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其它小說]

[推理偵探] 警察故事之特殊任務 作者:易新米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6642 101 1
本帖最後由 pshpcdog1982 於 2010-5-8 00:21 編輯

第一章【奶罩之禍】

  午夜時分,月華瀉地,清風徐徐,沸騰的T市已經冷卻下來了,然而就是在這樣一個看似最平常不過的夜里,劉永誠的人生從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這晚是葉夢二十歲的生日。李源、余磊、楊浩、劉永誠四兄弟陪葉夢從KTV房唱歌出來時,大伙都覺得沒有玩盡興,但又沒有好去處。劉永誠常常聽他們說打麻將其樂融融,于是他提出開一間房打牌,誰贏了錢誰請客吃夜宵。沒有經過任何的討論,大伙的意見達到了空前的一致,于是他們攔住一輛的士來到了南湖賓館518房。

  進房之后,劉永誠的手機“嘀嘀”響了一聲,他掏出手機一看,原來手機快沒電了。他擔心手機沒電了老馬聯系不上他,于是躲到衛生間打通了老馬的手機,他告訴老馬他的手機快沒電了,如果刑警隊里有事的話就打他朋友葉夢的手機。

  老馬問他在干什么,為什么這么晚了還不歸隊。劉永誠說在陪朋友們玩牌,隊里有事就打電話過來,他一定及時趕回去。

  劉永誠苦于自己的身份特殊又不擅長玩牌,只好坐在一旁當觀眾。葉夢像掃把星下凡似的,手氣差得要命,不到一個小時就輸了二百多元,她用微微發紅的雙眼瞟瞟坐一旁的劉永誠,說道:“永誠,我的手氣太差了,你來幫我玩玩好嗎?”

  向來敢作敢當的劉永誠這下變得扭扭捏捏了,他搖著頭說:“你們玩玩不要緊,我可不能參與,萬一被抓了怎么辦?”

  楊浩說:“你是警察叔叔耶!誰敢抓你?”

  劉永誠說道:“新調來的柳局長對賭博一事抓得特別緊,剛來上任的第一天就因為此事,他處分了一個大隊長……”

  劉永誠的話還沒有說完,楊浩不屑一顧地沖他吼道:“好啦,別牛逼了,玩麻將是你給我們出的主意,沒想到第一個反對的也是你,你到底是啥意思?今晚是葉夢的生日,你就不要在這里掃大伙的興,行嗎?”

  余磊馬上補了一句:“虧你還是一名刑警,我看你是樹葉掉下來怕砸破腦袋!”

  李源見大伙都幫著葉夢,他若是不發飚,似乎有失男兒氣慨,于是說道:“你這么膽小,若是兄弟們以后有事找你幫忙,那就沒指望了喲——”

  他故意將“喲”字拖得很長,劉永誠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肺都差點氣炸了,但是夢中情人葉夢在場,他又不好意思發作,悶聲道:“哼,三個男人欺負一個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漢,想演英雄救美?看我上場之后不叫你們輸得砸鍋賣鐵、眼淚泡飯吃!”

  其實劉永誠僅僅知道怎么糊牌,在牌技方面可謂貓屁不通,然而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只好硬著頭皮上陣了。

  常聽婦女們說,不會玩牌的人第一次上場,手氣百分之百好。此話果然言中了,劉永誠將摸到手中麻將立起來一看,驚喜萬分,我的天啦,起手聽牌,糊二五八筒。

  他得意洋洋地沖葉夢拋了一個媚眼,學女人的聲音怪里怪氣地說道:“夢大小姐,瞧我的!”

  楊浩蔑視了他一眼,說道:“永誠,別在那里自鳴得意,睜大眼睛把你的牌看清楚,你以為自己是警察就可以搞詐糊?”

  聽他這么一說,劉永誠還真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牌,于是他低下頭來仔細地看著自己的牌。

  上盤牌是楊浩門清自摸,因此他是莊家,由他第一個出牌,他邊將一只麻將不緊不慢地推到桌子中央邊陰陽怪氣地叫道:“奶罩!”

  劉永誠光顧著看自己手中的牌去了,再加上他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麻將牌里有什么叫“奶罩”的,連頭都沒抬便問坐在身旁的葉夢:“ 葉夢,‘奶罩’是什么牌?我怎么沒有聽說。”葉夢本來也不懂,于是睜大眼睛看看楊浩出的牌,當她看清后,臉頓時快燃燒了,哪里好意思解說。

  這時,他們差點將眼淚都笑出來了,楊浩問道:“永誠,我看你是在裝糊涂吧?你想一想女人的奶罩像什么?”

  劉永誠思忖片斷,突然手舞足蹈起來,他連忙的牌推倒,說道:“媽X的,原來‘奶罩’就是二筒,我要的就是‘奶罩’,哈哈哈!我糊了!”他邊扭著身子,邊彈著手指頭。

  葉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將他的牌又看了一遍,“沒錯,地糊!王八糕子們,按T市的牌規,你們得將口袋里的錢都掏給老娘。”

  他們仨人將眼睛睜得像電燈泡似的,千真萬確,是地糊。他們一下子全癱坐在椅子上,如同肉爛在鍋里,臉也變成了豬肝色且異口同聲地嘆道:“完了!”俗話說親兄弟明算帳,更何況他們先前給了劉永誠難堪,看來他不會給他好果子吃了。

  突然,房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一個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女服務員,一臉的青春豆,鼻高嘴大,馬桶身材,她是典型的男人婆形象代言人。

  楊浩的心里正窩著火,心想她連顧客是上帝這個理道也不懂?沒有敲門就用鑰匙開門直入,還板著一張臭臉不說話,真是丑人多作怪。他昂首闊步地向她靠近,想好好地教訓一下這個有娘生沒娘教的“堂客”(其實她不過十八歲左右)。

  “都不許動!”一聲巨吼從門外傳來,劉永誠條件反射般從腦子閃出一個問號,這不是老馬的聲音嗎?他正想跑到門口看個究竟,沒想到老馬如閃電般沖了進來,用手槍指住他的腦袋,緊接著又七八個刑警沖了進來,走在最后的是新來的柳局長與一個扛著攝影機的T市電視臺的新聞記者。

  劉永誠滿臉尷尬,皮笑肉不笑地在老馬的耳邊細語:“老馬,咱們是自己人,你能不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老馬像是得了老年癡呆癥似的,對他的話沒有作出半點反應。劉永誠只得將可憐巴巴地眼光落到了師姐張妮的臉上,可她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點,因此故意將帽子拉得很低,連她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用著菩薩求菩薩,不用菩薩罵菩薩,劉永誠的心中頓時生起一股無名之火,并在心底暗暗罵道:“你們這些沒良心的東西,看你們來把老子如何?”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位新來的柳局長似乎還不認識劉永誠這個小角色,整個T市公安局有六百多干警,他才來不足十天,又怎么能記住每個干警的相貌呢?雖說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到各科、所、隊“體察了民情”,但是誰都知道他僅僅是走走過場罷了,這么多面孔,他不可能全記住。除非劉永誠在自己的臉上刻上幾個字:“我是T市公安局刑警大隊隊員劉永誠。”

  柳局長威風凜凜地下著命令:“馬隊長,速度快些,安排干警清查現場。”

  “是!”老馬大聲答道,他將劉永誠他們五人慢慢地掃視一遍后,用命令的語氣說道:“你們將身上的東西全部放到桌子。”

  葉夢、李源、余磊、楊浩見劉永誠站著一動也不動,于是他們也跟樣,進了三寶殿,都是燒香人,反正大伙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了。

  老馬用寒光四射的眼睛瞅著劉永誠,一點也不講情面,他說道:“張妮,你動手搜那個女的,其他的干警搜男的,這個由我來搜查。”

  非上班時間,劉永誠換上便服之后,幾乎沒有帶過手槍與警官證,流年不利的是今晚他偏偏全帶在身上,他擔心老馬將它們搜出來交給柳局長,那就真是吃不了兜著走。如此一來,就算柳局長真的不認識劉永誠也會認識了,而且必定記憶深刻。

  不過,劉永誠見老馬主動提出搜他的身,他心里的陰影很快消失了,他是老馬手把手帶出來的徒弟,共事兩年多了,老馬一直很器重他,并打算提拔他做重案一組的副組長,因此劉永誠相信只要老馬替他隱瞞此事,其他的干警也就不會告訴柳局長,大家在一起共事也是緣份,何必得罪自己的兄弟呢?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