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全職業學徒 作者:文洛(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8203 53 10
【小說書名】:【全職業學徒】

【小說作者】:文洛

【作者簡介】:無

【其他作品】:無

【內容簡介】:康德原本是風林村的一個普通小孩,年僅八歲,在和村子里的一群小孩玩衛兵捉逃犯的游戲時,
                     扮演通輯逃犯的他卻意外的被一群大人給包圍住,隨后他更是被帶到了帝國關押重刑犯的監獄里。
                 事后,年幼的康德才明白到怎么一回事。原來他和一個超級大法師,大陸唯一的一個法聖相貌完全一樣。
                     那個法聖魔法出了意外,相貌一直是孩子模樣。
                 在監獄里,康德結識了無數重犯,也學到了很多非凡的技能……

--------------------------------------------------------------------------------------------------------------------------------------
第一章 非比尋常的犯人


  在法倫帝國帝都的西郊,有著一座方方正正如同城堡的龐大建築物,它是帝都標志性建築之一,叫做巴比倫監獄。

  這座監獄是由法倫三世下令所建,而設計者不是別人,正是法倫三世。

  和別的君王不同,法倫三世偏好建築藝術,為此,他在帝都修建了萬花園、神宮等等建築,這些地方到后來都成為了帝都的名勝古跡。

  而巴比倫監獄則是法倫三世的最后一件作品。

  巴比倫監獄的建築風格是獨一無二的,甚至乎,有許多建築家會不遠千里來到帝都觀摩巴比倫監獄。

  不過限于巴比倫監獄的嚴格管理,他們也只能觀賞一下監獄的外貌。

  對于法倫帝國的普通人來說,他們只知道巴比倫監獄是帝國關押重刑犯的地方,但是誰也不會想到巴比倫監獄戒備森嚴的可怕!

  監獄里的每一個獄卒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監獄所有的墻上都有魔法禁制,甚至乎,還會有高級魔法師輪值。

  更重要的是,監獄里每一名犯人,全部會被封印力量,而且定期會補上封印,外加封魔手銬。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哭鬧聲打破了巴比倫監獄的寧靜,而在哭鬧聲中,巴比倫監獄迎來了一名新犯人。

  當看守的衛兵們看到從馬車上押下的身上滿是刑具的犯人時,都不禁一愣,因為這個犯人是一個看起來才八、九歲的孩子,而且這個孩子還在大哭大鬧。

  天啊!難道一個哭得稀里嘩啦的孩子會是重刑犯?

  看守的衛兵們面面相覷,他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他們在這已然工作了許多個年頭,見過無數被押送的犯人,可是從未經歷過這樣奇怪的事情,一個淘淘大哭的小孩,居然會在一大群高手的簇擁下向監獄里行去,盡管他們很卑微,但是他們也認得出,在跟在小孩身后的眾人中,有帝都好幾個武聖和大魔導師的存在。

  難道一個哭哭啼啼的小男孩還值得這些高手出面?

  在看守的衛兵驚呆中,一行人押送著哭鬧的小孩走進了戒備森嚴的巴比倫監獄。

  和一般的監獄不同,巴比倫監獄里並沒有常見的陰暗潮濕和死氣沉沉,相反監獄里相當的明亮。

  監獄里關滿了犯人,他們的手上戴著封魔手銬,身上更是有著數量不一的封印。他們並沒有吵雜,都是老實的呆在牢房里,偶爾的低聲交談幾聲,抑或是幾個人坐在一起云淡風輕的聊天。

  可是就是這些犯人,隨便拿出一個犯人來,那都是響當當的人物!

  假設有外人在的話,一定會驚異,因為這里面赫然有無數大陸聞名的高手在,就拿其中最前的一個,那是聞名大陸的大劍師多雷,在劍法上的造詣,他可以說是獨樹一幟的大宗師,而在他旁邊那個一頭火紅頭發的老頭,更是當今大陸赫赫有名的火系大魔導師維納爾!他所獨創的火元素壓縮爆破技巧名揚整個大陸。

  多雷等人在看到被帶來的犯人小孩,臉上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他們紛紛站起身來到柵欄前看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小孩,當中更是有一人叫道:“他的身上居然有這么多封印!他到底是誰?”

  對比一下,牢房里的眾犯人中沒有一個人的封印有小孩身上的多,甚至最多的人也才及小孩身上的一半!

  而對于巴比倫監獄來說,一個犯人的能力越大,那么相匹配的是他身上的封印也越多,而小孩身上的封印,也是眾人震驚的原因。

  哭泣中的小孩並沒有在意眾人的目光,而是仍然繼續哭鬧,叫喊著押送著他的人帶他回家,可惜事與願違的是,他在邊上一干人等的押送下緩緩向監獄里處行去。

  在小孩被帶往里處時,整個監獄都熱鬧了起來,眾人都談論著這個小孩的來歷。

  押送著小孩的人之中有一個兩鬢斑白的老頭聽到眾人的議論,心中不由恥笑道:“小孩?你們要是知道他是誰就不會這么說了。”說著他心里也不禁慶幸這次逮捕計劃能夠成功,盡管他是帶了幾個武聖和一大批高手去的。

  在哭泣中的小孩似乎受到了不一般的待遇,他沒有象之前牢房里的犯人一樣躺在那有著關牲口的鐵柵欄的牢房里和一大群人擠在一起,而是被帶到了一間還算寬敞的單獨房間里。

  房門左手靠墻處有著一張單人床,上面鋪著潔白的床單和疊的整齊的棉被褥,而在床頭則有著一個軟棉棉的靠枕,透過靠枕一處露出一半的羽毛,可以知道這個靠枕是用鵝毛所制。

  單人床邊那有著鐵柵欄的窗口上擺放著一盆綠意無邊的綠蘭,在柔和的陽光下,綠蘭給這單調的房間增添了一分美色。而這邊廂則有一個小門,很顯然那是浣洗室。

  兩鬢斑白的老頭在手下放開還在大哭的小孩后出聲道:“弗伊德大人,雖然因為你的身份你享有特殊待遇,不過我還是誠摯的說一句,請您盡快想通,要不然苦頭還是會吃不少的,那並不是我所樂意見的。”

  小孩哭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說著朝老頭抓去,似乎想乞求老頭答應他,結果卻被老頭邊上的人給阻止住了。

  老頭朝身邊的人揮了揮手,然后退了出去,而其他人也跟著走了出去,並把邊上的鐵門一關,就留下小孩一個人在房里哭離開了。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小孩沖到鐵門前用力敲打著鐵門喊道,他的聲音已然顯得有些嘶啞,但是他還是大聲的叫喊著。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這個小孩叫做康德,是風林村的孩子,他和村里的伙伴們在玩衛兵捉逃犯的游戲,他扮演通輯逃犯,當他在伙伴們追趕中突破包圍時,突然無數的大人把他圍住,他還沒有明白過怎么回事時,數不清的光華就砸到了他的身上,而后更有幾名強壯的大人撲上去壓住了他,給他戴上了手銬,而且是手上腳上脖子上都戴了好幾副。

  隨后他就被這群人給帶離了村子,他一路上哭鬧要回家,但是這群人並沒有理他,只是在其中一個兩鬢斑白的老頭用畫象和他對比了下后就帶他來到了巴比倫監獄。

  事實上,當時要不是在場的康德和他的伙伴們都是不懂世事的小孩,他們肯定會知道那些砸向康德的顏色各異的光華是封印,每一道光,都是一張無比珍貴的卷軸,而圍住康德的大人們全部都不是普通人,那些朝康德砸出光華的魔法師們,全是大魔導師級別上的人物,那幾個沖到康德身邊給其上手銬的人則全都是在平時跺跺腳都能讓帝國震幾下的大人物——武聖,哪怕是外圍的那些士兵,也全部是皇家禁衛團的精銳們,最差的也是六級武士!

  “作孽啊!怎么連孩子都被關進來了?”在康德哭喊中,隔壁監獄傳來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可是年少的康德現在一門心思只想回家,又哪里能夠察覺的到呢?他仍然哭喊著,直到累了才停了下來,兀自站在鐵門前嗚嗚哽咽著。

  “你為什么會被關進來?”這個時候那個中年人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康德這會聽到了中年人的聲音,哽咽道:“我也不知道,我和伙伴們在村里玩衛兵抓逃犯的游戲,我剛從他們的包圍中逃出,那群壞叔叔就圍住了我,他們都向我扔五顏六色的光華,並給我戴上了鐐銬,最后更是把我關到這里來了。”

  “五顏六色的光華?”那中年人頗覺好笑道:“那應該是封印或者是魔法。”

  康德的好奇心被勾引了出來,也忘記了哽咽,一臉好奇道:“封印是什么?”

  “封印啊!就是能夠封住魔法師魔力的魔法。”中年人解釋道。

  康德不解道:“我又不是魔法師,他們為什么要對我用封印啊?”

  “這得問你。”

  “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

  “什么地方?”

  “這里是帝國的巴比倫監獄!關押重犯的地方!”

  “什么!”康德驚道,他實在想不到自己玩個游戲就成了重犯,這對他來說有若晴天霹靂。

  “小聲點。”中年人提醒道。

  康德並沒有聽到中年人所說的話,他現在整個人呆若木雞,誠然,對于年僅才八歲的他來說,在得知自己成了重犯的消息后,他又怎么承受的了?

  過后,康德又哭了起來,邊哭還邊敲鐵門嚷嚷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沒有做壞事,我沒有做壞事……”

  兩名獄卒察覺到這邊的動靜走了過來,在聽到年幼的康德的哭喊聲后,二人不由面面相覷,隨后他們也沒有說什么就離開了。

  中年人的聲音在沉寂一會時間后又響了起來,道:“不用哭了,你人都被關進來了,就算哭的再厲害也沒用,他們關你,一定有關你的原因。”

  “可是我真的沒有做壞事啊!”康德哭喊道。

  中年人沉默了一會,道:“你叫什么?”

  “康德。”康德下意識道。

  中年人疑道:“那怎么我剛才睡醒過來時聽到他們是叫你伊德?”

  “是弗伊德,他們叫我弗伊德大人,可是我根本不是啊。”康德叫道,說著想起什么,喜出望外道:“對了,也許他們認錯人了,沒錯,他們一定是把我誤當作弗伊德!沒錯,是這樣的!”

  “弗伊德!”隔壁牢房的中年人驚訝道:“你知道弗伊德是誰嗎?”

  中年人說著又否定道:“你既然是村里的孩子,自然是不知道弗伊德了,難怪我剛才看見他們中有克修武聖他們,原來如此!”

  康德聽中年人的語氣似乎認識弗伊德,不由奇道:“大叔,那弗伊德是什么人啊?”他聽對方的聲音象是中年人,故尊稱對方為大叔了。

  “他是一名偉大的魔法師,也是大陸唯一的法聖!”從中年人的語氣中,康德可以聽出他對弗伊德的祟拜。

  康德非常不解道:“偉大的魔法師?那為什么他們要抓弗伊德法師呢?”

  中年人突然道:“等下再說。”

  康德聽到中年人的話,也沒有再多說什么了,經過和中年人的談話,他已然沒有再哭了,這個時候他才開始真正注意起自己所處的牢房。

  他看到了墻角邊干凈整潔的單人床,看到了窗邊生機盎然的綠蘭,也看到了配備齊全的浣洗室,如果沒有那該死的鐵門和窗邊的鐵柵桿,他更願意把這里當作一間很不錯的旅舍。

  康德覺得有些累,他走到床邊躺了下來,床很舒適,這讓他一時忘記再去想別的東西,而是很快的進入了夢鄉。

  在康德睡著不久后,他牢房鐵門處下面一個小窗口打了開來,一個盤子遞了進來,盤子里面放著三樣東西,一張白紙,一只鵝毛筆和裝有墨水的瓶子。

  不過這些都與康德無關了,現在的他,整個人處于熟睡狀態中,甚至乎連中年人有叫他也不知道。

  不知不覺中,窗外那蔚藍的天空變黑了,一輪彎月孤獨的懸掛在高空中,散發著皎潔的月光,如華的月光穿過窗戶邊的鐵柵欄投射進康德的牢房里,可以看到睡夢中的小康德那稚嫩的臉上有著一絲笑容,顯然是做到什么美夢了,只是略顯的有些別扭的是,在他的臉上,有著兩條淚痕。

  靜寂中,康德牢房的鐵門突然打了開來,一名中年人從外面悄悄走了進來,他在看到床上的康德時,整個人不由一愣,隨后他把牢門一關,徑直走到了睡在床上的小康德前。

  中年人小心翼翼的拔開康德脖子上的衣領,一臉不可思議道:“想不到這世上居然有這么相象的人!”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