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懸賞重發]

【網王同人】時間的對角 作者:三院一鳥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93475 102 15
本帖最後由 acerasus 於 2010-7-5 00:21 編輯

黑白色的穿越初始

    宅在家裡的柳纖織終於耗盡了家裡的唯一一點存糧,跨著自己的富豪錢包去向某超市。邁著淑女步伐,纖織同學目不斜視的走在路上。(話說某女那就是外表淑女,其實……呃……看正文,看正文。)“砰”……纖織同學用眼神瞄了一秒,唉……這年頭人也太浮躁了,干什麼不好,和車子撞著好玩麼?好吧,雖然不一定是主動的,但是被動也是要死人的好吧,干脆了當的死了還好,萬一落了個幾級傷殘的那還不後悔死。內心吐槽了一陣,外表依然淑女十分的柳纖織繼續走自己的路。

    蘋果兩個,香蕉半打,木瓜兩個……米……面……湯料……,ok,看看購物單,需要買的東西都已經齊了,柳纖織結好帳,提著新買的購物袋打道回府。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每次去超市都忘記帶購物袋,還每次買的東西都不可能只用兩爪子拿回來?想想家裡那十分壯觀的購物袋堆,纖織同學內心十分郁悶,但臉上依然十分淑女的小邁步的橫過馬路。什麼叫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什麼叫禍從天降,纖織同學以身試法的感同身受了一回。慢鏡頭回放一下,纖織同學十分淑女的左看看,沒車,右看看,沒車,嗯,可以安全的過馬路了。一步,兩步……正邁出第三步的柳纖織突然被側身而過的一股推力推倒,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從90度的直立狀態變成了面朝大地背朝天的撲倒狀態。神吶,為什麼?我只是路過車禍現場而已,為什麼會那麼無辜的被120急救車蹭倒。雖然很想繼續狂吼,但眼前一黑,再睜開眼就到了這兒了。

    看看眼前的小手,白白嫩嫩的,肯定不是自己原有的,而且這體積大小差的不是一丁點,膚色可是自己以前死掰活掰都整不出的白,好吧,雖然有點過分蒼白了。可惜現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沒法起身拿個鏡子照照這張臉,希望不要讓自己太失望。看多了穿越文,輪到自己了也就不那麼稀奇了。再看看自己周圍的環境,白色,白色還是白色,毋庸置疑,醫院。真是夠狗血的。窗外的大樹郁郁蔥蔥的,看來就算自己的這副身體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也不用每天數著樹葉來計算自己還有多少時間來揮霍了。

    話說,柳纖織進醫院的次數屈指可數,而且每次都是去看望別人,倒不是說某女身體很好,其實也就是大病沒有小病不斷,通常吃點小藥熬熬就那麼過去了。這次一醒過來就挺屍在病床上,真是頭一回,唉……人生啊,又完整了那麼一塊。

    病床上的柳纖織做完頭部運動後,眼睛盯著白花花的天花板,胡思亂想了一陣,繼續挺屍,和周公爺爺下棋去了。

    就這麼渾渾噩噩的挺屍了幾天,除了每天醫生護士會在固定的時間過來查看一下之外,柳纖織沒有看到其他人。掰著自己的指甲,歎了一下。是該感歎這副身體實在是沒什麼人關心呢,還是該慶幸不用裝失憶等等狗血劇情來蒙蔽這副身體的親人們。最重要的是,柳纖織現在還不清楚自己占據的這副身體到底出了什麼狀況,一連躺了幾天,沒什麼毛病也快被躺出毛病了。

    “柳小姐……今天天氣很好呢”狗血的搭訕詞用在這位帥叔叔的身上真是有夠詭異的,“想出去逛一會嗎?”推門而入的是每天都能見到的醫生,“待會檢查完了就可以出去了”。也不等柳纖織的回復,就開始了每日例行的體檢。說是體檢,也無非就是聽聽心跳,查看一下血壓而已……折騰玩了之後,醫生就轉身往門口走去。

    “那個……醫生叔叔”還不知道這位帥叔叔醫生的姓名,叫醫生叔叔應該沒錯吧,柳纖織心裡邊敲鼓,臉上還裝的很柔弱的叫住了快要走出大門的醫生,“可以問您一些問題嗎?”

    “哦……”顯然,這位帥叔叔也有點詫異,“叫我鳳醫生就可以了。請問柳小姐還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

    “呃……其實,我是想問問,可不可以讓我看一下自己的病例?”

    “呃……”自稱為鳳醫生的某人臉上的表情已經從稍微詫異變成詭異了,“這個其實也不是不可以了,不過……柳小姐提出這樣的要求真的讓我覺得很驚訝呢。”無視那種詭異的神情,柳纖織繼續眼盯著白花花的天花板,“只是覺得應該了解而已。”

    “好吧,等會我親自拿過來給你,不過,唉……柳小姐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歎息聲隨著門的關閉越飄越遠。看來不是一天兩天能好的病呢。柳纖織歎了一聲,把目光從天花板移到了窗外。還是數數樹葉吧,說不定咱就真對上了那狗血的劇情了呢。

    下午,鳳醫生就很有效率的把病歷表拿給了柳纖織。柳纖織,先天性心髒缺損,寫的清楚十分的幾個字就讓某女呆了一陣。名字沒變,好吧,不過這後面就太狗血了,看來上輩子作的孽太多了,這回要徹底還上了。什麼小病不斷大病沒有的,這回病的夠大的,別說上輩子的,就是上上輩子的都補全了。也許是被柳纖織呆愣的表情嚇到了,鳳醫生發揮著自己良好的口才勸說了一通,什麼這病其實也不是非常嚴重,只要手術成功就能好。盡職的醫生啊,這就是職業道德。完全不著邊際的話題從柳纖織的腦海裡一點點的冒出來,不過臉上還是微微的笑著,“沒事,我很好。”不知是被這笑容嚇到了還是怎麼,鳳醫生出門的時候貌似是同手同腳的。難不成,這副身體的原主人,是座大冰山?或是抑郁症患者?神吶,你讓我占據這副身體,起碼給我點提示好吧,一窮二白的,你還讓我怎麼活啊?

    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柳纖織天天數著窗外那顆大樹的葉子。終於,終於,經歷了無數次的檢查之後,柳纖織同學終於被同意出院了。望了望窗外,還好,葉子沒被數完,我,依然還活著。帶著鳳醫生的叮嚀,柳纖織終於走到了醫院的大門。真想用力的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鮮空氣,不過咱是淑女,淡定淡定。提著一小包的行李,柳纖織站在醫院門口正准備攔車回家。

    不過總覺得哪裡有點奇怪啊?嘛,回家事大,其他忽略不計。拿著從病例表上看到的地址電話,心情極度高昂的柳纖織同學明顯面不改色的繼續淑女狀。喲西,人品果然大大的好,還沒等幾分鍾,門口就有一輛的士停了下來。二話不說,柳纖織就向前沖去,占據了最有利的位置,只等著上一位乘客下來。一只腳,嗯,馬上就到我了,兩只腳。喂,看人要看臉不是看腳的好吧。“這位小姐,你要用車嗎?”

    “嗯,謝謝你啊!”心情極度高昂的柳某人顯然忽視了眼前這位,一坐上車就直指回家的路。

    “喂,柳生,來的夠及時的啊……”剛下車的紫發男生回頭看看,一群土黃色隊服的人從門外的一側走來。不過這一切都被某女直接丟到腦後了。

    回家回家回家,被車載回來的柳纖織看了看這傳說中的“自己的家”。不錯,兩層的獨棟小樓,外加一個小庭院,小資啊……院子裡還有些依稀養過花草的痕跡,不過很明顯時間過長,現在真的只是些痕跡而已了。摸出鑰匙打開了門,一眼看到的就是素白的客廳,真的很白,沙發是白的,地毯是白的,連電視機的外殼都是純白的,要不是有塊黑屏,還真的白的徹徹底底。廚房和餐廳也夠干淨,白啊,怎麼會不干淨,好吧,看了看衛生間,柳纖織徹底覺悟了,感情這丫頭十分的鍾愛白色啊,要不怎麼全白。再邁了邁步子,查看一下樓上的臥室,嘛,不出所料的白。

    不過首要任務就是要了解一下目前的情況了。果然,日記本絕對是穿越者的必備資料啊。柳纖織,嗯,醫院裡就知道這丫頭跟我同名同姓了,14歲,幼齒,太幼齒了,比起奔三進行時奔四將來時的某女確實小了一大截。父母於小時候離異,父親柳謙人,兩年前車禍身亡,母親柳知愛離婚後定居法國至今未歸。柳謙人家族人員稀少,到這一代除了很遠的親戚之外,只有一個表弟,目前在意大利擁有一家服裝公司,母親柳知愛早已斷絕往來。這回終於確定,失憶這檔子狗血的事情是毫無用武之地了。不過,拜這位車禍身亡的“父親大人”所賜,正常的生活所需是無憂了。恩,繼續繼續。柳纖織從小心髒就不好,這個跳過,醫院裡資料都看過了,而且還深有體會的感受了不短的時間。目前就讀於櫻丘女校中等部三年級,恩,確實,14歲嘛,當然應該是初中生,中等部,不錯,雖然身體不好,但畢竟還是安全的上到了初三不是。中等部??中國什麼時候有這個詞了?柳纖織同學終於後知後覺的發現了某個重大疑點。

    什麼???!!!!日本???!!!120急救車一蹭就把我蹭到了日本???!!!這回,柳纖織真的呆住了。

    (喂喂……你都在醫院住了那麼久了,就沒發現這個最基本的問題?)

    (人家在醫院只見過鳳醫生和小護士嘛。)

    (那他們說的是日文你就沒聽出來?)

    (呃……這個,人家只是很習慣日文而已……)

    好吧,我們這裡還要解釋一下,柳纖織同學,穿越前的柳纖織同學十分鍾愛動漫,而且只鍾愛日本動漫,看得那叫一個不亦樂乎。久而久之,這日語也就能叨上那麼幾句。這還不算,上班後還特地抽空去報了個日語班,徹徹底底的好好學了一回。柳媽都說了,要是高考有這個沖勁,就不會因那麼幾分被擋在“孵蛋”大學的門前而轉攻隔壁的“統計”了。室友們都已經很習慣的聽某女從一句話裡冒出一兩點日語到一句話有半句是日語的轉變。所以,應該很清楚了吧,柳某人把日語幾乎提升到了與母語同等高的水平,所以才會有這樣後知後覺的狀況出現。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那天就不該出門去超市買東西,少吃一餐不會吃,躺床上撐那麼一會也就過去了……我錯了,我錯了,我該好好學學雷鋒叔叔,碰到人家車禍就該上前慰問一下,就算做不了什麼做個圍觀者也好,起碼聊表一下關心嘛……也不會買完東西回來還被120車蹭,這蹭不要緊,還蹭到了日本,沖出國界了。沖出國界不要緊,這世界都給我變個個了……可惜了買好的蘋果,我的米啊,我的面啊……對著翻開的日記本,柳纖織心思百轉千回。

    喲西,活著就是勝利。不就是到日本了嗎,會日語怕啥,不就是借屍還魂嘛,大不了原主人回來咱就跟人家好好談談,實在不成咱投胎重新做人去。甩了甩頭,柳纖織握了握實在沒幾兩重的拳頭,從今天開始,我還是柳纖織!

    不過話說回來,柳媽大大,千萬別忘了我塞在枕頭裡的工資卡,雖然我都辭職幾個月了目前soho中,但那錢可是一點一點賺回來的,記得給我好好存著,說不定我回去還指望著它呢。還有啊,拆了我的床不要緊,千萬記得別拆我房間,買了麻將桌占了床位就好,千萬別把我房間改成棋牌室,還有老爹啊,你都50好幾的人了,好好保重身體啊……要是那個世界的我真的就那麼被蹭死了,千萬別給我送眼淚,就當女兒嫁出去就好,柳媽大大不是一直愁我沒人要麼,這回真的嫁出去了可千萬別哭……蹭蹭白花花的被套,柳纖織也顧不上餓著的肚子,倒在床上就睡過去了。

    預測的真不准呢,誰說的今天天氣很好,明明在下雨麼。嗯,明天肯定會是個晴天。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