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科幻靈異]

叛逃者 作者:黑天魔神(連戴中)

line
avatar
31560 35 4
本帖最後由 aappleegirl 於 2010-8-30 20:24 編輯

第一節 爭食
 趙天手里緊捏一根半銹的鐵條,微屈著身,如同一只隨時準備擇人而噬的餓虎,用充滿警惕且無比冷酷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面前的圍攻者。
  對面,三個身形和年紀與之相仿的男孩,結成一個不甚規則的“品”字,將他緊緊困在中央。
  這里,是新宇市郊最大的垃圾堆放場。也是無家可歸者與乞討者賴以維生的地方。
  雖然同屬窮人,四個對手卻素不相識。沖突的起因很簡單————不過是一塊包裹在破塑料袋里,已經發黑變硬的干面包罷了。
  沒有確切的證據說明究竟是誰首先發現了它。可是四個看見它的人,無一例外都想將之占為己有。
  憑著靈活的動作,趙天首先把面包搶到了手。三個餓紅了眼的小乞兒哪里肯舍。一番追逐后,終于,在一座夾雜著無數骯臟廢棄物的垃圾山下,將他圍堵起來。
  “別逼我!”
  深深地吸了口氣,面色冷然的趙天眼中閃過一絲厲色。足底用力狠命一蹬,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對手猛然撞去。
  他并不畏懼撕打。斗毆,是所有乞討者的必修課。他也不例外。如果單挑,對方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即便三人一起擁上,趙天也有絕對把握能贏。
  然而,這卻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結果。
  面包并不大。為了一點不多的食物而浪費大量體力掙搶,無疑有些得不償失。
  能贏,卻是慘勝。
  但是,趙天已經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
  從昨天到現在,除了冰涼的自來水,他再也沒有吃過別的東西。饑餓的yu望,已經壓制了所有思維,成為貫注在其大腦中的唯一念頭。
  “誰搶我的食物,老子就殺了他————”
  右手凌空砸下的鐵條,吸引了目標的全部注意力。這時,趙天蓄力已久的左拳,也從截然相反的方向狠狠揮出。當即,猝不及防的男孩連哼都沒來得及哼出一聲,便歪斜著身子摔倒在地。
  一拳!
  兩拳!
  三拳!
  連續幾下重擊,在男孩的面龐破開片片龜裂的傷口。從中溢淌而出的鮮紅與骯臟的泥垢混雜在一起,涂抹成為慘烈無比的血色圖畫。
  趙天選擇的目標,是三個男孩中年歲最大,看上去體格也最健壯的一個。
  攻擊一個人,總比同時攻擊三個人簡單。
  打敗其中的最強者,將之打疼、打傷、打殘,對于任何旁觀者來說,都是一種不寒而栗的絕對威懾。
  連這家伙都不是我的對手,你們又算老幾?
  揣測得到了預料中的結果。當他帶著滿面冷傲從另外兩名少年當中走過的時候。對方眼中早已看不到原先的狠辣與憤怒。取而代之的,則是無比的畏懼和顫抖。
  拖著疲憊不堪卻又不得不硬撐的身體,趙天咬緊牙關走出了垃圾場。再三確認對方沒有尾隨后,這才在一處背風的角落緩緩坐了下來。
  由于互相掙搶,面包早已散成了數塊。盡管如此,他仍然小心翼翼地把所有碎塊全部塞入口中。又用舌頭將包裝袋上殘留的渣屑一點不剩的全部舔凈之后,這才帶著意猶未盡的遺憾,旋開斜挎在腰間的水壺,將所有的清水一飲而盡。
  巴掌大的一塊面包當然不足以果腹。事實上,吃下這點來之不易的戰利品后,趙天卻覺得自己更餓了。沒有得到徹底滿足的胃袋拼命蠕動著,在那些飲入腹中卻沒有什么營養的涼水掩蓋下,散發出一種沉悶而古怪的響聲。
  對于這種情況,趙天最好的應付手段便是睡覺。
  餓著肚子睡覺雖然不舒服,卻總比清醒的時候強得多。何況,睡眠能夠節省大量體力。如果明天想要繼續獲得果腹的食物,還必須面對更加慘烈,更加可怕的拼搶。
  。。。。。。
  一縷金黃的人造陽光從地平線上冉冉升起,在黑暗的大地上點出一絲略帶溫暖的舒暢。和所有宇宙城市一樣,新宇市內的異星生態基地同樣采用人造環境,完美的模擬出白天和黑夜。讓城市里的所有居民在日出日落周而復始當中,維持著人類最原始的生理習慣。
  趙天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現在是黎明前天色最為陰暗的時段,也是常人睡意正濃的時候。然而,城外垃圾場上巨大的廢棄堆邊,除他之外,已經多了幾個模糊的身影。
  只有趕上最早班的清運車,才能從骯臟與腐爛當中,尋找出自己想要的東西。
  廢鐵、玻璃瓶、塑料制品。。。。。。所有這些被當作廢物拋棄的垃圾,都是搜尋者們如獲至寶的發現。
  一個玻璃瓶子能賣兩分,一段銹鐵能賣半毛。再添上一點雜七雜八的零碎,只要不是運氣太糟,每天下來,總能弄到近一元星幣的收入。換上一份滋味淡寡的維生素湯,幾塊硬劣粗糙的人造干糧。隨說不能完全吃飽,卻也不至于餓死。
  沒人愿意死。趙天也不例外。
  “嘩啦!”
  巨大的清運車廂從牽引架上側翻的瞬間,圍聚在四周的拾荒者們,如同嗅到血腥味兒的鬣狗蜂擁而上。拼命瞪大雙眼,在散發著惡心腐臭的棄物中,飛快地翻找著任何一點點能夠當作食物的東西。
  當一個干癟萎縮的爛蘋果被翻找出來的時候,所有拾荒者的眼中不約而同都放射出血色般赤紅的貪婪。
  科技發展在加速宇宙擴張的同時,也使得人類農牧水平降低到了前所未有的最低點。利用膠質生產的營養必需品,正在逐步取代傳統的糧食作物。諸如西瓜、梨桃之類的東西,只有幾個特殊的農業星球能夠栽植。正因為如此,除了那些身家億萬的高級掌控者外,普通人根本無法接觸到它們。
  按照新宇市星際貿易中心的交易參考數據,每千克新鮮蘋果的價格約為三千星幣。以普通平民人均每天0。75元星幣的最低保障標準計算,這筆錢足夠他們生活十年。
  雖然這蘋果因為缺水已經明顯干癟,表面的果皮也呈現出大片黑斑。但是不管怎么樣,它畢竟是一個蘋果,是真正有錢人才能享用到的奢侈品。
  “它是我的!”
  “不,是我的!”
  “誰要敢搶,老子就宰了它!”
  聲嘶力竭的怒吼與恐嚇攙雜在一起,其間不斷傳來硬物刺入身體的沉悶,以及絕望與慘叫構成的血腥。所有的拾荒者都瘋狂了。這一刻,彼此之間已經不存在任何友誼與良知。有的,僅僅只是為了生存而從人心最深處爆發的野蠻和本能。
  萎縮的果實在一只是骯臟的手里來回打轉,飛濺的鮮血和掌心分泌的汗水,在其表面形成一層散發著惡心臭味的半凝暗紅。乍看上去,再也看不出半點本來的面目。反倒像是一只能夠肆意操縱殺戮的丑陋魔心。
  趙天一言不發地站在人群外圍,冷冷地注視著這場莫名的混亂。
  “一群沒腦子的笨蛋,白癡!”
  這是他對所有參與掙搶拾荒者所下的定義。
  他并非不想要那個蘋果。恰恰相反,從昨天就一直餓到現在的腸胃,比任何時候都在強烈地提醒他,絕對不能放過任何一點可吃的東西。
  在所有拾荒者中,旁人的年齡、體重、身高、力量均強于自己。雖然速度上略占一點優勢,但是在缺乏體力的情況下,即便真的僥幸搶到蘋果,也無法跑太遠。
  這就意味著自己可能被殺。
  用一條命來換一頓飯,顯然并不值得。
  擦去嘴角一絲不自覺流出的口水,趙天使勁兒吞了吞喉嚨,強迫目光離開血紅的蘋果,艱難地轉移到一些他早已盤算好的東西身上。
  那就是剛剛從清運車里卸下的垃圾。
  蘋果的出現,徹底擾亂了拾荒者們的視線。除了拼命掙搶著難得的奢侈品外,他們的腦子里再也沒有任何多余的念頭。
  機會!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按捺住內心狂喜的趙天,不動聲色地悄然潛至廢品堆前。在恍如小山一般的垃圾中迅速翻找著。
  沒有被撿拾過的垃圾里,往往能夠找到一些不錯的舊物。在星球回收站也可以賣出一定的價錢。不過,這種事情需要運氣。畢竟,幾百名拾荒者都在同一個垃圾場里找飯吃。想要獨占一堆從市區剛剛運來的新廢品,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快,破舊的編織袋里,已經裝滿了各種各樣的可回收物。趙天興奮得直發抖。半年了,這是第一次得到如此之多的戰利品。
  他沒有貪多。把一只生銹鐵管扔進盛物袋的同時,也用力拽緊了袋口的繩索。垃圾堆里肯定還有別的值錢東西。可是,裝滿的編織袋已經達到自己所能背負的最大重量。與其多拿跑不動被別人追上把東西搶走,不如留下一些對彼此都有好處。
  轉身離開的瞬間,趙天突然心中一動。他發現————自己腳下似乎踩到了某種堅硬的圓形物體。
  不可能是石頭。石頭沒這么規則。
  也不可能是柔軟橡膠制成的玩具之類。
  外表凸圓,質感堅硬。。。。。。應該是金屬制人造物品。
  而且,從腳心傳來的觸感判斷,這東西的體積不大。也就是說:它應該不會太重。
  趙天沒有多想,把踩到的硬物從腳下迅速撿起,連看都沒有多看一眼,直接塞進自己的衣兜。扛著沉重的編織袋轉身飛跑著離開。
  遠處的天際已經放亮,越來越多的拾荒者從四面八方逐漸聚集而來。更多的掙搶和斗毆,也在垃圾場的各處慢慢開始上演。
  。。。。。。
  “總貨值11。95星幣。扣除個人所得稅0。05星幣,本次貿易您總共能夠得到11。90星元。請在劃帳、銀行充值、現金給付、實物充抵四種交易方式中,選擇您所需要的項目。”
  沉悶的電子合成聲中,趙天伸出手指,輕輕按下電腦屏幕上顯示的“實物充抵”字樣。
  回收站內的一切事務均由電腦管理。驗貨、收款等一系列運作也由不同智能的計算機分別完成。畢竟,有人類管理者存在的地方就可能出現貪污和腐敗。電腦程序則徹底杜絕了所有漏洞。
  每個自然人誕生的時候,都會擁有一張星際聯合大會配發的個人銀行卡。趙天也不例外。不過這東西對他基本沒什么用處。賣廢品的錢尚且不夠吃飽,誰又會有心思把這么一點點糊口錢留在銀行?
  現金也不如食物管用。餓極的時候,錢,永遠不可能拿來當飯吃。
  提著一箱盒裝營養餐,趙天疲憊地走進了自己的基地休息室。未等完全坐下,他已經急不可待地撕開一份餐盒。大口吞嚼起那沒有什么滋味兒的膠質餅干來。
  用開水沖泡的維生素湯淡寡無味。喝在嘴里甚至還有股令人很不舒服的咸澀感。盡管如此,趙天還是把它們一點不剩地全部吞下。這才舔了舔嘴唇,把目光轉向箱中尚未開封的餐盒,木然地盯視著。
  一份營養餐,能夠維持一名成年人二十四小時的正常體能消耗。
  這東西永遠無法吃飽。相反,往往還會讓你感到生理上的饑餓。
  使勁兒搖了搖頭,把腦子里強烈還想再吃一份的念頭猛壓下去。趙天強迫自己從椅子上緩緩站起,踉蹌著有些虛浮的腳步,朝著基地內部慢慢走去。
  所有工業平民都會擁有一個小型基地。基地里的設備也只有四種:礦石、膠質、能源三種類型采集器,外加一座小型恒星發電廠。
  單純從人類角度來看,從母體誕生的自然人,的確比試管人和培養人優越許多。可是,“棄嬰”這種現象,似乎是從人類歷史有記載以來,便貫穿于整個社會且永遠無法解決的問題。
  應該承認,對于棄嬰,星際大會的確給予了相當程度的同情心。所有人類星球都設有兒童福利院。所有被遺棄的自然人都能在這里享受生長的樂趣,以及一切能夠享有的權利。直至十歲為止。
  趙天就是一名棄嬰。按照人類星際法,十歲后的他必須離開兒童福利院,成為一名自食其力的工業平民。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這座擁有采集器和發電廠的小型基地里待著。把每天產出的資源收集打包,出售給星際聯合大會。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