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星際間諜 作者:黯然銷魂(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172330 396 15
本帖最後由 jomlin 於 2010-12-26 01:16 編輯

封面

封面

正文 第一章 司南


  司南沒有宗教信仰,可這幾天猶如過山車一般拋上落下的刺激經歷,令他懷疑世間是否真有神靈的存在。


  這得從幾天前開始說起,委實透出幾分倒霉勁!


  本來司南此次航行的目的,是為了去一個人跡罕至的星球考古與冒險,現在偏移航道如此之遠,實在不是他希望見到的。


  就憑他這艘不起眼的“飛豬號”,半路上沒被太空盜給幹掉,沒被危險度絲毫不遜色黑洞的紅粉雲層吞噬掉,沒準就真得感謝神靈庇佑。雖然碰到太空盜的時候,那群張牙舞爪的家夥正在被圍剿,儘管遇到的紅粉雲層當時距離他沒準還有一億八千萬公里!


  司南的個人航行經驗算是很豐富,但像這一次那麼令人嗟嘆的經歷,也確實少有。


  無論如何,經歷了一連串的倒霉事之後,他現在被逼迫在一顆充斥著紫雨風暴的荒涼星球迫降。


  紫是紫色,雨卻不是雨水,而是極富攻擊性的射線共鳴。


    莫說普通的個人飛船,就算軍事戰艦也不願與紫雨風暴親密接觸,若非身不由己,喜歡冒險與挑戰的司南也絕不會幹出這等形同自殺的傻事。


  忘了說,這顆紫色星球在星際航圖中被打上了橙色二級危險的標注。


  “該死!”


  司南穿戴著防護服,坐在極不舒適的微型登陸車中,放眼望去,目光所到之處全是濃濃的紫色,好在紫色風暴越靠近陸地,威力就越小。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還真難以想像,一個完全呈現紫色的星球竟可如此美麗,司南幾乎忘了自己的倒霉遭遇,感慨著:“真美啊。”


  駕駛著微型登陸車在濃紫中穿行,司南嘖嘖稱奇之餘,幾乎忘了自己現在是在一個極其危險的環境之中。

   
    這也算是司南的天性,不論事情多麼糟糕,他總是能敏銳的察覺到值得樂觀的東西。

  依稀的通過紫色,司南一眼瞥見前方似乎有一團非紫色的物體,確切的說是一團黑影在前方。

    他心中一動,在這環境裏,任何變數都不會比現在更壞了,迎上前去,那團陰影漸漸清晰,司南睜著眼睛努力辨認!


  似乎是一些金屬?看來還有跟自己一樣的倒霉蛋,司南想著,登陸車的速度漸漸緩慢下來,他雖然喜歡冒險與挑戰極限,但那肯定不是莽撞與腦殘的同義詞。


  金屬沒入大地之中,只露出一截六七米的金屬在土地外面,金屬上銹跡斑駁,大部分都已朽壞。圍繞著這幾乎難以辨認出來的金屬繞了幾圈,司南忽然想到,這看起來似乎挺像是飛船尾翼。

  觀察了一下,確認自己的判斷,司南反而倒抽一口涼氣,隱隱興奮起來。雖然在環境惡劣的紫雨星,可飛船的尾翼要形成現在的模樣,怕也得上千年吧。


  要知道他這次航行的目的本來就是衝著考古,他的心情立刻便好了幾分:“這下發了。”


  接下來的幾天裏,司南全心投入到挖掘古董飛船的興奮中,哪裏還在乎自己的處境。


  連續幾天下來,他隱隱察覺這飛船怕是不止千年歷史,恐怕飛船現出尾翼還是紫雨風暴將泥土和沙石吹走的緣故,要真是這樣,沒準就是考古界的大發現了。


  古董飛船比司南想像的要小了許多,走進船中轉悠了一下,找到航行日志。


  不知是不是因為年代太久遠了,又或者意外事故,航行日志當中明顯缺了大部分,可即便如此,他還是震撼了。


  這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司南震驚,拼命的翻閱著航行日志:“竟然是罪星時期的飛船。”


  這一次,不是發了,而是大發而又特發。


  罪星,是所有人類的發源星,人類展開星際移民,在顛沛流離僥倖生還下來,在那些艱難的日子,誕生了原罪教。教義宗旨中最關鍵的一條就是指出人類離開起源星是對罪星的犯罪,對母親的犯罪,只有無時無刻的懺悔才可以減輕罪孽。從那時開始,起源星就被稱之為罪星。


  罪星時期距離現在的大星際時期,足有八千年以上的歷史,一艘罪星時期的飛船,毫無疑問價值連城。


  由於航行日志遺失了極大部分,司南能從日志中查閱出的信息寥寥無幾,可就算這樣,也足夠讓司南驚呼是考古界大發現了。


  除此以外,還令司南驚訝的是,飛船有一個開闊的房間,初步推斷為實驗室。雖然他不清楚為什麼會有實驗室的存在,但這顯然不妨礙他在實驗室中的行為。


  轉悠半天,司南最終將目光投向中央平臺上的一塊腕表狀物體,還有幾條線連接在腕表上。


  將線拔掉,正當司南伸手欲拿腕表時,腕表上閃現紅藍光芒,一個忽高忽低忽男忽女的變調聲音在實驗室中響起:“你好,我的朋友。”


  “誰!”司南猛然大吃一驚,嗖的一下彈到平臺之後。


  “請不要擔憂,我對你毫無敵意。”這聲音在飄忽之餘,嚴重變調,像是嚴重損壞的破風箱。


  司南定定神,悲哀的想,要是自己有件武器就好了,大聲喝道:“你是誰,是什麼人,在哪裏!”


  聲音很誠懇的回答了司南的問題:“我是人工智能,就在中央平臺上。”


  人工智能!司南心臟重重一跳,吃驚之餘,半信半疑的稍稍探頭出來。只見那腕表狀的物體上閃爍著一點又一點的紅光,他想想,乾脆走了過去,將腕表拿起來:“真的是你?”


  “當然,我的朋友。”似乎為了回應和取信於司南,腕表又閃爍了一下紅光,伴隨著時而柔和時而尖銳的聲音,委實顯得詭異:“你將我從困境中帶出,我可以為你做點什麼嗎?”


  司南聳肩輕笑,八千年前的人工智能,能幫得了他什麼:“我的飛船壞了,你能幫我修好並且指引我離開這個美麗而危險的星球嗎?”頓了頓,他抿抿嘴,摳摳耳朵:“還有,你能不能讓你的聲音正常一點,這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嗯,請稍等。”這位來歷不明的人工智能頓了頓,腕表上藍光幽幽:“自我檢測開始……”


  腕表屏幕上顯示出檢測的進程,司南好奇的觀察著,當進度完成之後,腕表再一次發出聲響:“確認空間坐標為GCK2778!”


  頓了頓,聲音變得急促起來:“無法確認時間坐標……”


  “噢,如果我沒記錯,今天應該是星歷G星域標準時間2887年8月18日。”

    司南在一旁輕描淡寫說道,星際的標準時間分為二十四個星域標準時區,紫雨星的坐標是GCK2778,所以是G星域時區。


  “輸入時間坐標……”人工智能迅速完成了時間坐標的輸入,頓了頓:“感謝你,我的朋友,現在不如去嘗試修理一下你的飛船。”


  司南抿嘴嘿嘿一笑,八千年前的人工智能能夠修理八千年後的飛船,這個笑話很有建設性。


  很快司南就發現,這似乎不像是一個玩笑,至少當這位人工智能連接上飛船,迅速檢測出飛船的損壞狀況之後,司南就覺得這事有點荒唐。


  不過,眼下顯然還不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時候。


  飛船的損壞狀況不是特別嚴重,一些簡單的問題司南也可以解決,唯一令他頭疼的是動力,也就是動力發生機的損毀。


  動力發生機相當於飛船的發動機,這玩意司南可不會修。


  人工智能依然用那個令人牙酸的聲音告訴飛船的主人:“飛船的動力發生器擁有嚴重的老化,既耗費能源也不合理,需要進行優化處理嗎?”


  “噢,你可以修理,還可以優化?”司南小小的吃了一驚,這飛船的動力機的確是他買的二手貨。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理論上是可以的。”人工智能口中蹦出記憶幾個字,其實還是蠻好笑的,遲疑了一下:“可能降落時飛船發生碰撞,導致飛船部分結構不穩定,以現在的狀態,恐怕會在升空後出現解體現象。”


  司南其實不是一個懶人,可他現在就是舒服的靠在椅子上,雙手捧著後腦勺,一邊若有所思,一邊說:“你決定,修理的時候能不能順便教教我。”


  “好的!”人工智能簡直就像是星空下最老實的老實人:“只要你願意。”
星際間諜.gif
  • 1評分人數

  • +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tonysutonysu +1 第二次看了,依然感覺不錯看。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