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篡唐 作者:庚新 ( 已完成 )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721090 457 99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7-19 07:19 編輯

第一卷麒麟閣上春還早第一章今夕是何年

  溫熱的液體,噴濺在李建國的身上。

  耳邊迴響著淒厲的哭喊聲,金鐵的交擊聲,嘈鬧無比。

  李建國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女人的面容。這女人大約在二十出頭的模樣,長的也很清秀。只是此刻那張蒼白秀美的臉上,似乎因痛苦而扭曲。

  女人伏在李建國的身上,雙臂卻撐起了身子,好像害怕壓著李建國。

  「寶寶,沒事兒的,別怕!」

  女人低下頭,正好和李建國的目光接觸。

  蒼白的臉上強擠出一抹笑容,溫聲低語,伸出一直手臂,把李建國抱在了懷裡。

  李建國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變成了一個嬰兒!

  「休走了逆賊,一個都不要放過!」

  有人在大聲的叫喊,聲音似金鐵一般,中氣十足。

  女人臉色一變,掙紮著站起身來。李建國還沒有從自己變成嬰兒的震驚中醒悟,卻駭然的發現,在女人的胸口處,一支利矢從後貫穿了她的身體,露出寒光閃閃,仍帶著血跡的箭鏃。這女人,身受重傷,李建國立刻明白過來,噴濺在他臉上的溫熱,就是她的鮮血。

  而先前女人撐著身子,是害怕箭鏃傷到李建國。

  李建國有點發懵: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四十歲的年紀,一下子變成了嬰兒;又遇到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超出了他的理解範疇。

  這年月,還有用弓箭殺人的嗎?

  好吧,用弓箭殺人也就罷了,怎麼看上去,好像遭遇到了滅門慘案?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這可是法治社會,那些殺人的傢伙,難道就不害怕被法律制裁嗎?

  想到這裡,李建國不由得怒氣湧上心頭,大吼一聲:「住手!」

  可他卻忘記了自己現在是一個嬰兒,聲帶初開的他,這一聲怒吼,只能轉化為哇哇的嬰兒啼哭。

  女人用一隻手抱住他,儘量的避免胸口的箭鏃傷害到李建國。

  另一隻手抓起一柄明晃晃的利劍,咬牙奔走。身後,只聽弓弦聲響,一支利矢破空而來,正中女人的大腿。她再也無法站穩,噗通一聲摔在了地上,懷中的李建國,也從手中脫落,在地上滾了兩滾,距離女人有兩三米處,才停止滾動。

  「妹子!」

  一聲狂吼過後,只聽見一連串金鐵交鳴和慘叫的聲音。

  一個體魄雄壯無比的男子,出現在女人的身邊。他身高大約在185公分上下,體格健壯,孔武有力。黑黝黝的面膛,絡腮鬍子賽似鋼針。劍眉虎目,炯炯有神。

  身上穿一件皂色短襖,外罩好像坎肩一樣,袖子卻覆蓋上臂的半臂馬甲。

  頭紮短髻,足蹬一雙皂靴,手中拖著一根沉甸甸,黑漆漆的大棍,上面沾滿了粘稠的鮮血,並混合著一些濁白而粘稠的東西。他跑到女人身邊,把他摟在懷裡。

  「寶寶……哥,寶寶在哪兒。」

  女人已氣息奄奄,卻仍惦記著變成嬰兒的李建國。

  男人一眼就看見了李建國,丟下大棍,一把將李建國抱起來。

  也就是這一眨眼的工夫,李建國已看清楚了周圍的情況。這似乎是一處村莊,但此刻被大火所覆蓋。火光中,可以看見許多男女倉皇奔走,更有無數身穿黑衣,外罩皮甲,手持明晃晃刀劍的人四處追殺。哀號聲,慘叫聲,不絕於耳,李建國可真的震驚了!因為從這些人的裝束上來看……這似乎不是他原先的時代。

  穿越!

  這是一個在網絡上很流行的詞彙。

  甚至還有影視作品,專門描寫過這樣的故事。

  可問題是,這究竟是什麼時代呢?

  男人一手抱著李建國,一手摟著女人,顫聲道:「妹子,寶寶在這裡,你看啊!」

  「哥,照顧好寶寶,你帶著寶寶快走。」

  「要走,我們一起走……」

  男人的身體微微顫抖著。李建國發現,女人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似乎已失去了生氣。他有點明白了,這個女人,應該就是自己的母親。而抱著他的男人,卻不像是自己的父親。從稱呼上來看,這一男一女,更像是一對兄妹。那麼,孩子的父親是誰?

  女人的眼中,流露著慈愛和不捨,用臉貼了一下李建國的面頰。

  「哥,我不行了……你快帶著寶寶走,去找他爹……」

  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小,漸漸的弱不可聞。

  男人大聲問道:「妹子,他爹如今在哪兒,你告訴我啊!」

  「他爹在……」

  女人伸出手來,想要撫摸李建國的面頰。可話還沒說完,伸出來的手僵在半空中,突然間無力的落下來。眼睛,依舊睜開著,盯著李建國,臉上流露著不捨。

  和女人的接觸,不過是短短的瞬間。

  可李建國卻能夠從她一系列的動作和話語中,感受到一個母親,對孩子的疼愛。

  身受重傷,寧可自己摔著,也不願傷到孩子。

  還有那慈祥的笑容,不捨的表情……在一剎那間,身體中流淌的血脈,產生了強烈的共鳴。李建國抑制不住那種奇怪的悲傷,張開嘴巴,發出了一陣陣啼哭。

  雖然至今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李建國已接受了這位年輕母親的身份。

  「妹子!」

  男人淒聲叫喊。

  李建國卻聽見了一個聲音,「言虎,放下兵器,交出孩子!

  寧某離京之前,長孫大人曾在私下理懇請,要我關照一二。只要你交出孩子,說出李賊的下落。這裡都是我的人,我可以做主,讓你離開此地……你看如何?」

  男人,名叫言虎。

  他輕輕放下女人的屍體,一手抱著李建國,另一隻手抄起地上的大棍。

  不會這麼慘吧!

  李建國心裡不由得一咯噔。他已經來不及去梳理混亂的思路,穿越以來所面臨的最大危機,讓他用胖乎乎的銷售,下意識的抓緊了言虎胸前的衣襟。他如今身無半點自保之力,唯一能夠依靠的人,就是這個言虎了……雖然,他還不能確定,這言虎究竟是不是他的舅舅。此時,言虎四周,被幾十個人團團的圍住。

  如果言虎貪生怕死,那李建國的小命,可就危險了。

  言虎低下頭,看了看李建國,那抱著李建國的手臂,用力摟了一下。

  說話的人,身材並不高,大約有170公分左右,體型略顯瘦削,身穿青袍的男子。

  三角眼,一雙斷眉,令其人透著陰鷙氣息。

  特別是他面頰上有一塊胎記……慢著,好像也不是胎記,更像是一種鳥雀紋身。

  李建國驚訝不已,他還沒見過,有人把紋身刺在臉上。

  言虎說:「沒想到,堂堂俚帥,竟也做此等事情?」

  俚帥?

  這又是什麼官職?

  李建國越發感覺疑惑,但也多多少少能猜出來一些端倪:這俚帥,怕不是漢人吧!

  俚帥一笑,「言虎,你不要逞口舌之利。

  寧某不妨把話說明白了,你那妹夫當年做的好大事情,陛下可從來沒有忘記。

  宇文佑的後人,已經死光了,剩下的漏網之魚,也不足為慮。

  只剩下你那妹夫,終究是陛下的一個心病。這次寧某代父入京,蒙陛下厚愛,得授欽州刺史一職,當思為陛下分憂……嘿嘿,還是那句話,識相的交出孩子,把你妹夫的下落說出來,我放你離開。否則的話,寧某隻有辜負長孫大人的重託了。」

  我的天!

  李建國無比震驚!

  看起來,自己現在這個身份,有點不簡單啊。

  「這個嘛……」

  言虎似乎有些意動。但李建國在他懷裡,卻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言虎把他往懷裡塞了塞。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轉,迅速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後用力發出一聲長嘆。

  「俚帥高義!」

  他說著話,低頭看了一眼李建國。

  心裡不免有些奇怪:這孩子居然沒有哭?

  這種場面下,普通的小孩子早就哇哇大哭了,可李建國除了剛才哭了兩聲之外,就再也沒有半點聲息。

  「但你殺了我妹子,滅了我言家村,我豈能善罷甘休!」

  言虎突然一頓手中大棍,一隻腳蓬的踢中了棍頭,大棍呼的一下子揚起,言虎腳下移動,猱身向一旁撲出。單手輪棍,掛著一股風聲,一記泰山壓頂,砸向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說時遲,那時快,言虎出手非常隱蔽,棍帶千鈞之力。

  黑衣俚兵措手不及,眼見大棍砸落下來,本能的舉刀相迎。

  只聽鐺-噗的一聲響,手中鋼刀被大棍磕飛出去,俚兵躲閃不及,被言虎順勢砸碎了腦袋。他這一動手,頓時令包圍他的俚兵慌亂起來。兩名俚兵一左一右,攔住言虎的去路。卻見言虎大棍如飛,呼呼呼掛著風聲,一式橫掃千軍……

  「擋我者,死!」

  言虎怒吼一聲,沉甸甸的大棍,砸在一名俚兵的腰間。

  別看大棍沒有鋒刃,可言虎的力氣很大,這一棍下去,砸的俚兵骨斷筋折,肋骨凹陷,口噴鮮血倒在地上。

  俚帥寧長真先是一怔,旋即勃然大怒。

  這叫做給你臉,你不要臉……好吧,現在就算是長孫大人,恐怕也沒有理由責怪。

  鏘!

  寧長真縱步上前,也未見他手臂動作,肋下長刀陡然出鞘,隨著寧長真的身體而動,人刀合一,帶著一道絢麗長虹劈斬而出,口中厲喝道:「言虎,你找死!」

  言虎先動手,寧長真隨後出招。

  二人之間原本有十餘步的距離,而言虎出手之後,那距離就變得更大。

  言虎一手摟著李建國,一手運棍砸翻數人,眼見著就要衝出重圍。可就在這時,寧長真手中的刀已追了上來。但見刀光霍霍,夾帶著一股森冷刀氣,斬向言虎的後背。言虎使大棍砸翻了一名俚兵之後,雖無法向後觀望,但卻能感覺到寧長真的長刀逼來。

  不好……這傢伙竟然能將刀氣凝練化勁!

  言虎心中暗自叫苦,大棍刷的在手中滑動,棍尾變棍頭,向後背一搭。

  這叫做蘇秦背劍。

  只聽鐺的一聲巨響,長刀正劈在大棍之上,隔著棍子,一股犀利刀勁湧入體內。

  言虎哇的噴出一口鮮血,但身體卻隨著那長刀巨力騰起,在空中連著兩個跟頭,衝出去七八米遠。雙腳剛落地,一名俚兵斜裡撲來。言虎深吸一口氣,身體滴溜溜在原地一轉,讓過那俚兵,劈手將長刀奪下,而後跨步向前,橫身一撞。

  這一撞,可不是隨隨便便。

  凝聚了腰胯之力,蓬的把那俚兵撞飛出去。

  此時,寧長真一刀落空,心下一怔。正要衝過去再次出手,卻見那被言虎撞飛的俚兵迎面飛來。這些俚兵,可都是跟隨寧長真一起從欽州過來,可算是心腹。

  連忙探手搭住俚兵的身子,手肘一縮,順勢化解了俚兵飛來的力道,將他扶穩在地。也就是趁此工夫,言虎揮舞長刀,劈翻兩名俚兵之後,衝到了一匹戰馬跟前。把李建國搭在馬背上,而後再抓住韁繩,翻身上馬,用刀口劈在馬屁股上,那戰馬希聿聿一聲慘嘶,撒蹄狂奔而去。還有俚兵想要阻擋,卻被戰馬撞飛。

  寧長真只氣得暴跳如雷。

  「追,給我追……不要放過這反賊!」

  可要追,卻沒那麼容易。

  先前在村裡四處砍殺,馬匹都散落一旁。臨時再想要聚集起來,可就不太容易。

  寧長真好不容易才聚集起十餘匹馬來。

  也顧不得其他,自己翻身上馬,「隨我追……其餘人等,將村中餘孽徹底剷除,不要放過一個人。」

  十餘名俚兵跟著寧長真上馬,餘下尚有數十人,也齊聲應命。

  ——————————————

  言虎懷抱著李建國,打馬如飛。

  口鼻中,不斷噴湧出鮮血,一滴滴落在李建國的臉上。

  寧長真的那一刀,很明顯已經傷害到了他的內腑五臟。如果不是言虎體格粗壯魁梧,只怕此時連騎馬的力氣都沒有了。他狂奔了半個多時辰,終於支撐不住。

  言虎知道,寧長真此次行動,是奉皇命而來。

  如果不追上自己,只怕不會善罷甘休。

  自己已經受了重傷,一旦被追上,只怕是難逃一死。自己死了倒也無妨,可這孩子……

  這是他最疼愛的小妹骨血,絕不能就這麼沒了。

  想到這裡,言虎勒住了戰馬,向四周打量了一下之後,見距離自己不遠處有一塊巨石,石頭上似有一個縫隙。他連忙抱著李建國下馬,快步走到了那巨石旁邊。

  「寶寶,不是舅舅要扔下你,實在是跟著舅舅,太危險了。

  你先乖乖的,在這裡藏好……等舅舅把那寧長真甩掉後,再來救你……聽見沒有?」

  言虎說著話,把李建國放在巨石縫隙中,黑臉上擠出一抹笑容。

  李建國瞪大了眼睛,從嘴裡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他當然不想就這麼和言虎分開,可問題是他也清楚,言虎這個決定,就目前而言,是最好的辦法。

  這是要保住他的性命啊!

  再說了,即便他反對,言虎也不可能知道。

  言虎用臉貼了一下李建國的臉,然後又用巨石旁邊的藤蔓遮掩住縫隙。

  趴在地上聽了聽,隱隱能聽見馬蹄聲。他知道,這是寧長真帶著人,追上來了!

  心中雖然有些不捨,但也知道此刻不容他兒女情長。

  一咬牙,翻身跳上戰馬,循著大路撒蹄狂奔而去。李建國在巨石的縫隙裡躲著,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聽見一陣馬蹄聲響起。由遠及近,又由近及遠,漸漸無聲……

  從醒來,到現在,算一算,也不過一兩個小時而已。

  可這一個多小時的遭遇,對李建國而言,無疑是最驚心動魄的一個小時。

  變成了嬰兒,死了母親,遭遇追殺……

  這種種的場景,一幕幕在李建國腦海中閃過,讓他感到非常的疲憊。

  他也不清楚自己這嬰兒之身,如今有多大的年紀,但想來不會超過一歲吧。大腦還沒有完全開發出來,在這一番折騰以後,不由得感覺一陣頭暈,和睏乏疲憊。

  閉上眼睛,李建國不自覺的就沉沉睡去。

  可即便是睡了,猶自感覺到一陣陣莫名的恐懼……

  他從不相信這世上有穿越的可能,但是當他切身的遇到之後,不是驚喜,而是恐懼。

  孔子說:子不語怪力亂神。

  不是不能說,而是不敢說,或者也不懂得如何去說。

  李建國覺得,在經歷過這件事情之後,也許這世上,真的存在有鬼神?否則,自己怎可能來到一個嬰兒的身上?

  呼,真的是太詭異了!
  • 3評分人數

  • +14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蕭光光@FB +1 才5.6頁就開始一些排版問題了...缺字或亂碼錯字
avatar   e04ql4e04ql4 +12 低調推
avatar   randolf +1 後面更新亂,作者也寫得亂,前面的看看就好.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TAGS 作者 庚新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