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劍神曲[1.2.3部] 作者:牛語者(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969427 222 33
本帖最後由 lchbear1726 於 2010-9-26 18:05 編輯

第一部 人物介紹
    丁原:翠霞派淡言真人門下弟子,幼年的顛沛成就他孤傲的性格,儘管外表冷漠,內心深處卻埋藏著不曾熄滅的火焰。在經歷種種少年磨礪,生離死別後,終於發現原來正魔之異永遠都只在一念之間。

    所幸一縷天心不泯,終踏上仙道峰巔。

    阿牛:本名羅牛,自小拜入淡言真人門下,為丁原師兄。他生性木訥卻俠義仁厚,靠著比常人十倍百倍的努力,造就驚世駭俗的修為。更加難能可貴的是,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他總是第一個站在丁原身邊的朋友。

    姬雪雁:翠霞派六仙姬別天孫女,天之嬌女,聰慧艷麗,但也因此養成驕縱的脾氣,可惟獨對丁原一往情深,至死不悔。由於和丁原的叔侄之戀不容於世,更因各種利害衝突的影響,使她和丁原之間歷盡了無數磨難。

    蘇芷玉:天陸魔道高手蘇真之女,雅若天仙,修為驚人。幼年曾為丁原所救,從此情根深種。奈何丁原心有所屬,每每相見總是黯然離去。

    可她心底終究掙不脫這縷情絲,無怨無悔守在愛人身邊,甘願付出生命卻毫不計較所得,當稱情可動天。


第一部 第一集 小子天成 第一章 搭救

        第一部 第一集 小子天成 第一章 搭救   
  太陽升的老高,毒辣辣的熱浪烤的地面直冒煙。

  城東玉水街的鋪面大多歇市,只有幾個挑著扁擔的莊稼漢子打這里經過。

  一對中年夫婦領著一個十來歲的女孩兒在“錦衣堂”里隨意翻揀著布料,說是要給孩子裁一件小馬甲,但看了半天卻沒有那婦人滿意的料子。

  婦人大約三十出頭的年紀,容貌極為秀麗,衣著樸素,但舉手投足雍容優雅,臉上總含著淡淡的笑容。

  她的耐心極好,一連看了十幾匹布料也沒有半點厭煩。反倒是小女孩有些覺得厭氣,不停的纏著娘親要走,又是拉衣服又是撒嬌的使小性子。

  那中年男子只站在店鋪門邊,微微闔起的雙目好象對周圍發生的一切都漠不關心,雙手負在背後,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

  忽然店鋪外面傳來一陣喧嘩,依稀聽到有人叫道:“老子今天就揍死你這個兔崽子,看你還敢偷東西!”

  “爹爹,外面在干什麼?”小女孩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不過是個小孩子偷東西被伙計抓住了,被人摁在地上狠揍。”中年男子輕描淡寫的回答說,他的眼睛一直對著店里,卻仿佛對街上發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一定又是小丁子,”錦衣堂的老板說道:“他是玉水街有名的小混混,整日價游手好閑,也不干正經活。有人看他可憐就施舍點吃的給他,可他連謝字都沒有。要是沒人施舍了,他就干脆去偷吃的,這條街的飯館茶樓都被他鬧騰過啦。”

  “那他的爹爹呢?”小女孩有點疑惑,一雙純潔無暇的大眼睛一閃一閃,問道:“為什麼沒有大人管他?”

  老板似乎也很喜歡這個玉雕粉琢的女孩兒,笑道:“他可不象你有爹娘管著,小妹妹。也不知道小丁子打什麼地方來的,反正從來就沒見過他身邊有什麼大人。說起來也造孽,才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啊。”

  這個時候外面的聲音越來越響,門口都有不少想看熱鬧又擠不進去的人站在了台階上踮著腳朝里瞧,有人還不停的喝彩起哄道:“打的好,打死他!”

  也有幾個看不下去的輕聲歎息說:“作孽啊,這麼還不把人給打死了?”但到底沒有出面攔著。

  婦人微微一皺眉頭,放下手里的布匹,輕聲說道:“聽這個孩子的呼吸聲,好象快不行了。再有一會非出人命不可。”

  中年男子嘿嘿一笑道:“你又動了惻隱之心了?”

  婦人歎了口氣,道:“只是個孩子,何必要弄成這樣?”

  小女孩也拉拉父親的大手,央求道:“爹爹,看他怪可憐的,咱們就救救他吧。”

  中年男子哼道:“你這個鬼精靈也來做濫好人,你救得了他一時,救得了他一世麼?”

  小女孩細長的睫毛煽動幾下,狡黠的一笑說:“那爹爹可以把他也帶回家,教他讀書寫字,今後不就沒人敢欺負他了?”

  中年男子甩開女兒的手道:“不行,有你這個小鬼就夠我和你娘受的了,我沒閑工夫再伺候一個小爺。”

  “爹——”小女孩把小嘴一扁,象快要哭出來。

  婦人也勸道:“真哥,不管怎樣,先把人救下再說。”

  中年男子點點頭,道:“這個小子也硬氣,被揍了半死竟然半聲也不吭,沖著這點我今天就做一回濫好人了。”

  話音一落,他的人已經站在了街上。

  錦衣堂老板和幾個伙計揉揉眼睛,心想是不是大太陽的把眼睛給刺花了,怎麼沒看他擠進人群就到了里邊呢?

  人群里兩個酒館的伙計正把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死死摁在地上揍的興起,其中一個兩百來斤的壯漢干脆騎在了那少年的身上,碩大的拳頭雨點一樣朝少年干瘦的身上砸落。

  另一個瘦小些的漢子不住用腳猛踹少年,嘴里叫道:“敢偷咱醉仙居的雞,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那少年的頭被牢牢按在泥地里,兩手壓在胸口卻緊緊攥著半只燒雞,不管人家怎麼踢打,他一不求饒二不撒手。

  “夠了,再打便要出人命了。”中年男子站在那壯漢身邊說道。

  壯漢一怔,瞪眼道:“你這書生曉得什麼?這種賊胚不狠狠教訓,他哪會長記性?”說罷掄拳又揍。

  但拳頭只到半空就動彈不得,中年男子修長白皙的手指宛如鐵鉗一般扼在他的腕子上。

  瘦小些的漢子見狀叫道:“你想干嗎?”

  中年男子從衣襟里掏出一塊碎銀拋在地上,淡淡道:“這夠買十只雞了吧,還不放手!”

  瘦小漢子撿起銀子用袖口擦擦,又用一嘴爛牙咬咬,詫異道:“真是二兩多的銀子!”

  “拿了銀子快給我滾,”中年男子最看不得對方貪婪的模樣,低聲喝道。

  有了一筆意外之財,兩個伙計也不計較其他,眉開眼笑的放過地上的少年,那壯漢臨走還朝少年身上吐了口濃痰道:“算你小子走運,下回別讓大爺再撞見。”

  中年男子的眼睛驀然一睜,瞬間有兩道精光激射而出。他伸手在壯漢背上輕輕一拍,道:“快滾!”

  那壯漢一個趔趄,也不覺得什麼,和同伴拿著銀子去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群見事情完了,也一哄而散,原來都是附近店鋪的伙計掌櫃。

  婦人走到中年男子身旁,望著興高采烈走遠的壯漢,輕聲微笑道:“你這一拍怕他從今晚開始要在床上疼了三天吧?”

  中年男子嘿嘿一笑,沒有回答。

  小女孩跑到那少年身旁蹲下身子叫道:“喂,打你的人被我爹爹趕走了,你可以起來了。”

  但是地上的人一動也不動,小女孩一怔伸出小手探到少年鼻子底下,察覺還有呼吸心里松了一口氣。

  身後聽見中年男子說道:“玉兒放心,他沒事。”

  小女孩怔怔盯著少年問道:“可是他為什麼不動啊?”

  還沒有等中年男子回答,少年的頭吃力的從泥地里抬起,露出一張混合著泥土與鮮血的英俊面龐。可惜,臉上已是青一塊紫一塊,鼻子和嘴角邊的血絲還不停朝外滲出。但是他的眼睛卻依然明亮,含著深深的仇恨和叛逆。

  小女孩兒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隨即又喜道:“你沒事吧?”

  少年沒有理她,甚至沒有多朝她望一眼,雙手吃力的撐著地想爬起來。

  “你沒事吧?”小女孩以為少年沒有聽見,又關切的問。

  少年冷冷瞧了她一眼,一聲不吭的繼續他爬起的努力。

  那是何等孤獨與桀驁的眼神!

  “撲通!”少年的手一軟,無力的趴倒,口中發出低低的呻吟,一滴鮮血落在了泥地里。

  “你不要緊吧?”小女孩從懷里掏出一方娟秀的紅色絹帕遞向少年。

  “滾開!”少年毫不領情,用手一推小女孩兒卻軟綿綿用不上氣力。

  小女孩沒有想到對方會是這個反應,愣在了那里。手里拿著絹帕轉頭望向爹娘,大眼睛里秋波閃閃,好象真的要哭出來。

  婦人看不過眼,微微怒道:“你這孩子,人家好心幫你,卻忒的無禮。”

  少年伏在地上,痛苦的咳嗽幾聲,有氣無力的回答道:“我不用你們管,你們快滾。”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道:“好小子,有點意思。”言下竟然頗有欣賞之意。

  卻聽女孩兒驚聲道:“爹爹,他昏死過去了!”

  中年男子沉吟片刻,嘴角流露出一縷微笑,喃喃道:“你這小子不要我管,我卻偏偏要管,看你能奈我何?”說著抱起少年,朝街頭大步邁去。

  婦人看著中年男子的背影搖頭苦笑道:“六十年靜修也未曾讓他改了這副牛脾氣。”

  言似有憾,實則喜焉。

  “你叫什麼名字,小哥哥?”

  在城東“迎福”客棧的一間客房里,小女孩兒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瞪著一雙好奇的眼睛望著少年道。

  少年平躺在床上,髒兮兮的身子早被擦洗過,衣服也換了新的。他看上去精神好了不少,靠著枕頭半倚著床。

  “小子,我的乖女兒在問你叫什麼,聽見沒?”中年男子站在一邊道。

  少年看也不看他們,裝作閉目養神。

  中年男子嘿嘿冷笑道:“我蘇真六十年未曾下過聚云峰,沒有想到如今世上的娃娃都比我還橫。不要以為我救了你就不會拿你怎樣,若弄火了我小心我整剝了你這張人皮!”

  “爹爹!”小女孩兒不滿的看著父親道:“你又在嚇唬人家。”

  蘇真微微一笑,心道你這孩子曉得什麼?當年你爹爹縱橫天陸九州的時候連白癡聽了我的名頭都會害怕。若不是遇見你娘,如今天陸的魔門怕早在我一統之下。

  “孩子,別聽他胡說,先來喝口雞湯。”婦人推開門端著一碗熱湯走到床前。

  少年聞到誘人香味睜開眼睛,吃力的捧過湯碗大口喝起來,模樣就象三天沒吃飯一般。

  蘇真嘖嘖道:“小子,慢點吃,不怕湯里有毒麼?”

  少年一口喝完雞湯,拿起雞腿啃道:“毒死總比餓死強。”

  “哈哈,你終于肯開口了?”蘇真撫掌道:“現在該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了吧?”

  “丁原,”少年隨口把雞骨吐到地上回答說。

  婦人暗自一皺眉頭,心想這個孩子看來不過是普通人家的娃兒,對于詩書禮儀怕是從來沒學過。也難為他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外漂泊,為了有頓飯吃還被人打成這樣。

  一念至此,心中憐惜又起。

  于是說道:“你家在哪里,為什麼一個人跑到街上偷盜?”

  丁原有點不耐煩的看了婦人一眼,冷冷回答道:“我沒這個小妹妹好運氣,爹媽早都死了,不偷盜我吃什麼?”

  小女孩兒同情的說道:“丁哥哥,你真可憐。”

  丁原象被人踢了一腳的野貓,低吼道:“我不用你可憐!”

  蘇真走到床邊,注視著丁原道:“你要是再敢用這種語氣和我女兒說話,我把你從門里扔到街上去!”

  丁原毫不畏懼,反而輕蔑的一笑,雙腳踩到地上道:“別以為給了我口雞湯喝就可以教訓我,你們也不過是利用我來炫耀自己所謂的善心罷了。不勞駕你扔我出去,我自己會走。”

  他穿上鞋子卻一怔,才發覺原來的爛草鞋也給換成嶄新合腳的新靴子。

  不曉得蘇真給他用了什麼靈藥,身上的疼痛消失大半,淤腫也消退許多。但剛一站起來,肋骨還是傳來刺骨的疼痛,眼前一陣金星亂晃,差點摔倒。

  蘇真嘿然道:“你小子身上斷了三根肋骨,能再走三步老子便服了你。”

  丁原一言不發,艱難的抬腳邁出,額頭的冷汗象雨水一樣滴落。

  小女孩望著不忍,道:“丁哥哥,你還是別逞強吧,快躺回床上讓我爹為你醫治。”

  丁原的右腳重重落在地上,粗粗的喘息著,就這一步仿佛已經有萬水千山般的遙遠。

  “還有兩步,”蘇真冷冷盯著丁原,計數道。

  丁原一咬牙,再次抬腿,身體卻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他伸手一扶桌角,勉強穩住身子。

  婦人歎息道:“你是何苦,快回床上去。”說著伸手想扶丁原。

  丁原一甩手,喘息道:“我不用你們管!”

  蘇真也不生氣,只笑道:“盈妹隨他去,摔死也是他自己的事。”

  丁原一手扶著桌角,深深吸了一口氣卻牽動了身上的內傷,一道道鑽心的劇疼向鋦子一樣切割他的神經。然而這個倔強少年一聲不吭,奮力邁出第三步。

  腳一落地,丁原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頭混混沉沉就往前直挺挺載倒,耳邊依稀聽見小女孩驚呼道:“小心!”

  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等他再次醒來,人又回到床上,不過屋子里卻只剩下蘇真一個人。

  他修長剛毅的身軀站在窗口,負手端望屋外冷冷清清的夜色,也不回頭就知道丁原蘇醒,悠然道:“躺著別動,不然吃虧的是你自己。”

  丁原一怔,沉默半晌才開口問道:“你們為什麼要管我?”

  蘇真哼道:“如果不是玉兒和我夫人,你就是死在我面前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

  丁原聞言頓時又被激起傲氣,冷冷回答道:“我就是真的要死了也不會哀求閣下半個字!”

  他雖然年紀小小,但自幼失去雙親從此顛沛流離,盡嘗世間種種炎涼,逐漸養成了孤僻怪異的個性。在他身周,幾乎每個人都把他當成不可救藥的小偷和垃圾,或鄙視或嘲笑,偶爾有人憐憫也不過是給點吃的罷了。

  今天在街上被兩個伙計打的半死,對他來說也是家常便飯。雖然拳頭無情的落在身上,他卻不願意求饒半句,因為他知道自己越是求饒那些人反會打的越開心。

  每一個欺負過他的人模樣他都牢牢印刻在心里,也許如今年小力弱不能報複,但總有一天他要討回這個公道。

  “這個世界原本就沒有什麼公道,公道只屬于強者。”丁原記起小時候母親曾經對他說過的話,那時蒙蒙朧朧現下卻有了深深體味。

  可是眼前的這個素不相識的中年男子和他的妻子女兒卻出手救了他,不僅如此還對他百般照顧,關切有加。

  丁原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做,這一切的背後又是存有何種企圖?不過他只想盡快離開這里,離開這一家三口。甯可回到冰冷的大街上也不要躺在舒適的床上。

  他最看不得那對夫婦對小女兒寵愛嬌縱的模樣,心里說不出是嫉妒還是厭惡,只覺得自己在這里其實是一個多余的人。在別人趕走自己之前,最好的結果就是自己先離開!

  丁原這麼想道,于是他說道:“無論如何,謝謝你救了我。不過我現在要走了。”

  “去哪?”蘇真望著窗外問。

  “從哪里來回哪里去,”丁原一邊回答一邊下床,卻發覺自己身上的疼痛幾乎消失,肋骨只有隱隱作疼的感覺。

  他心中奇怪自己的傷勢怎麼會這樣快就得到醫治,卻未曾料到方才蘇真以精純的百年修為替他推血行宮,又以世人夢寐以求的“無憂丹”外敷內療。莫說是丁原這種普通的傷情,即便是命懸一線,氣若游絲,不消一天功夫也能起死回生,枯木逢春。

  丁原更不曉得他服用的三粒無憂丹乃蘇真耗費三十年心力精心煉制,修煉之人若得一丸服之即可通經舒脈,固本培元,受用無窮。何況他一用就是三粒?

  這時門一開,小女孩兒跑了進來叫道:“爹爹,可是丁哥哥醒了?”

  “醒是醒了,不過他又要走。”蘇真回答說。

  小女孩兒一怔,望著正在穿靴子的丁原問道:“丁哥哥,你為什麼要走?”

  丁原不曉得為什麼就是不喜歡這個小女孩,沒好氣的回答道:“這里又不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走?”

  小女孩兒關切的道:“可是你的傷還沒好,爹爹說你至少還要修養上五日才行。”

  “離開這里我一樣可以修養,”丁原站起身來道:“請大叔把名字告訴我,我丁原年紀雖小也懂得大丈夫恩怨分明,他日若有機緣必當回報。”

  蘇真一聽大笑起來,道:“有意思,我的名字不妨告訴你,不過你也不必回報。我叫蘇真,行事從來只憑自己喜惡,今日救你不過是興趣所致,就當是救了條貓。”

  小女孩兒說道:“丁哥哥,我的名字叫做蘇芷玉,爹娘都叫我玉兒。你不要走好麼?”

  兩人一前一後開口,態度語氣截然不同,看上去哪象父女?

  丁原朝蘇真一抱拳道:“要不要救我是閣下的事情,當不當回報卻是我的事情。蘇大叔只當救了一條野貓,我亦只當被另一條貓給救了。”

  蘇真哈哈笑道:“有意思,我下山多日眼看要回去了,卻不曾想還遇見你這麼一個有趣的娃娃。可惜你不肯跟我走,不然我倒可以考慮收下你這個弟子。”

  丁原回道:“我一個人自在慣了,可受不得什麼拘束。”

  蘇真剛要說話,神色忽然一動,冷笑道:“難得出來走走,卻偏偏有人不想讓我清淨。”

  那婦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站在蘇真身旁低聲道:“有老朋友上門了。”

  丁原和小女孩都不曉得他們在說什麼,怔怔望著蘇真與婦人,卻隱隱感覺到一陣風雨欲來的緊張
  • 2評分人數

  • +2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狂翼 +1 丁原就是這種脾氣
avatar   hutocat +1 這主角讓人火大,對仇人硬是骨氣,對恩人強硬無禮是無恥!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