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異界同人]異世界之數碼召喚 作者:榨菜豆腐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227588 425 11
本帖最後由 sunny448 於 2011-9-19 21:34 編輯

內容簡介︰Tags: 花賞,進化,神聖天使獸,墮天地獄獸,究極進化
    花賞穿越了,而且是帶著一部變異了的全球限量版的數碼暴龍機一起穿越的。

第一章 花賞

    今晚的月色不太好,烏雲早早就把月牙兒給帶上了一層厚厚的面紗。偶爾的一兩點星光散落下來,借著街燈,花賞抿滅了口中那剩下的半支煙,悄悄地向前摸去。

    花賞總有一個習慣,就是在做事之前吸掉半支煙,完事之後繼續點亮它。花賞是一個有野心的人,非常之有野心。

    他想要上位,所以他要殺人!花賞殺過很多的人,所以他成功了,在最後一次,殺死了敵對勢力的一名堂主之後,他成功地當上了青龍堂的副堂主。

    青龍堂,是群龍社的第一大堂,而群龍社,則是A省的兩大幫派之一。

    今晚,花賞又要殺人了,目標就是獵鷹幫的幫主,殷天。獵鷹幫同樣是A省的兩大幫派之一。

    關于兩大幫派之間的恩怨,花賞並不想深究,因為那是在他加入群龍社之前就已經存在的事情,那不是他關心的,也不需要他關心。因為過了今晚,獵鷹幫就會成為歷史,因為他會殺死殷天,花賞有這個信心,他永遠這麼有自信。

    半夜里,人不多,車更少,花賞下意識地摸了摸西裝內側的那一個微微的鼓起,里面,有一份小禮物。

    “小家伙看見這個東西應該會很開心吧。”想到了那個家一樣的地方,花賞一個激靈,欲望瞬間地膨脹,他,一個人養活了一所孤兒院,而且沒有人知道,因為他就是從那個孤兒院出來的。

    這里,會是殷天路過的地方,之前,花賞已經做過了無數次的考察和模擬,因為機會只有一次。

    “快了。”從熒光手表上得知,現在,最多五分鐘的時間,殷天,以及他的保鏢車隊就會從這里經過,而這里,也將會是殷天的埋骨之地。花賞下意識地捏著手上的一個微型遙控器。

    車頭燈射出了兩道強光,第一輛車子來了,不過,這不是殷天的車子,他的座駕還在後頭,前後各自被三兩黑色的奧迪給護住。

    一家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前呼後擁的從花賞的面前經過。花賞輕輕一笑,同樣輕輕地按動了手上的遙控器。

    “轟轟轟!!”

    被埋在地下的強烈炸彈,瞬間就把車子個吞噬了,殘留的焰火,照亮了四周,照亮了花賞有些猙獰的面孔。

    驀然,花賞皺了皺眉,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隨即仔細地觀察了一下,他終于知道有什麼不妥了,那是殷天他的保鏢,他們的表情太安靜了,就像是那車子里面的人無關重要一般。

    一股強烈的不安,花賞馬上掉頭就走,只是,不知什麼時候,在他的身後,五名的黑衣保鏢已經靜靜地站在那里,漠然地看著他。

    “啪啪啪”一陣擊掌的聲音傳來。

    “殷天?”

    拍掌人正是殷天,這個年紀不過五十歲的男人,魁梧的身材充滿地爆炸性的力量,完全不可以和一個普通中年人作對比。“很精彩的阻殺,如果不是事情知道,可能我真的會死在你手上呢!太子花賞!”

    太子,是花賞的外號,不是他自己封了,是道上的人喊的,意思就是如太子一般的尊貴。

    稍稍地皺了皺眉,花賞開始迅速地打量著四方,他想要突圍!

    “怎麼,不說話?還是你覺得可以從這里逃出去?”殷天再次擊掌三遍,這次,不僅是花賞的後面,剎那間,他就已經被重重包圍了。

    “殺!”淡淡地低吼一聲,自西裝的背後抽出一把唐刀,花賞迎面就向著前方的一個黑衣保鏢砍去,一刀印著火光的弧影,轉瞬間就收割了一條生命。花賞還是一個使刀的高手,少年的顛沛流離,使到他明白什麼樣的攻擊才是最恰當,最有效。

    殷天並沒有因為自己的保鏢被殺而感到憤怒,放而是帶著欣賞的目光注視著那個在黑衣之中穿梭如入無人之間的年輕身影,“多麼完美的人才啊!為什麼就會被偉神得到呢?”

    “花賞,十二歲出道就連砍六名混混,後來被群龍社的偉神看中,之用了十五年的時間,就坐上了群龍社最大的堂口,青龍堂的副堂主。出道戰九十五場,從無敗績,死在你手上的人恐怕要超過五百人之多。群龍社能夠在短短的幾年內,搖身一變成為A省兩大幫怕之一,卻少不了你的功勞。雖然人人都喊你做太子,但是我更喜歡你的另一個名字,夜魔花賞!”

    殷天淡淡地述說著,完全沒有介意這時候花賞的刀,已經離他不過一公尺的距離。

    “謝謝夸獎,不過,我該殺你了。”花賞的刀,簡樸地朝殷天劃去,不華麗,但是很實用,仿佛要斬斷夜色的光華和面前之人的聯系一般。

    花賞很享受那種把人砍成兩半的感覺,這時候他不再是人,而是審判生命的神!

    只是!

    唐刀居然砍不下去,殷天的手輕輕地夾著花賞的刀,只是輕輕地,但是花賞試過,完全拔不出來。

    “真武者?”從以前拜師學藝的流浪少林武僧,這個世界還存在著一種人,一種超越人體極限的武者,真武者!花賞也曾經希望自己能夠曾為一名真武者,只是修煉了多年,也只是身體強壯一些,反應超過了普通人而已,無名的吐息功法也只是使他的頭腦更加地清晰,更容易地冷靜而已。

    不過,這就已經足夠他在黑道上混的風生水起,所以,他封號太子!

    “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你今晚會來獵殺我嗎?”殷天並沒有回應花賞問題,反而自顧地說起了一些事情。“你的外號,太子!很不錯,但是你卻忘記了自己並不是真正的太子!我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花賞眼神不動,但是思維卻是急速地轉動,最後定格在一個人的身上,偉雲,偉神的兒子。“偉雲?”

    “很好,不愧是我看中的人!群龍社太小了,那里沒有足夠你發展的空間。”殷天輕輕地一扭手指,唐刀頓時斷成了兩截。“我需要你,我可以給你整個群龍社,只要你肯歸順我。”

    花賞的嘴角輕輕地向上扯了一下,“之後,我繼續在你的手下,而你,就是獨霸A省的唯一龍頭是嗎?”

    “這樣不好嗎?你殺我只是想要上位而已,但是你不殺我,就馬上可以得到更高的權力!這是雙贏。”

    花賞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不錯,但是他同樣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

    偉神曾經救過他,他發誓要把命交給他,所以,花賞搖頭了。

    “你剛才猜對了一半。”殷天淡淡地回應著花賞的搖頭,手指上捏著的斷刃,返抓在手上,只是輕輕地合攏,金屬鋼刃就馬上變成了一堆閃閃地粉屑。“偉神老了,但是他只有一個兒子,而你,是他兒子上位的最大阻礙。”

    “偉爺?不可能。”花賞有野心不錯,但是他的野心並不大于他的報恩之心。一人之下,已經足夠實現他在還清恩情以前所能夠達到的最大欲望極限。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人老了,疑心變重,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要不你以為,憑他會不知道偉雲的出賣?而且,這次你來殺我,偉神應該沒有什麼意見就直接同意了吧?”

    花賞笑了,慘白的笑容說不出的苦澀,時間如流水,一幕幕不經意地掠飛而過,到頭來,自己還是被人唾棄了嗎?功高蓋主嗎?

    殷天低頭瞄了一眼地下的銀白色粉屑,“這是力量,越超常人的力量!花賞,過來幫我吧,你可以得到更多,而且不怕被人妒忌。”靜靜地看著沉思之中的花賞,殷天又推出了一顆重磅的炸彈,“你知道,我沒有兒子,而你,可以當我的兒子!”

    “很好!不過假如你三年前跟我說的話,就會更好一些!”

    “三年前,偉神救了我。從那以後,我發誓要還他一命。所以,這次就當我的回報好了!”

    “所以,我還是要殺你!”

    花賞動了,唐刀的長短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分別,同樣能夠殺人。

    殷天從容地躲避著花賞的刀,看著越來越瘋狂的花賞,他知道,無論他再說些什麼,也不可能再打動花賞,嘆息地搖搖頭,“偉神真的老了,如此的人才,為什麼就不懂得珍惜呢?”

    殷天動了,輕輕而又迅速地一抄,越超花賞的速度之下,花賞驀然感到胸前一陣的刺痛,一道長長的深痕,從他的胸前一直斜斜地伸延下去。

    刀是花賞的斷刀,但是持刀的人卻是殷天,而他的衣服上,噴發的鮮血染紅了一大塊。如此地人才,既然他不能夠好好地珍惜,那麼也沒有留著的必要。

    花賞沒有按著傷口,反而是輕輕地摸了摸胸前的那份小禮貌,慘白的臉色擠不出笑容,輕輕地退開了幾步,從那份包裹好的小禮物上,花賞得到了最後的一點力氣,輕輕地抽出那根沒有點完的煙。

    叼著煙,空氣夾著濃濃的刺激一直深入他的體內,他的血流的更猛了,“那麼,我的命算是還上了!但是,我還是要殺你!”

    同樣是那個小小的遙控器,但是這次花賞也是按在了另一個按鈕上。

    “你!!啊,天神玉!”

    “轟轟轟!”

    比起之前一次更加龐大的爆炸聲響起了,而爆炸點就是花賞和殷天之間。

    然而,在爆炸的那一瞬間,殷天那染血的衣服下,一陣強烈的白色光芒閃過,直直地投向了花賞的胸口,竟然一把沒入了那份小禮物之中。

    爆炸過後,廢墟殘留,硝煙退去了,花賞的尸體被彈落在路邊的圍牆上,靠著牆,花賞並沒有倒下,而那胸前的小小鼓起,那份小禮物卻是消失不見了。

    夜色,依然深沉。


第二章 那菲爾男爵


       當花賞再次醒來的時候,驀然他感到了一陣的迷惘,他不是應該被那種高強度的烈性炸彈給炸死了才對的麼?難道他來到了天堂?

    不。花賞輕輕地搖搖頭,他應該去的地方是地獄才對吧?自嘲地搖搖頭,他可是很清楚,自己的手上到底染了多少的鮮血,斬斷了多少所謂的幸福。

    從座下那柔軟的坐墊中,傳來那富有節奏性的上下顛簸,還有外邊那整齊的蹄聲,以及窗外那不住移動的風景,花賞知道,自己現在是在一輛馬車的車廂之中,那麼,問題是,為什麼他會在這里?或者說,誰救了他?

    就在這個時候,車廂外傳來了一聲叫喊︰“那菲爾少爺。您的騎士有事要向你匯報!”

    見車廂之中久久沒有動靜,騎士萊恩不禁有點不耐煩,本來大好的前途,因為跟錯了這個主子兒被徹底地毀掉。現在他們要去的地方,是那麼的荒蕪,那麼的人煙稀少。“那菲爾少爺!”再次大聲叫喊了聲,萊恩的聲調仿佛多了些怒氣。

    終于,車廂的門打了開來,從里面探出一個黑發黑眼的年輕人,十七八歲的樣子,臉色卻過度地蒼白了些,他有點愕然地看著面前施這撫胸禮,坐在一匹異常龐大的馬一樣的生物之上的萊恩騎士。

    “那菲爾少爺,現在天色已經暗淡了,我想我們應該在前面的小林子里面扎宿一宵。不過如果您想早一點到達領地的話,我們也可以連夜趕路。”

    少年呆了一下之後,淡淡地“嗯”了聲之後,就再次關上車廂門,不再做任何的吩咐。

    一名隨隊的騎士哈達,走到了萊恩的跟前,“大哥,這是什麼意思啊?”

    “管他什麼意思,傳令下去,扎營林子!”說著,淡淡地看了一眼那平靜的車廂,頭也不會,率先奔向了林子之中。

    返回車廂的花賞,現在的頭更加混亂了,眼楮瞪的老大地看著鏡子之中,那個同樣黑發黑眼的模樣,只是,這個再不是他以前的模樣!重生?穿越?

    “那菲爾…”低頭細細地念著這個身體原主人的名字,驀然,一些信息爆炸似的地就撞入了花賞的腦海,如此的迅速以及龐大,劇烈的疼痛從頭部傳來,花賞甚至是痛苦地在車廂之中抽搐起來,但是他沒有喊出聲,因為他不想讓外邊的人知道些什麼,而且,他從不喊痛。

    良久,花賞的衣服被汗水打濕了,而他也有點虛脫地靠著車廂之中,喘著氣,頭上還不時傳來幾分刺痛,“很好,埃爾斯科尼大陸,路易家族,廢材般那菲爾男爵嗎?”花賞的手指輕敲著車廂的窗框,開始思索一些事情,他首先想到的小家伙,那個被他遺棄在孤兒院的兒子,沒有人知道的私生兒子。

    遺囑早就定好,當小家伙成人之後,他會得到一筆豐富的錢款,足夠他過上富裕的生活。

    或許很多人都會夢想著穿越,花賞也不例外,少年時期的黑暗生活,甚至連乞丐也不如的慘淡,也唯有獨自一個人坐在街燈下靠著幻想才能夠維持那一份行尸走肉一般的軀殼。

    只是,現在真的穿越了,花賞也沒有多大的感觸,也就是換一個地方,換一個身份生活而已,在他原來的世界,因為要躲避仇家的追殺,他已經出境換過了很多的身份,這次,不過是出境比較遠一點,而地方,不在地球而已。

    稍稍有點遺憾的是,自己再也不能回到那養活自己的孤兒院,看不到他喜歡的小家伙。他天性涼薄,或許自由小家伙才能引發他那早已丟失的善良。

    想到了小家伙,花賞下意識地摸了摸胸口。

    “咦?”

    那份禮物居然還在?難不成也跟著自己一同穿越了?花賞慢慢地把包裝打開,里面,一個精致的小盒子,裝著的是一部紅黑色,充滿著金屬質感的東西。

    數碼暴龍機!

    這是花賞特意買個小家伙做生日禮物的,想不到這次居然跟著他一同來到了這個世界之中。

    花賞愛憐地把弄著手上手機大小的數碼暴龍機,在異世界里面,或許自有這個東西才能夠證明,至少還有一個靈魂是不屬于這里的。

    手上不小心地按了按真面的一個按鈕上,黑炫的機身上自然地發出了一陣幽暗的光芒,緊接著,自那真面的屏幕上,投影出一塊才不多有十七寸大小的半透明顯示屏來。

    “這是?”花賞稍稍感到驚奇,什麼時候這種玩具有這麼先進的技術了?不過想想那好幾千的價格,什麼全球限量版之類的,花賞也就釋然了。

    饒有興致是觀看者虛擬屏幕,那上面,許許多多的寵物頭像,又像是明亮的,而有些確實暗淡的。地下有一欄數據︰魂力︰30/30,進化之力︰0。

    漢化?看來開發商做得不錯,考慮到了語言的問題。“可惜了,要是小家伙知道了話可能會笑的合不攏口吧?”

    屏幕的上方,整整一排的閃亮地頭像,滾球獸,獨角獸,比高獸,年糕獸,哥迪獸……花賞有陪著小家伙看過這部動畫,所以還能夠認出這幾個閃亮的頭像就是那幾個主角的寵物。頭像的下面各自都標有一個30的字樣。

    花賞隨手在屏幕的左上角的,印著滾球獸的頭像上輕輕地點了點,很好理解的操作,既然有了虛擬投影,那麼也就是說明這是用觸屏來到操縱的。

    屏幕一換,接著就彈出了另一個界面,整個的滾球獸佔滿了半個畫面,而旁邊是一堆的數據︰滾球獸進化階段;幼年期類型小型;屬性無;絕招酸液攻擊;能力:攻擊10防御5敏捷5特殊0綜合戰斗力20。

    是否召喚︰是/不是

    反正也無聊,花賞也想一探究竟來打發一下路途的時間,直接就按在了“是”字至上。一陣抽空的感覺頓時傳向了花賞的全身。

    驀然,花賞看到了什麼?

    一個弧形的七彩光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光圈之內想是一個漩渦一樣,一只粉紅色,長著兩只長長的波浪一樣耳朵,紅色眼楮的小東西跳了出來。

    “真的是滾球獸?”

    滾球獸砰砰跳跳地,一把跳上了花賞的肩膀上,“主人!我是滾球獸。”

    花賞的眼瞪得老大,不是他不想信,自是那些玩具開發商什麼時候有這麼高明的技術了?花賞把滾球獸的兩只耳朵提了起來,另一只手不住地揉捏著它的粉嫩的面龐,不是虛擬投影,真的有肉感。

    “主人,你在干什麼?”滾球獸不解地問道,雖然花賞捏的力度不大,但是感覺卻不太舒服,不過礙于招呼的法則,絕對的服從,它也就只能夠詢問,不能反抗些什麼。

    數碼暴龍機的投影屏幕上,滾球獸的頭像中開始出現了一個圓影,一點一點的順時鐘的方向開始變暗。

    花賞有許多的疑問,指了指屏幕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滾球獸跳了跳,“那是我的召喚時間,等陰影完成了整個圓以後,我就會回到數碼空間里面。”

    “數碼空間?是指你出來的那個光圈里面的世界嗎?”花賞有點不確定地問。

    “是的。”

    花賞皺了皺眉,要是這樣的話,這部暴龍機恐怕就不是人為制造出來那麼簡單了,難道是因為穿越的緣故,所以暴龍機發生了異變?

    花賞驀然想起,爆炸的那一瞬間,自殷天的胸口中射出了一道強光,不就是真好撞入了暴龍機之上嗎?難道是那時候發生的變異的?

    “那麼,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召喚你們?”花賞問出了心中最大的疑問。

    “不會的,主人,只有你一個才可以使用數碼暴龍機,這是數碼空間的最高法則。”

    “最高法則?那是什麼?”

    “不知道。”

    很好!接下來,花賞問出了許多的問題,有些是滾球獸知道的,有些可能要他自己去探索。

    不過,就算是這樣,花賞那原本有點波瀾不驚的心也禁不止一陣的激動,據滾球獸所說,它們這些被召喚的數碼獸是可以進化的,或許滾球獸很弱,但是它的進化體呢?暴龍獸如果一般,那麼機械暴龍獸夠強大了吧,甚至是,究極體的戰斗暴龍獸,那可是絕對強悍的存在!

    原本的身體,那菲爾雖然不堪,可能是由于融合的原因出現了一下流失,但是關于這個大陸的以一些基本常識,花賞還是能夠讀到。

    這個世界,只能夠應用森林法則,強者生存!

    那菲爾的身體素質暫時不算,但是擁有了暴龍機的花賞,就已經有晉升強者的資格。想想吧,一大堆的究極體數碼獸的出現,那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

    “真的很期待呢!”

    虛擬屏幕上,滾球獸的頭像地下有著三條光痕,一白,一紫,一金。白色的光痕已經發出了亮光,而紫色的也有一半發出了淡淡的光芒,只有金色的那一欄,呈暗淡狀,那是滾球獸的進化模式,只要三條光痕都發光了,那就是滾球獸向下一個階段進化的時間。

    再次鼓搗了一下暴龍機,滾球獸的專用界面退了出來,恢復到原本的初始界面。地下了一欄數據發生了一點的變化,魂力︰0/30,進化之力︰0。

    聯想一下召喚滾球獸時的那種抽空感,花賞皺皺眉,看來這種召喚還有許多的限制,並不是無限的召喚。而且,像現在的自己,能夠提供的力量就只能夠一次召喚出一個弱小的滾球獸而已,再多就無能為力。

    “太弱了,這個身體!”雖然那菲爾那幾乎是被女人給掏空的身體比起花賞以前的那個也差不了多少,甚至在柔韌性上還有好上許多,但這也是因為這個空間的人類身體素質太好而已。

    那菲爾本身雖然只是一個一階火元素魔法師,但是可能由于花賞的穿越原因,總之這個身體已經晉階變成了一個二階法師。

    稍微憑著那菲爾的記憶冥想了一下,恢復了少少的魔力之後,花賞就急不可耐地使出了最低級的火元素魔法,小火球。

    看著面前那網球大小的火球,第一次地花賞感受到了除身體以外的另一種力量。

    而此時,暴龍機上面,魂力的那一欄上,也恢復了兩點。

    很好,示意滾球獸保持安靜,花賞進入了修煉的狀態。

    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很有趣,而且,他解放了那顆被羈絆著的野心。

    花賞始終是花賞,無論生在何地,就算是司管命運的神,也無法抹殺他的欲望。

    而且,誰知道,這次的穿越,並不是一個神的安排呢?

    命運,其實就在身邊。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