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陣驚天下 作者:韋小寶 (已完本)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928040 378 140
本帖最後由 ericcheungxx 於 2011-6-10 12:39 編輯

第001章 戰武世家

推開房門,一輪火紅映入眼簾,院中的青石板顯得有些破敗,牆角一圈兒的刺玫是母親親手種下的,每日打理不斷,在六月的微風中輕輕擺動。~~~~門口處兩棵百年槐樹粗壯到已經需三人合抱,依舊生機盎然,枝葉扶疏。梳洗已畢,聶無雙走到院子正中,迎著火紅的朝陽,雙腿微分,雙臂緩緩抬起,猛然間動了起來,雙拳虎虎生風,腿如車輪,半柱香間,將一套聶家拳從頭至尾打完,一招一式打得一絲不苟,分毫不差。

    一套聶家拳打完,抱臂收拳,長吸一口氣,有如鯨吞長虹,一股氣浪,吹得滿頭長發隨風飄舞。輕輕活動一翻手腳,緩緩收功。走到牆角處,雙手扣住一塊半米高的青條石,肌肉墳起,運力于腰,將青條石抱在懷中,一步步走到院當中,輕輕放下。

    從牆角到院當中,不過二十余步,卻讓聶無雙通體透汗,這塊三百多斤重的方石,對于年僅十六歲的聶無雙來說,還是太重了。

    擦去額頭的汗水,聶無雙盤坐到青條石上,迎著紅日,半閉雙眼,雙手在腹前結成一個古怪的手印,呼吸逐漸變緩。

    吸如巨鯨吞日月,呼如江河水倒流。

    不過一刻鐘,聶無雙身體四周,出現一層薄薄的黃霧,將他整個身體包在霧中。霧氣隨著他的吞吐越加濃重,直至完全看不見他的身影,只有一團黃霧不停的伸縮。

    一個時辰之後,黃霧漸漸變薄,直到全部收入體內。聶無雙全身的骨骼發出‘嗶吧’的響聲,從青條石上下來,青條石上留下一片明顯的汗漬。這一動不動,倒象是比打一套聶家拳更加吃力。

    將青條石抱回牆角,聶無雙開始打掃院落,從井中打水,將水缸添滿,再從柴房搬來柴草,開始生火做飯。

    自從三年前娘親臥床不起,這些日常活計都落到聶無雙身上,三年來早已經作得純熟無比。三刻鐘後,一盆米飯,一碟青菜、一碟臘肉就做好了。

    聶家並不清貧,事實上,聶家是濱海第一大戶,戰武世家,祖上曾作過護國大將軍,以武立世,在大齊國是赫赫有名的功勛之後。

    兩百年前,聶家出了位不世奇才聶天軍,九歲將聶家祖傳的碎玉功練至頂峰,由外至內創出避日訣內家心法,于二十二歲修至先天之界。~~~~二十九歲時大齊國內已經無敵手,三十二歲離家游歷天下,從此一去不回。

    聶天軍離家之時,交待子孫,從此之後聶家再不入朝,除非大齊國有覆國之難,否則不準子孫出頭。

    自此之後,聶家就守在濱海縣再未走出一步。或許是聶天軍走之前,與大齊王室達成某種協議。雖然至他之後,聶家再無人入朝為官,可無人敢對聶家輕視分毫,每年賜下的財物不計其數,兩百年來,從未間斷。

    聶天軍雖走了,可避日訣卻傳了下來,聶家由外功轉修內功,這兩百年來先後出了不少的先天級高手,卻無一位能達到先祖聶天軍的程度。

    碎玉功本是用于疆場撕殺的外家功夫,學習起來進境極快,天資好的聶家子弟,往往在十五歲以前,就已經修習到頂峰的十重,之後才可以修習內家避日訣功法。

    當代家主聶展羽,在聶家也算是天縱奇才,十二歲修完碎玉功,現年五十八歲,二十年前已經將避日訣修到頂峰十重,再無寸進,想要打破先天壁壘卻難如登天。

    知道自己在祖傳功法上,再難有寸進,本就好色如命的聶家主,更是三年內接連娶了二十八房小妾,再加上原本的三房妻室,組成了聶家龐大的內宅,單從數量上講,已經不弱于大齊皇宮了。五、六年下來,倒是為聶家添了子孫五十多人,讓原本有些單薄的聶家,人口繁盛起來。

    聶無雙正是聶展羽的兒子,只是他的母親卻並非那龐大內室中的一員。而是某次家主喝高了之後,隨便發泄一下的產物。原本聶母只是內宅某位妾室的侍女,一次意外懷上了聶無雙,聶家家主酒醒之後,對沒什麼姿色的小侍女,自然沒興趣,連個名份都沒給,只讓人空出一個小院,安排她居住,直至產下聶無雙。

    聶家不缺子嗣,即使生下來的是兒子,由于母親的身份實在太低,不僅沒有母憑子貴,連帶著聶無雙也只能在小院中居住,連個下人都沒給安排。

    除了吃穿不愁外,沒人會關心他們母子。從小到大,聶無雙也只見過父親兩次面,最後一次還是在五年前,只怕聶家家主早已經忘了還有這麼個兒子。事實上,由于孩子太多,前後加起來有近七十多個子女,再加上平日里還要修習避日訣,以期突破先天壁壘。

    別說象聶無雙這樣上不得台面的兒子,就是其他妾室產出的子女,想見他一面也極為困難,聶展羽能夠記住的,也不過只是由三位正妻生出來的十幾個兒女。

    聶無雙母子的生活,不僅比不上妾室的子女,甚至連一些比較有臉面的僕役,生活條件都要比他們強些。可不管怎麼說,畢竟是聶氏的血脈,在家傳功夫上,倒是有權力學習。

    五歲啟蒙,識字習武,到了十歲時,已經學完了字,碎玉功也修至四重。在眾多的兄弟姐妹之中,這個進度只算是中等。

    以聶無雙的身份,教習的親長自然懶得理他,見他已經能夠自修碎玉功,可以到家族藏書室獨自看書,便告訴聶無雙,以後無需再來,回院自修去吧。

    回到院中更為自在,聶無雙除了每天幫助母親干些雜活外,全部用來練功,誰成想原本修習起來極為困難的碎玉功,反倒在這種平靜的心態下,突飛猛進。

    不過三年,將碎玉功修至頂峰,開始自學避日訣。好在這避日訣雖是聶家不傳之秘,對聶家直系子孫還是開放的,只要憑著聶府腰牌,就可以進入藏書室,觀看避日訣,這避日訣不同于其它書籍,只準在藏書室內觀看,即使是家主,也不可以帶出去。

    也正是這一年,母親患病,雖得良醫盡心診治,卻只是保得性命,從此臥床不起,看著母親日漸削瘦的樣子,聶無雙的心如針刺一般,不僅僅是疼痛,也在漸漸的升起一股怨恨。怨父親沒有夫妻之情,恨父親沒有父子之義。而周圍人更是讓他體會到什麼叫世態炎涼,人情冷暖。更加的體會這個家族的冷漠與無情。

    即使母親病危之時,父親也從未踏足過小院。對聶無雙而言,小院就是他的全部,院外的一切與他無關,除了相依為命的母親,他再無牽掛,他希冀母親的病情能夠起死回生,溫暖他這顆逐漸冷漠而孤獨的心。盡管內心是痛苦的,可他從未表現出絲毫,他很清楚,除了母親沒有人會關心他的感受,在這個家族中甚至連同情的目光都很難找到。那樣做,只會讓母親更加擔心、難受。無辜可憐的母親,已經背負著這樣的命運,他不能再為他添加任何的負擔。

    每日里除了悉心照顧母親,就是專心修習避日訣,或許是天分所至,或許是心無二用,誰曾想進境一日千里,只三年功夫,已經將避日訣修到第八重,竟比修習外家功夫碎玉功還要快上數倍。

    那碎玉功本是祖先為軍中大將時,用于戰陣撕殺之用,極為剛烈。開篇第一句便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而避日訣卻一反常態,與碎玉功相去甚遠,開篇有言︰偷天避日,雪藏乾坤。

    修習避日訣第一重開始,全身勁力內斂,如果不施展開,任你先天高手,也無法從身形呼吸間看出功夫深淺來,是頂尖的內家心法,重守不重攻。再配上碎玉功的外家功法,一攻一守,威力倍增。

    聶無雙雖住在聶府之中,平日里卻只在小院內活動,極少走出院門。除了母親之外,也只認識兒時修習功法的長輩,四叔聶展翼,以及每三日上門送柴米的老管家聶卓。

    給母親喂完食,淨了身,看著母親瘦骨嶙峋的樣子,心中難過卻無可奈何。聶家不缺錢,聶母雖只是侍女出身,可畢竟產下家主血脈,請的是濱海縣第一名醫。那名醫早有斷言,聶母之病,已入膏肓,最多有五年陽壽,如今已經過去三年。

    母親現在不僅口不能言,身不能動,每每咳血不止,雖每日里服用名醫所開的湯藥,卻從不見好。以目前的情況看來,能再活兩年已經是萬幸了。

    收拾好盤碗,外面已經是日上三竿。回到院當中,整理一下勁裝,正準備繼續修習避日訣,院門一開,一群人走了進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位五十多歲衣冠華麗的長者,後面跟著一群家僕,聶雙無只認得跟隨老長者後面的老人,正是平日里送柴米的老管家聶卓。






第002章 拜堂成親


聶卓快步上前,躬身一禮說道︰“十三少爺,這是二老爺,您的二伯父聶展鵬。-====-”

    聶無雙上前一步,躬身一禮︰“佷兒見過二伯。”聶無雙的父輩,只有四兄弟,老大聶展翅十二歲夭折,眼前的就是二伯父聶展鵬。父親是兄弟中的老三,四叔則是負責教授子佷的聶展翼。

    雖是第一次見到二伯,以前倒是沒少听母親說起。別看聶母只是個侍女,卻是聶家家生的僕從,對聶家的幾輩人極為熟悉,倒是到了聶無雙這一輩,由于子嗣太多,別說聶母,就是父親聶展羽都認不全自己的子女。

    聶展鵬上下打量著無雙,輕輕擺手說道︰“十三佷兒無需多禮,老夫此次前來,是給佷兒道喜的。你父親為你定了一門親事,是河陽縣儒生世家張氏嫡女,年芳十五,惠質蘭心,琴棋書畫,多才多藝,配給你,倒也算是門當戶對,便宜你小子了。”

    說完,向後一揮手叫道︰“來人,開始搬家。”

    轉過身又對聶無雙說道︰“既然要成親了,這個院子就顯得太小了,家主已經為你準備好了新院落,家具日用皆已配齊,另拔了兩個侍女,四個女僕,兩個家僕,這里的東西可以都不要的,只要帶著你母親搬過去就行了。”

    停了一下又說道︰“雖說你母親原是侍女,你習武的天份又只是一般,畢竟是我聶家的子孫,這臉面上總要過得去,不要讓張家恥笑我戰武世家只是些粗胚。”

    聶展鵬說完,轉身帶著幾個人先走了,留下老管家聶卓,帶著一幫著家僕幫忙收拾東西。聶無雙親手抱起母親,放到架床上,和另外兩個家僕抬著母親去新院,一路將剛才二伯的話說給母親听,言中無喜無怒,平淡如水。

    早在十歲的時候,他就已經想清楚了,生為聶家子孫,又是侍女所生,終此一生,也難以離開聶家一步,親事更不可能由自己作主。

    若是將自己修習有成的事情告訴父親,倒是能被家族重視,可親事依舊不能由自己作主,不是娶張氏的小姐,也會是李氏、王氏的。世家子弟的婚姻,從來都是一種鞏固關系的紐帶。

    盡管如此,每日看著孤形吊影的母親,都會時時的提醒聶無雙,當婚姻降臨到他的頭上時,無論對方長相如何,他要帶給自己的女人快樂,趕走她的憂傷。要做一位讓子女們尊敬而不失愛戴的父親。

    在眾人眼中父親對母親雖然無情,也算有義,重病之時,人未到,請的倒是濱海第一名醫,好醫好藥從未斷過,可惜母親命薄,任它百年人參、首烏,也難換回一命。

    修習有成換來的不過是些錦衣玉食,這些對聶無雙來說,可有可無,因此一直沒想過告訴父親,或許等自己達到先天之界,再告訴父親也不遲。

    大齊國以武立國,立國五百載,一直是輕文重武。河陽縣在哪兒,聶無雙從未听說過,想來即然叫縣,大小應與濱海差不多,能夠成為縣內知名的世家,應該也差不到哪兒去。只是儒生世家,遠無法同戰武世家相比,更何況聶家在大齊國算得上比較特殊的戰武世家。

    這樁婚事,應該是那張世家族高攀了,否則也不會輪到聶無雙頭上。至于琴棋書畫這些東西,在聶家根本就沒人看得起,所謂的才女,也不過是句笑話罷了。

    新院子果然大了許多,前後兩進院落,比原來的院子大了五倍有余,家居用具全都是新的。主屋里的炕上,整齊的疊著四套嶄新的被褥。

    院前,兩侍女、兩家僕、四個女僕垂手而立,早已經等待多時了。見主母的架床到了,六個女侍連忙上前,將聶母抬入二進院,前院自然要留作新房。

    聶家是百年世家,雖是戰武世家,可應有的規矩還是有的。未婚女侍稱為侍女,已婚為女僕。男丁未婚稱童子,已婚為家僕。

    作為百年世家,聶家自然從不缺少僕從,象聶無雙母子那樣,沒有安排下人的不多,只有幾個和聶無雙身份差不多的兄弟姐妹,才會過得比較清淡。柴米不缺,稱不上有多苦,比普通人家要好得多,卻是被家族無視了。

    早听母親說過聶家的事情,知道象自己這樣的子女,母親的身份低微,又不受父親寵愛,在習武的天份上不突出的,多會被安排一場聯姻,之後多多產子,為聶家開枝散葉,就算為家族作出貢獻了。

    無字輩的子孫太多,比不得展字輩人少,即使最沒本事的四叔展翼,也被安排到教育子佷的重要位置上。

    說來也有趣,聶家至老祖聶天軍以下,子嗣都極為艱難,甚至有過三代一脈單傳的時候,險而又險的將聶家的血脈傳了下來。

    別看聶家人少,可幾乎每一代都有杰出之士,進入先天之界的不在少數。直到展字輩,不僅有展氏四兄弟,另有堂兄弟七人,算是展家最為繁盛的時期,可這兄弟十一人之中,卻無一人進入先天,倒是在生孩子上面,成果斐然。無字輩到如今人數過百,如果一直這樣子嗣興旺下去,以聶家祖宅的龐大,只怕也容不下這許多子孫。

    婚姻大事,自然由父母作主,其實都是由父親作主,母親在這事上,根本說不上話。對世家來說,聯姻是一門大學問。對于聶無雙來說,婚姻是他生活中新添的一縷陽光,從此他又多了一位至親至愛的人。

    搬進新院第三天,就是大婚的日子,由此可見,聶展羽根本就沒拿無雙的婚事當回事,也同樣未將河陽張家放在眼里。你是嫡女又如何?嫁到聶家,也只能嫁個不起眼的小子罷了。

    六月十九,寶光、福德、五合,宜婚嫁。

    聶府門前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從上午十時起,一直響到晌午時分。

    別以為這都是為了聶無雙娶親,同一日,聶家十子聶無休,十二子聶無軍同時娶親,聶無休娶的是當朝護國將軍之女,聶無軍娶的是赤水城城主之女。同時,十八女聶無憂出嫁,嫁的是大齊國四皇子齊耀。至于聶無雙的婚事,只是順帶著一起辦了。

    不管聶無雙多麼不起眼,對聶家來說,也是四喜臨門,終歸是一件喜事。

    比起另外兩處婚宴,聶無雙這里就顯得冷清了許多,四叔聶展翼陪送親的娘舅喝了一壺酒,就匆匆離去,余下的都是無字輩的閑人,不過晌午時分,便曲終人散,這婚宴就算完了。

    張家娘舅雖然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無奈勢不如人,另外三處婚嫁,無論哪一處,都不是張家能比的,也只能草草離去,為外甥女不值,可憐一代紅顏才女,居然落到武夫世家不說,還如此輕視,想來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此次聯姻,張家實屬無奈,前些日子,受了聶家天大的好處,張家無以為報,只能將掌上明珠獻出,卻落得如此下場。

    比起院中的僕從,張家的陪嫁倒顯得格外的豐厚,十車的嫁妝不說,單是陪嫁的僕從,就有四個侍女,八個女僕,八個家僕,倒是比小院中的僕從還要多出十二個。

    別看聶無雙是新郎官,席間眾人,除了四叔聶展翼之外,他是一個都不認識。反正見人就笑,舉杯便飲終歸是不會錯的。

    好在眾人的心思都不在酒菜上,上席不過半個時辰,人都散得差不多了,聶無雙酒未飲足,人已經走光了。

    無需他安排,僕從開始收拾院中酒席,在陪嫁侍女的引導下,走進新房。早一日,新房早已經是一片火紅,大紅的被褥、大紅的床簾、大紅的窗簾,連窗紙都是紅的。

    新娘子一身大紅的喜服,頭上蓋著串珠紅蓋頭,安穩的坐在床沿,等待著新郎的到來。

    接過侍女遞過來的喜秤,輕輕挑起蓋頭,一張絕美的嬌顏顯露出來。柳眉杏眼,輕抬眼瞼,似笑非笑,弱態含羞,小巧鼻翼,性感櫻唇,冰肌玉骨,真是盡態極妍。

    此時的聶無雙的心已經醉了,醉得一塌糊涂,醉得一往情深,這就是傳說中的尤物移人吧。

    侍女輕咳一聲,無雙宛若夢中驚醒,面紅耳赤,躑躅片刻,拿著喜秤在新娘肩上輕敲了三下,又接過酒,與新娘喝了交杯。聶無雙酒量很大,酒宴上喝的又不多,可嗅著新娘身上的香氣,這酒就顯得格外的香醇。

    至此,禮成。

    雖然天色還早,只是午後三點,侍女還是依足了禮儀,轉身出了新房,將房門關好,退到外間伺候。

    等侍女都退出去了,聶無雙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盯著面色紅暈的新娘,平日就不善于與人交往,除了母親,也沒人說話,最近一年,母親已經口不能言,聶無雙的話就更少了。

    何況聶家是戰武世家,本就不太講究禮儀,婚前更沒人告訴他大婚時應該注意些什麼。好在聶家無字輩兄弟極多,偶爾听到一些男女之事,倒不至于不知道如何下手。只是眼前的人兒,實在太美,美得他不敢下手。


第004章 柳枝仙師

  “既然你我已經喜結蓮理,你也是嫁入聶家,作為聶家的兒媳婦,你雖然不能修習聶家功法,卻可以知道一些常識。聶家功法分內外之別。外功用于爭戰殺場,正是為世人所熟知的碎玉功,此功法五歲開始修習,有家中長輩指點絕竅,功法共分十重,天資上佳者,五年即可登頂。之後開始修習先祖自創的內家功法避日訣,同樣分為十重,可能夠修到何種程度,就要看個人的天資和勤勉了。”

    璇瑩輕輕點頭,表示明白,可這和新婚有何關系?

    “這避日訣,修到十重頂峰,突破先天壁壘,就是武道先天高手。在成為先天高手之前,其實是不適合成親的,雖然允許房事,但會影響修習的進度。因此,天資絕佳的聶氏子弟,通常都會很晚成親。當然,還有一種情況會成親比較早,那就是二十歲之前,還沒有修習到碎玉功十重,沒能開始修習內家功法的子弟。”

    听了聶無雙的話,璇瑩心情好了許多,張家不通武藝,璇瑩卻是博學多才,這童子身之說,當然是听說過的。

    只是稍一想,就發現其中的問題︰“那夫君您呢?既然家主讓您成親,就是認定您天資不好,可您又不願意圓房,說明您已經修習了避日訣,這是……”

    聶無雙帶著幾分得意,笑著說道︰“娘子果然聰慧,已經猜到了,我修習了避日訣,但沒有跟家主提起。”

    生長在聶氏這種大世家,雖對母親和自己的遭遇心生不滿,卻能夠理解。其實只要自己表現出實力,馬上就可以得到相應的地位。可他並不願意這樣,至少現在不願意。

    聶家對天資好的子弟,地位、待遇都是極高的,同時要求也會更高,每天都會有專門的長輩指導修習,要想見母親一面都難了。母親的時日已經不多了,在最後一段時間里,他一定要陪在母親身邊,錦衣玉食雖好,可並不能挽救母親的生命。

    這事以前也和母親討論過,母親也不願意他過早的出現在家族的注目之中,至于生活條件,聶展羽並未虧待他們母子。衣食雖不精致,倒是頓頓有魚、肉,更不會缺少衣物。

    璇瑩沉吟片刻,低著呢喃細語道︰“那……那何時才能圓房?”

    聶無雙想了一下說道︰“請娘子等我三年可否?”

    璇瑩點點頭,返身走到床邊,從床頭取出一個木盒,打開木盒,從里面取出一張純白絲帛,又拿過剪刀,在手臂上劃過。

    聶無雙不知她在作什麼,等發現時已經晚了,兩人相距不過十步遠,他的避日訣又修習到八重,本來反應不會這樣遲鈍,只是根本沒想過張璇瑩會劃傷自己。

    一把搶過剪刀怒斥道︰“你這是干什麼?”

    璇瑩嫣然一笑,將血星星點點撒在白帛之上︰“我的夫君大人,明天如果妾拿不出帶著貞血的白帛,證明自己的清白。又如何能真的入聶家的門,成為聶家的媳婦?這是女人家的事,您就不用管了,妾只希望夫君大人,努力修習,早成正果。”

    看著聶無雙幫自己上藥包扎,璇瑩甘之如飴,兩人雖是初次見面,卻偏生象是早已經熟悉多年,又極為陌生,這種感覺,極難用語言表達出來。

    “夫君大人,這避日訣需要修習到幾重方可……”下面的話她實在說不出口了,剛才被逼得如芒在背,才會說出圓房這樣羞人的話,實在與平日的禮教不合。

    “當然是修到十重,最好是進入先天之境。”聶無雙直截了當的說道,碎玉功他花了八年時間,避日訣倒更加簡單,只用了三年已經到了八重。而且現今的進境,依舊是一日千里。

    三年,他已經給自己留出充分的時間了,按他的計算,最多再有一年,自己就能修到十重。只是對先天壁壘,心中還有一絲疑慮,多少先輩都卡在這道壁壘前了。

    展字輩堂兄弟十一人,包括父親、四叔在內,共有六人達到十重,卻沒有一個能突破這道壁壘。

    白駒過隙,又一年過去了,聶母終究是沒能挺住,在聶無雙婚後三個月,過逝了,比神醫預料的要去得早很多。

    這一年間,除去給母親辦理喪事,無雙將全部精力,都用在避日訣的修行上,家中的大小事情,全部都交給妻子璇瑩。每天晚上,親親我我,雖未真個**,卻感情日盛。

    聶無雙進展神速,只花了一年的時間,將避日訣修習到頂峰,終于觸摸到先天壁壘。這道壁壘果然如厚重的大山一般,任由他如何努力,也難沖破。

    經過幾次沖關,聶無雙已經大至計算清楚,就算以目前的修習進度,沒有十年之功,也不太可能破關進入先天,因此決定,不再等下去,提前與妻子圓房。

    紅燭麗影,帛被紅床,一年苦候,終成正果

    這一日,天色漸黑,聶無雙沐浴清洗已畢,走向臥房,忽听里面有人說話,心中一驚,兩人這些日子,才是真正的新婚燕爾,正是如膠似漆之時。明明自己早已經吩咐過,今晚上不留人的。

    而且以他避日訣十重頂峰的內家心法,里面的聲音雖輕,他卻听得出來,除了妻子外的另一個女人,絕對不是院中的僕從。

    “璇瑩,有客人?”

    “我說的你明白嗎?他來了,此事你正好與他商量一番。”正房中央,端坐著一女人,看年紀三十歲上下,臉圓膚潤,白皙勻淨。年紀雖大,可端莊典雅,儀態不凡。

    見到聶無雙,璇瑩馬上迎了過來,臉上神情古怪,輕聲說道︰“夫君,這女子好生古怪,她說她叫柳枝,是位仙師,我不知道什麼是仙師。她說要帶我走,教我修仙。”

    “修仙是什麼?”聶無雙奇道,他很少與外人接觸,那些仙神鬼怪的傳說,也听之甚少。

    柳枝說道︰“所謂修仙者,即修長生不老之術,毀天滅地之能。修仙有成者,可以與天地同壽。我知你夫妻雖成婚一載,感情卻甚深,可是你想想,若是璇瑩與你生活在一起,人生不過百年,便要化作塵土,更不用說二三十年後,紅顏老去,變作鶴發雞皮的老嫗,到時你們未必有現在這般恩愛。”

    邊說邊觀察聶無雙的舉動,聶無雙有些不知所措,緊鎖雙眉,若有所思。

    停頓片刻柳枝等聶無雙稍稍消化了這翻話後繼續說道︰“我本丹鼎門下結丹仙師,曾以聶天軍有一面之緣,受他所托,有機會到此一游,關照一下聶氏後輩,沒想到居然見到璇瑩,也算是一份緣法,願收她為徒,共修仙道。”

    聶無雙雖無知,可聶家先祖天軍之名誰人不知,那可是兩百年前的先祖,難道他還活著?這怎麼可能?

    戰武之士,若是得以進入先生之界,的確可延年益壽,可是能夠活上三個甲子,已是福份了,人怎麼可能活過兩百年?難道這修仙之道,真的可以與天地齊壽?

    “仙師,您看我夫君是否可以修仙,我願與夫君共修。”璇瑩連忙問道。

    柳枝面露微笑,沖著璇瑩微微點頭,此女果然有慧根,比起她的夫君強上百倍。

    “璇瑩,修仙之道最講緣法,你夫雖體壯如牛,但其蠢若豬,身有靈骨卻無慧根,勉強修仙注定一事無成。”

    柳枝說的極為文雅,聶無雙讀書不多,只是識字,勉強听懂了,面色尷尬,這柳枝居然說他笨的象只豬,根本不可能修仙。

    璇瑩輕咬貝齒斬釘截鐵的說︰“璇瑩已是有夫家的人,生為夫家的人,死為夫家的鬼,願與夫君生生世世永遠在一起,即使是地動山移,也不可能把我們分開。”同時眼含深情的盯著聶無雙,一刻也沒有從他的身上移開。

    聶無雙早已真切的體會到璇瑩那份摯熱的深情,同時也是在向聶無雙要一個肯定的回應。

    而此時聶無雙也是心神不定,心潮起伏,有種稀其古怪的感覺。看看嬌巧可愛的妻子,又看看超世絕俗的柳枝。

    柳枝微微一笑,她早就想到這種可能,淡然說道︰“修仙講究緣法,能有這樣的機會極為難得,我知璇瑩情深意切。聶無雙,難道你也願意看著妻子為了你,也和常人一樣隨著年華老去,回歸塵土,而放棄這個機會嗎?”

    柳枝到濱海縣可不是一天了,一個月前就已經到了此處,暗中觀察了一個月,對璇瑩和聶無雙的秉性早已經摸得通透,同時對聶家的情況,也了如指掌,早就想好了如何應對。何況以她結丹中期的修為,就算強行帶走張璇瑩,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也罷,念你們夫妻情深,我便給你一個機會。”柳枝說著,伸出晶瑩的玉腕,掌中憑空多了兩個白玉瓷瓶。

    “這瓶中有混元丹一枚,看你已經到了先天壁壘,只要服用這混元丹,即可突破,成為先天武者,可延壽至三甲子以內。

    說著指著另一瓶說道︰“進入先天之境,連開始都算不上,在你這兒,先天武者應該算是高手了,可笑可嘆啊。先天之境同樣分為十重,每一重皆有壁壘,想要突破壁壘比之先天壁壘不曾多讓,憑你不入流的慧根,想要突破極難。這瓶**有益氣丹十枚,每到壁壘前,可服用一枚,助你突破。若是勤加修習,突破先天進入練氣之境並非不可能。至于你是否能夠修仙,那就要靠緣法了,如此可否?”

    聶無雙的目光在璇瑩和柳枝身上游移著,心中頗為不舍,不願意讓妻子放棄這麼好的機會,真是糾結呀!


第005章 先天之境

思前想後,進退兩難,在屋里徘徊不定,與璇瑩生活已有一年,又剛剛結成蓮理,這一年中兩人相依相偎,不曾分開,在他的生活只有母親和璇瑩,母親已經離他遠去了,現在只有璇瑩,璇瑩雖為世家嫡女,但對自己溫柔體貼,對僕人也是以禮相待。-====-事無大小,都處理的妥妥當當,而今卻要同意她的離開,真是千難萬難。盡管如此,也不能因為兒女情長,而且誤她成仙得道。

    罷!罷!罷!聶無雙咬著牙點頭說道︰“謝謝仙師,我願意讓璇瑩隨仙師修仙。可是有一樣,如果我有幸突破,進入練氣之道,如何去找璇瑩?”

    璇瑩開口想說什麼,猶豫一下,欲言又止,淚沾雙眼,忽忽不樂的看著夫君,她知道,夫君是不願意讓自己放棄這難得的機會。

    修仙是什麼她不知道,可自從柳枝進入臥室之後,給她表演的那些神奇手段,她就知道柳枝絕非凡人。

    聶無雙算不得聰明之士,當然也不會象柳枝所說的那樣不堪。雖沒見過柳枝仙師的手段。可自己的能力他最是清楚,以他避日訣十重頂峰的能力,就算先天高手,想要無聲無息的進入臥房,而不被他所查覺,也非易事。

    事實上,直到臥房門前,听到里面的說話聲,他才知道來了客人,單憑氣息感應,即使柳枝站在他眼前,他也無法發現對方,這柳枝果然非同凡響。

    何況柳枝還說過,這次來濱海縣,是受先祖聶天軍所托,之後肯定是要見聶家家主的,說謊的可能性極低。

    “無妨,見到你父親聶展羽,我還另有寶物賜與,其中就包括修仙的基礎,至于你是否能得到,就要看你的修習成果了。你若真能修仙有成,想要找到璇瑩,輕而易舉。好了,現在我要去見你父親了。”說完柳枝身影變淡,就在兩人面前,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夫妻二人相視良久,璇瑩淚眼淒迷︰“夫君,你真的要妾隨她去修仙?”

    聶無雙堅定點頭道︰“是的,我要你跟柳仙師去,放心,我會努力,絕不會放棄,我一定會成為仙師,沒有什麼會把我們真正分開,以後我們要永遠在一起,暫時的分離,是為了更長久的相守。”說著一把將璇瑩緊緊的摟在懷里。真的不想放手,卻又不得不放。

    半個時辰後,聶府兩百年來,第一次響起了召集子弟的鐘聲,鐘聲響起,聶氏子弟必須在半刻鐘內,齊聚正堂,連隱修的老一輩,也必須到場。

    聶無雙拉著璇瑩的手,走出小院,直奔正堂而去。來到正堂前,兩排五十名府丁,手持武器擋在正堂門前,驗看子弟的腰牌。

    “你,你怎麼回事,怎麼帶著女人來了?難道不懂規矩嗎?”帶隊的聶氏子弟,指著聶無雙叫道,同時手握腰間的刀柄,一個不對馬上抽刀攻擊。

    聶無雙停住腳步,這時柳枝的聲音傳來︰“讓他們進來。”這聲音虛無縹緲,竟讓人听不出是從哪兒發出的,可整個正堂前後,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守衛猶豫一下,里面的事情他們比其他子弟先一步知曉,雖未得到家主的命令,還是放開一條通路,讓兩人進入正堂。

    “進到里面來。”柳枝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入正堂,兩側全是聶家子弟,最靠外的自然是無字輩,正堂里面,則是無字輩最為杰出的十幾名子弟,再上面是展字輩的,最前面的三位,則是聶家目前最強大的三位長者,勿字輩的先天高手。

    聶家勿字輩僅存的三人,早在二十年前,都已經進入先天之境。比起展字輩,勿字輩要強得多。兄弟雖少,每一位都極為強大。

    正堂中央,本是供奉先祖的位置上,柳枝平靜的坐在上首,下面以勿字輩為首,竟無一人敢落坐,恭恭敬敬的站在兩側。

    “璇瑩,過來坐在我身邊。”

    張璇瑩在聶無雙鼓勵的眼神下,邁步走上正堂,坐在柳枝身邊,水靈靈的大眼楮,卻緊緊的盯著聶無雙,她知道,邁入修仙之旅,很可能從此天人永絕,雖有一份希望,可天知道這份希望到底有多大。

    也不知道這柳枝使了什麼神通,居然讓聶家三位長者也如此恭敬,單看眾長輩對柳枝的態度就知道,先前的話都是真的。父親聶展羽不說,這三位勿字輩的老人,都是見多識廣之輩,自身又是先天級高手,想騙他們難如登天。

    “本仙師受爾等先祖聶天軍所托,路經此地,照看一下聶氏子孫,還好一切如常,爾等雖無大材,卻守得一份家業,並子孫繁盛,令人欣慰。今傳下至寶一枚,玉簡一份,若聶家有難,可請出至寶守護聶家。若子孫中,有驚材絕艷之輩,讀通玉簡內天書,修習有成,則聶家將更為昌盛,遺福百代。”

    說完轉過頭看了一眼璇瑩,眼中滿是欣慰之色︰“聶家子孫無雙,有妻璇瑩,天生靈骨慧根,與吾有緣,收之為徒,隨本仙師踏上成仙之路。聶氏子孫切記,以後善待河陽張氏,不得有誤。”

    說完喚過勿字輩三老和展字輩十兄弟,取出一只玉盒,將使用方法傳給家主聶展羽,又拿現玉簡,叮囑幾句,凡聶氏子弟,不論出身,皆可嘗試解讀玉簡,但除家主之外,每人每年只有一次機會可以接觸玉簡,時間限定為兩個時辰。

    將事情辦完,柳枝帶著璇瑩,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踏空而去,為聶家留下一段經久不息的傳說。

    而璇瑩臨行時一步三回頭,那依戀迷離的眼神,卻讓聶無雙不能釋懷。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踏入仙途,永遠和妻子相依相伴。

    待柳仙師和璇瑩看不到蹤影,眾人回到正堂,讓小輩散去,唯獨留下聶無雙。別說叔伯,就是作為父親的聶展羽,對這個兒子都沒什麼印象,知道他的確是自己的血脈就足夠了。

    “無雙無需難過,你媳婦踏入仙途,是聶家的喜事,也是你的喜事,想來柳仙師應該留給你些仙緣,此事我等不會過問,只望你好生利用,莫負了柳仙師和璇瑩的一片緣法。另外,你是否願意再結親?為父會為你挑選良家女子相配。”

    聶無雙搖搖頭,媳婦跟仙師走了,他此刻哪兒有心思再娶,一心期盼著,能夠踏入仙途。雖說柳仙師已經說過,他並無慧根,想要修仙有成,幾乎不可能,可任誰也不願意放棄這樣的機會。何況柳仙師還留下十一枚丹藥,比起常人,他已經有更多的機會。

    勸過之後,眾長輩也不多言,看向聶無雙的目光中,多是憐憫之色。想來自家的子孫,連他們長輩都不記得,顯然並不出色,別說那虛無的仙途,只怕連避日訣也未必能修成。媳婦踏入仙途,從此天人永別。

    仙師傳說,對展字輩以上的眾人來說,並不陌生,傳說先祖聶天軍就是踏入仙途,以前只是猜測,此次柳仙師的到來,證明了這一點。在他們眼中,只要踏入仙途,從此與天地同壽。

    至于什麼時候會回來,就沒人能知道了,百年對普通人來說,就是終其一生,而對仙師而言,不過彈指一揮間,等那璇瑩有機會回到聶家的時候,只怕聶無雙早已經化成塵土了。

    回到小院,聶無雙將僕從散去,璇瑩帶來的僕從,請老管家聶卓派人送回張府,並將璇瑩踏入仙途之事,傳與張府知曉,自己則全身心的投入修習之中,以期早日踏上仙途。

    雖有柳仙師留下的仙丹,可聶無雙卻不敢有絲毫大意,知道自己沒有慧根,修仙之途極為縹緲,更要認真對待。

    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鞏固避日訣十重的修為,直到體內的內息如江河般洶涌,有溢出之感,才停下來準備沖關。

    外面風雨交加,電閃雷鳴,卻無法憾動聶無雙的決心,此心如鐵,誓要修仙有成,這邁入先天的一步,僅僅是個開始。

    打開青玉瓷瓶,滿室生香,一枚龍眼大小的青色靈丹,在手心中滾來滾去,異香撲鼻,令人望而生畏,果然是仙丹,凡人豈可擁有,自己雖無慧根,卻也算得有半分仙緣。

    張口吞入混元丹,一股熱流如同火線般由喉至腹,在炸雷聲中,在腹間爆開。如果說原來的內息如江河般洶涌,此時混元丹散開的藥力,則象海洋般深邃,似無邊無際般廣闊。

    藥力中,似有活物般靈動,率領著龐大無邊的內息,向先天壁壘沖擊。即使有藥力催動,可那壁壘卻如高山般堅守不動,任狂濤般內息如何沖擊,尤自巍然不動。

    聶無雙不敢將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混元丹上,全力催動內息,一浪高過一浪,半刻鐘間,已將內息催動到極至,試著融合藥力,再次加強內息。

    眼見得內息越涌越烈,直逼峰頂,只要再加上一把勁,定能沖破這先天壁壘。內息越催越急,澎湃的內息,終于升過峰頂。

    隨著屋外一聲炸雷,一道靈蛇般的閃電穿透房頂,神準的擊在盤膝而坐的聶無雙頭頂,同時內息達到前所未有的峰值,先天壁壘轟然倒塌,露出一片新天地。



第006章 怪物羅東

不知過了多久,屋外,風停,雨住,鳥語,花香。

    聶無雙緩慢的睜開雙眼,眼前熟悉的小屋,似乎完全不同了。牆角處,兩只小蟲互斗,屋角處,蜘蛛正在結網。屋外,小草在奮力掙扎著向上生長,霧氣中,多了一分清靈清新的味道。

    遠處的腳步聲,細听時如雷鳴,心隨意動,即可听出距離多遠,有幾人,甚至連是男是女都能听得清楚。

    這就是先天之境嗎?

    “靠,憋死我了,這是什麼鬼地方?天堂還是地獄?”一個聲音清晰的傳來,聶無雙嚇得跳了起來,輕輕一跳,頭已經到了屋頂,還好他反應極快,翻手在棚頂一按,身體輕飄飄落在地上。

    側耳細听,四周百步之內,絕對沒人,不僅沒呼吸之聲,連一點人類的生機都沒有。換作以前,肯定有人能瞞過自己的靈知,可此時已經進入先天之境,即使是先天高手,同樣無法無聲無息靠近他百步之內。

    “好窄啊,有人嗎?有鬼嗎?有喘氣的出來一個。”

    聲音再次傳來,似直接印在腦海之中。聶無雙覺得毛骨悚然,冷汗瞬間濕透衣衫,沉聲問道︰“誰?什麼人?”連連轉身,卻看不到人影。

    “有人嗎?有鬼嗎?出來一個啊,太窄了,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我只是喝多了,沒干啥壞事啊。”聲音再次傳來,好象那人也沒有听到他的問話。

    心中一動,心神對準那聲音,在腦中問道︰“你是誰,你在哪兒?”

    這次果然有效︰“太好了,有活的,你是誰啊,這是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兒啊。”

    “我是聶家子弟,名無雙,這里是大齊國濱海縣聶家莊,你是何人?”聶無雙平靜了許多,雖想不出頭緒來,已經不象剛才那樣害怕了。

    他已經是一位先天高手,不管是人是鬼,以自己之能,何必害怕。要知道,不僅大齊國,整片大陸之中,先天高手也是最強大的戰武,除了象柳枝那樣的仙師,又有什麼值得他害怕?

    “聶無雙?好土的名字啊,叫無雙的沒十萬也得有八萬。我叫羅東,怎麼樣,比你的名字強多了吧?見鬼,什麼大齊國,沒听說過,你這里兒是哪個洲的,是亞洲還是歐洲?別告訴我你都沒听說過,別告訴我我穿越了,很土知道不?”

    聶無雙听得一頭霧水︰“亞洲、歐洲是何地方,穿越又是什麼?”

    良久,那聲音再次傳來,象是無比虛弱︰“完了,真的中獎了,看來是穿越了。<<>>我怎麼這麼倒霉,穿越就穿越唄,咋連個身體都沒有。我猜,我現在是在你腦海之中。”

    聶無雙不語,來個默認,他也覺得,這聲音好象來自于他的腦海深處。作為先天高手,就有這份自信,百步之內,絕無他人。

    試了幾次,聶無雙終于放心了,自己的意念,如果不是想著聲音的來處,這聲音便听不到自己的心意,有了這層保證,他就不必擔心自己所思所想全部被人知道。

    而且這聲音,除非自己對他發出念想,否則他听不到外界的聲音,看不到景象,象是被完全封閉在自己的腦中一般。

    同樣的,那聲音如果不出聲,任他怎麼在腦海中找尋,也找不到聲音的來源,更無法知道那縷思維在想些什麼。

    “唉,反正無聊,說說你的事情吧,說說你們的大陸,齊國,還有你們聶家。”羅東說道,經過剛才一段時間的恢復,羅東的聲音平靜了許多。

    “我只能說齊國和聶家的事,大陸有多大,我不知道。齊國是個不大的國家,共有十州三十一縣,人口不足千萬,其它的我不知道。至于我們聶家,是戰武世家……”

    反正這人在自己腦海之中,又無法傷害到自己,聶無雙覺得沒什麼值得保密的,何況這些事情,除了自己的事外,其它的隨便打听一下,知道的都比自己詳細。

    這十七年來,聶無雙很少走出小院,接觸的人極為有限,因此知道的甚至還不如普通平民知道的多。

    既然這人跑不掉,聶無雙連自己的事情都詳細說了,羅東不時的驚嘆幾聲,還會插嘴細問,很多聶無雙想不到的細節,都被羅東問得一清二楚。

    特別是听到碎玉功、避日訣,仙師,丹藥,仙途這一部分的時候,羅東顯得極為興奮,卻很少插言。

    直到聶無雙全部講完了,才長嘆一聲︰“無雙,你小子有福了。”

    “嗯?什麼意思?”聶無雙問道,自己沒有仙緣,沒有慧根,任自己如何努力,都難以踏入仙途,這是他最為苦惱的地方。無法踏入仙途,將從此與妻子璇瑩天人永隔,再無相見之時。

    羅東說道︰“傻小子,難怪柳枝說你蠢如豬,真是笨到了極致。你踏入仙途最困難的地方是什麼?是因為你笨,你是笨啊,可我不笨啊。想我羅東,在地球上可是大大的有名,是當代最偉大的電子電路設計師,地球上最好的芯片設計,都是出自我手,你說我會笨嗎?我不僅不笨,而且智商極高,你缺少的東西,我可以幫你啊。雖說修仙與電子電路設計沒有任何關系,但是只要有我的智商,加上你的努力,修仙好象並不困難嘛。”

    “啊!”聶無雙輕呼出聲,羅東一句話提醒了他,原來這意外鑽入自己腦海中的家伙,還有這樣的作用,細想一下,果然如此,有此人幫忙,自己踏入仙途有望。

    “別想那麼多,現把眼前的事作好。听你所言,這外功、內功、先天,每階皆為十重。碎玉功為外,避日訣為內,可這先天功你要修什麼?必須有相應的功法,你才能提高自身的能力,只有達到先天頂峰,你才有機會踏入仙途。因此第一步,就是要找尋一份先天所需的功法。你父輩無人進入先天,可祖輩有三人是先天高手,現在你需要去找他們,請他們指點。”

    聶無雙點點頭,又想到此人看不到自己的動作,馬上用意念傳去︰“正該如此,多謝羅兄指點。”

    說完,身形一動已經離開小院,直奔後院而去,守護後院的子弟,多是些避日訣修習無成之輩,才會被派以守護任務。雖是白日,又如何能看到已進入先天之境的聶無雙?

    三轉兩轉,已經到了聶府後院最深處,卻不知三位祖輩住在哪兒。聶府佔地龐大,府內人數眾多,他又極少走出小院,轉了幾圈,早已經迷路了,別說找人,連自己身在何處都不知道。

    “進入先天之境,是不是可以散發出某種強大的氣場?”羅東果然聰明,象是猜到聶無雙的困難,馬上出言指點。

    “有理。”聶雙無站定身形,鼓動體內先天真氣,一股潤物無聲般的淡淡威嚴透體而出,修為不夠的人,是無法感受到的,可先天高手,卻能第一時間探查到。

    果然,呼吸之間,三股同樣的氣息從不遠處的院落中傳來,聶無雙再無疑問,順著氣息傳來的方向飛奔而去。

    到了院門口停了下來,三道氣息緊緊的鎖定了聶無雙,氣息中帶著七分威壓,三分疑問。

    “院外是哪位老友到來,還請說明來意,以免誤會。”聲音中正平和,底氣十足,另兩股氣息已經進入院中,同時緊鎖自己的位置,聶無雙知道,只要自己稍有異動,這三股看似無害的氣息,就會變成殺人的利器。

    聶無雙躬身一禮,雖然隔著院牆,可他知道,院內的三人一定可以感受到︰“三位老祖,晚輩聶家十八代子孫無雙求見。”

    “咦?聶無雙?是我聶家子弟,這名字听著耳熟啊。”說話間,三道身影電射而出,團團圍住聶無雙,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年輕人。

    聶無雙知道三位老祖肯定不記得他,緩慢的抬起左手,取出聶家令牌,請三位老祖驗證。

    三位老者對視一眼,眼眶濕潤,同時長嘆一聲︰“天佑我聶家,天佑我聶家啊。小子跟我們進來。”四人坐進正屋,這屋中家具極為簡單,連張床都沒有,只有一張矮桌,幾個蒲團。

    “咦?我想起來了,聶無雙?你媳婦是不是隨仙師踏入仙途的張璇瑩?”坐在上首的老者問道。

    “正是。”

    “沒想到啊,居然是你,好生奇怪,你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進入先天之境的?”為首聶勿為問道。

    這話問的可是有講究,一般而言,突破先天壁壘,聲勢浩大,百里之內皆有感應,莫說他們三位早已經進入先天之境,就是內家高手,都可以輕易感應到。

    “昨晚上,就在我居住的小院之中。”聶無雙回答道。

    “不可能!”聶家三老同時叫道,叫得最大聲的就是老三聶勿悔。

    “此事千真萬確,可以隨便找個僕從就知道,最近一年,我從未踏出過小院一步。剛剛突破壁壘,就來向三位祖父求教,求祖父指點。”聶無雙直接點出來意。
  • 2評分人數

  • +11經驗值

  • 評分理由
avatar   ericevon +1 史上混的最慘的穿越者!
avatar   gamerbgme9 +10 XDDDDDD

查看全部評分 我要評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