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海上馬車伕 作者:巡洋艦(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51321 141 3
本帖最後由 mk2257 於 2010-12-10 11:03 編輯

1678720.jpg


第一章 輪迴轉世

  扭曲的空間裡,一座氣勢磅礡,卻充滿了陰森恐怖氣息的巨大宮殿漂浮在那裡。遠遠望去,大殿的周圍一片雲霧環繞。走近一看,那並不是雲霧,而是無數鬼魂在周圍游離飄蕩著。

  這就是生靈死後的地方--閻羅大殿。

  沃石外鬼判殿,掌管人間壽夭生死冊籍、幽冥吉凶的張判官的辦公室門外,此時正懸掛著「暫停服務」的門牌。辦公室內,電腦後面的張判官正一邊喝著茶水,一邊上網瀏覽網頁。

  忽然,門被推開,勾魂使帶著一個鬼魂進了去。

  「沒看到外面的牌子嗎?」張判官此時正看著電腦裡的幾個美女照片,目不斜視,渾然不在意是誰進來了,又道:「今天下班了,明天再來吧!」

  勾魂使說道:「大人,這人身份特殊!」

  「又是哪個過來走後門的?」張判官不爽的轉過頭來,看向那名鬼魂。

  唉呀!張判官大叫一聲,不看則罷,一看頓時嚇了一跳,愣是從椅子上出溜到了地上。

  老半天,張判官才回過神兒來,爬起來後並戴上眼鏡重新坐好,大聲問道:「你咋又回來了?」

  那鬼魂默不作聲,一臉沉默的樣子。

  這已經是他第107次輪迴了,每次的時間都很短,要麼是研究火藥時被炸死,要麼是被炮彈轟死。這次一樣,靈魂俯身的是一個狂熱的火炮專家上面!因為瘋狂崇拜巨艦大炮主義,結果在試炮的時候艦炮爆炸,又掛掉了。

  「你也真夠點背兒的了!」張判官查了一下他的生死簿,一看他在四十年內掛了107次,頓時苦笑道:「你已經累積了不少年的陽壽!看在你沒有做過惡的份上,這次讓你自己選,準備去什麼地方?」

  「隨便!」那鬼魂說道:「只要有船有火炮的時代就行!」

  張判官剛想宣判,只聽那勾魂使附耳說道:「大人,六十年內不能讓他再死了!」

  「為何?」張判官輕聲問。

  「百年內死亡一百零八次,按照地府鬼大代表會通過的新法律,那他就是下一屆的死神了!」勾魂使看了一眼那鬼魂,又說道:「閻王大人有密旨!他老人家現在還不想找接班人!」

  張判官大驚,問道:「那該怎麼辦?我們又沒有給他保命的法寶?如何令他六十年內平安?」

  勾魂使想了想,說道:「不能讓他去未來了,那樣沒法預測,保不準又掛了!讓他回到過去吧!給他找個歷史上壽命長的人物俯身,同時保留他這世的記憶,讓他不至於從頭再來,一不小心又被炸死了!」

  張判官猶豫了一下,道:「這可是觸犯天條的啊!」

  勾魂使不屑的說道:「怕什麼?天塌下來,個兒高的頂著!有閻王大人在,定然無事!」

  張判官心一橫,點頭道:「他既然喜歡有船有炮的時代,現代肯定不行了,戰爭時期更不行了!那就到明朝初期吧!」

  勾魂使小聲說道:「為了他的安全,就讓他俯身鄭和吧!既有炮、又有大船,以他炮術專家的經驗,應該沒事兒!同時,還不用擔心他死在女人肚皮上!」

  張判官愣了一下,旋即點點頭,說道:「好!就這麼辦!你拿著我的令牌,直接送他去輪轉殿!」

  「是!大人!」勾魂使看了一眼那鬼魂,和張判官不約而同的奸笑了起來。

  ※※※

  輪轉殿,勾魂使出示令牌後,便將那鬼魂交給了輪轉使。原本想要看著他轉世的,不過此時突然接到想好的電話,又看著那鬼魂已經被關進輪迴室內了,於是勾魂使急忙下班,去跟他的想好的約會去了。

  輪轉使奸笑著看著那鬼魂,說道:「你小子轉生誰不好?非得俯身當太監?」

  那鬼魂一聽,頓時大驚,道:「誰說我要當太監?」說著就要出來。可是輪迴室已經關閉,他怎麼也無法掙脫出來。

  輪迴使笑道:「能帶著記憶轉世,你小子定是很有背景了?若是能夠給大爺我一些孝敬的話,大爺我一高興,給你改改身份也沒什麼!」

  那鬼魂知道輪迴使向他索要賄賂,當下苦笑道:「可是我現在身無分文啊!」

  「我靠!窮鬼?」輪迴使頓時變了臉色,道:「那你就等著去做太監吧!」

  話音剛落,輪迴殿突然闖進了一群黑衣鬼,只見他們各個戴著黑色墨鏡。當先一鬼走了過來,掏出一個證件,說道:「閻羅殿CIA,現在我們懷疑你假公濟私,向顧客勒索錢財,我們正式拘捕你!你有權保持沉默,不過你所說的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這樣,這個耀武揚威的輪迴使被CIA帶走了,只剩下那鬼魂呆在輪迴室內。輪迴盤上的指針因為沒有關閉,不停的走著,每過一秒鐘,人間就是一年,很快過了張判官規定的那個明初時間。可是,沒人來操作,因此那鬼魂依舊相安無事。

  幾分鐘過去了,這時另一個輪迴使過來。不過,原本他今天正放假的,接到上司電話後只好過來提前接班。見輪迴室內還有一鬼,心情不好的他不聞不問直接按動了按鈕,輪迴系統啟動。

  一陣耗光萬丈,那鬼魂頓時消失不見,而輪迴盤的指針停在了公元1625年。

  ※※※

  好疼!李冰幽幽醒來,頓時感到全身無比的難受,彷彿身體要散架了一般。而最令他恐懼的是,自己的腦袋裡突然多了另外一個人的記憶。

  所有的記憶都混合到了一起,彷彿是水做的一樣,恍恍惚惚,伸手一碰便消失不見,恍若夢幻一般。

  兩種記憶的糾纏,兩種命運的搏鬥,都為了爭奪對身體的控制權而大打出手。最後,李冰的靈魂多捨成功,結束了這場靈魂大戰。

  自從前世那日一聲劇烈爆炸過後,他就以為什麼都結束了,從此永遠墜入黑暗,卻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的靈魂會在另外一個世界出現,而且還佔據了另外一個人的身體,讓他可以用另外一個人的身份繼續存活下去。

  鄧浩楠從來不相信人死了還有來生,但是此時此刻,他卻不得不相信。他親眼看著自己在另外一個世界裡死去,又在張判官和勾魂使的幫助下重生,剛才那種轉世記憶分裂的怪異的感覺,開始的時候讓他毛骨悚然,此時平復後又讓他欣喜若狂。

  看來腦海中的那段關於閻羅殿的記憶是真的!不過他們說是將我轉世成鄭和,那我豈不是成了太監?鄧浩楠忽然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褲襠。

  還好!寶貝還在,鄧浩楠長長的鬆了口氣。若是要他變成太監,那他的人生還有什麼意思?還不如撞死算了!

  可是這裡是哪啊?黑咕隆咚的!鄧浩楠確定自己已經睜開了雙眼,可是啥都看不見。

  猛地一起身,可是還沒有等他坐起來,腦袋就撞到了硬物上。咚的一聲過後,鄧浩楠頭被撞得暈乎乎的,不過緊隨其後的劇烈疼痛使得他很快便清醒了過來。

  伸手四處摸了一遍,雙腳又上下左右的踢了幾下,咚咚的迴響聲告訴鄧浩楠,他現在被困在一個木頭箱子裡面。

  正待此時,鄧浩楠忽然聽見外面傳來了一老女人聲音:「哎吆吆,可憐的婉淑,你看你這是何苦呢?看的嬸嬸我心疼兒啊!」

  「不勞柳嬸掛懷!婉淑很好!」另外一個聲音響起,有些嘶啞無力,不過聽起來年齡不大,而且似乎不歡迎那老女人。

  那老女人的呱臊聲音同樣令鄧浩楠耳朵一陣難受,不過他正好想弄明白自己的所在,只好凝神繼續聽著。

  「嬸嬸也是為你好!」那柳嬸繼續說道:「你說你一個黃花大閨女,幹嘛非要嫁給一個死人呢?」

  婉淑回答道:「我本來就是他未婚妻!」

  柳嬸歎道:「你不要怪我老婆子沒提醒你!你以為嫁給一個死人就萬事大吉了嗎?你可是咱們這方圓百里內最俊俏的閨女,那些大小光棍們可都日夜盯著呢!你若聽嬸嬸的話,嫁給那王家老三,這事兒也就結了!否則的話,你一個孤零零的女娃子,說句不好聽的話兒,三更半夜,那些個老小光棍兒們闖進你屋裡,那時你可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這一輩子可就給毀了!」

  「他們敢!我跟他們拼了!」婉淑的一聲大喊,有些撕心裂肺,令鄧浩楠的心神為之一顫。心想:這叫婉淑的女子當真烈性!不過,這明顯是那個柳嬸故意拿話兒激她,嚇唬人而已,不外乎是逼她嫁給那個王家老三而已!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呢?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

  那柳嬸繼續說道:「嗨!你這閨女就是一根筋!他們怎麼就不敢?你不要忘記了,咱們這裡的人農時是種地打漁的老百姓,閒時就是土匪海盜,你說他們看見你身邊沒男人,還能走得動道兒嗎?」

  接著又添油加醋道:「我還聽說了,大當家的下個月六十大壽,他也有心思納你為妾!到時候,你以為躲進這靈堂就能躲過去嗎?你那死去的未婚夫鄧浩楠,他的母親會支持你?讓她兒子永遠不下葬?」

  鄧浩南?這名字好生熟悉!

  鄧浩楠忽然想通了,這不就是自己嗎?呃--是被李冰奪舍前的身體主人!

  感情鬧了半天,外面那叫婉淑的女子竟是自己的未婚妻?外面的人正在給自己開追悼會?那自己現在豈不是應該在棺材裡才對?

  我靠!鄧浩楠心中一陣鄙視那判官,重生到了棺材裡,當真的滑天下之大稽!

  不行!得趕緊出去!否則一會兒還不得被活埋了啊!那可就是死的最憋屈的人了!

  鄧浩楠用力的拍打著棺材,可是剛剛奪舍,對身體的控制能力還差了很多,力氣使不出來。鄧浩楠只好先休息一下,恢復體力!

  這時,那柳嬸沉默了一會兒,又道:「真是紅顏禍水!你如今不過才十三歲,就已經讓這北茭鎮的老少男人們心癢難耐了。若是再過幾年,那還得了?」

  話音剛落,婉淑突然從懷裡拿出一把短刀,嚇得柳嬸大驚失色,喊道:「婉淑你這是做甚?莫要想不開尋短見啊!」

  婉淑有些神情恍惚,只有十三歲的她,一時間承受了太大的壓力,令她頓生死志。「我生是相公的人,死是相公的鬼!既然不能在陽間伺候相公,那就讓婉淑到陰間去賠他吧!」

  什麼?尋短見!這還得了,雖然沒有見過外面的未婚妻,也沒有關於她的記憶,可是那畢竟是他這輩子的未婚妻,鄧浩楠豈能讓自己未婚妻尋短見?當下不顧酸痛的身體,用力的拍打著棺材,可是外面的婉淑正想要尋短見,未聽到棺材的異樣聲。而那柳嬸同樣只精神集中在婉淑身上,同樣沒有聽到。

  正當婉淑要抹脖子的時候,柳嬸突然說道:「婉淑,你若是死了,你的母親怎麼辦?你那躺在病榻上的婆婆誰來照顧?你若就這樣死了,你對得起你相公嗎?」

  一句話,令婉淑無法繼續尋短見,卻也狠狠地刺痛了她的心靈。一時間,婉淑淚流滿面,幾天來的悲傷和委屈都一一湧了出來。

  自鄧浩楠病重的時候,婉淑說服了她的母親,執意嫁到鄧家給鄧浩楠沖喜。可惜,天不遂人願,鄧浩楠還是一命嗚呼了。為了給鄧浩楠治病求醫,婉淑當光了兩家僅有的家產。而鄧浩楠的去世,使得鄧母臥病不起。十三歲的她,既要為鬼丈夫奔喪,操辦後世。又要照顧病榻上的鄧母,以及自己的母親。同時,還得天天提心吊膽的防備賊人前來騷擾,是以隨身帶著一把鋒利短刀。

  三天來,已經壓得她透不過氣來,根本不敢睡覺,強撐著到現在。如今被柳嬸逼的走投無路,幼小的心靈實在不堪負重,趁著自己還清醒,婉淑只有選擇自盡以全她的清白。

  可惜,這柳嬸偏偏再次刺痛了婉淑最放不下的事情,那就是鄧浩楠的母親和她的母親,若是拋下兩個老人不管,那她就要背上不孝的名聲。這令她痛苦不堪,當下持刀指向柳嬸,大聲喝道:「滾!你給我滾出去!你們都是壞人,我不想看到你!」

  柳嬸還待要說話,婉淑當即持刀就衝了過來,「滾啊!」嚇得她急忙連滾帶爬踉蹌著跑出了靈堂。

  砰!婉淑將門關了起來!倚在門上,身體有些癱軟的滑落到地上。過了一會兒,她突然起身,猛地撲到了鄧浩楠的棺材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相公啊!你怎麼就丟下婉淑不管了!你知道婉淑有多麼痛苦嗎?婉淑不可以對你不忠,可是他們卻拿母親和婆婆威脅我!我該怎麼辦啊!相公你告訴我啊!我該怎麼辦!」

  哭聲透過棺木,哭得鄧浩楠心如刀絞,這要多少心酸和委曲,才能哭得這麼撕心裂腑呀!

  不知哪來的力氣,鄧浩楠使出吃奶勁兒猛敲,並且大喊著婉淑的名字。

  伏在棺材蓋上面的婉淑此時終於覺察到了異樣,先是害怕,接著便是歡喜,「相公顯靈了!」婉淑登時猛地拍著棺材蓋兒,大聲問道:「相公是你回來接婉淑了嗎?」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