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盜墓大發現:死亡末日 作者:北山老貓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49383 191 8
本帖最後由 5131420to 於 2010-4-5 00:17 編輯

第1卷 天宮之城 第一章 活屍

九二年二月,徐州市中心醫院……

    「老丘,你相不相信屍體會動?」一個穿著警服的中年男人不屑道。此人是公安局刑警隊大隊長李明學,剛剛接到一個案子,報案的是兩個前琅子村的村民,一個受重傷正處於昏迷中,一個受到了輕度驚嚇,滿口胡言亂語,說的話讓人匪夷所思。只知道他們似乎發現了一座古墓,如此一來與文物保護局又有了牽涉,所以李明學便把文物保護局副局長丘子維叫了來。

    「呵呵!這可不好說,我說我見過你肯定也不信!」丘子維笑道。

    李明學漫不經心的說:「嘿嘿!老丘,你還是這麼幽默!哎,小林,你們家丘局真見過會動的屍體?」「呵呵!」我笑了笑「丘局給我講過這麼一段,跟我的世界觀確實有點距離!」三人不禁低聲笑了兩聲。

    上了四樓,過一個轉角。李明學道:「到了!老丘,有機會你也給我講講,咱也樂呵樂呵,呵呵!」丘局滿口答應著進了病房。裡面只有兩個人,一個趴在床上,後背裹滿了紗布,看來傷勢不輕;另一個坐在床上發呆。見我們進來,那發愣的人忙喊了聲「李隊長」便要下床,被李明學按住了。

    「這是文物保護局的丘局長,你把你知道的跟他說說!」李明學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那人忙坐直身子道:「奧!好好,丘局長,我叫常建,丘局長,我看到鬼啦!太嚇人了,太嚇人了!」丘局安慰了下常建說:「好,常建,你別著急,慢慢說,你們是怎麼發現的?」常建緊握著丘局的手將整個事情回憶了一遍。原來昨天早上這個叫常建的村民和同村的另一村民去村西南的山上獵兔,大約八點的時候才獵到一隻,便要烤了它。二人分頭收集柴草,當常建把山腳下一大叢枯草割完後,發現草擋住的地方有一個一人多粗的洞,自然地往裡看了一眼,發現裡面竟有一條半人多高的甬道。另一村民常向陽膽量頗大,正好當時都帶著手電,便勸常建進去看看,起初常建並不想去,但一聽常向陽說裡面可能有古物珍寶便答應了。兩人很容易便把洞口挖大,便由常向陽一手拿手電筒,一手拿獵槍當先半蹲著走了進去,甬道裡不時有風從裡面吹出來,不知為什麼吹出來的風雖然挺溫和,但吹到身上感到渾身不舒服,後背不禁發涼。起初常建走不了多遠就往後看一眼甬道口,後來甬道慢慢變大了,前面的常向陽走的也越來越快,常建為了跟上常向陽也沒空往後看了,二人走了大約有半個小時,此時甬道已有一人多高,可容三人並排而走,正行走間突然前面的常向陽「啊」的一聲便向回跑,常建沒有心裡準備,本來就有點害怕,被常向陽一叫,嚇的竟然愣住了,一個反應遲鈍,兩人撞在了一起,一個四仰八叉,一個狗啃泥。常建還沒開口問怎麼回事,就聽常向陽喊道:「快跑,他娘的太嚇人了!」常建一聽也不管是什麼了,先跑了再說。二人剛爬起來跑了兩步,常向陽便停了下來,罵道:「媽的!常建別跑了,是他媽死的!」 二人又走了回去,這回看清了原來墓道兩側立著兩個石人,一個是渾身上下通白,一個渾身上下通黑,面貌猙獰恐怖,常建看了後,死活非要出來,便撇下常向陽一個人退了出來。剛爬到洞口,便聽到常向陽放了一槍,緊接一聲慘叫和跑動的聲音,下的他三步並作一步爬了出來,一直跑到山上才敢停下。不一會便見常向陽鬼叫著從裡面滾了出來,後背全是血。緊跟著從裡面竄出一古屍,穿著一身古裝,半尺長的黑指甲。常建本以為常向陽肯定要完了,豈料那古屍剛探出半截身子便又迅速縮了回去,似乎十分怕光。過了好長時間,常建才敢下去把常向陽扶起來,大概的情形就是這樣。

    丘局聽完,沉思了一會兒才說:「聽他這麼說,這應該是個周朝古墓,明天我帶人去看看!」李明學忙說道:「我派些人跟你一塊下去!」丘局擺手道:「不用了,這座古墓很有價值,去的人多了,我怕把裡面的文物給破壞了!」「那也行,你們多帶些傢伙兒,肯定他是看走眼了,哪有什麼會動的古屍啊,八成是在哪劃傷的。到時候我就在外面候著,一有危險馬上通知我!」丘局點了點頭,便讓我把他送回了局裡。

    第二天一早便出發了,這前琅子村在我們市東南角的一個縣裡,村子一半在平地上一半在山上,人家不多面積倒很大。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便到了前琅子村,一進村村長便和一些村民迎了上來:「丘局長您好,辛苦您了。」丘局點了點頭和村長說了幾句客套話,村長便要帶我們去看墓。這時又來了一輛金盃小麵包,這是我們局出差時的公用車輛,就聽丘子維道:「太好了,來的真快,這下也不用等他們了,咱們走吧!」隨後又對剛來的一隊人道:「老劉趕快跟上,咱們看看去。」老劉是我們局考古對的隊長,約有五十歲,長的短小精悍,卻是考古方面的專家。

    「哎!來了,老丘你們來多大會了。」「我們也剛來。」我看著丘局忙著和村長說話,便替他回答道。老劉走了過來道:「看來我們這大金盃比你們那桑塔納也慢不了多少啊,走,小林咱們過去看看。」

    大約走了一個小時,翻了兩個山頭下到一個山坳裡,雖然山谷不大,但已沒有了人家,我們由村長帶路在樹林中艱難穿行了好一陣,真難想像這裡竟然還有塊人很少浸染的地方,說披荊斬棘有些誇張,但我們走到谷底後,衣服多少有幾處被掛爛了,而且就連丘局長的大哥大都沒了信號。這條山谷是南北走向,向北過一段路程便又往西折去,谷底景色與山上大不相同,山上多為個頭不大的松樹,雖是如此,人走進去,仍有『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的感覺。而谷底長的都是蔽日的白樺樹,人行其中當真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不一會兒前面的人便在西去的山谷中停了下來,那裡已有了不少村民,還有刑警隊的。大伙剛停下村長便問丘局說:「丘局長這是個什麼人的墓啊?」丘局歎了口氣道:「真沒想到這兒還住著位大人物。這個墓距今將近三千年,就從常向陽所說,如果沒錯的話這應是一個周朝早期的墓,因為周朝的墓一般都會在墓道中放兩個守護者,就像咱們的門神一樣,死者地位不一樣,所放的守護者也不一樣,這一個應該是黑白無常或陰陽鬼差,從這兒看墓主生前應該是個丞相或大將軍。」

    聽了這一番推理,我對丘局不禁產生了些欽佩:「丘局那墓道中為何還要用黑白無常來守護呢,他們不是押解鬼魂的嗎?《西遊記》中孫悟空的魂魄就是被他們押走的。」丘局笑了沒回答,只是和劉隊打了個手勢,對我說道「小林,這次你也來吧,拿著我那包東西。老劉還是你帶隊。」

    「好」說著老劉便跨上背包拿手電筒向裡走去,丘局和我緊跟了上去,後面還有三個考古隊的老手和四個實習生。看著滿是鑿印的甬道,還別說咱還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真有點後悔以前幹過這麼多搗蛋的壞事,咋就沒想到來墳裡逛逛呢,看著後面幾個人面容嚴肅,連話恨不得都不敢說,我心裡直發笑,多大點屁事,不就是鑽鑽墳嗎,幹嗎整的這麼嚴肅啊!雖然聽常建講了一通,我根本沒上心,在現代的科技社會裡,談這東西有點太幽默,自然不當回事。

    很快就到了,常建他們看到石製黑白無常的地方,還真別說不知道的人猛一看,到還真能嚇的沒了魂,不禁佩服起了吳承恩與大導演何潔,他們怎麼知道黑白無常的這副模樣呢,不過這兩個與電視中的還不大一樣,衣服一樣,不一樣的是臉部。臉色和衣服恰好相反,黑衣白臉,白衣黑臉,滿臉都是爆裂的裂痕,顯然過了三千年,石人上的漆失水皸裂造成的,但不知為何黑白無常均是一隻眼睜一隻眼閉。正看著,後面的人便擠到了前面來,有兩個實習生拿著老式相機在拍照,丘局對一個考古隊老手喊道:「老林,你帶著一個學生收集剝落的塗料。」被稱作老林的人叫林秋文,聽丘局說這人是前年來的,上海大學畢業,此人做事非常認真,深得丘局與劉隊的重用,幾乎每次進墓都帶著他。   

    這時走在最前面的劉隊喊道:「老丘,你過來看看。」聽到劉隊一喊,丘局便向黑白無常後面走去,我背著一包東西跟了過去,劉隊正照著甬道頂部的一塊地方,我們過去一看,差點沒把我嚇的坐到地上,甬道頂上掛著一具後背貼牆的白骨,白骨雙臂伸開,十指張開,如老鷹從天而降,更令人驚奇的是除頭部外白骨非常完整,頭是從頸椎第二個椎骨往上沒了的。但在牆上卻是以畫代骨,一張極度誇張的臉畫在椎骨上面,頭頂有一個很大的突起,就像頭被猛砸了一下,腫了起來。耳朵畫的像貓的一樣,嘴巴大張,露出滿嘴牙齒,兩個犬牙奇大,簡直不是按人的比例畫的,一雙大眼幾乎接近圓形,看不出有睫毛和眼皮,令人奇怪的是兩隻眼睛不知用了什麼塗料,用手電筒一照竟然閃閃發光,兩隻眼睛睜的就像要把人吃掉或是非常憤怒一樣。讓人一看便覺後背發涼,心裡發虛。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