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玄幻魔法】生化魔獸研究員 作者:雲的留痕 ( 連載中 )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56672 186 12
本帖最後由 mk2257 於 2010-8-16 14:14 編輯

1545246.jpg

第一卷 黑石之城



第一章少年囚徒

    詛咒沼澤的上空,一艘魔法動力飛艇正在狂風暴雨中緩緩的向前飛行。

    飛艇航路的四周都是漆黑如墨的積雨雲,厚重的令人心中感到無比壓抑,緊緊貼著埋藏著各種危險的地面,好似下一刻天與地就要連接在一起。

    幾道紫色的閃電衝破黑雲,把整個天際映襯的猶如鬼域,曇花一現,又仿若無盡深淵中的魔王在向這個世界殘忍的獰笑。

    傾盆如注的雨水沖刷著空氣中的血腥氣息,但是從唐古拉火山口散發出的硫磺味卻久久難以消除。遠遠望去,一道如瀑的白霧在風雲中飄搖不定,畢竟這座大陸上赫赫有名的活火山已經斷斷續續的噴發了將近三十年。

    三十年彈指一揮間,但這座活火山卻不知道吞噬掉世間多少生靈,才使得那個曾經繁華興盛的人間樂土化作一片焦土,除了岩漿火蜥蜴、腐屍鳥少數生物之外,其他生物難以踏足的大陸絕境。

    即便現在提到當年的慘劇,恐怕無論是誰心中都難免隱隱作痛。畢竟那是一場人類歷史中最沉重悲哀的末日浩劫。

    也是從那時開始,這裡成為了生命的禁區。

    不過大陸上大部分人卻不知道,就在這一片絕域的中央,斯圖亞特王國的官方絕密文件中,竟然記錄著此地還有一座正在運作中的監獄。

    %%%%%%%%%%%%%%%%%%%%%%%%%%%%%%%%%%%

    「勇士號」飛艇,是一艘在王**隊服役超過半個世紀之久的老式雙螺旋槳中型貨艇,整體分上下兩層,是王國按照遠古的地精工匠留下的圖紙建造,並加以改良的「高科技」裝備。

    到目前為止,大陸上的居民也很難想像,這些匪夷所思的發明創造者竟然是那些骯髒不堪不喜歡衛生的醜陋生物。

    但是這也印證了那句老話:一個種族衰敗的結局,正是另外一個種族興盛的開始。

    飛艇上一間骯髒擁擠的艙室內,藉著外面一閃一閃的紫色電光,照出一個一頭黑色亂髮男孩兒的輪廓。

    男孩兒的名字叫霍克,此時他正透過漏風的甲板縫隙,目光驚疑的看著這一片光怪陸離的奇異世界。

    準確的說,就在他從昏迷中甦醒之前,霍克記憶中的畫面還是停留在美**方的地下生物實驗基地中。

    而他的身份則是一名專業的生物基因研究員,同時還兼職國家打入美軍地下基地的業餘級菜鳥特工。

    不得不承認,在專業領域研究方面霍克可以稱得上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被美軍高層聘用,負責關於外星生命基因與人類基因融合的科研工作。

    可是作為臨時徵召的潛伏特工,就未免要懷疑特工部門負責人的眼光,還有他自己的專業程度了。

    也就簡單的幾個回合,我們出色的霍克研究員就暴露了他的特殊身份。

    但是也不能說是出身未捷身先死,因為被抓獲的前一分鐘,霍克剛好拿到了基因融合藥劑樣本。

    到現在他還記得當時的情景,周圍都是荷槍實彈的特種兵,而實驗室的部門高層試圖讓他「反正」投降,並許以榮華富貴。

    在生死關頭,霍克拒絕了「生」,選擇了「死」,面對著美國佬的許諾,民族情結爆發,毅然引爆了身上事先準備好的微型「犧牲彈」。

    記憶中,他最後看到的就是那一張張驚恐、猙獰還有充滿了不可思議表情的臉孔。

    當時怎麼想的霍克不清楚,反正現在細想起來,還有一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很好奇自己為什麼會有如此勇氣,但是現在的他更好奇自己為什麼沒死,還出現在這裡?並且會化身成為了一個叫做「布萊恩·霍克」的十一歲少年。

    在融合了這個叫做布萊恩少年腦海中零星的記憶片段後,霍克這才知道自己現在是在一個叫做「艾瑪大陸」的魔幻世界,一個以「巫術魔法」文明為主的奇異時空。

    而自己身處的地方,則是一個叫做「斯圖亞特」的人類王國,有點類似歐洲中世界的古老文明國度。

    至於其他的信息,就有些乏善可陳,十之**都是圍繞一個名為「匹斯堡」的小城。而布萊恩的身份卻令霍克感到很無奈——本業是匹斯堡城「瑪莎麵包房」的學徒工,兼職是剛出道的「三隻手」,也就是我們熟知的「小偷」。

    最令人感到遺憾的是,布萊恩有著與霍克一樣的命運,那就是在他行竊生涯開始的第一天,同時也是第一次出手的處女秀中,萬分不幸的被匹斯堡警務署的警官當場抓住。

    接下來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因行竊罪被判處入獄服刑三年,服刑地點,則是一個叫做「布魯爾」的地方。~~~~

    他以前聽說過「布魯爾」這個名字,據說那是王國建造最龐大,設置最豪華,待遇最人道的「監獄」。

    至於說為什麼一個老實膽小的麵包店學徒要去做小偷,在霍克的記憶中卻是沒有答案。

    但不管怎麼說,自己現在既然繼承了這個可憐小人物的身份,似乎就要連他的懲罰一起繼承了。

    坐牢?

    霍克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還有這樣一天,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未來如何也只能夠在到達目的地再重新計劃了。

    正當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貨艙忽然一陣劇烈顛簸,一下子把身材瘦小的霍克顛的險些摔倒。

    回過神來的霍克下意識的低頭看向飛艇外,也就是在這一剎那,令霍克一生都難以忘記的畫面出現在視野內。

    透過手掌寬的縫隙,一隻身體猶如小山一般,長著一對巨大翅膀的黑色蜥蜴從眼前一掠而過……

    雖然距離較遠,但他還是能夠清晰的看清楚那怪獸足球大小的黃色眼球,以及眼睛中散發出的兇惡嗜血的眼神。

    當然,還有那不斷噴出噼裡啪啦火星的血盆大口,和裡面殘留著不知名生物肉末皮毛,無比鋒利的尖牙利齒……

    「龍!?」

    瞠目結舌的霍克看到這裡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如果不是理智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他一定以為自己是在電影院中看IMAX的全息立體電影。

    「那是詛咒沼澤最強大的魔獸鐵翼飛龍!不過說起來,它可不是龍族,只能勉強叫做亞龍……」霍克的耳邊響起了一個男孩沉穩冷靜的聲音。

    霍克抬起頭聞聲看去,距離自己不遠處一個很乾淨的大男孩兒也在看著自己。

    貨艙內的光線很暗淡,但不知道為什麼霍克發覺自己的視力並沒有受到影響,還是看清楚對方那張白皙清秀的少年臉龐。

    少年人年紀不超過十五歲,身材高大修長,有著一頭金色的齊耳短髮,略顯得柔和的臉型曲線也開始變得稜角分明,那是成熟的表徵,下顎帶著一層短短的絨須,卻是還帶著幾分稚嫩。

    鼻子筆直挺拔,嘴唇豐厚紅潤,一雙充滿了智慧和堅毅眼神的藍色眼睛中,卻又好像有著幽谷水潭一般蔚藍清澈,但又深邃不見根底——只憑這雙眼睛,相信待他成年後卻又不知道會迷死多少懷春少女。

    「好漂亮的男孩子!」霍克心中暗歎一聲,又有點嫉妒,卻想不出對方是因為什麼事情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單以外貌氣質而言,他更像是一位貴族子弟,而不是囚徒。

    似乎是感覺到霍克心中的疑問,對面的金髮男孩不以為意的微微一笑,伸出一隻手來,很友好的說道:「我叫亞歷山大,和你一樣,都是在匹斯堡上的船。」

    話雖然簡單,但似乎一下子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霍克沒有拒絕對方的友善,伸出手和這個叫做亞歷山大的男孩子握了一下,嘴上同時笑道:「霍克……布萊恩·霍克,很高興認識你。」

    他現在還不習慣自己的名字變成了姓氏,不過這卻不影響自己心中的好奇:「請問,剛才你提到的魔獸,是什麼級別的魔獸?」

    作為生物基因的研究員,注定霍克在私生活中過的比較宅,平時最大的娛樂項目無非就是登陸國內的文學網站看幾篇網文。而其中關於玄幻類型的小說,自然也是瞭解一些。那上面描述的故事,似乎都會分什麼等級。

    可是亞歷山大卻很疑惑的看了霍克一眼,不明白他問的是什麼意思。不過馬上金髮男孩就恢復正常,或許他是認為像霍克這樣貧困家庭出身的孩子不知道這些事情也是理所當然吧。

    的確,現在的霍克看起來的樣子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一身破爛老舊的麻布衣衫,散亂的頭髮,臉上也是髒兮兮的。但是好在還能看出來霍克生的幾分清秀,特別那一雙在漆黑中閃閃發亮的眼眸,總是帶著幾分不符年齡的深邃。

    可能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與眾不同之處,才會讓心高氣傲的他首先開口打破沉默吧。

    「魔獸的級別?很抱歉,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知道魔獸還會有人分等級,但我猜你是想知道那個傢伙實力如何吧?」

    亞歷山大很老成的語氣解釋道:「王國的巫師工會和武士工會到是會把職業技能分等階,每隔三年會進行一次職業等級考試,武士還好說,可是那些高貴的巫師們卻不認可這種做法,覺得那是對巫師這個高貴職業的一種褻瀆。所以兩個公會儘管把各職業按照規定分成了十二個等階,可是除了王**方認可之外,並不受到人們的重視……或許是因為沒有衡量力量的統一標準也說不定呢。

    至於說把魔獸也分級別,我想你一定是被外行人誤導了,這樣和你講,普通的魔獸從出生開始就顯現出強大複雜的奇異能力。而且到目前為止,魔獸種類繁多,還沒有聽說誰能夠把他們分清楚,就更談不上分級了……但是我聽說強大的魔獸都是有智慧的,高等級的魔獸中也有王者,不過那些距離我們太遙遠。

    而說到剛才的那頭亞龍嘛……記得上個月王**隊在南部的丘陵地帶發現了一頭成熟期的碎巖地獺,因為不小心觸怒了它,結果導致了一名五階戰鬥巫師,三名四階獸魂戰士,以及一個滿編中隊全體陣亡……

    呃,一頭這樣的亞龍差不多可以殺死十頭碎巖地獺!」

    「巫師?獸魂戰士?」霍克很想知道巫師是不是等同於魔法師,還有獸魂戰士是怎麼回事,但是看到亞歷山大認真的表情他還是決定日後慢慢的探尋。

    而且霍克雖然不清楚一個滿編中隊是多少人,也不清楚王**方是按照什麼標準如何評定巫師和武士等級的,可還是能夠猜測出那頭六階碎巖地獺的強大與凶悍。

    最後得出結論:隨便一頭魔獸,玩自己這樣「半階都不階」的研究員,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

    很沮喪的結果,看來自己的前途一片黯淡啊!

    其實霍克並不知道,雖然大部分魔獸要比人類強大,但也不是絕對。最起碼南部丘陵的慘敗,其中的原因並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當然,這些道理很久之後他才弄明白的,而那時的他卻已經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艾瑪人了。

    「那詛咒沼澤呢?聽起來可不是什麼吉利的地方。」霍克又問。

    「哼,的確不是什麼好去處。不過很遺憾,看樣子我們的目的地恐怕就是那裡了。」亞歷山大拳頭緊握的冷笑道。

    霍克聞言心中頓時升起一絲不安的感覺。

    自己不是要去名為「布魯爾」的監獄服刑嗎?

    不過另一方面他對亞歷山大的「博學」也產生了幾分懷疑,心中更是加倍小心起來,言多必失!

    話說的功夫,飛艇已經恢復了平穩,外面的鐵翼飛龍也消失在視野之內。

    這時貨艙內的囚徒也因為剛才劇烈的顛簸開始從昏沉的睡夢中甦醒。不過大家都不知道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七嘴八舌亂哄哄一片。

    亞歷山大似乎對飛龍的興趣不大,也不管其他人如何,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霍克,忽然開口問道:「你是中州人?」

    「中州人?」霍克楞了一下。

    亞歷山大看到霍克驚愕的表情,指著他的頭髮比劃道:「中州人和你一樣,都是黑頭髮,黑眼睛。不過聽說中州人都是黃皮膚,而你和我一樣。」

    霍克聽到這裡眼睛驟然就是一亮,原本他還以為這個世界上自己只是一個例外,卻沒有想到還有同類,這總算是今天聽到的最好的一條信息了。

    但是剛一激動,霍克就把自己心中的情緒強壓了下來,臉上不動聲色。因為他知道眼前的情景不允許他多問什麼,畢竟多說多錯,「上輩子」自己不就是因為「不專業」才功敗垂成麼。

    於是這一回他總算是留了一個心眼,小心謹慎的說道:「我從小就是在匹斯堡長大的,所以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什麼中州人,或許是,誰知道呢?」

    亞歷山大點點頭,他看出來眼前的這個少年不想多說,就轉移話題道:「你剛才不是想問詛咒沼澤嗎?我可以講給你聽,不過你要保證不對其他人說……」

    霍克目光古怪的看著這個叫亞歷山大的少年,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升起幾分警惕。他雖然平日裡醉心於科研工作以至於缺乏一些「圓滑世故」的經驗,可不代表說他是個笨蛋。

    「禮下於人必有所求」這句話他還是明白的。他可不認為對方對自己的熱情是因為「一見鍾情」。

    亞歷山大這時就表現出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在捕捉霍克眼神中流露出的那一絲警惕之後,他的眼眸中立刻閃過幾分訝異。但還是微笑說道:「布萊恩,你不必緊張,我沒別的意思。只不過在這一船囚徒之中,只有你和我是從匹斯堡上來的,還有我們的年紀相仿,談得來……」

    似乎覺得這樣講不容易打動霍克的心,他臉色忽然一變,很誠懇的看著霍克,「說實話,我們的目的地充滿了危險,我需要一個朋友!」

    「朋友?」霍克心中一動,他可不覺得以自己目前的情況真的可以做什麼朋友。要是換做之前的布萊恩,想必早就「感激涕零」被這個金髮少年感動了吧。不過吃一塹長一智,他還是決定低調一點好。最起碼在沒有搞清楚自己目前所處的情況之前,他並不想有什麼動作。

    當然,他也不想得罪了亞歷山大。於是他裝糊塗道:「對不起,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亞歷山大目光中一絲光芒一閃而過,不動聲色的看向霍克。

    就在兩個少年四目交接,即將打破僵局的關鍵時刻,貨艙門外忽然響起一聲粗獷的暴喝聲:「都***閉嘴!」

    聲落,滿室寂靜!

    %%%%%%%%%%%%%%%%%%%%%%%%%%%%%%%%%%%

    數天之後……

    霍克的天空之旅終於到達了目的地,而在此期間被霍克拒絕的亞歷山大也找到了七八個和他年齡相仿,同時「志同道合」的新夥伴。隱約中,亞歷山大成功的成為了這些少年的頭目,看著他們對其馬首是瞻的神態,霍克也只能在心中提醒自己一聲:不管是在哪裡,和太聰明的人在一起,永遠都是危險的。

    飛艇緩緩向下,穿過烏雲和濃霧,地面上的情景也漸漸清晰起來。首先入目的就是一座規模宏大,完全由巨大黑色熔岩石堆砌而成的軍事化城堡,赫然毅然屹立在綠洲與沼澤交接的地方。而城堡背後,就是那座聞名大陸號稱「永不熄滅」的唐古拉活火山!

    %%%%%%%%%%%%%%%%%%%%%%%%%%%%%%%%%%%

    城堡正門放下的吊橋前,一名身材高大充滿彪悍氣息的獨眼軍官帶著幾名全身覆鎧的高級獸魂戰士早就等候在這裡。

    飛艇落地停穩,玄關打開,幾個全身都籠罩在黑色兜帽下的巫師便出現在眾人眼前。

    「鄙人本傑明·戈登,榮幸作為本監獄的典獄長,熱烈歡迎諸位大師來到班塔納摩王國監獄……」獨眼軍官出人意表的大步迎上前去,彬彬有禮的猶如高貴的紳士,那神態完全與他的彪悍外表不相符。

    「哼,原來你就是那個臭名昭著的屠夫戈登?」一名黑袍巫師語氣不善的冷笑著。

    「這位大師是?」典獄長戈登唯一的一隻眼睛目光犀利的掃了一眼,立刻就注意到這名巫師胸口處別著一枚三葉草金色胸針。

    黑袍巫師挺起胸脯,高傲的說道:「王**方三級黑巫師凱特提諾·貝利特!」

    三級黑巫師?

    戈登知道那代表了什麼,於是立刻知趣的垂下頭顱,很是恭敬的伸手邀請道:「原來是貝利特大師,能夠認識大師真的是在下的榮幸……哦,對了,阿德爾曼大師正在裡面等候諸位的到來,諸位看看,是不是先把物資移交手續辦一下?」

    原本一群趾高氣昂目高於頂的巫師當聽到「阿德爾曼」這個名字頓時氣勢為之一瀉,不過他們顯然也不願意在一名小小的典獄長面前露怯,於是齊齊惡狠狠的瞪了這個獨眼龍一眼,冷哼道:「物資清單自然會有人給你,還有,隨便找一個順眼的傢伙帶路,我們要立刻求見阿德爾曼大師。」

    「一切如您所願!」戈登無比恭敬的彎腰施禮,然後一招手,立刻有手下上來頭前領路,帶著一幫神秘兮兮的巫師走進了黑石城堡。

    目送巫師們離去的身影,獨眼龍瞇縫著他唯一的一隻眼睛,冷笑一聲,然後回過身大聲對手下呵斥道:「你們這群白癡,還站在這裡看什麼,如果天黑之前還沒有把貨物收進庫房,你們這些傢伙就統統給我去挖火山灰!」

    話音未落,一群二三階的獸魂戰士立即衝向那只巨大的運輸飛艇。

    %%%%%%%%%%%%%%%%%%%%%%%%%%%%%%%%%%%

    重新踏上堅實平穩的土地,不少人長時間在空中飛行的後遺症就一覽無遺。

    三分之一的囚徒一下飛艇,就蹲在地上拚命嘔吐,即便是霍克初時也有一種頭重腳輕的不適感覺,好在他適應的比較快,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到是顯得「從容不迫」。

    不過稍微停下腳步的後果,就是獄卒武士們手中抽在身上火辣辣的皮鞭。

    隨後他和所有人一樣,強撐著身體繼續前行,同時開始好奇打量四周陌生的環境,不過當他看到身邊意外出現的女性身影時,霍克到是感到幾分意外,他這才知道飛艇內竟然還有不少「女囚徒」。

    和男囚徒一樣,她們同樣蓬頭垢面,毫無姿色可言。但是霍克卻清楚的感覺到在場男性在看到她們時,眼睛中所散發出的那種**裸的獸慾光芒。

    霍克見此心中一動,瞬間不由得同情起這些女人,在這裡,女囚徒或許還要擔當一些難以啟齒的「工作」。

    歎息一聲,他現在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更加不是救世主。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這個前路坎坷的世界中好好的活下去,僅此而已。

    扭過頭,避開那一雙雙充滿了驚恐的眼睛和嬌弱的身影,他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做身不由己。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