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替天行道 作者:可爭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43576 103 14
8832.jpg
替天行道 正文 第一章 初臨貴境

    夜裡的昌松縣,絲毫看不出日間那熙來攘往的熱鬧,這城郊之外的地方,更是連巡更人也不會顧及的角落,除開此起彼伏的幾聲犬吠之外,只有一派寂靜。

    一輪圓月,高懸中天,將淡淡的銀暉曬滿大地。

    置身於院子裡那棵大樹枝葉之間的慧彥,小心地根據月光的角度略微調整了下自己的身形,讓自己的影子完全隱匿在那娑婆樹影之中。

    脫去身上寬大的僧袍,換上這一身適宜夜間行動的短打行頭,在這清冷月色下,慧彥卻覺得心頭依稀有些發熱,恍惚間似是又回到了那縱橫江湖時的熱血歲月。

    從他的高度望下去,他的四個弟子也已經各自據守一方,隱成呼應之勢,無論對手從哪個角落進入這個院落,都必然落入他們的合圍之中。

    慧彥微微一笑,把心神完全放在大樹下那離他不遠的草屋上面。

    草屋裡並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只睡著十幾個還在襁褓之中的嬰兒。

    自從半個多月前慧彥好心地將一名被丟棄在荒郊的嬰兒抱回來撫養之後,這些天來就不斷有嬰兒被乘夜放在小院附近,當然絕大多數都是女嬰。

    事實上算上這整個破爛的臨時僧院,慧彥都想不出會有什麼值得旁人惦記的東西。就是今天日間他說起有人連續幾天潛入寺院的發現之後,監院法明和尚也不過是用一種看瘋子般的表情看了他半天之後,搖頭便走,再不理會。

    但慧彥卻絕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但有人漏夜潛入,而且來的人極為高明。

    所有的線索,都只存在於這間草屋之中,哪怕以慧彥的江湖經驗,都看不出這傢伙如何潛進門來的痕跡,就彷彿他是直接就在草屋中憑空出現一般。而這也更激起了慧彥的好勝之念。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就連那皎潔的月光,似乎都已經有點淡了。

    就在連慧彥都有點開始懷疑這一切是不是自己太過懷念昔日的江湖歲月而產生幻覺的時候,一聲再細微不過的輕響,從草屋之中傳了過來。

    響動雖輕,於慧彥而言卻不啻於轟然驚雷,他幾乎就在同一時間長身而起,向著幾位弟子做出一個手勢之後,足下借力,人已然如一道黑色閃電般劃過長夜,悄然落在草屋門前。

    殘舊的草屋連個像樣的門都沒有,只是象徵性的懸著草簾,慧彥伸手輕拂,草簾應手而起。

    慘白色的月光,自窗台映入。草屋中的情景,一覽無餘。

    一切正如慧彥所料,草屋中確實站著一個不應該出現的人。

    他站在那草屋中間並排放著的十幾個嬰兒當中,就這麼擺著一個奇怪的姿式,直直地正面著慧彥。

    但慧彥卻沒有衝上前去。

    他整個人甚至還保持著向前衝去的姿式,卻就這麼生生地僵在了門口。

    他認得這個人!

    這個人甚至是他數天之前親手抱回來的!

    這是原本應該正靜靜地草堆上面的嬰兒之中的一個!

    慧彥半生縱橫江湖,過慣了刀口喋血的日子,哪怕在面對再強大的對手,也從來未曾有過一絲畏懼,但是現在,他卻覺得一股惡寒之意,從心裡的最深處滲了出來。

    寺中人手不足,他這些天來也難免每日過來幫著給這些小孩換衣餵飯,再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眼前這個小孩的情況。

    這分明就只是一個不到半個月大,連胎毛都還沒退盡的嬰兒!這般大小的嬰兒,莫要說站立走路,便是爬都不應該是會爬的。

    可是現在這麼端端正正地站在慧彥面前,就是這樣一副嬰兒的身體,這個詭異的嬰兒,還正雙手大張,頭微微往上昂起,恍若是在進行著什麼神秘的儀式,在那湛然月色下,慧彥甚至還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他臉上露出的那種似哭似笑的奇怪表情。

    這也絕對不是一個嬰兒所應該擁有的神色與表情。

    銀色的月光自窗外投射進來,在地面上將嬰兒的影子拉得有些變形猙獰,尤其顯得說不出的詭異可怕。

    慧彥儘管對於即將面對的敵人早就已經有了種種猜想,卻怎麼也沒想到出現在他面前的,會是這樣一副奇詭的場面。

    他可以無懼於任何敵手,但在面對著這完全超乎於他認知之外的場面,面對這似乎只屬於鬼神之屬的領域之時,卻仍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股發自內心的恐懼。

    就這麼一瞬間的功夫,他的幾個徒弟也都已經圍了上來,佔據了門窗各處。

    他們都自跟著慧彥行走江湖多年,經驗豐富,就在圍上來的剎那間,手上已經燃起了火把。

    只是他們也在轉眼間看清了眼前的情況,一個兩個也都是被眼前這幕情形嚇住了,與慧彥同樣呆在了那裡,半點動彈不得。

    房間裡那個嬰兒似乎也被突然出現的人影與火光嚇了一跳,好不容易回過神,抬起臉來,愣愣地看著他們,臉上卻還帶著那股極端詭異的神色。

    一時間草屋內外,似乎連風聲都凝固住了,只餘下幾個人壓抑的呼吸之聲。

    …………

    李子球覺得自己已經很鎮靜了。

    換作任何一個人,置身於他這樣的情況下面,只怕早就已經發瘋發狂了。

    甚至可以說到現在為止,李子球都還沒能夠完全確定自己身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他的記憶還停留呼吸停止時的那一刻,再睜開眼來的時候,卻已經是身處於這樣一個陌生的環境下面,而且已經成為了這樣一個明顯出生不足月的嬰孩。

    幸好多年來的訓練,已經讓李子秋習慣了在面對著任何環境的時候,都能夠保持足夠的冷靜並盡量去適應。

    是以雖然心裡震驚莫名,但他這些天來還是一直默不作聲地扮演著一個嬰兒的角色,並慢慢去適應這個柔弱而全新的身體。

    只是身具一個成年的人思維與習慣的李子球,卻實在沒有辦法如真正的嬰兒那樣一天到晚一直躺在那裡,漸漸能操控自己的身體做一些簡單的活動之後,這兩天來難免要趁夜深人靜的時候起來活動活動,但他怎麼也沒想到在這破舊的和尚廟裡會有著慧彥這麼一個江湖大豪轉職的和尚,居然會由此發現蛛絲馬跡。

    一陣清冷的夜風吹來,火把上火舌吞吐,「噼叭」作響。

    李子秋驀地從震駭之中回過神來,卻是覺得週身發冷。

    雖然他還看不明白這前因後果,但也能夠清楚地知道自己眼前的處境。

    慧彥自恃身份,並不曾帶有武器,他那四個弟子可都是一手持著火把,另一手擎著明晃晃的戒刀。

    這些和尚這麼大張旗鼓,本意未必是來對付自己這麼一個小小的嬰兒,然而他現在這個模樣,被他們撞個正著,事情只怕就難以善了了。

    從這些人臉上的表情,李子秋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他們心中那種驚駭欲絕。

    現在他們都被自己那太過詭異的出場給嚇住了,但只要一旦回過神來,這種恐懼的情緒都更是容易爆發成為十倍百倍的殘暴。

    點天燈?浸豬籠?拿刀剁成肉醬以防止每一個細胞跑脫……

    種種不知道來自歷史傳說、聊齋還是黃易、衛斯理的念頭一時之間紛沓而來,但李子秋偏偏找不出任何一個可能的解決辦法。

    「咳……」慧彥最早回過了神來,他氣貫全身,週身骨節都自發出陣陣脆響,望著眼前似乎並沒有什麼進一步舉動的的嬰兒,神情肅然,如臨大敵般試探性地探出了一步。

    火焰閃動間,李子秋一眼望見慧彥那在暗夜裡反射著光芒而格外顯眼的光頭。

    他猛地挺胸昂頭,就這麼直了直身子。

    慧彥的身形為之一滯,雙掌橫在胸腹之間,一派如臨大敵的神色,四面更是一陣刀刃橫空的聲音,一個膽子略小的弟子甚至連連退出了好幾步。

    卻見得草屋之中那個說不出神秘的嬰兒,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火光與月光夾雜自他背後映來,一時間恍若身上披上一層彩色霞光,不可逼視。

    就在慧彥他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又弄得有點兒呆滯的目光之中,李子秋周行七步,用稚嫩卻清晰的聲音喝道:「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