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遊戲生涯] 阿亞羅克年代記 作者:無聊的半身人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19503 312 13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2-12-20 18:30 編輯

  站在塔樓平台頂部上的白守川看着城鎮中的火光與煙柱,年輕人伸出雙手,左手如玉,右手形銷。

  「什麼是正義……」自言自語着,將臉隱藏在披肩罩帽下的年輕人用左手撫摸着右手每一個骨節,「正義是拯救所有應該被拯救的人……正義是拯救所有的良善……」

  城鎮中突然爆出一團巨大的火球,被火焰映亮的罩帽下,兩團空洞的白色魂火在這一瞬間燃起……「我在拯救所有應該拯救的人,我在堅守着正義……可是誰又來拯救我,誰又在頌揚着正義……」

  邁開腳步,穿着灰色秘銀鏈甲的聖騎士走向通往鐘樓下方的台階,沙啞的靈魂尖嘯衝擊肆無忌憚的沖擊着這座古舊的鐘樓古跡,而石制平台上的足跡中,有着火焰燃燒後的殘跡。

  「為何無人頌揚,那是因為每個人都有罪;為何無人拯救,那是因為每個人……都將為此付出代價!」

  ——書寫未頌之詩、節選。



第一節:柳青見,還是白守川(上)
更新時間:2009-12-5 12:09:49 字數:8220

  「地球至半人馬星座的星系間定期航班已經到達,來自地球聯邦的各位乘客,空港管理中心核心AI芙蕾拉代表全體核心AI員工,歡迎各位來到隆爾希家族下屬塞理斯公國位於半人馬星座前哨空港。」

  伴着艙內的廣播,躺在軟靠椅上的年輕人摘下自己臉上的護目鏡,從胸前的襯衫口袋裏掏出一副眼鏡帶上,拿起椅下空間裏的行李袋子,這位長相文靜的年輕人順着正在離開這艘客船的人流走向艙門。

  步下艙門,順着鋼鐵停機坪上的標記與浮現在半空中的指示牌,年輕人走向了新移民專用候機大廳。在進入候機大廳的入口處,他看到一具小型六足多澤爾正舉着手裏的牌子,上面寫着「接來自地球的柳青見」。

  那個該死的男人,已經淪落到接待自己兒子的時間都沒有了嗎。

  皺了皺眉頭,年輕人繼續起自己的行程,同時在心裏滿是惡意的詛咒着自己的……父親。

  穿過候機大廳,他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一張卡片,將它遞到通往外部世界唯一通道前的電子義體警衛面前。

  「啊,新移民,如你所見,我只是一位警衛員而已。」這位年輕人眼中的存在微笑着拒絕了眼前年輕人遞上來的卡片,並指了指身後櫃枱:「請將你的移民證交到我身後的夫人手上。」

  「……你好,夫人。」看着眼前這個小女孩兒,年輕人面有些尷尬的問候着,同時將手裏的卡片遞到櫃枱上。

  「你好,年輕的新移民,歡迎來到半人馬星座有人都市,我是入境監察官,也是一位特爾善的長者。」銀髮的女孩兒拿過卡片,將它塞進櫃枱裏面的終端:「柳青見……」

  「對了,我忘了,我已經改了姓氏,這是地球聯邦公民身份所出具的證明,您可以通過我的母國大使館進行確認。」年輕人遞上口袋裏的信件與磁卡證明:「請。」

  「是嗎。」銀髮的女孩兒接過磁卡,將它放入自己面前的立式電腦主體中,在操作了一會兒,她的臉上多了一抹笑意:「新移民白守川,午安……當然,我想你就是柳督察官閣下的長子吧。」

  「是的。」這一刻,年輕人尷尬的笑容中多了一分憤怒……但他沒有當着外人的面批評父親的傳統,那怕這個父親根本就沒有盡到他的責任。

  「拿上你的身份卡,歡迎來到塞理斯最遠的國土,年輕人。」將卡片放回到櫃枱上,銀髮的女孩兒微笑着說道。

  拿過桌上的卡片,柳青見……不,應該是白守川默默無聲的走向了大房,那位警衛員已經讓開了道路。

  離開金屬化的空港,映入他眼簾的是藍天、白雲與廣場……沒有想像中喧鬧的都市與記憶中的林立大廈,視線所及之處只有幾層高兼具各式風格的木屋小樓們佔據了絕大部份空間,只有在遠方處才有一些高層建築,而巨大的人工都市圓頂遮蓋着星空,同時也告訴所有的住民與旅人這顆行星並沒有天然大氣層的事實。

  看了看四周,年輕人伸手打了個響指——遊客指南上說過,在這兒這是除了直接打電話預定之外找一輛空閑中的無人自動出租車的最好辦法。

  果然,在街角停着的數輛出租車中最靠近自己的一輛立即飄了過來,白守川坐進這輛懸浮出租車中,將手裏的卡片塞進計費器,人工合成的電子音立即響了起來。

  「我的客人,請問您要去哪兒。」

  「天京大道K區11號。」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紙條上的地址,白守川做出了回答。

  「瞭解,正在解析路徑……請問您需要的是經濟路線還是觀光路線。」

  「經濟路線。」將袋子放到腿上的窮人自然不會破費。

  「瞭解……請原諒我的多嘴,但是客人先生,您不繫上安全帶,這會讓我非常困擾呢。」

  「喔,真是對不起。」下意識的拉起安全帶,這位新移民看着無人的駕駛座喃喃自語:「真是讓人感覺到神奇的存在。如果是在地球上,那些出租車司機們一定會因為核心AI搶了他們的飯碗而雷霆大怒。」

  「先生,您一定是新移民吧。」

  「啊,是的。」

  「您說的沒錯,我聽說過,你們地球聯邦的出租車司機公會時不時就會為了一個義體AI司機搶了他們之中成員的一次生意而發動整個星球的大罷工。」

  車在路上,核心AI像是一個人一般問道。面對它的問題,年輕人點了點頭。

  「真是讓我等尷尬,不過還是要歡迎您來到隆爾希家的飛地,同時也是塞理斯公國離故國最近的土地,我的客人。」核心AI的聲調變的開朗起來:「……對了,我還不知道客人您的貴姓。」

  「姓白。」

  「白先生啊,從您的姓氏與特徵看來您祖籍應該是地球聯邦的東方人,想來應該不會不習慣我們塞理斯這兒的生活方式,我們這兒住着隆爾希家的絕大部份種族的成員,如果你有什麼生活上的困擾,可以找你的鄰居,對於遵紀守法的新移民,大家都是非常歡迎的。」

  「嗯,我知道。」

  過了一會兒,出租車停在了一座小樓跟前。

  「這是天京大道K區11號。」出租車的核心AI說到這兒,車門也再度打開:「歡迎乘坐。」

  從計費器上拿下自己的身份卡,年輕的新移民鉆出車,與這位AI司機道過別,他拎着自己的行李袋來到這座三層高的小樓跟前,將身份證放入大門的識別鎖上……很好,大門打開了。

  「看來您應該就是我的新主人。」站在白守川面前的是一個孩子,穿着黑底白邊地小傢伙伸出右手,無皮膚的機械手搖了搖:「歡迎回來。」

  「啊……你好。」

  對於住宅核心AI這種地球人早已熟悉的私人管家,白守川很是熟悉。

  「新主人,一樓是客廳並有廚房與洗浴室。二樓是整體臥室,至於三樓是訓練室。」

  「知道了。」

  放下行李,聽着管家介紹的白守川在心滿意足中看着自己的住所……雖然小了一些,但是客廳裏那台中古型液晶電視從表面上看來還是比自己當初從垃圾場裏掏出來的那台可要好上太多了。

  「新主人,您準備給我取一個新名字嗎。」這個時候,自家管家提出了一個似乎頗有新意的提案。

  「你原來的名字叫什麼。」看着身旁的小傢伙,白守川微笑着反問道。

  「我是剛出廠的核心AI,工程師先生當時正在吃千層雲卷,因為千層卷已經有很出名的前輩在使用,所以他給我取了一個名字叫千層雲。」

  「好吧,你還是叫千層雲。」知道千層卷是何許人物的白守川笑着放下自己手裏的行李:「給我準備一下洗澡水,千層雲。」

  ……

  洗過澡,穿着浴泡的白守川先將自己行李袋子中的衣物放到了臥室衣櫃中,然後再從行李袋子裏拿出自己與外公的合影還有母親的照片,將它連同日記一道放到床頭櫃前。

  母親在白守川剛滿周歲的時候就因為急病而辭世,而父親也在次年離家出走沒了音信,爺爺那邊家大業大卻看不起自己這樣的落魄孫輩……於是白守川的童年一直都跟着自家外公生活。

  蒼老的長輩一邊拉扯着自己孫兒成長,一邊教導他學習家族中傳承了千年的武藝和在軍旅自涯中學到的知識,那怕白守川被官方強迫進入學校,這樣的訓練也從來沒有停止。

  在學生生涯中白守川靠着自己的高學分所領到助學金在二十歲之前就讀完了高中,在這人均年齡已經達到一百五十歲的現在來說,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績了。

  而白家外公也在自己外孫兒讀到高二時,在秋日的一場午睡中安祥過世,享年一百三十七歲。

  白守川是在自家先祖一位老友的資助下才能完成接下來的一年學業,但是大學費用太過高昂且沒有助學金……而且白守川也不想欠下那位長輩太多恩情,所以他選擇進入社會工作。

  做過網絡維護員,也做過網絡文學網站的編輯,白守川甚至在揭不開鍋的時候通過不同的筆名寫過幾本大賣的成人小說……在社會低層掙紮的日子持續了近十年,直到自己在一次與朋友們的聚會中非常幸運的從一個塞理斯商會舉辦的活動抽取到了移民資格。

  就在這個時候,父親仿佛像是從石頭裏冒出來一樣,不但為白守川付清了那位好心老人的債務,而且還想接自己兒子到自己的新家居住。

  白守川選擇了拒絕——因為他通過商會好心的特爾善會長知道自己父親已經再婚,而且已經又有了一個兒子……這樣的父親,有與沒有又有何差別。

  至於他為自己還錢的恩情,到時候自己再還上就是了。

  外公的骨灰沒有跟自己一道來到這片土地,那是因為老人在生前就立下遺囑,死後要葬在地球聯邦軍方裝甲突擊兵第三二九聯隊專用墓地——因為在長輩年輕的時候,地球聯邦正在與同河系的一個蟲族國度死戰。

  長輩是幸運的,因為他是地球聯邦傳奇裝甲突擊兵聯隊「血翡翠」(三二九聯隊)在三十年與蟲族血戰中唯一一位生存到戰爭結束的第一代成員。同時長輩也是不幸的——因為他在漫長的三十年人蟲戰爭中失去了他的親族兄妹,整個家族與絕大部份地球人一道毀於戰火,就連他的情人,一位戰鬥機駕駛員所在的母艦也在第二次銀河系控制戰役中被擊毀,無法找到屍體的她至今依然在蟲族戰爭失蹤人員名單中,與上百億失蹤人員一道向後人訴說着不義之種族所引發的戰爭所能造成的慘劇。

  那是一個慘烈的年代,蟲族的巨大生化戰艦入侵了銀河系,孢子囊落到殖民城市中,無數蟲族從中躍出,帶來血腥殺戮……同樣的,無數與長輩一般的年輕人選擇了參軍,他們不是為了可恥的政客,也不是為了所謂的國家大義——面對滅族之戰,每一個人類都只能攜起手,往日仇敵成為好友,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家人親友不被異型當做食物。

  但是……機械與鋼鐵卻敵不過異種血肉,西元二一二九年四月,地球迎來了它的第一次保衛戰。

  曾經有着六百億人口,統治着七個星系的人類文明萎縮至只剩下十多億人口,失去了所有的殖民星系與移民城市,就連做為最後要塞的地球也已經被蟲族的登陸部隊侵佔了北美洲與大半個亞洲,在這之前東南亞與墨西哥灣先後被放棄、澳大利亞的墨爾本在一個星期之前就使用了東南半球最後一次戰術核彈覆蓋申請,而日本列島上的最後防禦力量也在絕望中召喚了核打擊……不,應該是所有有人島嶼都是如此,人類開始最後的歐非亞大陸架防禦計劃,唯一能夠大量殺傷蟲族的大當量戰略核彈一次又一次的被最後的士兵或是武裝平民召喚至註定陷落的城市上空,整個行星被核塵埃、死亡與不屈意制所籠罩。

  失去了最後一艦戰艦,做為少數倖存的艦載裝甲突擊兵聯隊,第三二九聯隊再也無法在宇宙中進行登艦與抗登艦作戰,而長輩與籍貫不同的同伴們被分配到了新上海都市圈,他們與無數普通陸戰步兵師中的成員一道選擇地表做為自己最終歸宿。

  沒有人選擇投降,也不會有人去選擇,因為死……遠比活着做為食種來得幸福。

  但是天無絕人之路,隆爾希文明的聯合艦隊在最危險時刻出現,如同行星般巨大的殲星艦發射的充能主炮劃過整個太陽系,布舍爾蟲族帝國的巨型生化戰艦在一瞬間就化為了宇宙中的塵埃。

  人類幸運的生存了下來,最終地球聯邦回復了往日榮光……但如果沒有恩人,只怕地球聯邦終將成為一個歷史名詞,第一次地球保衛戰也將成為人類歷史中的最後一次。

  好戰而可怕的布舍爾蟲族帝國最終被隆爾希文明與他的鄰居雷爾帝國一道毀滅,白守川的長輩所帶領的第三二九裝甲突擊兵戰團也參加了最後一場戰鬥,為了同胞與親人而復仇的地球步兵們用勇氣與盟友們的新式裝備,攻入了蟲族帝都的皇宮,為蟲族帝國的歷史與那場該死的戰爭劃上了句號。

  聽說雷爾人也有着與地球相似的命運,只不過他們最終戰勝了入侵自己國度的蟲族帝國。從那之後,每一個雷爾人都會在成年時發誓毀滅這個多元宇宙中所有好戰的蟲族國度。

  白守川一邊感嘆,一邊從行李袋子的最底層拿出一個頭盔。

  這個普及型遊戲頭盔的外型就是當年裝甲突擊兵的標準頭盔,還是自己用從垃圾場裏掏出來的舊貨拼裝起來的,為了這東西他整整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裏翻看了無數的遊戲頭盔電子線路圖。

  自己之所以能夠在月球生活,除開一開始那位老人幫助之外,最大的收入莫過於在遊戲中。是的,沒有錯,白守川是一位職業玩家——職業打怪奪寶玩家。

  因為當自己出生的時候,地球聯邦已經成為了隆爾希文明的準成員國,無數原本屬於人類的娛樂與藝術再一次出現在人類眼前,毀滅文明的戰爭只不過是長輩們腦海中的血色回憶,而像白守川這樣的第三代甚至是更年輕的第四與第五代,也只能從遍佈於地球的都市廢墟與少數公開錄像中看到當年的慘烈戰鬥。

  在宇宙中,印有地球與橄欖枝圖案的聯邦艦隊再一次出現在宇宙中,原本的裝甲突擊兵身上的機械骨骼甲也已經被高級戰術動力甲所替代……地球聯邦,已經是掌握着十二個星系,再度擁有七百億人口的新興文明。

  當然,這也是為什麼柳家爺爺看不上白守川的原因,長輩們的兒孫太多,表現不好的他……自然也就入不了長輩法眼。

  「阿亞羅克的雨季,可是一款好遊戲。」有些惋惜般的感嘆道,在這款東方型中古DND網絡遊戲的地球服務器上,白守川有一個十四級的風精靈獵手,正是依靠這個職業與白守川在算數上的過人之處,這才讓他有足夠的錢在特爾善商會那兒租到了這套小樓……還有這裏面的傢俱。

  換而言之,現在這幢小樓並不是白守川自己的。

  不過房子雖然是公國所有,但是白守川從那位老人那邊打聽到一個消息,只要新移民……也就是自己能夠擁有一定量的正當年收入,那麼這幢房子就將屬於自己。

  當然,擁有一定量的正當年收入這一點,是身為新移民的白守川目前不敢想的——因為一定量這個數據的具體值是六百枚隆爾希家金小判,如果換算成特爾善貨幣那麼就是兩千四百枚特爾善金泰,而如果是塞理斯金元……那麼這個數字將會是讓人絕望的四千八百枚。

  要知道一千枚塞理斯金元就足夠一個普通塞理斯公民六口之家的一年正常花銷,有三成隆爾希成員甚至一輩子都不會有價值六百枚隆爾希金小判的年收入,而同樣一枚塞理斯金元能夠在地球聯邦銀行中兌換成四十個標準聯邦貨幣,而且通常來說這個數據只會多不會少……做為一個文明新興體,地球聯邦面對隆爾希聯邦的經濟侵略根本無能為力。

  至於這款遊戲,白守川就想到了五個關鍵詞——數字核心,寒武紀工作室,暴雪工作室、還有岐路新興文明投資集團和塞理斯皇家投資商會。

  數字核心當年就是那位陸老爺,如今的雙星之主所創立,現在的數字核心依然是那位陸老爺與文夫人所育的後代所有,只不過執行官一直都是撒家人在做。

  寒武紀工作室與暴雪工作室從屬於數字核心,兩個工作室的前身在二十世紀末就已存在,拜如今和平的年景之賜,它們已經排在數字核心最賺錢十個部門的中游。

  至於岐路新興文明投資集團是身為超級大奸商民族特爾善人在雙星之主的默許下開辦的集團,本來這個集團名字叫特爾善新興文明投資商會,雙星之主以一味經濟侵略只會激起反抗為由將其改為更貼近地球人的岐路新興文明投資集團,而投資集團就是以投資地球聯邦本土商會為目標的商會,在開辦的一個百年裏已經成功投資與控股了十數個大型托拉斯集團,以目前情況來說,這個集團與當年成立時雙星之主所期望的目標完全背道而馳。

  對了,白守川的移民資格就是在特爾善人所開辦的岐路新興文明投資集團所舉行的遊戲線下活動中取得。

  最後的塞理斯皇家投資商會出現還是最近二十年的事情,塞理斯人當年做為宋末遺族,被特爾善的救命恩人帶回隆爾希家之後就一直沒有回到故土,那怕在那場戰爭中,塞理斯公國艦隊也一直沒有降落在地球之上,不過最近二十年聽說是公國內部通過法案,同意塞理斯的商會與個人可以通過投資與旅行的方式前往地球聯邦。

  這五個集團與部門能夠走到一塊,也應該是雙星之主的功勞,也正是因為這些特殊存在,這款遊戲才能以超躍所有玩家們的想像的全新遊戲方式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他到現在還記得那發黃的黑白中古塞璐璐片頭動畫與讓人震撼的實際遊戲效果……那根本就是一個真實世界!

  當然,因為戲目前還處於限量公測,為了保證玩家之間有一個公平的起點,做為服務商的數字核心宣佈在公測結束之後將會統一封存帳號人物,並調快遊戲歷史的時間軸,最終在收費階段的遊戲歷史將會從現在玩家們所熟悉的珮魯家小白龍所存在的光輝年代前進兩百年左右,數字核心聲稱到時候將有一個全新時代在等待着所有玩家。

  同樣的,為了保證公測玩家在為遊戲的公正公平而日夜測試的功勞與苦勞,所有限量公測時期擁有帳號的玩家都將有權力留下一套裝備;包括一把最高為高級傳奇物品等級的武器(包括遠程、近程和法杖等各種武器)或是一面同等質量的盾牌,一整套精製防具,以及還有根據玩家小等級分配的最低50GP最高500GP遺產——所有公測玩家都將被默認為自己在公測時所扮演角色的後代……當然,也可以自由建立人物角色來做為之前角色的繼承者。

  當然,先不說高級傳奇武器或盾牌這種對於絕大多數玩家來說完全就是虛無飄渺的存在,有八成玩家就連一套精製防具都無法齊集,至於魔法飾品……這些東西雖然多,但完全就是不太值錢之物,玩家們最高到五級就能夠獲得魔法飾品,那些+1或是+2的飾品,根本值不了多少大錢。

  至於GP……很多在內測非常出名的冒險團隊就算是砸鍋賣鐵都沒有辦法做到人均1000GP,而白守川做為職業玩家,早就將自己手中的GP以1500GP每份掛在平台上賣出。

  要不然,他哪兒來的船票錢和租房錢。

  遊戲並沒有兌換系統,相反做為開發商的暴雪與寒武紀兩大開發商,還有做為發行商的數字核心都強烈反對遊戲貨幣與物品的現實買賣,更別提什麼遊戲貨幣與現實貨幣掛勾的可笑行為。

  當然玩家們為了好裝備,還是會通過各種交易平台進行遊戲裏的GP與裝備交易,在經歷數次震動整個遊戲界的騙局與醜聞之後,做為發行商的數字核心最終開放了針對遊戲的專門交易平台與遊戲線下拍賣行,這才解決了在遊戲線下交易方面禁止不絕的騙局。

  因為白守川要來半人馬星座生活,而這裏的服務器與太陽系服務器因為距離太過遙遠而是分離的。既然如此,白守川最終只有選擇賣掉那個帳號上所有值錢的物品,包括那把令自己在獵手界名聲大噪的高等傳奇級狙擊長弓——辛蕾拉•四塔殲滅者。

  當然,他也用自己手中另一件高等傳奇戰鬥短打從擁有這邊服務器帳號的一位公子哥手裏換到了一把高等傳奇戰爭長劍——執念者的意志與幾件普通的防具。雙方已經談好,只要服務器一開通,就在交易平台的監督下互相郵寄彼此的裝備。

  既然自己已經從那種窘迫的生活中離開,白守川感覺自己應該能夠選擇新的遊戲方式,而熾炎意志這把明顯是產自特殊任務的傳奇長劍,更是足以讓自己實現夢想的基石。

  最不濟的話,將這把長劍再度賣出,也不失為一個生財之道。

  ==============

  辛蕾拉•四塔殲滅者

  物品種類:狙擊長弓/+7

  物品等級:高等傳奇武器

  物品陣營:善良/同情精靈種族

  攻擊類型:穿刺

  需要屬性:力量14/敏捷16。

  傷害:1D14+7,+5神聖傷害針對混亂陣營生物、+10神聖傷害針對邪惡陣營生物,自動生成+4鋒銳神聖箭矢,無法對純善陣營職業與精靈類生物造成任何傷害。

  重擊:18-20/X3

  武器效果:野外生存:腳印辯別與野外生存:遠距辯別+10,長弓專精等級+2,射擊距離增加50碼。

  武器特效:任何善良陣營與精靈種族之外的生物使用此弓將會被致以十個負向大等級的懲罰,同時敏捷、力量與感知也會受到等同於生物大等級的懲罰,如果玩家的大等級或敏捷、力量和感知中的任何一項在懲罰後低於零時將是致命的,這個懲罰只有在拋棄此弓後的一個遊戲月後才會自然消退。

  武器說明:戰爭,和平、革命……世間萬物皆在此曲中與歷史齊步漫舞。

  脆弱者的平衡

  物品種類:戰鬥短打/+7

  物品等級:高等傳奇武器

  物品陣營:中立/敵視邪惡

  攻擊類型:穿刺

  需要屬性:力量12/敏捷17。

  傷害:1D4+7,命中目標時將有10%機率造成撕裂傷口(1D2流血/每3秒),命中撕裂傷口目標時將有10%機率造成感染(目標力量減2),命中感染目標軀幹時將有10%機率造成重傷(耐力減4),命中重傷目標時將有5%機率造成致命損傷(1D6流血/每3秒<如果傷口在軀幹耐力減4,如果傷口在四肢則敏捷減4>)。

  重擊:17-20/X4

  武器效果:中立善良玩家裝備武器時將得到大步流星效果(潛行時沒有移動懲罰,潛行、偵察與解除技能等級+15)完全中立玩家裝備武器時將得到相位殺戮效果(所有傷害減免10%,對任何非中立目標傷害+4,武器重擊提升至X7)混亂中立玩家裝備武器時將得到致命伏擊效果(偷襲時重擊範圍增加為14-20,重擊傷害為X5)。

  武器特效:守序陣營、邪惡陣營和基礎職業為野蠻人、遊俠、法師、術士、吟遊詩人的玩家將不能拾取與裝備該武器。

  武器說明:這把武器的無數代主人都證明瞭一點——彌漫在刀鋒與指尖上的不是鮮血,而是寂寞。

  執念者的意志

  物品種類:戰爭長劍/+7

  物品等級:高等傳奇武器

  物品陣營:守序/同情善良/敵視邪惡

  攻擊類型:劈砍與穿刺

  需要屬性:力量14/敏捷10。

  傷害:1D10+7,+10神聖傷害針對邪惡陣營生物。

  重擊:15-20/X2(對邪惡陣營生物X4,對邪惡陣營生物必定重擊,同時所有傷害轉為無豁免的神聖傷害沖擊目標生物,如果目標死亡,軀體將會被聖炎凈化。)

  武器效果:裝備後自動獲得宗師級長劍精通(精通長劍等級+4),每日1次/高等偵測邪惡(回避偵測無效化)。

  武器特效:只有善良陣營的牧師/聖騎士/戰士才能裝備,任何非善良陣營或以上三種職業生物將無法裝備這把武器,而任何邪惡陣營生物/不死生物拾取此劍將會立即接受無豁免的神聖審判(高等神性審判/即死效果)。

  武器說明:就像是道義只存在於弩炮射程之內一樣,正義從來都只存在於良善者緊握着劍的臂圍之間。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