建的魔法噴泉。

  魔法的力量,神的力量,始終是超越常規的存在,比世俗的血脈更罕見而高貴。

  佛爾斯輕輕的吸了口氣,蔬菜的清新、噴泉的濕潤、葡萄的芬芳,被一股微微發澀的海風包裹著送入胸腔,一下驅散了半月以來屈身病床的鬱悶。

  這種……清爽的感覺,真的是科技所無法複製的呢,即便那些經過了幾十道工藝過濾,又以絕對精準的比例滲入了芳香的頂級空氣循環系統的產出,也無法與之比擬呢。

  那些玩意自始至終充斥著股斧鑿的味道,又怎及得上眼前的天然純粹!

  佛爾斯半仰著頭,深深的陶醉在洋溢著香花甜果清冽水汽的信風之中。

  信風在吹拂,遠方的天空裡,幾隻白色的海鳥翻飛嬉戲,周圍一切都顯得那麼的靜謐、悠然……

  正在此刻,一陣洪亮的鐘聲忽然響起,悠悠揚揚的傳遍了整個港城,彷彿知道佛爾斯此時此刻出了屋,在刻意配合他的動作一樣。

  那是港城艾蘭多花園廣場上的水鐘,一座與庭院噴泉原理相同,只是型號相對要大的多中心建築物。

  空間在此凝結,時間於焉停滯,此時此刻,還沒有人知道,這個仰臉傾聽鐘聲的青年,會給眼前這片大陸這方海洋這個空間,不,是這整個晶壁系,帶來怎樣的改變……

  鐘聲響起的同時,女僕絲薇蒂俏臉虔誠,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心中開始默默祈禱,這是港城每日例行的禱告,向海神歐瑟恩祈求庇佑,祈求艾蘭多風調雨順,漁民們漁獲豐盛。

  不過,禱詞還沒有唸到一半,絲薇蒂的臉蛋忽然變紅起來。

  這是艾蘭多一個普通漁家的女兒,長的不能說很美,但勝在清新自然,就像這港城中的空氣一般,不能說比合成空氣更適合人體,卻自帶著一股合成空氣所沒有的鮮活!

  尤其當她閉目祈禱的時候,尚帶幾分稚氣的俏臉上掛滿虔誠,竟然十分的聖潔無暇,連帶著她那挺翹的胸脯,都因了不可褻玩的氣質,而顯得益發飽滿起來……

  真的很飽滿呢!佛爾斯拿胳膊肘在那飽滿的胸脯邪惡的上下推磨了數次,然後道貌岸然的欣賞著女孩顫慄的嬌軀,紅彤彤的臉孔,還有那錯亂的鼻息。

  不過絲薇蒂始終也沒張開小刷子一樣的睫毛,堅持禱告直至終結,才張大了碧藍的眼睛,試圖譴責敢在方才那種聖潔時刻,對自己實施性騷擾的僱主。

  可還沒等她質問出生,胳膊肘仍放靠在她胸脯上的年輕僱主忽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同時難受的彎了腰:「好……好痛,喘氣太用力了!」

  理論上,佛爾斯傷在肺葉,用力喘息就可能觸發傷處導致咳嗽,的確是冠冕堂皇舉止失措的理由,不過……當然僅僅是理論上。

  但涉世未深的女孩哪裡知道僱主的計較,當下惶急的扶住對方:「牧者說過的,要是不進行神術治療,三個月之內您不能大口喘氣,一年之內您不能劇烈運動,您還是回屋裡吧……」

  純良的少女,一轉眼就把剛才的侵犯忘諸腦後了。

  哼,治療神術?!靈魂醫者勞厄貝汀的確是普度眾生的,信徒的治療術出神入化,整個大陸也找不出更強的技巧了,可是請牧師施展神術是需要花錢的。

  治療肺部損傷,減輕這一年苦痛所用神術的花費雖然不多,卻也不算少,剛剛好……跟那筆所謂的「啟動資金」持平,這件事若說不是巧合,誰能相信?

  背對絲薇蒂,佛爾斯臉上掛滿陰沉,若是讓少女見到,絕對無法相信,這張陰森扭曲的臉孔,會出現在這位一向誠摯善良的僱主身上。

  若非信譽良好,方才的性騷擾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擺平的。

  假麼三道繼續咳嗽兩聲,佛爾斯趁機摸了摸絲薇蒂柔嫩的小手,安慰她道:「沒事,咳著咳著就習慣了……」

  絲薇蒂俏臉微紅抽回了手,心中腹誹不已,自己這位主人,一場大難不死好像忽然變色了……

  可是,看他一本正經的神情,又不像啊……

  女孩疑疑惑惑的尋思,委實無法猜透眼前這個僱主的心思,搖搖頭勸慰道:「天氣涼了,呆在外面對您的身體總歸不好,回屋……」

  話音未落,院門處一陣喧嘩,將女孩清脆的語聲淹沒。

  「怎麼回事?」佛爾斯看向院門。

  「好像是……謝爾頓先生?」絲薇蒂似乎是知情的,一臉擔憂的道。

  「謝爾頓?」稍一尋思,佛爾斯想起來了,名字的所有人是這裡的老管家,一直負責貼身照顧自己的老人。

  搬來這邊的別墅之後,也是他一手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不過……自從十幾天前,自己被一個盜賊偷襲得手,便宜老爸就勃然大怒,將他暴打一頓趕出了家門。

  那可是絕對的暴打啊,佛爾斯迷迷糊糊的記憶還有印象,打完之後,謝爾頓是被拖著丟出院門的,憑老人那身子板,幾個月之內是不可能恢復行動力了。

  是他?佛爾斯挑挑眉頭,做出一個意外的表情。

  絲薇蒂怯生生的看了看佛爾斯,點點頭,抿嘴道:「那天謝爾頓先生被丟出去以後,老爺還是不解氣,著人把謝爾頓先生綁倒了門前的樹上,每天只喂一點水和食物,已經……十三天了。」

  此時正值初秋,天氣不涼不熱,門口的巴碧樹又從來不招蟲子,雖然失去自由,有吃有喝,謝爾頓的日子過得也不算太難過吧,所以一把老骨頭硬是撐到今天。

  佛爾斯心中核計著,一眼瞥到絲薇蒂小心翼翼看自己的眼神,登時瞭然,小丫頭這是變相的在替老頭求情呢。

  不過在這件事上,佛爾斯卻一點不覺的便宜老爸做錯,且不說老傢伙護衛不利本就該死,單只他與旁人勾結算計自己的可能性,佛爾斯就一點不覺得綁他十幾天過分。

  覺得是覺得,臉上當然不會露出來,佛爾斯風輕雲淡往葡萄架上一靠,揮揮手對絲薇蒂道:「出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已經綁了十三天了,怎麼忽然吵起來了。」

  絲薇蒂聞言出門,佛爾斯則側了頭,竭力傾聽門外都在說些什麼,不過……很吵,貌似很多人,剛才祈鐘奏響,所有人都息了聲音,才沒有傳入院中罷了。

  幾十秒鐘後絲薇蒂進了門,神色飄忽不定:「謝爾頓先生……謝爾頓先生好像瘋了,在外面大吵大叫,引了很多人圍觀。」

  「瘋了?」佛爾斯先是疑惑,旋即正色點頭,「瘋了也好。有的時候,縱發瘋,也幸福啊!」

  絲薇蒂一臉木然,實在無法理解佛爾斯話中深意。

  佛爾斯本來也沒期望她能理解,那本就是無來由的吐槽,目的就是令絲薇蒂去琢磨去尋思,叫她無暇注意,自己只是單純的不想放過那個老謝爾頓罷了。

  絲薇蒂猶自疑惑,佛爾斯搭著她的肩起身作勢回房,院子裡已經太吵了。

  不過,才剛剛邁出半步,一聲老邁瘋狂的喊聲傳入佛爾斯耳中,登時挽住了他的腳步:「哈哈哈,明白了,我明白了,原來是宇宙規則不同!從最底層就不一樣,絃線能量不同,夸克力不同,連普朗克常量怕是都不一樣……」

  「最底層的微粒架構不再穩定,所以不管怎麼穿越,只要跨越了宇宙的界限,構成空間船的每一個微粒就會直接崩潰,或者塌陷或者裂變,不復存在!」
  • 2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1211913 -1 妖受讚
avatar   rpg1234pk +3 nice!!!可以繼續貼嗎? 我沒有17k的帳號... ...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魔法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