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祈願者 作者:翃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85523 56 25
01 轉變的開始

  張開雙眼,九祈第一個念頭是:「我又活過一天了。」但馬上他就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因為他所在的地方並不是熟悉的木板棚舍,而是在亂葬崗之中。

  對於這一點九祈感到訝異的同時,不禁猜測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他馬上就猜到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可能已經被人當成死人而被丟到亂葬崗,不過自己竟然沒被來這裡的野獸吃掉還真是令人訝異。

  隨著醒來的時間越長,九祈也開始想起之前做的夢,同時他也覺得自己的肚子餓了起來,不禁四處張望希望能夠找到吃的東西,否則……他只能試試看剛才做的夢是否為真了。


  肚子餓到發慌的九祈走遍亂葬崗,卻沒找到他能夠吃的東西,在猶豫良久之後,他終於做出決定,將一把泥土放入口中,不過他並沒有感覺到什麼東西,似乎泥土一入口就消失了。

  這個發現讓九祈有了一絲激動,他自小就是一個孤兒,一直在四處流浪,在今天醒來之前他做了一個夢,夢中他看到了一顆圓圓的東西,之後他許了一個願望,一個可以吃掉所有東西的願望,現在這個願望似乎實現了。

  這個願望在一般人來看可以說非常的沒用,但是對時常找不到東西吃的流浪兒來說,卻是足以令其感動萬分的願望,從此不用再餓肚子了。

  因此九祈除了泥土外,草根木頭都開始啃,不過生存壓力降低的他也開始思索其他的東西。


  九祈不知道那顆圓圓的東西是什麼,只知道那顆石頭現在似乎在他的身體之中,只是他並不曉得如何再與那顆東西接觸,只能開始回想夢中的東西。

  那是一場很長的夢,除了那顆圓圓的東西外,他似乎還看到了另一個有些模糊的……人生?似乎是一個人的人生。

  如果按照夢中的註解,那麼九祈所看到的人生,其實是他前世的經歷,不過九祈對此完全不瞭解,在他看來這是很不真實的經歷,裡面有太多奇奇怪怪的東西了,以他現在的知識完全不瞭解。

  但是這對九祈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妨礙,對他來說這些知識並沒有用處,至少現在的他用不到這些知識。

  現在九祈所需要的,是能夠讓他這名流浪兒更上一層樓的知識,仔細回想他在夢中所得到的知識,他突然想到如何讓現在不愁沒東西的他過得更好的方法。


  菲里亞拉世界,一個典型的魔法世界,這個世界有著五塊環境幾乎不一樣的大陸,北方苦寒的諾斯大陸,南方炎熱的稍士大陸,東方有著潮濕氣候的艾斯特爾大陸,西方則是乾燥的魏司特爾大陸,中間則是四季分明的密得大陸。

  這個世界是以城邦制度為主,但是擁有兩個大城的勢力在數目上連十個都沒有,偏偏菲里亞拉世界可以說顯得相當混亂,五塊大陸上可以說到處都是盜匪,因此大量的傭兵就應運而生。

  大量的傭兵造就了大量的戰士,以及被稱為戰職者中貴族的魔法師,只要是使用武器的職業都被稱為戰士,而少數擁有魔法資質的人則成為魔法師。

  魔法師的人數相當少,不過擁有魔法師資格的人,到那裡都很受人尊敬,畢竟他們的力量與數量成反比,雖然大部份來當傭兵的魔法師都只是魔法學徒或剛晉升為初階魔法師的人,但這並不妨礙其他人對他們的尊敬。

  不過擁有成為魔法師資質的人實在太少了,甚至超過三分之一擁有魔法資質的魔法學徒終生無法成為正式魔法師,因此戰士才是這個世界的主要戰職者。


  青雲傭兵團是一支很小的傭兵團,其成員都是一脈相傳的師徒與親戚,可以說是一個家庭式的傭兵團,不過這樣的傭兵團一般都沒有太好的發展,畢竟他們所擁有的技藝都是慢慢累加的,想要發展,很可能會遇到許多意外之事。

  傭兵所擁有的技藝好壞,往往代表著傭兵的實力,越強的傭兵就越有資格接取高難度的任務,而實力越多的傭兵,就只能撿實力高強傭兵不想做的任務,因此他們的收入也就顯得比較微薄。

  並沒有人覺得這樣子的事情有問題,所有的人都覺得這樣子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畢竟沒實力的傭兵去做高難度的任務,根本就是找死,所以傭兵的實力與他們的收入成正比。

  不過像青雲傭兵團這樣的家族傭兵也有一定的好處,他們所擁有的關係網在小區域之中算是相當穩固,一些地域性的任務都會交給他們去執行,比起一些陌生的傭兵團來說,大部份的委託者都會找他們熟悉的傭兵團,中一般來說流浪世界找任務做的傭兵團,也不會去接這些人的任務,就形成了兩種不同傭兵圈。

  這次青雲傭兵團所接的任務是去農村幫忙收割農作物,順便準備幫忙護送購買農作物的商隊前去較大的鎮子,基本上這種工作是他們這個層次傭兵團最常做的工作。


  表雲傭兵團這次來到這座農村的總共有五個人,這五人是兩兄弟與他們的三名妻子,不過這次兩兄弟的父親選擇了在家休息,他們五人算是正式接手了青雲傭兵團,因此他們就顯得比較緊張。

  不過這個村子的村民對他們都很熟悉,畢竟他們之前也是跟著父親一起出團來到這裡,只不過這次是他們首次在沒有父親帶領的情況下首次執行任務,好在雙方都認識,這讓表雲傭兵團的五個人比較安心。

  這現在他們要做的任務其實是很熟悉的工作,驅趕那些覷覦農作物的野獸和魔獸,不過在這種和平的農村附近,也沒有什麼強大的魔獸存在,頂多是一些較弱的低階魔獸而已。

  因此青雲傭兵團與其他來此地的傭兵團的工作其實很輕鬆,在驅趕野獸與魔獸之餘順便幫忙採收農作物。


  莎拉是青雲傭兵團現任團長庫雷的妻子,她與她的妹妹素法一起嫁給庫雷,這在菲里亞拉世界算是很常見的事情,尤其他們雙方都是出身互相認識的傭兵家族,因此三個人的結合並沒有太過特殊。

  莎拉此時正在巡視田地外圍,雖然田地外圍都有籬芭之類的東西在,但這並不是萬無一失的,一些小動物可能會進行試探性的破壞,也許一下子看不出來,但時間久了就會損壞,這時候就要他們這些傭兵發現後記下來,再看是要農夫們自己來修或是委託傭兵們修理。

  當然傭兵們也負有在發現危害田地的害獸時,順手將之消滅的任務,雖然那些害獸不見得會侵落田地破壞莊稼,但能減少害獸的數目,莊稼受害的可能也就小了許多。

  不過今天莎拉在巡視時發現了人的腳印,這讓莎拉皺了眉頭,因為這個腳印是赤腳小孩的腳印,她不禁猜測是不是流浪的小孩來到了田地附近,因此她決定跟著腳印去找找看,以決定她應該怎麼處理這個流浪兒。

  傭兵團其實不介意收養流浪小孩,只要那名小孩有成為傭兵的資質,像青雲傭兵團的小傭兵團也不例外,像莎拉的妹妹素法就是被收養的,不過所謂的傭兵資質很模糊,主要是要發現小孩的傭兵看得順眼。

  只是莎拉在發現這個流浪兒時不禁被震了一下,因為這個小孩竟然正在啃樹枝,似乎他已經餓瘋了一樣,這讓莎拉起了憐憫之心,再看這個小孩那瘦弱得幾乎只剩骨頭的模樣,莎拉決定要給他一個機會。


  九祈對於自己的運氣有些不敢置信,在從亂葬崗醒來之後,他不只擁有了一項特殊的能力,現在的他竟然還被一名自稱青雲傭兵團的女傭兵莎拉收養,這在以往根本就是他想像不到的事情。

  不過好人似乎只有莎拉一個,當莎拉提出想要收養九祈的時候,其他四名傭兵團的成員都提出強烈反對。

  九祈並不打算參與幾個人的爭吵,他只是在旁邊靜靜觀看,不發一語的傾聽五名傭兵吵架,如此安靜的態度,反而讓其他傭兵忽略了他。

  反倒是一旁的葨舍主人,青雲傭兵團是寄宿在要求幫忙的農家當中,看著五人爭吵不休,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你們是看他的樣子太瘦了吧?不如讓他在我們這裡住個一年,明年你們再來幫忙的時候再決定如何?」

  這讓五名傭兵發現他們竟然是在別人家裡吵架,不禁齊齊臉紅了起來,在雇主面前吵架,令他們覺得有些丟臉,不過既然有人願意幫他們解決問題,他們也就沒有繼續吵下去的必要了。


  只是有些事情相當出人意料,雖然九祈瘦得幾乎成了皮包骨,但是他仍然幫忙農莊的人做事,而且其工作量讓農莊的人大為訝異,雖然瘦小,但是其工作量卻不比一般的大人差,這讓其他人不禁大呼傻眼。

  如此瘦小的身體卻有著極為強大的力量,這讓四名傭兵直呼傻眼,雖然這樣的力量相當不合常理,但是卻已足以讓幾名傭兵感到訝異。

  當然傭兵和葨人都不排除是九祈不想被拋棄才如此賣力,這種力量可能是用意志強撐,因此他們都有了一個想法,有著如此意志的人絕對有光明的前程,讓他待在這座農村實在太浪費了。

  這也讓莎拉有了底氣,其他四名傭兵都推翻了他們原來的意見,想要將九祈這個孩子培養成傭兵,畢竟他身上所透露出的那份意志力實在驚人,若是就此放過實在讓人惋惜。

  最後九祈這個孩子終究還是被青雲傭兵團帶走,他們並不擔心這個孩子的問題,在完成這次的任務以後,他們就會回青雲傭兵團的總部一趟,正好可以將九祈放在總部之中。

  這對九祈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反正只要有人要他就好,現在的九祈還沒有太多的想法,是個很單純的孩子。


  不過理應很平靜的生活卻沒有如此順利,因為九祈雖然準備跟著青雲傭兵團的人走,只是他還是在農舍幫忙,傭兵的工作對完全沒有經驗的九祈來說,還是相當困難的工作,得等他到青雲傭兵團總部後再進行訓練。

  今日九祈就和農舍的小孩一起去修理被挖出洞來的籬笆,不過說是修理,其實只是將混合了鐵片和碎玻璃的土填到被挖出來的地道而已,這可以讓一些想挖洞的生物有些顧忌。

  不過在來到籬笆缺口處的時候,九祈和農舍小孩卻看到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看到兩個小孩之後,就立刻轉身離開,不過九祈和農舍小孩並沒有多想這個女人是做什麼的,直接開始進行他們的修理工作。

  在完成工作之後兩名小孩也沒有直接回去的打算,因為這幾天傭兵們已經教了他們幾手健身的工夫,雖然不見得能夠讓他們成為傭兵,但卻可以增加兩名小孩的體力與耐力,在這個世界之上,體力的強弱可是有著很重要的地位。

  不過九祈和農舍小孩並沒有在一起進行訓練,而且還是農舍小孩故意遠離九祈,讓九祈在心中暗嘆。

  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九祈現在的樣子……已經快要和骷髏看起來差不了多少了,其他的小孩看著會怕也是沒辦法的事。

  不過這對九祈來說只是一件小事,他並不是那麼在意他人看法的人,長時間的流浪生活,在無形中已經為他的心靈裹上一層堅冰,別人對他的想法已經不是那麼容易影響到他,他只是對著跑掉的農舍小孩背影嘆了口氣。

  九祈知道昨天的行動已經打動了傭兵團的心,只是如果自己無法表現出足夠的成長,遲早會被傭兵團給捨棄,因此他必須加緊鍛練自己,雖然不在意別人的看法,但他並不喜歡被棄,那代表著他又將回到孤單一人的生活。


  由於知道自己的樣子有些嚇人,所以九祈選擇到比較偏僻的地方練習,至於練習的程度,他也盡量讓自己不會太過激烈。

  然而事實上九祈其實根本不需要在意自己的動作,九祈對此有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從做了那個夢醒來之後,他很確實的感覺到自己的體質在開始變化,似乎正在變得更好。

  雖然這種感覺很沒有根據,但是九祈就是有這樣的感覺,因此他對那顆夢中出現的圓球有著更深的疑惑,但是他不敢向其他人問出這個問題,現在的他害怕有人知道以後會設法搶奪,為了保有好不容易得到的能力,他不想告訴任何人關於那顆圓球的事。

  突然他的眼角注意到了一個人影,不過他的動作並沒有因此停下來,長久的流浪兒生涯已經讓他有了相當的磨練,他可以用眼角餘光看清旁人的表情,這對他的流浪生涯有相當的用處。

  很快他就確認了,這個人是剛剛在籬笆附近看到的女性,從裝扮上應該也是一個傭兵,不過她為何特地來到這裡,總不可能是被自己練習的聲響吸引過來。

  這名女傭兵似乎也想在不引起九祈注意力的情況下接近,所以她的移動相當的安靜,只是沒想到九祈只用眼角餘光就發現並確認了來人。

  女傭兵的行動越是小心,九祈的心中也越感到不安,不安到九祈心中產生了一種衝動,只是九祈的外表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異常,似乎他什麼都沒有察覺,就讓女傭兵緩步走到他的身後。


  在女傭兵來到九祈身後時,她伸出手要拿住九祈的脖子,然而異變就在她接觸到九祈脖子的時候發生。

  在九祈的子上突然冒出了幾根銳利的尖刺,碰觸到這些尖刺的女傭兵立時感到手掌一痛,但她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來不及有什麼反應了,因為這些尖刺似乎有某種東西,讓女傭兵立刻倒在地上。


  九祈看著全身逐漸變黑的女傭兵,心中沒有任何的同情或是別的東西,長時間的流浪生涯讓九祈懂得弱肉強食的道理,因此他只是選擇把女傭兵拖到更為偏僻的角落之中。

  沒有多少的時間,女傭兵最先受傷的手掌就開始化成血水,在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之中,女傭兵就成為一灘烏黑的血水,只剩下那些金屬的裝備。

  九祈並不急著將這些金屬裝備收起來,對他來說,這灘血水的危險性相當的高,就連他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也難以避免受到血水的危害,因此他在等待血水完全滲入地下之中。

  不過那需要很長的時間,所以九祈選擇離開此處,等明天再來看看這裡剩下什麼,到時候他再在手上塗上一些藥粉,就不用擔心會有危險了。


  晚餐的時候,九祈並沒有多說什麼,青雲傭兵團的人與農舍的人也沒有感覺到有任何不對的地方,而九祈的表現更是與平常一般無異。

  只是九祈並不敢大意,他並不知道那些人心中在想些什麼,他可不希望因為這一次暗中出手,導致他又要孤單一人繼續流浪。


  吃完飯後,莎拉對九祈問道:「九祈,你有想過自己要朝著那方面努力嗎?你的體質可能因為長時間的流浪生涯而有些受損,可能很難成為實力高強的正面戰鬥型戰鬥,你可能要選擇技巧型或遠程攻擊型的戰士。」

  九祈想了一下就說:「我現在應該先打好基礎才對吧?選擇成為那一種類型的戰士,應該要等我的身體調養好再說。」

  莎拉點點頭:「也對,你現在的體質根本撐不了高強度的訓練,甚至恐怕連中等強度的訓練你也沒有辦法支撐,就先做一些基礎訓練比較好。」

  素法此時也插嘴進來:「我覺得九祈的氣色比起前兩天來說似乎好了不少,雖然還沒找出多少肉,但是比起初見時那種樣子,臉上的血色多了不少。」

  莎拉仔細觀察了一下九祈,贊同道:「的確,九祈的氣色比起初見時真的開始好轉了,只是這種事情急不來,慢慢來比較好,我可不希望九祈因為太急著而搞壞自己的身體。」

  九祈:「我知道了,身體的調養不能著急,也不能急著訓練自己而導致自己的身體受損,我會注意的。」

  莎拉:「那我就不多說了,你自己也要注意,不可能一直在你身邊看著,你要學著自己照顧自己,否則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根本就是無法預料的事。」

  九祈還沒反應,素法就說:「姊姊,我們這樣的人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只是最頂層的傭兵,根本不可能遇到什麼太過危險的事。」

  莎拉:「我知道我們沒有多強的實力,只是你也該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認為不會發生就不會出現的來臨的,否則何來天災與意外這樣的詞語,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累積自己的實力,以期望真有那麼一天時,自己能夠多一分自保之力,這種說法你應該不反對吧?」

  素法嘆了口氣:「姊你說的沒錯,若是沒有意外的話該有多好,我們不就是怕遭逢意外,才選擇了這種相對平穩的傭兵生活。」

  見九祈的目光中帶有濃濃的疑惑,素法就說:「傭兵是以武力為主的職業,就算是我們也無法保證不會有一天橫死在任務中途,只不過我們活動的區域並沒有太強的盜賊存在,所以我們的生活也相對平穩,但我們不是那些大盜賊,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在那天突然發瘋,若是他們來到這附近作案,我們可能將會面臨很淒慘的命運。」

  九祈點頭表示瞭解,對於這種事情他其實有深刻的瞭解,雖然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但他知道,自己的家人就是在路上遇到不知何方盜匪,才導致他流浪生活的開始。

  不過莎拉和素法都不知道,她們兩個的話在無意中喚起了九祈的回憶,本來他已經將這件事忘了,現在擁有了能力的他,也擁有了向盜匪復仇的本錢,只是九祈現在還很弱小,因此他對於變強有了更多的渴望。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