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香港從1949開始 作者:古龍崗(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40350 167 2
本帖最後由 mk2257 於 2010-10-26 12:20 編輯

1549397.jpg


    「去工作!!!」

    「去房子——」

    ……

    2010年初,夜裡十二點半,深圳某三十多層大廈的天台上,一個年青人站在天台防護欄外那窄窄的突出處手舞足蹈,聲嘶力竭的大聲吼叫著,他腳下一百多米的地方,是一條公路的交叉口,路上車水馬龍,好不繁忙。而看到這些,那名年青人本就顯得有些瘋狂的臉上更是增添了一絲絲的憤恨,然後,又微微的向前挪了一步……

    就在此時,一束燈光突然照了過來。

    「沒事亂叫騰什麼呢?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叫住了年青人,已經邁出的一隻腳也停頓在了空中。年青人拿手遮著眼睛,看向了燈光的發源處。

    「……」

    「你瞪我幹什麼?是你打擾我,又不是我打擾你!」

    拿著手燈亂照的也是一個年青人,比那個意圖表演空中飛人的年青人年紀看上去稍大了一些,只不過,意圖跳樓的那位相比,這位就顯得有些寒酸了。想跳樓的那位一身西裝革履,穿得雖然有些凌亂,但一看就覺得十分光鮮,再配上本人堪稱帥氣的外表,如果不是放在這裡而是扔到了某條大街上,絕對能迷倒幾位花癡MM。而突然出現的這位,頭髮散亂,打扮邋遢,只是一件背心配著一條大褲衩子,幾個不太緊要的部位更是明顯的有些條條渣渣,擺明了是經歷過不小的摧殘。這麼一身要是拿出去,恐怕連深圳街頭的流浪漢也不會鳥他。

    ……

    「你不要過來!」

    穿西裝那位指著打擾了自己行動的某人,大聲吼道。這是什麼時候?任何一個人在做出自己人生的重大決定,尤其是這種「最後」的決定的時候,都不會喜歡有人在旁邊打擾。這位仁兄很顯然也是如此。

    「啊,我不過來。我知道你要跳樓,我看出來了,這年頭流行這個,我不反對,也對這種潮流沒什麼意見……可,可是,這位兄弟,你行行好,就算你想跳下去,也別坑我啊!」

    「你說什麼?我哪坑你了?」西裝男一怔,有些詫異地問道。

    「你還沒坑我?兄弟,我好不容易才在這裡找到一份兒工作,你要是這麼跳下去了,我的飯碗不就砸了?這位大哥,兄弟我這三個月已經換了八份兒工了,再要是幹不下去,那可是連飯也沒得吃了!」

    「你在這兒工作?你胡說什麼……」

    西裝男先是一愣,緊接著惱道。他腳下這三十三層的大廈可是深圳有名的高級寫字樓,隨便一個洗廁所的清潔工也要比眼前這位光鮮十倍。穿成眼前這位褲衩男一樣兒的,頂了天能靠近大廈門前五米就得被轟走,還想進來工作?

    「……小弟是這兒的保安!」看到對方不相信自己的話,褲衩男立刻呈上了自己的身份。

    「保安?……你想幹什麼,你別過來!!」

    保安!?

    顧不得思考對方的身份是真是假,西裝男猛得大叫,同時還往後退了一大步,這一下,他的重心立即就懸到了空中,要不是一隻手同時抓到了防護欄,一個人形肉餅必將現世。

    「別,別,你放心,儘管放心……我,我不過來!」

    看到西裝男的激烈舉動,只穿著褲衩背心的高級寫字樓保安嚇得連連擺手,還連忙向後退了幾步以示自己並無「不良企圖」。

    「你……你下去!下去!!!」

    有一個保安在這裡實在是讓人心裡不安!雖然已經決定要跳樓,可是,西裝男還是大聲呼喝著,意圖將面前的「危險因素」轟到樓裡去。

    「好好好,你別急嘛,我待會兒就下去!只……只是,你看我在這兒也不礙你什麼事,咱能不能先談一下?」

    「有什麼好談的?你走,走啊……!」

    叉手指著眼前的保安,西裝男有些聲嘶力竭,也似乎像是有些氣急敗壞。他可是要跳樓!這種時候什麼最麻煩,最討厭?當然就是這種治安防護人員了,另外還有什麼警察之類。一個人能下定決心走上天台,這是多麼不容易啊?可偏偏這些人從來都不想讓你在這最後的關頭安靜的離去,非得弄得你心煩意亂不可。難道這些人不知道,這種行為其實是很不人道的嗎?

    「老兄,我知道咱以前也不認識,確實沒啥好談的,可你……你臨了了,難道還想牽著小弟一起下去不成?」

    「誰牽你了,你滾啊!」

    「好好好,你沒牽我!你別急,別急啊!」褲衩男雙手連連虛按,示意面前那位稍安勿躁,「我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行不?反正老兄你真的決定要走的話,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兒是不是?」

    「有什麼好問的,你走,走啊!再不走,我可就跳了!」

    本來是雙手抓著防護欄,現在,為了逼走這穿著十分不堪的所謂保安,先前的那位又放開了一隻手,並且把身子大半都偏到了空中。

    「老兄,看你這打扮兒也知道是事業有成的,怎麼偏就想不開了呢?你難道就真的捨得這花花世界?」沒有理會對方的警告,褲衩男保安同志自顧自的問出了心中的問題。

    「花花世界?什麼狗屁花花世界?這純就是一個吃人的世界,有什麼捨不得的?」西裝男大聲叫道。

    「說的好,這話真的太對了,這年頭真不容易活下去……兄弟,看來你跟我一樣,也是吃過苦的啊。」褲衩男募地使勁跺了跺腳,語氣也變得悲愴起來:「想當初,老子那也是名校畢業,可混到後來,好不容易湊了個首期買了套房子,就因為跟經理鬧了點兒矛盾被裁員,收入一沒,住處就被銀行收了,手頭也沒錢,混著混著,外面又欠了幾十萬的債務,要不是有朋友幫忙,恐怕早就餓死在大街上了,可到現在,我那些朋友也不願搭理我了,還整天在後頭追帳。娘的,就那麼一點兒錢,居然就鬧得朋友反目……本來,我歷經艱辛,又找到了一份好工作的,可那年不是新勞動法要實施了嗎?結果,公司趕著在新法實施之前裁員,我又失業了!本來我還想去勞動部門告狀,怎麼說也得要點兒損失回來不是?可後來才知道,居然連中央電視台也裁了一千八百多號在他們那裡工作了好多年的臨時員工,你說這叫什麼事兒?……老兄你不知道吧?我連現在這份兒工作還都是挪用了住大通鋪的30塊錢租了一套衣服才找到的!對了,你知道什麼叫大通鋪嗎?」

    「當然知道!」似乎覺得對方有些輕視自己,西裝男立即應了一句。

    「看來兄弟你也知道這有多苦。不過恐怕你還不知道,我住的那大通鋪是在郊外,論月收錢的!嘖嘖……聽說還是那家戶主用豬圈改的!」褲衩保安歎了口氣,又苦笑著搖了搖頭:「……可我都這麼可憐了,結果還是因為沒來得及付帳,被那家戶主趕了出來,沒辦法,只好求了求新上司,就著工作方便到這天台上睡覺了,順便兼個夜班守夜。這還不算,每天還得還那幾十萬的欠債,連個餘錢都沒有,除了那身工作服,我連套正經的行頭都備不起,老子……」又是一通不知所謂的謾罵,那保安卻又突然話音一轉:「哥們兒,你哪學校畢業的?」

    「NL大學!」似乎跟眼前的保安兄找到了一點共同之處,西裝男再次不自覺的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NL?你是NL的?嘿嘿,真他媽巧唉!我也是NL畢業的!對了,你是哪一屆,哪個系的?」

    「你也是NL的?我2004金融系!」校友?沒來由的心中一暖,西裝男的身體漸漸的又從天台外側的空中靠了回來。

    「04金融系的?呵,還真巧啊,我是02屆經濟系的。對了……你既然也是金融系的,認不認識02屆的李波?」

    「李波?」先到的那個年青人想了一下,搖了搖頭,「不認識!」

    「不認識?那可是你學長!聽說他也在深圳呢!不過,我上回見他的時候他還在掃廁所!」落寞的搖了搖頭,褲衩保安又一揚眉:「那……那劉強呢?對了,他也是你們金融系的!」

    「這個……好像也沒見過!」

    「都不認識啊?唉,真可惜,……不過,算了!……哥們兒,大家都算是校友,給兄弟說說,你為啥想不開呢?」保安隨便往地上一座,正色的朝那年青人問道。

    「…………跟……跟你差不多!」

    或許是因為保安只是坐在那裡,並沒有表現出什麼別的企圖,也或許是見到了校友的親切感,聽到這個問題,西裝男並沒有再怎麼的表現出抗拒的意思,猶豫了一下便回答了出來,不過,不知道怎麼搞的,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臉上竟然微微有點兒發燒的感覺。

    「跟我差不多?哦,那就是工作丟啦?」

    「不光這個……」聽到這話,西裝男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了一種被輕視了的感覺,都要跳樓了,怎麼說也不能慘不過面前這位不是?

    「那還有什麼?欠債了?房子被收了?還是朋友都說拜拜了?亦或是你已經窮得揭不開鍋,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找不著了?難道……女朋友跟別人跑了?」

    「……我,我還沒女朋友呢!」西裝男面上一紅,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哇靠,你可是04屆,兄弟!這都六年了,奧運都完了,大地震咱也撐過去了,經濟危機都來了,你居然還沒找到一個女朋友?……你牛,你真牛!」保安豎起了大拇指,話音又是一轉,竟滿是不屑:「那你還跳個屁的樓啊?」

    「什麼意思?」沒找到女朋友就不能跳樓了?西裝男好像這才想起自己到這兒的目的,眼中的警戒之色又濃了起來,雙手又使勁抓緊了防護欄。

    「哥們兒,我也算是你的學長,你也別把我當外人……我問你,你住過五星級酒店沒?」

    「五星級酒店,我沒事兒去那兒幹什麼?」那裡好貴的?不自覺的,年青人心裡這麼想道。

    「去那兒幹什麼?嘿嘿,那你就是沒有試過帶著一個漂亮妞到五星級酒店開房的快感了?」

    「嗯?」

    再仔細看看這位目前只能睡天台,穿背心褲衩出來「兜風」的保安在那裡搖頭大談去五星級酒店開房,西裝男突然覺得有些想笑,可看對方那眼神似乎是在表示對自己的鄙視,他又覺得有點兒不爽。

    「兄弟,看你這樣子,肯定沒試過開著最好的跑車,帶著最靚的小妞兒,然後到五星級酒店開個總統套房時的那種感覺……」

    「你試過?」看著這年紀跟自己差不多的「學長」,西裝男有些不服……這傢伙混得比他可慘的多了,憑什麼坐在那裡教訓他?

    「試過!我當然試過!」褲衩保安搖了搖頭,西裝男以為他要來一個「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可是,讓人失望的是,那保安竟是一副陶醉的模樣,「兄弟你不知道吧?我剛失去工作,又被銀行收走了房子那會兒,跟你一樣,也想過跳樓!可當時我就想了,這半輩子,從上學到工作,我一直都是緊繃繃的,竟是一直沒有好好享受過一回,如果就這麼去了地下,那豈不是白來世上走一遭?豈不是很冤枉?所以,我決定,在跳樓之前,我要做三件事:一,開最好,最豪華的車去兜一次風;二,跟最漂亮的女人談一回戀愛;三,去超五星級酒店住一次總統套房!」

    「你這麼做了?」西裝男有些好奇地問道。

    「你說呢?」保安神秘的一笑。

    「……」西裝男沉默了。這傢伙說的好像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兒,想想自己也跟眼前這傢伙差不多,半輩子光忙著幹活掙薪水了,竟是沒有一天好好享受過!錢是什麼?錢就是王八蛋!老子都想死了,還在乎這些個玩意兒幹什麼?要不,再去借點兒,跟眼前這位老兄一樣來個臨死前的瘋狂?

    「……」

    西裝男不自覺地又往樓下看了看,繼續沉思:這車水馬龍,燈光閃亮的,如果自己這麼就跳下去,破壞環境不說,給環衛工人也製造麻煩,大家都不容易,這樣損人不利己,實在是說不太過去!工作沒了怎麼樣?買不起房又怎麼樣?何況,年輕就是本錢,有了本錢,還怕翻不過本兒來?人家這位保安學長比自己還慘都能撐過來,自己又有什麼好怕的?

    …………

    人最怕有想頭,有了想頭,也就有了希望。而希望很顯然就是絕望的天敵!於是,在褲衩保安的諄諄「誘惑」下,西裝男終於意識到自己對這個世界還是心有不甘的,所以,「半推半就」了一會兒之後,他重新踏入了安全地帶!可是,還沒等他跟那個保安說一場謝謝,一群突然出現的保安就把他給牢牢的族擁在了中間,接著,他就看到那個衣著襤褸的「乞丐」保安在旁邊自顧自地在幾個保安的伺候下套上襯衣西服,打上領帶,甚至還十分憂雅地帶上了一塊很暴發戶的金錶……

    「你……」

    「不好意思,這位兄弟,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張力,忝為本寫字樓物業經理,以後還請您多多關照,這個……以後就不要再來賜教了!」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