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遊戲異界]遊戲角色 作者︰獨舞歡歌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287089 360 19
遊戲角色.jpg
  阿基米德曾經說:“給我一個立足點和一根足夠長的杠杆,我就可以撬動地球”。
  黎明卻說:“給我一個機會,我將改變整個世界!”
  深為平庸痛苦的黎明來到異界,突然發現自己成為了一個如同遊戲中遊戲角色一樣的存在。於是,天才與凡人之間的界限在他身上消失了,一個讓世界為之矚目的天才隨之誕生……


第一卷 崛起 序章 人生 + 第一章 穿越之喋血

    九月,炎熱的夏天依舊沒有過去,明志中學高三學生黎明坐在教室里,听著數學課教師“滅絕師太”在上面滔滔不絕,只覺得無聊透頂。他喝了一口水,抹去額頭滴下的汗水,忍不住回過頭看向坐在他左後方的女同學寧靜。

    那是一個漂亮的女孩,一頭烏黑的頭發,鮮艷的嘴唇如同櫻桃一樣誘人,迷人的眼楮猶如會說話一般,鼓鼓的胸脯似乎要破衣而出,全身上下無處不充滿著青春少女的魅力。比起看站在講台上的滅絕師太,黎明覺得偷看充滿了魅力的寧靜要有意義多了。

    “黎明,你的眼楮往哪里看?那里有花嗎?”

    黎明耳邊突然有人這麼問道。正沉醉于寧靜的魅力的李昂以為是同桌在和他說話,不加思索地回答道︰“yes,比滅絕師太要好看多了!”

    驟然,教室一下子變得無聲無息,黎明清晰地听到耳邊傳來越來越粗的呼吸聲。他突然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全身一下子變得僵硬起來。

    黎明慢慢地扭過頭,他口中的滅絕師太正站在他的旁邊,更年期婦女臉上的褶皺清晰可見。

    ——完了!

    沒等李昂在心中哀嘆完,一聲如同利器在玻璃上切割的尖叫聲讓他徹底地失去了听覺。

    “黎明——”

    ********

    “對不起!對不起!甄老師,回去之後我一定會嚴加教育這個臭小子的!”

    黎明的父親黎振華幾乎是躬著身從滅絕師太的辦公室退出來。黎明非常不幸,原本只是一件上課不听講的小事,因為更年期婦女的暴躁情緒,被上升為當眾侮辱教師、故意擾亂課堂紀律的程度,挨了一個全校通告批評,並且被叫了家長。

    回到家中,還沒有等李昂開口說話,一個巴掌就狠狠地扇在他的臉上。

    “啪——”

    “沒有用的東西!老子的臉都給你丟盡了!”

    黎振華滿臉怒火,指著黎明劈頭蓋臉地罵了起來。

    “你就不能夠學一學你的弟弟,少給我惹一點事,多將心思放在學習上嗎?你看看你,期中考試的成績在班上排第幾名?啊!倒數第五!再看看你弟弟,幾乎年年都是年級第一名!你這個哥哥,就這麼做榜樣的?明年你就要考大學了,你打算就這樣混下去?”

    黎明捂著臉,神色黯然。他張了張嘴,想要反駁,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這時,房門的方向傳來門被打開的聲音。

    “爸,我回來了。”

    是弟弟。一听到這個聲音,黎振華立刻笑容滿面,站起身來迎了上去。

    “今天在學校過得怎麼樣?”

    黎明看著父親與弟弟正在上演的父子情濃的一幕,只覺得鼻子發酸,淚水忍不住涌出來。他不想讓父親與弟弟看到他這脆弱的一面,捂著眼楮快步上樓,躲到自己的臥室去了。

    坐在電腦桌前的椅子上,黎明只覺得鼻子一陣酸楚,雙眼迷蒙,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

    如果可以,沒有人願意自甘墮落。他並不笨,也得過不少的獎。只不過,比起數、理、化、生、地、政、史、音樂、美術、體育樣樣全能的弟弟,他也只能夠淪為愚笨的類型,成為弟弟的影子。他奮斗過,甚至一天只睡四個小時,可是還是比不過身為天才的弟弟。所有的努力,只換來父母的一句話“怎麼才這這個成績,看看你弟弟……”

    是啊,看看弟弟!在天才的光環之下,他的父母已經忘記身為哥哥的他也需要鼓勵,也需要夸獎。在這種情況之下,黎明只有在表現極度惡劣,與弟弟形成強烈的反差的時候,才能夠從父母的痛罵之中感覺到他們還認同自己是他們的兒子。

    好一會兒,黎明平靜下來,打開電腦,登錄自己的游戲賬號,進入了游戲之中。在每一個孤獨的夜里,他只有在網絡游戲之中才能夠獲得一些些安慰。在游戲之中,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也許依舊有天才與庸才,但是只要付出努力,就必然有收獲。所有的付出,都能夠在人物角色的實實在在的成長之上看到。

    玩著玩著,黎明精神突然有些恍惚——如果我能夠成為游戲里面的角色該有多好啊!只要我付出了努力,就能夠收獲經驗,就能夠提升人物等級屬性,就能夠獲得成長。即便我不聰明,也能夠用時間去彌補。別人努力一個小時,我就努力十個小時,總能夠趕上他們的……

    驀地,憑空一聲雷鳴,將黎明從遐思之中驚醒。他看在窗外不斷閃爍的雷光,听著那轟鳴的雷聲,只覺得大地似乎都在這轟隆的雷聲之中抖動起來。

    “要下雨了,必須得關機才行!不然,電腦可能會被雷電劈到。”

    黎明念頭一閃,就要移動鼠標關機。突然,窗外再次閃過一陣雷光,一個紅得發黑的球形閃電從窗外直沖而入,打在黎明與電腦之上。一陣滋滋的響聲過後,黎明與電腦如同氣體一樣蒸發了。

    ***************

    “這里是哪里?”

    黎明恢復意識之後,一眼看到的是純淨的蔚藍天空。臥室與闊野的巨大反差,讓他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不是在臥室玩電腦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黎明心中非常的疑惑,用手支撐著地面站了起來。然後,他看到的是——

    尸體,一地血rou模糊的尸體!

    一句句尸體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扭曲的肢體看起來奇形怪狀。在尸體的周圍,斷裂的長劍、短劍、盾牌、箭矢遍地都是,被凝固的鮮血染成黑紅的顏色。不遠處,有一個由尸體壘成的尸堆,一面旗幟斜斜地豎立著,旗面隨風搖曳,看起來就如同一正魔鬼的臉在迎風狂笑。

    “這里是修羅地獄嗎?”

    黎明看著眼前的殘忍戰場,只覺得渾身乏力,一股冰冷的寒氣由尾椎骨慢慢升起,滲透到全身。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明明上一刻還在家中玩游戲,怎麼下一刻就出現在了這個修羅地獄之中。

    “這是一個夢!一定是個夢!!”

    黎明很希望此刻自己只是在做夢,只要閉上眼楮睡個覺就能夠清醒過來了。然而,身上那黏糊糊的液體,還有那濃郁****味,卻無時不刻地提醒他——這不是夢!

    是的,這不是夢!沒有那個夢能夠這麼真實。黎明看著自己滿是鮮血的雙手,不知道該往哪里放才好。無論往哪里放,他都覺得惡心,感覺就像是不是自己的手一樣。

    驀地,黎明感覺到有一道目光在死死地盯著自己。他打了一個冷顫,猛地轉頭往目光的來源處看過去,卻看到自己右腳邊不遠處有一具尸體,尸體臉已經被砍得血rou模糊看不出原本的相貌,一只眼珠從眼眶里面掉出來垂在耳邊,卻猶自瞪著剩下來的獨眼。那死灰的眼珠滿是死氣,似乎正在說,你也會死,你也會死的!

    黎明的心猛地抽緊,胃不停地涌動,似乎有什麼東西迫不及待地要從里面涌出來。他很想吐,但是卻有吐不出來。咽喉處苦澀的膽汁,讓他無比的惡心難受。

    突然,黎明感覺到一個粘稠的手掌按在自己的肩膀之上,猶如尸體一樣冰冷,帶著濃郁的死亡氣息。他怔住了。無以言語的恐懼一下子彌漫到全身,令他的身體僵硬石化,難以動彈。他只覺得身****的生命力似乎正不斷地涌向肩膀處的手掌,靈魂被這死亡之手拖著不斷地往地獄墜下。

    “嗨,小子,你還沒有死啊!”

    一個粗獷的聲音在黎明耳邊響起,也將他的魂給喚了回來。他慢慢地回過頭,看到的卻是一樣滿是鮮血,但是卻充滿了生氣的面孔。這張面孔一點都不漂亮,坑坑窪窪如同月球表面,額骨很高,雙眼深陷,酒糟鼻子,一臉亂糟糟的胡須,看起來與猿人並不差多遠。然而,此時此刻,這個活人卻猶如天使一般,將黎明從死亡的恐懼中解救出來。

    ——太好了,還有人活著!

    黎明失聲痛哭,全身軟了下來。

    站在黎明面前的是一個身高超過接近2米、金發碧眼的大漢。他看到黎明突然軟軟地倒在地上,眼淚直流,還以為黎明出了什麼事情,連忙拍了拍黎明的臉,關切地問道︰“喂,你沒事吧!”

    “沒,沒事!”

    黎明回過神來,擦干眼淚。突然,他有怔住了。他發現自己口中吐出來的話嘰里呱啦的,竟然不是自己所听過的任何一門語言!再想想,問他話的大漢也不是在說普通話。可是,他竟然听懂了,而且還用同樣的語言與大漢對話。

    黎明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一手的血跡和泥土,根本看不出是不是自己原來的手。他又拔下一根頭發,卻看到自己的頭發竟然是****!****的頭發!

    “我……我穿了!”

    穿越了!這在喜歡幻想的21世紀中學生口中是一個令他們充滿了無限幻想以及美妙的話。只是,當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黎明卻發現事實不是那麼完美!且不說還回不回得去,就是能不能夠在這個一看就非常危險的世界生存下去都是一個問題。

    “赫爾隊長,不要理會那個只會裝死的家伙!那個混dan從一開始戰斗就躺在地上裝死,一直到戰斗結束才爬起來。你看看他,身上除了一點灰塵和血跡之外連傷口都沒有,簡直就是一個廢物!”

    一個全身被鮮血染紅、臉上開了兩道口子的消瘦男子蹣跚地走了過來,吐了一口口水鄙夷地看著黎明說著。

    在消瘦男子之後,一個身體巨大的光頭胖子拖著一個右手被砍斷,血流不止的傷員人走了過來對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說道︰“隊長,還有一個沒有死的古德佬!要怎麼處理?”

    “扔在那里吧!他活不了多久了。”

    名叫赫爾的大漢對光頭胖子點了點頭,看了不看胖子手中的人一眼。他挺直腰,舉目環顧四周,突然傷感地嘆道︰“就剩我們四個人了!”

    “是三個,赫爾隊長!我海斯絕對不接受這個膽小的家伙加入我們的隊伍!這種家伙,只會在逃亡之中拖累我們!”

    自稱為海斯的消瘦男子一指黎明,撇著嘴說著。他看向黎明的目光,就好像在看著一坨人****排出的廢物。

    黎明看著三人在自己面前表演話劇,腦中的思維越來越混亂。突然,無數的記憶從腦海深處涌上來,讓他一陣頭疼,只覺得腦袋好像要爆裂開來。好一會兒,他吸收完這些記憶,終于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在被雷劈之後,他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俯身在一個剛剛被戰場的殘酷嚇死的少年身上。現在,他的身份是特蘭斯王國的一個小兵,名字叫做本杰明*亞瑟。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所屬的特蘭斯王**隊被對方使用誘敵深入、堅壁清野的戰術所戰敗,他和赫爾這些士兵被留下來抵擋追兵。現在,整個特蘭斯王國斷後的軍隊就只剩下他們四個人了。很明顯,現在與他同一陣營的戰友對他並不滿意,想要拋棄他。

    ——我應該怎麼做?

    黎明驚惶地看著赫爾,深怕對方同意海斯的建議,將他扔在這個戰場之上。

    “士兵,你怎麼說!”

    赫爾看到黎明一臉神魂未定的樣子,不禁深深皺眉,心中開始認同海斯對黎明的評論。不過身為一個百人小隊的隊長,他擁有著海斯所沒有的領袖意識,決定給黎明一個表現自我的機會。他深知在逃亡的路上,多一個同伴都多一份活命的機會。也許眼前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子在至關重要的時候會不經意間拯救所有人的性命也說不定。

    “我,我……”

    黎明看著眼前的形式,深知自己只要一個回答不對立刻就會被對方拋棄。對于他來說,被對方拋棄就意味著死亡。雖然他也看過幾本穿越小說,但是他很清楚那些小說里面萬能的主角只不過是作者的意yin。他不是那些小說里面的主角,能夠在不了解異世界的情況之下孤身一人逃出古德王國。

    一想到自己餓死或者被人殺死的慘狀,才剛剛接受自己穿越的黎明就不寒而栗,神經繃緊。

    “我只是沒有殺過人!”

    這句話一說出來,黎明就深深地後悔。這不是給人拋棄自己的理由嗎?

    “看吧。我早就說過他是一個廢物!”

    海斯在旁邊嗤笑一聲。

    “你沒有殺過人?”

    赫爾怪異地看了黎明一眼,實在想不明白在深入古德王國的大大小小幾十場戰斗中他怎麼能夠不殺一個人兒活下來。依靠裝死?赫爾無法想象。不過,他也不想多問,伸手從站在他旁邊的胖子腳下提起那個還沒有死透的古德王國士兵,扔到黎明的面前。

    “那好,現在你有機會了!”

    “什,什麼意思?”

    黎明看著腳下那個穿著古德王國制式軍服的士兵,只覺得他左手被斬斷露出來的灰白骨頭以及血紅筋rou刺眼之極,雙腿禁不住有些發軟,視野更是有一種旋轉的錯覺。

    赫爾反手將手中握著的劍的劍柄舉到黎明面前,用眼神意示黎明握住。

    “用這把劍,對準他的心髒刺下去!殺了他,證明你是一個合格的戰士!我們不要廢物!”

    黎明看著赫爾手中那把滿是血跡的西式大劍,聞到那上面散發出來的****味,忍不住有些發嘔,全身顫抖起來。在穿越之前,他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一直生長在和平的社會,他實在不敢也不想殺人。

    赫爾看著全身發抖的黎明,大為惱怒,忍不住對著黎明大聲喝了起來。

    “士兵,殺了他!”

    黎明被赫爾這麼一喝,禁不住全身發軟,跪倒在地上。

    “不,我做不到。我不能就這麼殺人!”

    他用雙手支撐著身體,猛力地搖頭。

    看到黎明的表現,一旁的海斯厭惡地說道︰“要麼你殺了他,讓我們看到你的勇氣。要麼,我們拋下你,任由你自生自滅!我絕對不會接受一個懦弱的同伴——”

    “怎麼辦,該怎麼辦?我不想死啊!”

    黎明心中糾結。

    這時,異變突起。原本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的古德士兵突然睜大眼楮,從靴子里面拔出一把匕首彈起來向黎明撲過去,口中大叫。

    “去死!”

    “哇啊!”

    黎明條件反射地抓住古德士兵握著匕首的左手,阻止了刺向自己的咽喉的匕首,卻被對方那狂暴的力量撲到在地上。

    “想要我死?和我一起死吧!”

    這個斷手的古德士兵也許是知道自己必死,竟然絲毫不顧慮旁邊的赫爾三人,只是獰笑著用力將匕首對著黎明的咽喉壓下去。

    黎明用雙手握著古德士兵的手腕,卻無法將對方從自己身上掀開。眼看著那慢慢地刺向自己咽喉匕首,他被嚇得心髒都要從嗓子眼里面跳出來了。

    “救……救……命啊!”

    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向站在一旁的赫爾,艱難地開口求救。然而,赫爾三人卻站在旁邊袖手旁觀,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

    “士兵!在戰場之上,不是你殺死敵人,就是敵人殺死你。既然你不願意拿起劍殺死敵人,那麼你遲早會遭到這種命運!”

    赫爾無視黎明哀求的目光,冷酷地說著。

    海斯在赫爾說完之後,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舔了舔獰笑著說道︰“放心吧,你死了之後,我會殺了他為你報仇的!”

    听著兩人的話,黎明只覺得頭腦一片空白。

    “什,什麼啊……這群家伙,這群家伙……”

    匕首慢慢地壓下,黎明已經感覺到貼在咽喉處的刀刃的冰冷了。他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古德士兵,看著對方那雙猶如野獸一般的眼神,看著對方那猙獰無比的笑容,看著對方臉上那一心要置他與死地的厲色,只覺得對方是那麼可恨,那麼的該死。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受到這種對待啊……

    一股無比憤怒的力量從黎明****涌出來。

    “啊!!!!!!!!”

    黎明腰腹一用力,將古德王國的士兵頂到一邊,雙手握著他的左手用力一扭,將匕首給奪過來。接著,他拾起匕首,移到插在對方的胸上,拔出,再插下,再拔出,再插下……

    “啊,啊,啊,啊……”

    黎明大叫著,一刀刀插在古德士兵身上,看著對方的鮮血不斷地從****噴出來,听著對方的慘叫,只覺得心中無比的痛快,無比的解恨,一直到古德士兵的身體已經被他用匕首刺得血rou模糊也不願意停下來。

    良久,心中的委屈、彷徨、恐懼、憤怒全部發泄出去之後,黎明筋疲力盡地停下來,這才感覺到害怕。

    “我殺人了!”

    黎明大腦一片空白,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尸體。他多麼希望眼前的一切只不過是一個恐怖的夢,只要閉上眼楮睡一覺就能夠清醒過來。然而,身上那微熱的血液以及腥臭的氣味卻強烈地刺激著他的感官,告訴他一切都是真實的存在。他已經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殘酷的世界!

    這時,一個手掌拍了拍他,將他從恐懼之中拉回來。是赫爾。這個猶如人猿泰山的大漢微笑著,臉上帶著一絲憐憫、一絲悲哀、更多的卻是冷酷,看著黎明的雙眼慢慢地開口說道︰“歡迎來到殘酷的戰場,新兵——”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25 17:13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