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都市言情]

夢中紅樓 作者:人若如初 (連載中)

line
avatar
19570 50 4
正文 第一章 我是黛玉

    躺在橡皮艇裏,飄蕩在茫茫的大海中間,我感覺到自己的渺小。是的,我現在就是一個人飄蕩在大海的中間。今天是2009年2月12日,是我二十歲的生日,可惜在這個世界上,我一個親人都沒有了。

    感覺到意識開始模糊了,我用身邊的匕首使勁地劃向橡皮艇,看著水慢慢滲了進來,我微笑著閉上雙眼,往事不斷湧上心頭。

    在別人眼中,我是個幸運的小公主。爸爸是個成功的商人,媽媽是大學教授,所以家境優越。我還有個哥哥,只比我大幾分鐘,是的,哥哥和我是龍鳳胎。在全家人的寵愛中,我的童年生活很幸福。

    本以為我的生活會像童話中那樣,一家人從此幸福快樂地生活著。可現實往往是殘酷的,就在我十三歲那年,童話終結了,媽媽發現了爸爸的背叛。這對媽媽來說是致命的,媽媽是個理想主義者,又在外公外婆這對模範夫妻的薰陶下,一直都認為一生一世一雙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才是真正的夫妻。雖然爸爸一直在為自己的行為懺悔,並保證以後不會再這樣了,媽媽還是為此病倒了,很快就鬱鬱而終。媽媽是脆弱的,為這樣的男人值得嗎?

    真正傷心的只有哥哥和我。外公外婆已經去世幾年了,爺爺奶奶關心的只有他們自己的兒子。

    那個曾經被哥哥和我稱為爸爸的人,是個典型的鳳凰男。家在農村,家境貧寒,靠著媽媽的娘家勢力和金錢,開創了自己的事業。不可否認,那個男人是個有志氣,有才華,有能力,有樣貌的人,要不媽媽當初也不會在眾多的追求者中選擇了他,可他也是個朝三暮四、薄情寡義的人。喜新厭舊,這難道就是人的劣根性?有人說,愛情的國度裏沒有誰對誰錯。可是在婚姻的生活中,難道就沒有責任和道德嗎?

    哥哥和我離開了那個令人傷心的地方,我們去了英國。在陌生的國度裏學習和生活,雖然我依然傷心,但有哥哥在身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的哥哥,是個很有魅力的人。長的帥,學業優秀,日常行為很規範,孝順父母,關心妹妹,對身邊的人也很友善,所以一直都是大家公認的模範生。只有我知道,除了這些,他還是個很神奇的人,因為從小到大,他一直都在暗暗搗鼓些什麼,不過既然他不告訴我,我也不好奇,反正我只要知道,哥哥是除了媽媽外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人就行了。

    也許時間是治療創傷的最好良藥,屬於媽媽的記憶會慢慢沉澱在心靈深處,對於那個男人的傷害會慢慢排除在身心之外。直到後來聽說他又結婚了,又有孩子了,我並沒有像以前那麼恨他了,有愛才有恨,對於一個陌生人的事,我用不著關心。我以為哥哥和我的想法是一樣的。

    直到我二十歲生日的前一個月,哥哥說要給我個驚喜,然後就離開了我。等到我再有他的消息時,卻是一個驚天噩耗。哥哥出了車禍,兩輛車相撞,車上的所有人無一倖免。就這樣,我在這個世界的唯一親人也離開了我。那麼我留在這裏還有什麼意思呢?

    終於能離開這裏了,我很開心,聽說人死時許的願望很靈,於是我在心裏許下了今生的最後一個願望。

    “好悶,好黑啊。”強烈的不適感竟然讓我的意識漸漸恢復了。看來葬身大海果然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可我記得吃了很多安眠藥啊,怎麼還會有意識呢。隱隱約約周圍有很多嘈雜聲,有人在使勁推我。難道有人發現了我,在設法救我?

    唉,可我不想被救啊,一個人的日子實在過不下去啊!

    “好了,好了,出來了。”耳邊想起驚喜的聲音,好像有人抱著我,不過這人怎麼這麼香啊,撒了多少香水啊,真受不了。強烈的光線使我無法立刻睜開眼睛。我只好繼續裝死。

    “怎麼沒聲音啊,明明是活著的啊。”這人剛說完話,我就覺得有人使勁拍了下我的屁股。奶奶的,這不是色狼行為嘛。看來救人是假,吃豆腐是真。我氣憤地睜開眼睛,一張老女人誇張的臉出現在眼前。“好了,好了,阿彌陀佛,母女平安。恭喜老爺,得了千金。”我感覺自己被從一個懷抱送到了另一個懷抱。

    什麼情況???我掃了一圈周圍環境,好像是在房間裏,不過這裏的佈置很奇怪,而這次抱我的顯然是個男人,發生了什麼事?這個男人是誰?他怎麼會抱著我?天啊,自己似乎是個嬰兒,難道人真有輪回轉世,不過這也太快了吧,我這就算投胎重生了?可怎麼還有前世的記憶啊?難道那個孟婆怠忽職守,把我漏了,沒給我喝孟婆湯?不管了,好累啊,先睡一會吧。我閉上眼睛打著盹。

    模模糊糊中,感覺一直有人在說話。

    “夫人,你還好吧?”一個男聲問道。

    “我一切都好,就是有點累,快把孩子抱來我看看。”一個女聲輕聲回答。

    我感覺又被轉移到了另一個懷抱,“你看,長得真好看,不象一般的小娃娃出生時皺巴巴紅通通的,身上還有股香味呢。我們這個女兒恐怕來歷不凡啊。”

    “哪有那麼誇張,不過就比一般的小孩子長得齊整些罷了。對了,老爺,女兒還沒有名字呢?”

    “看她眉目如畫,面如美玉,不如就叫黛玉吧。你覺得好嗎?”

    “黛玉,黛玉,林家黛玉,人如其名,就叫這個吧。”

    “你也累了,休息一下吧。”“好”。

    這些對話把我搞蒙了,林黛玉,不會是紅樓中的那個林黛玉吧。那不是曹雪芹杜撰的故事嗎?再說我投胎,不是該往未來投嗎?怎麼投到古代來了?難道閻王對自殺的鬼魂有歧視?所以讓我投到了這個薄命之人身上。趕緊睡吧,也許醒來後發現只是自己的一個夢,我催眠著自己,睡了過去。

    “小姐,該吃藥了。”

    只見一中年婦人帶著個小丫頭端著碗藥走了過來。中年婦人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樣子,慈眉善目的;旁邊的小丫頭頂多七八歲的樣子,眉目清秀,一團和氣。

    這時,那個坐在院子裏石凳上被稱為小姐的聞言轉過頭來,只見那小姐不過一歲多的模樣,可真真是個美人坯子,眉眼如畫,面如美玉。一身淡粉小襖長裙,仿若天上仙子。原來這個小女孩不是別人,正是林府千金林黛玉。剛剛走過來的中年婦人乃是其奶娘王嬤嬤,而那個小丫頭叫雪雁,是其貼身丫環。

    這個林黛玉自然就是我了。

    是的,我穿越了。

    直到現在,我在這裏已經生活了一年多了,我仍然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可是我真的穿了。

    在自殺未遂時穿到了傳說中的林妹妹身上。或者可以說,前世的我已經死了,又重新投胎了,不過卻是重生在三百多年前了。

    那個穿越小說我也看過不少。其中的女豬男豬能穿越,不都是那種要麼救人,要麼出意外,要麼就是買了個古董什麼的,或者家族是有點來歷的嗎?

    為什麼我只是自殺,而家裏雖然富裕,但也不算什麼豪門望族,更沒有什麼來歷啊,也穿了。真是要哭死了,雖然在那個世界我已經沒有親人了,但好歹那是個民主的社會啊。就算我不想再活在那個世界了,但不表示我希望生在封建王朝啊。

    是的,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我穿到了一個大家都很熟悉的朝代,那就是眾多穿越者的樂園,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清朝,並且還是大家最熟悉的康熙朝中後期,康熙四十六年。

    儘管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但我還得堅強且幸福地活下去,因為現在的家很溫暖,父母也是真心愛我,並且愛若珍寶。早知道死前許願這麼靈,我該許得更詳細些,比如說要有個溫暖的家,要真心愛我的父母,父母和自己還得要長命百歲,自己能遇見真心相愛的人等等等等。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三百年身啊!

    從此,我就盡職盡責地做好林黛玉吧。

    既然想要盡職盡責地做好林黛玉,那麼總得改變一下她的悲慘命運吧。從哪里著手好呢。記得紅樓中的林黛玉,先是因為三歲的弟弟夭折,母親賈敏受不了這個打擊,一病不起,撒手人寰,於是被外祖母賈老太君接到賈府,開始寄人籬下的生活。後因父親林如海想念逝去的妻子,沒過幾年也去世了,林黛玉從此成了孤兒,在賈府裏承受風霜刀劍,最後淚盡而亡的。那麼首先應該改變的,就是林黛玉家人的命運了。

    改變林黛玉家人的命運,肯定先得好好計畫一下。雖然時間還早著,但俗話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計畫還得早進行啊,可不能等著被動挨打。

    可我現在是個嬰兒,什麼都不能做,否則肯定被當成妖怪。但把計畫先想好還是可以的。而且時間很充足,最少也有一年的時間吧。

    於是在接下來的這一年時間裏,我又重溫了一遍嬰兒的生活,吃了睡睡了吃,終於在過完了一歲生辰後,能開口說話,可以自己下地走路了。當然在這一年當中,我的計畫也已經成型了,就等合適的時機開始了。

    首先要做的,就是多讀書,瞭解這裏的情況。同時密切注意家裏的情況,對比紅樓書中所述,以確定我所知道的紅樓與現實中的紅樓是否存在差異。

    於是我經常跑到爹爹的書房裏去玩。是的,一個一歲多的孩子在別人眼裏當然是去玩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去學習的,至少先得把繁體字認個七八吧,還得適應一下那些書豎排的風格。

    同時也通過各種管道,瞭解了家裏的情況。

    我的爹爹,也就是前科探花林海,字如海,現任揚州巡鹽禦史,是個清俊且滿身書卷氣的男人,雖已三十大幾了,但看上去也就三十左右的樣子。畢竟出生在四代世襲之家,自己又從科舉出身,家世學識都有了,自然是個極出色的人。

    我的娘,也就是榮國府的千金賈敏,雖已人到中年,但依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氣質美人。也對,能生出林黛玉這樣的人的,當然是美人了。

    爹和娘成親後多年無所出,雖然兩人感情甚佳,但礙于世人的壓力,無奈娘又給爹納了兩房妾室,可依然無所出。爹平時也很少去她們那裏歇息。直到娘生了我,後來又在兩年後生了弟弟。爹爹當然更不會去她們那裏過夜了。當然這是後話了。

    而我的家,林府,在江南這一代也是名門望族。正如前面所說的,林家四代世襲之家,爹爹又是前任探花,既是鐘鳴鼎食之家,又是書香世家。林家祖上歷任都是肥缺,爹爹任的更是肥缺中的肥缺揚州巡鹽禦史,林家家底自然也不是一般的殷實。

    很快的,三年的時間又過去了。我已經四歲了。

    在這三年中,我的身體一如從前,總是時好時壞,大病小病不斷。

    在我兩歲的時候,娘生下了一個男孩,取名銘玉,如今已經兩歲了,相當的可愛。這也是林家唯一的男孩。

    在我三歲生辰的時候,真有個癩頭和尚要來化我出家,爹爹和娘當然不肯。於是那個癩頭和尚就說:“既捨不得她,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時,除非從此以後總不許見哭聲,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親友之人,一概不見,方可平安了此一世。”

    在我四歲那年,爹爹為我請了個西教,果然就是賈雨村。

    而且每年花朝節我生辰那天,家裏也是百花齊放,年年如此。

    於是我基本可以確定,紅樓中所述跟現實世界差不多。

    不過有一點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並不是那個絳珠仙子下凡的林黛玉啊,那麼現實不是應該有所改變才對嗎?但實際情況卻沒有改變。這是為什麼呢?

    這讓我很是不安。難道林黛玉的一生註定是個悲劇,無關靈魂,都將是早年失去父母兄弟,孤苦無依,寄人籬下,最後淚盡而亡嗎?

    可我不想做那樣的林黛玉。到底該怎麼辦才是最好的呢?隨著時間的臨近,我更加的寢食難安。

    這天,我又跑到爹爹的書房去看書。三月份雖然已經是初春了,但天氣還是很冷的,看了一會書,實在覺得冷,就跑到書房裏屋的床上了,那是爹爹偶爾休息的地方。

    朦朧中聽到有人在談話,一個是爹爹的,還有一個是陌生人的。

    “這次南方幾個省連降暴雨,淹了很多村莊和田地,又是個大災年啊,這百姓的日子可怎麼過。不知道這次賑災朝廷能撥多少款,會派誰來,可有消息傳回了嗎?”

    “老爺,這次派來的是當今的雍親王,皇上只撥了一百萬兩銀子,其餘的要到江南這裏來籌集。”

    “雍親王是個有能為的,可江南這片的勢力大多屬於八爺党的,恐怕此次賑災困難重重啊。”

    “可不是這樣麼,不知道皇上這樣做是什麼意思。”

    “你先回去吧,有什麼情況再來。”

    “是,老爺”

    書房中一時安靜了下來。

    看來爹爹不光是巡鹽禦史,還有點別的任務啊,可能是皇上在江南這一帶的耳目吧。

    看了那麼多清穿小說,好像沒說康熙五十年江南有大水災啊。難道事情的轉機就在這裏嗎?接受了那麼多年現代人的教育,不是說“無論是否能改變,都應該嘗試一下才不會後悔”麼?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