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遠古神話] 天堂屠夫 作者:高森(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76274 84 21
本帖最後由 longwang 於 2010-4-16 21:31 編輯

10031712129d7e119a71afdbf3.jpg

      骨肉為船,
  肌膚為帆。
  呼吸為風,
  哀嚎為樂。
  穿越血海,
  抵達彼岸。

第一卷 初生 第一章 初生

  「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一個正常的女人,會在懷孕五個月的時候分娩?誰會相信!?」

  烈焰帝國皇帝的妻子之一,西皇后蘿茜撫摸著自己的大肚子,用看似不經意的語氣說道。她的眼神看著皇帝的背影,閃爍不定,不過那雙美麗的眼睛已經出賣了她內心的想法。

  「閉嘴!」

  站在巨大花園露台之上的皇帝的聲音低沉,他的視線落在遠方山頂的護國神殿之上,巨大的紅色光柱從神殿頂端射出,在天空之中綻放成無形的天幕,將整個烈焰之國的國土全部籠罩其中,在遙遠的過境上,沖天的烈焰保護著這個國家的每一寸土地。

  那是護國女神的神殿,那是堅固的護國天幕,多少年來,護國天幕一直保護著烈焰帝國的國土,但那不能保護自己。

  「我絕對不能容忍我的女人對我有任何欺騙,護國女神在上,只要她承認他和別人通姦,我發誓絕不會傷她的性命!」

  皇帝轉過身,從鑲嵌著鑽石的陳列架之上取下他最心愛的武器,那把曾經被護國女神祝福過的寶劍——艾爾西斯。他每天都會抽出一些時間擦拭自己的寶劍,夢想著在戰場上英勇殺敵,但是他並不知道這劍竟然有朝一日會對準自己的女人。

  「無論結果是什麼,今夜我都會知道一個答案。」

  皇帝的離去的身影有些狼狽。而在皇帝身後,西後蘿茜卻已經激動的渾身顫抖起來。她堅信這是自己的機會,她堅信她即將獲得勝利。她堅信只有她的兒子,才能君臨烈焰帝國——這個世界上最強大,富饒,美麗的帝國!

  火之國的皇帝,卡斯特羅-費雷斯只有兩位妻子,奧賽莉婭和蘿茜。她們分別冊封為東皇后和西皇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一直到皇帝四十五歲,皇帝的西後才懷孕,這讓這位在子民之中很有口碑,卻因為一直沒有子嗣而痛苦的皇帝欣喜若狂。而當他的西皇后懷孕四個月之後,他的東皇后竟然也被檢查出有了身孕。

  原本這沒有太大的問題。

  可是問題恰恰就出在了這裡,東皇后懷孕之後,她的肚子瘋狂的增長,僅僅五個月的時間,竟然就要生產!

  就算皇帝如何明理,也不相信這個孩子會是自己的,無論如何,一個女人都不可能在懷孕五月之內生產,也就是說,東皇后懷孕的其間應該是在九個月之前。而那個時候,皇帝幾乎每天都在西皇后那裡度過。

  她的孩子是哪來的?

  恐懼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強烈的吃驚。

  擺脫它的最好方法就是思考,並且對所有不測事件有所準備。

  遺憾的是,皇帝從未想過自己會遇到這種事請,他不可能準備好一切事情。

  皇帝被被某些人鼓動的煩躁無比,他緊握他的寶劍,直奔東後所在的寢宮,一路沿途的侍女們嚇的面無血色。臥室之外,皇帝可以聽到東後因為疼痛而不斷的尖叫,接生的御醫正在出言安慰。尖叫聲就像是掌摑在皇帝臉上一般,憤怒的男人一腳踹在了大門之上,兩扇大門平著倒在了地上。寶劍的寒光瞬間照亮了整個寢殿,一切都變的死一般的寂靜。

  每個人都知道皇帝為什麼在這裡,每個人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告訴我,這是誰的孩子,我保證你們都會活著。」

  皇帝的聲音有些顫抖。

  皇后早已聽說了皇帝的懷疑,但是她一直都認為皇帝一定會信任他。但是,現在,那個她愛的男人竟然用這種方式迎接他們的孩子?她緊緊的盯著皇帝的寶劍,然後又轉而看著皇帝的眼睛,最終卻將頭轉了過去。如果是平時的皇帝,他絕對感覺到東後的眼神之中似乎要表達的意思——那是對自己不信任的絕望。那是可是憤怒之中的他早已經失去了曾經細緻入微的觀察能力。

  「很好!」

  皇帝將寶劍高高的舉起寒光劃過了東後奧賽莉婭的高高隆起的小腹,羊水混合著血水立刻將整張床鋪都浸濕了。

  女性分娩的痛苦是人類能夠承受的痛苦頂峰,相比較之下,寶劍劃過的疼痛反而是那麼的微不足道。東後她沒有叫喊,她用力撐起自己的身體,看著正在不斷流出鮮血的身體。然後她用詭異的眼神看著暴怒之中的皇帝。

  「你犯了一個錯誤,你做出了一件會讓你後悔終生的事情。我將會詛咒你,以我高貴的血統詛咒你,我詛咒你將永遠不會在讓任何一個雌性生物懷有身孕,你會變的衰弱,你會更快的老去,你會失去一切你現在擁有的!」

  東後高聲的詛咒著手握寶劍的君王,激動讓血液也更加快速的離開她的身體,她渾然不覺,就這樣死死的盯著他的丈夫,一直到她感到眼前開始發黑,她的嘴角才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你不會知道,你究竟讓一個怎樣的生命來到了這個世界上……」

  虛弱皇后失去了生命,血液漫過了皇帝的腳尖,他感覺到自己的胃在抽搐,他要去找個地方去發洩一下,因為不這樣做的話,他可能會發瘋的。

  但是,就在他認為一切都會結束的時候,東後的肚子卻動了!而那刺眼的傷口之中竟然緩緩的鑽出一個帶有些許紅色絨毛的小腦袋來!

  「陛下!孩子!孩子還活著!」

  年邁的御醫高聲叫喚著,同時衝到了床前,她輕輕的將那嬰孩抱起,卻看到臍帶竟然已經被皇帝的寶劍給切斷,在嬰孩的左腳踝上也有一道深深的傷口。

  「什麼?」

  皇帝無法相信,但是在御醫手中的確是一個嬰孩。

  御醫熟練的將孩子倒著提起來,用力的拍打著他的腳心,很快,嬰孩張開嘴,發出了他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第第一聲啼哭。但是,他只哭了三聲,呼吸就開始變的平穩起來。

  御醫高興的將嬰孩正過身來,在她懷裡的小生命卻突然睜開了眼睛。在那一瞬間,皇帝彷彿看到了那孩子眼中一閃而過的金色,正抱著他的御醫一下子將孩子丟在了血水之中。她痛苦的扼住自己的喉嚨,拚命掙扎,血水沾染了她滿身。最終,她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她死了。

  沒人知道發生什麼,皇帝甚至連自己的呼吸聲都聽不到。

  他用寶劍逼著另外一位醫生將孩子抱起來,但是這一次,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孩子的雙眼之中帶著淡淡的金色,大大的眼睛並沒有對這個世界表現出新生命應該有的好奇。他眉宇之間和倒在血泊之中的東後有著八分相似,卻和皇帝幾乎沒有任何一樣的地方。

  孩子被包裹起來交給了皇帝。

  皇帝要去做一件事情。

  無論任何一個世界,無論貧窮還是富貴,都有一些人。他們希望搞清楚一些事情,卻不希望別人知道。

  這些人總會有一些秘密的渠道來解決自己的難題。

  位於皇城平民窟之內有一個巫醫帳篷,這裡的巫醫是某個神的崇拜者,他在他的全身都刻滿了符文,他將他的耳朵削掉,他在皮膚上穿上叮叮作響的金屬金屬環。他總是會用一些詭異的原料來製造一些更加詭異的藥劑。而這些詭異的藥劑更是能夠實現讓人無法理解的詭異能力。

  現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個人。

  「告訴我,他是不是我的骨肉。」

  來人將臉牢牢的遮住,他抱著一個明顯是剛出生的小孩子,孩子渾身是血。

  不用猜測,這肯定又是一個豪門血案。

  巫醫從滿是香料的櫃子之中掏出一枚銀盤,銀盤中央是完美的鏡面,而邊滿是扭曲的符文,這是只有太古旅行者的信徒才會真正認識的符文。

  皇帝伸出手,讓對方捏住自己的食指,並且用一根尖銳的針刺破他的指尖。然後他又打開孩子的襁褓,孩子的腳踝處傷口依然沒有完全止血。

  皇帝的血和孩子的血同時滴在銀盤的正中央,頓時,銀盤周圍的符文亮起,形成一股霧氣。霧氣不斷的翻滾扭曲,最終變成一團拳頭大小,如同碎肉一般的怪物。

  那怪物揮舞著細小的觸手,幾個不規則分佈的眼睛同時盯著皇帝,巫醫,以及銀盤。巫醫張開嘴,說出人類無法發出的話語,那團碎肉將兩滴血液吸了進入。隨即,碎肉開始蠕動,變形,擠壓。然後兩個幾乎只有拇指大小的嬰孩從它的軀體之中分離,而碎肉也消失在了霧氣之中。

  「他是您的孩子,大人,您看,你們幾乎一模一樣。」

  巫醫將盤子伸到了皇帝的面前。

  皇帝沉吟著,看著盤子之中那脆弱的造物,他們看上去如此的弱小,如此的不堪一擊。

  「告訴我,有沒有任何可能,一個女人能夠在四個月的時間分娩?」

  皇帝突然開口問道。

  「尊貴的先生,您看到了,這兩個嬰孩是在一分鐘之內誕生的。」

  巫醫咧開嘴,不夠恭敬的微笑著。

  「但那是怪物。」

  皇帝有些惱怒。

  「對於我們來說,世間的生物,從人類到螻蟻,沒有什麼太多的區別。」

  巫醫對皇帝躬身行禮,沒有絲毫的不恭,但是皇帝總感覺,那巫醫行禮的對象似乎是自己懷中的孩子一般。

  但那是不可能的。

  巫醫信仰是太古旅行者,這些瘋子的崇拜物們已經和舊世神戰爭了無數個世紀,而且他們的戰爭還將繼續下去。但是皇帝對此並不感興趣。他離開了巫醫的帳篷,孩子在他的懷裡穩穩的安睡,沒有絲毫的哭鬧。望著那眉宇之間熟悉的樣子,皇帝意識到,他剛剛做出的事情有多麼的不可挽回。

  但是,一切為時已晚。

  巫醫目送皇帝離開自己的帳篷,將銀盤之中的一個微型嬰孩扔進了垃圾桶,然後恭敬的將還有一個微型嬰孩的銀盤放在最華美的祭臺上。

  「一切都在您的計劃之中,我的主宰。」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