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歷史穿越]殭屍修道 作者:情如玉壺冰(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60586 118 13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2-12-20 00:23 編輯

第一章穿越--殭屍

    無盡的黑暗,看不到一絲的光線。

    突然,一道白色的電光。突如其來,刺破了黑暗虛空。

    昏迷了不知道多久的意識,漸漸地甦醒了。

    焦凡,睜開了重似千鈞的眼皮,映入眼簾的除了黑暗還是黑暗。他清晰的記得歹徒的凶匕插入了肺部,自己已經死亡了。

    這是陰曹地府?怎麼不見其他的人呢?不!其他的鬼呢。黑白無常老大怎麼也看不到呢。

    對於無盡黑暗,人都一種本能的恐懼。焦玉卻耐不住心裡好奇,開始胡思亂想。

    本能的想動一下手腳,卻發現自己一丁點都無法動彈。渾身僵硬,身體彷彿不屬於自己一樣。

    聲音--

    猛然間,又發覺自己連話都無法說出口!

    焦凡,驚恐了!

    身不能動,口不能言,意識卻清醒著。處在這沒有一絲聲音,沒有一點光線的黑暗中,慢慢等死。想像都使人抓狂。

    假死!還不如直接死掉。

    意識到自己沒死的焦凡,沒有一絲喜悅,反而惴惴不安。

    這裡究竟是哪裡?不會是醫生認為自己已經死亡,送到太平間來了吧。焦凡的心為之一急。

    日!一定是這樣!

    想到最有可能的一種結局,心裡憤怒極了。狗日的庸醫,沒有一點職業操守。媽的,你們可把老子害慘了。

    欲哭無淚的焦凡沮喪極了。

    拉到太平間的死人是要活化的。想到這,焦凡心裡再次焦急起來。就這樣被活活燒死,豈不是太慘了。

    狗日的庸醫,老子可是見義勇為的英雄啊。這幫殺才!庸醫!有這樣對待英雄麼。

    活活燒死,口不能言,身體又不能動。焦凡心裡暗暗叫苦,邱少雲是被烈火燒出的英雄,而自己卻倒好,英雄被活活燒死。

    假死都發現不了,真是蠢材醫生啊。草菅人命,會遭報應。天打雷劈,雞叨狗咬,還有豬拱```````````.

    此時的焦凡,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真可謂是山窮水盡。

    罵了不知多久,終於累了。暈暈乎乎地就睡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焦凡再次醒來的時候,他突然間愣住了!

    漆黑的虛空中,彷彿在遙遠的空間透過來一絲光線。

    光線很淡,非常柔和,落在他身邊不遠處。

    光?!

    有光了!

    絕望的心田亮起來了一絲希望。或許自己還有一線生機,焦凡心裡安慰著自己。

    沒有多久,光線就又消失了。

    可是它,讓絕望的心,生出了希望。

    吼,吼!--想大吼兩聲,表達自己的激動情緒,可是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不能就這樣等死!

    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

    強烈的求生慾望終於燃燒了起來。過了好久,焦凡才冷靜了下來。面對現狀,一步一步開始分析起來。

    要活命,首先一定要讓那些工作人員知道我沒死。可是想要引起外面的注意,一定要弄出聲音啊。關鍵是該怎麼弄出聲音呢。

    片刻後,焦凡便理清了思路。一,要開始第一次嘗試著控制自己的手,手能動了自然就能發出聲音。二,要嘗試著嗓子發出生意。雙管齊下,或許見效更快。

    開始了艱苦的嘗試。

    一次,二次,三次``````````````上千次,都失敗了!

    無盡的黑暗,無邊的孤獨寂寞,時時刻刻的侵蝕著焦凡的心神。強烈的求生慾望才使得,焦凡的心神沒有崩潰。

    倦了就睡,睡醒了就繼續嘗試。枯燥單調,還有可怕的空虛寂寞,以及一次次的失敗,一次次的打擊,這些都不斷捶打著焦凡的心神,使他的心境得到了極大的提高,韌性十足。

    時間流逝,不知幾何。

    依稀的記得光線出現了七次。大致估計了一下,光線每次出現的間隔大致有二十多小時,若是按一天算的話,也就是過去了七天了。

    想到這,心裡陡然一驚。

    七天了?!--為什麼沒有感覺到餓?也沒有絲毫感覺到渴?

    若是不是右手的小手指能動,他幾乎就懷疑自己真的一驚死了。只有鬼才沒有飢渴感。這幾天不懈的努力嘗試,雖然不能發音,但是最起碼右手的小手指能動了。

    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久不要水和食物,仍可以生存,但是焦凡知道自己還活著。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時間在這裡顯得毫無生趣,流逝不知歲月。

    焦凡一直在不斷地,試著控制自己的身體。雖然效果甚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他的意志堅如磐石,絲毫不曾動搖。累的時候他就會想想自己在農村的父親,還有那個愛撒嬌的女朋友。

    他是一個是農村人,自小家境清貧。母親早逝,和父親相依為命。生活的艱辛使他過早的成熟起來。為了改變殘酷的命運,他自小學習極其刻苦。他的腦子不笨,可也不算太聰明,通過努力,終於考進了一所三流大學。

    雖然是三流大學,但是在他們的那個偏遠的山區小村來說,也是個了不起的大事。還被鄉村鄰里稱作『秀才』。

    還清晰的記得,接到大學通知書那天,父親滿是皺紋的臉上綻放著他從未見過的笑容。

    家境貧寒,他一邊打工一邊唸書,在拮据坎坷中讀完了大學四年。大學生活對他來講,唯一值得他高興的事,就是有一個秀氣的女孩成了他的女朋友。那個女孩說他長的像郭富城,所以喜歡他。

    焦凡很喜歡這個女孩,雖然倆人有時候也吵嘴,但是並不影響倆人之間的感情。女孩還說了,畢業後只要他能在城裡買一套房子就嫁給他,願意等他兩年。

    女朋友願意用最寶貴的兩年青春時光,等待他。焦凡心裡非常感動,同時也感覺自己很幸運。

    在這物慾橫流,道德淪喪的社會,他根本就沒有想過,就這樣讓女孩跟自己過一輩子。若是自己沒有能力改變現狀,即使女孩願意,恐怕焦凡自己也不願意。

    兩年的青春對於二十多歲的女孩是何等的寶貴。有這麼好的女朋友,他感到上天對自己不薄。

    畢業後,他進入了一家小公司打拼。焦凡立志,一定要在兩年內買一套房子。雖然目標很難,但是他並沒有被嚇到,相反心中充滿鬥志。

    進入公司半年,由於表現特別優異,被領導看重,從普通的銷售員,提升到了部門主管。

    一年後,他再次榮升部門經理。

    那天,是兩年的最後一天。焦凡的存款終於達到了購房的最低限,不過也僅僅是首付八萬。

    那天傍晚,焦凡去接女朋友,想給她驚喜。誰知道,路上竟然出現了意外!

    當時,路邊三名男子再搶一個婦女的黑色手提袋。十幾米處,甚至還有七八個城市居民在觀望,指指點點,瞧熱鬧。

    從穿著上看,婦女像是從農村來的。那個婦女臉上被打的血肉模糊,可是她的手死活都不肯松。

    「這是我女兒看病的救命錢,你們不能搶!!」婦女凌亂的頭髮下,那雙暗淡的充斥著血絲的眸子,透著無比的執著。

    誓死不鬆手!

    本來不想管閒事,做好事沒好下場,特別是城裡。扶一個跌倒的老人,反而會被訛詐賠款。碰瓷這種事在城裡特別多,焦凡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積累起來的八萬就這樣就訛詐走了。

    最後那句話,透著倔強而又強烈的死志。猶如一道雷鳴,閃進了焦凡的心靈。

    在城市呆的這幾年,近乎麻木的心靈,突然間被深深地震撼了!!

    母愛!!--世間最無私的愛。

    自小就失去的焦凡,母愛對他來說是的遙遠和陌生的。眼前的這一幕卻使他感受到了那種無私的偉大的愛。

    很顯然,焦凡衝上去了。

    `````````

    在中刀倒下的時候,他看到那三個男子倉皇逃走了。出了命案,他們也害怕。看到了那位大媽慌亂驚慌地拉著自己的手。

    這時候,圍觀的路人才終於有人拿出手機撥打了110。

    眼前漸漸地黯淡了下來,強烈的睡意真是令人難以抵擋。就這樣掛掉了麼。心裡歎了一口氣,真是有些不甘心。

    「大媽--,你不用急。」焦凡蒼白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嗚嗚~~,孩子你是好人啊。是我連累了你---」

    大媽抹著眼淚,哭泣。嘶啞的嗓音喃喃成語。看著年輕小伙子為了救自己,就要死在眼前,那雙紅腫的雙眸,充滿了悲傷。

    「世道混亂了。蒼天無眼啊,嗚嗚~~~」

    「大媽,你`````剛才真是勇敢。```````」

    「咳````咳``````」話未說完,焦凡就感覺到呼吸極其困難起來,肺部呼吸系統化破壞,疼痛劇烈,額頭出了一層冷汗。大媽見狀,急忙扶著焦凡的背部,讓焦凡坐起來,使其好受點。

    「大媽,你女兒真幸福,有一個這麼好的媽媽。」焦凡斷斷續續地說著,「小時候我母親就去世了。到現在也不知道我母親是什麼樣子。」

    臉色突然變得紅潤起來,眼神朦朧,似乎充滿幢景,又似陶醉依戀。

    突然,焦凡彷彿想到了什麼,睜大眼睛看著婦女的眼睛。

    「大媽,你女兒怎麼了?」

    大媽知道年輕人生命不多,迴光返照已出現了。這個素昧平生,為了她仗義而出,為了她才喪命的。大媽忍住悲痛,說起她女兒的事情。

    原來她女兒今年九歲,得了敗血症。需要十七萬治療費。農村家庭本來就貧寒,十七萬無疑是個天文數字。

    禍不單行的是,孩子的爸爸為了給孩子看病,在高層建築上懸空作業。不料從高空掉落下來,當場死亡。這對本已愁雲滿天的家來說,無疑於十級地震。

    大媽本想陪女兒走完最後的幾個月後,然和就陪女兒一起去地下,找丈夫。

    這時候,那個建築公司送去十萬賠金。這對已經破滅的家來說,注入了一絲曙光。因為大媽看到了讓女兒活下去的一絲希望。

    大媽將孩子送進醫院門口,就一個人去銀行取錢。在人生地不熟地城市,大媽沒有絲毫經驗,她用黑色布袋子裝了十萬現金。

    剛出銀行就被賊惦記上了。以致發生了眼下的搶劫。

    「大媽,這個你拿去給孩子看病吧。我如今也用不上了。」

    滿是鮮血的手,從懷裡拿出一個銀行卡。「大媽,我也是農村出來的,我知道咱農村人掙錢不容易。卡裡有八萬,剛好給小妹妹看病。密碼是一,二,三,四``````五``````六```````」

    啪嗒!

    卡掉落在地上。手,垂下了!

    人走了,嘴角還浮現一抹淡淡笑意。

    空洞無生機的眼睛,卻有著一絲淡淡地遺憾,仰望著灰色的天空,彷彿要將無情的蒼天看穿。

    大媽愣住了,心裡滿滿地,堵得她說不出話。那張沾滿鮮血的卡,在夕陽下顯得那麼的紅!那麼刺眼!!

    ````````````````.

    那個小女孩也不知道好了沒有,希望她的病能夠看好。焦凡忽然又想起,自己那個女朋友來了。錢沒有了,她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和我分手呢。

    媽的,不想了,分手也好。如今我成了植物人,廢物一個,豈能再連累她。

    焦凡洩氣了!

    現在變成了植物人,一個廢物!活著也是個累贅。

    老子要是這樣活著,還不如死了算了!咦,不對呀,若是植物人,我的手指怎麼還能動?

    現在,右手的小手指,無名指,還有中指都已經能動。

    看來長期的堅持努力有效果。一直堅持下去,那麼說不定``````````再次成為「人」。雖然有些奢望,可是焦凡的心,卻堅定起來。

    時間流逝如水。

    一次次的錘煉下,焦凡的右手五個手指能夠簡單的彎曲,略成爪狀。但是卻始終無法再進一步。

    聲音方面卻沒有絲毫突破,喉嚨處彷彿被堵住一般,一點聲音都發不出。

    此時,焦凡有一種說不出地不安,似乎什麼事情要發生似地。心中有一種說不出地暴躁,甚至有一種嗜血地衝動。

    殊不知道,這正是殭屍嗜血本性即將發生的前兆。更別說是,他已經穿越到了另一個宇宙空間的物質位面。

    陌生的大陸,未知的命運。穿越,焦凡成了一個以血為食,不入輪迴,不墮地獄,天譴雷擊,災禍不斷的倒霉殭屍。

    若是知道真相以後,不知道焦凡是否還有勇氣去面對。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