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奇幻冒險] 真呆 作者:曾越(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12892 65 2
本帖最後由 mk2257 於 2011-6-12 13:52 編輯

10182s.jpg


前傳 音琴睛的大冒險

真呆  第一章 音琴睛

新歷117年,夢城林海公園。
  天空衛視記者音琴睛做完最後準備,面向攝影機。

  「3……2……1……」

  攝影機旁的助理向音琴睛眨了一下眼睛,打了個響指:「開始!」

  「各位觀眾你們好!這裡是天空衛視,我是音琴睛,在林海公園為大家進行現場報道!」

  稍作停頓,鏡頭快速地在忙碌的挖掘工地上掃了一圈,音琴睛繼續報道,「相信大家也知道,半年前林海公園建築工地在進行地樁工程時,意外地發現了一處遺址群……在經過深入探掘後,我城知名考古學家范搏士最近公佈了一項重大發現——在位處中間的一座至今無法進入的古墓裡存在著一條通往深部,長達十七公里的悠長甬道。

  據范搏士介紹,甬道盡頭可能是一個超乎想像的巨大墓室……今天無數考古界的精英人士齊集在這裡……為了探查古墓內的情況,我們將會動用目前最先進的微型機器從這條神秘的甬道內進入。

  到底甬道盡頭有些什麼呢?這個古墓又隱藏著什麼秘密呢?……為了讓大家能第一時間瞭解情況,天空衛視將會直播整個探測過程……請大家繼續收看!」

  --

  「我一定會看著你的,音琴睛!」

  某座公寓大樓的一間出租屋內,一個瘦弱的男子坐在電腦旁,一邊吃著麵條,一邊通過天空衛視的網上視頻收看音琴睛的現場報道。

  男子名叫曾呆——你沒看錯,至少他的身份證和戶藉資料上是這樣寫著的!這事得從二十多年前曾呆被一個老頭在路邊撿到說起,當時小曾呆身上只有一張寫著「曾杏」兩字的紙條,更為不幸的是,上戶口時戶藉員將「杏」打成了「呆」,偏偏老頭又是個半文肓,精神也不好,結果這名字一用就是十幾年!好了,等曾呆成年後想去改名字,轉轉運道,偏偏又趕上政府加強人口管理,無正當理由不得改名,可憐的曾呆又不知在那裡申訴,最後只是無奈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扯遠了,回到正題,曾呆對今天的遺址挖掘一點興趣也沒有,他這個夜貓子之所以會在這個本應大睡特睡的時間爬起來活動,全因為偶像音琴睛今天會主持這個現場新聞報道。

  他是個標準「音」迷,這個「音」當然不是音樂的音,而是音琴睛的音!

  再簡單點來說,他是有「夢城女神」,「新歷時代以來最受歡迎女性」,「人類最後的希望」之稱的音琴睛的狂熱「粉絲」!

  「哈哈哈哈哈!」

  曾呆一臉疲倦,唯獨兩眼閃閃發亮,盯著正娓娓報道的音琴睛。幾分鐘後,視頻鏡頭轉到工地上,才依依不捨地移開目光,拖動鼠標,快速地將視頻窗口縮小,移到右上角,佔了九分之一的屏幕。

  箭嘴鼠標移到屏幕左邊,打開一個美女頭像的圖標,啟動程序,現出一個工作窗口。接下來他放下杯麵,移動鼠標,進行一項項操作,窗口內逐漸出現一個由線條勾畫而成的女性輪廓。

  「今天一定要完成它!」

  曾呆往右上角視頻窗口內的音琴睛瞟了一眼,低下頭風捲殘雲般吃光麵條,連湯水也不放過,全數倒進肚子裡,然後向左邊的窗口一扔,「啪」地掉落在樓下涼台的鐵皮棚上。

  一抹嘴邊的湯水,他繼續工作,一會移動鼠標,一會又快速地敲打著鍵盤。界面裡的細條輪廓在一項項參數輸入後,逐漸成形,添上膚色後,變成一具讓人窒息的妙曼胴體。

  曾呆狠狠地往那胴體盯了幾眼,光標移動到仍然空白的身體上部,拉出一個虛線方框,雙擊確定,彈出一個小窗口,之後十指如飛,在窗口中輸入一大堆參數。

  「嗒嗒!」

  虛線中顯出一張美麗的面孔,細看之下,竟與音琴睛非常相似。曾呆將軟件窗口內的女子與視頻中被定格的音琴睛對比了一下,嘴角露出笑容,接下來又幹勁十足地對頭髮、眼睛、眉毛、睫毛等細微部份進行進一步的修正。

  事實上,曾呆此前已操作了超過一百個小時,為了達到最完美的合成效果,甚至在網上下載了幾萬張穿著衣服的和沒穿衣服的尤物艷照,組成一個龐大的素材庫,並逐一對其進行數據化,為的就是將音琴睛那時尚衣裝下的完美身體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成為最完美最高級的虛擬女郎,讓無數像他這樣的「音迷」能藉此得到最高層次上的——精神慰藉!

  「嗒!」

  終於完成了!曾呆那沒多少血色的臉在激動之下湧出一陣紅潮,總算有了點人樣。他死死地盯住窗口內的「音琴睛」,大腦高速運轉不休,直至在臉上露出笑容——已經很像了。

  開始測試,曾呆控制光標調出一個下拉式菜單,裡面已經有無數個如同「站立」、「睡臥」、「大笑」等等動作的命令,每選擇一頂,虛擬音琴睛就做出相應的動作,舉手投足,一顰一笑,恍如真人。

  繼續測試——這次曾呆在進行過幾項普通操作後,調出一個輸入框,快速地輸入幾個字,點擊確認。

  虛擬音琴睛睜大明亮的眼睛,深情地「凝視」顯示器另一邊的曾呆。

  「曾呆,我喜歡你……」

  虛擬音琴睛的臉上浮起一抹輕紅,一隻手在那妙曼的胴體中緩緩游動,另一隻則放到嘴邊,輕輕咬著指頭,如此般幾秒後,她嬌羞無比,緩緩地張開張開修長的玉腳,露出身體最隱蔽的地方,嘴中還不住地發出勾魂的喘息。

  曾呆臉色僵住,死死地盯住屏幕,總算還在心裡保持著那麼一丁點兒的理智,知道這是假的,沒有撲上去……

  「完美度至少有89%,已經快到那個爛鬼軟件聲稱的模擬極限!合成的聲紋也非常相似!不用儀器仔細核對是不會發現差別的!」

  曾呆看著屏幕內不斷地在重複同一個動作的尤物,兩眼露出閃光,自言自語:「我的女神,這次你會有什麼反應呢?在網上一公佈就知道了……真的讓人非常期待啊!」

  這呆子這樣說是有原因的,他和他的女神音琴睛之間恩怨糾纏不清,前者可謂愛死後者,可以為她上刀山、下火海,眉頭不皺一下。後者卻恰恰相反,恨死前者,非常樂意一刀插進他的心臟,再大力地絞動——雖然兩人從未見過面,音琴睛甚至連曾呆的名字也不知道。

  這事得從三個月前說起。

  某天晚上,音琴睛在家裡難得有點閒暇,就在網上亂逛,不知怎地進了一個名字很有味道的網站——女兒紅!

  這是一個文學網站,平時也喜愛看書的音琴睛興趣來了,匆匆瀏覽一遍,發現最「熱」排行榜上首位的是一篇累計點擊超過兩億的小說,名字還有點怪——《我的XX女友——琴睛》。

  音琴睛盯住這書名,大腦轉動了至少十秒,還是沒能猜出那「XX」是什麼意思。這並不重要,這部小說既然收看者眾,主角居然與自己同名(音琴睛心裡也在嘀咕該不會又是以自己為原型的YY小說吧,心裡偷樂),就已經足夠吸引她將鼠標移到鏈接上,「嗒」地點擊進入。

  進入書頁,首先展現出來的是長達百章的數字目錄,音琴睛驚歎之餘,又不得不佩服那叫「戴真」的作者。她老早也想寫一部反映都市女性愛情觀的浪漫小說,但只寫了一章,熱情就飄了,咬著牙桿挺到五章,大腦缺氧,趴到鍵盤上,再也寫不下去。這個叫戴真的作者居然能寫到百章,章章過萬字,還受到數以百萬計的讀者熱棒——偶像啊!

  音琴睛決定找個機會,邀請網絡知名作家戴真來電視台作個專訪,順便向這個偶像大人請教一下寫作的技巧。

  當然,這僅是她正式看到內容之前的天真想法。

  「我的女友琴睛,是天天XO電視台的內衣新聞主持人……」

  看到這裡,音琴睛那誘人的小嘴已張大得可以塞進一隻小雞蛋,一股不詳的感覺在心頭閃過。

  內衣新聞是夢城第二電視台,也就是被天空衛視壓得死死的星空衛視為了反擊,劍走偏鋒,專門推出的色情新聞,播出時間是晚上七點五十九分,用意不言而喻,就是衝著音琴睛主持的黃金八點晚間新聞而來。

  由於內衣新聞的主播選拔是以胸脯豐滿程度為標準,在夢城播出時倒也引起一陣轟動,搶了天空衛視不少收視率,只是後來因為受到女權組織抗議,加上天空衛視在背後推波助瀾,煽風點火,這才由政府廣電局出面,逼使其將播出時間改到凌晨一點。饒是如此,每天凌晨爬起身來收看內衣新聞的夢城男士仍不在少數,讓天空衛視全體工作人員鄙視不已。音琴睛還專門弄了個節目,與多位著名心理醫生一起探討這種傷風敗俗的節目,狠狠地損了星空衛視一頓。

  「天天XO電視台……這麼趣怪的電視台名稱,難道是隱晦之法,暗指……」

  女性的第六感一向非常靈敏,音琴睛心裡那股不詳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按理說這個時候應該就此打住,不再看下去,可惜她最後還是按不住心裡好奇,儘管已經猜到後面的內容不會是什麼好東西,目光還是往下面掃去。

  「打從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我就知道她是一個非常XX的女人……」

  接下來的幾分鐘,無數音琴睛從未見過,甚至從未想像過的字句通過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傳到視覺神經,彙集到大腦裡,組成一幕幕聲形並茂,骯髒不堪的場景。

  她猛然發出尖叫,兩眼噴火,氣得渾身顫抖,使出笑林寺失傳多年的觀音掌,當場就將那可憐的鍵盤給砸了。

  因為……裡面的隱晦手法並不高明,或者說作者根本就沒試圖掩飾他那齷齪淫穢的目的。

  音琴睛廢掉鍵盤,在寬敞的大廳內來回走了至少十圈,又喝了兩杯清心寧神定氣茶,這才消掉心頭那團雄雄怒火。她一冷靜下來,聰明的大腦就快速運轉——小說共有百章,點擊超過兩億,平均每章有兩百萬人瀏覽,夢城共有六百萬人,減掉一半的女性,再減去兒童,上不了網的殘疾人和對那方面已沒多少興趣的老年人……天啊,如果不算其他城市點擊量的話,豈不是全夢城所有的年輕男性都有可能看過!?這還沒計算其他網站轉載的瀏覽量!

  音琴睛又想起一件讓她毛骨悚然的事,最近一陣子,電視台裡上到總裁、監製,下到擦玻璃的大叔、倒垃圾的大嬸,遇見她時,總會有意無意地總會將一些怪異的目光投過來,難道說……

  一股冷風攸地從窗外吹進來,音琴睛身體裡外俱都感到一片冰涼,趕緊關掉窗口。之後在偌大的廳子裡來回踱步,思索許久,以大無畏的精神,百邪不侵的覺悟再度坐下,移動鼠標,在下一章的鏈接上重重地點了一下,她必須瞭解,那個混蛋到底寫過些什麼。

  ……

  十分鐘……也許還要久一點,時間的意義已經不大,反正音琴睛在忍住嘔吐的感覺看到第十章,就沒再看下去。她「霍」地站起,退後一步,修長的玉腿一揚,再向前一踹,昂貴的液晶顯示器立即飛出桌面,砰地摔在地上,「啞」了!

  「戴真!我與你誓不兩立!」

  寂靜的夜晚,音琴睛發出歇斯底里的尖聲,這時她已知道了那個「XX」是什麼意思!那一天晚上,她碾轉反轍,整夜都沒合上眼睛,用盡所知道的方法,不停詛咒那個叫戴真的下流作者。

  音琴睛當然不會就此算數,尤其在她將戴真當成平生死敵後。第二天她就向電視台總裁堅決地請了一個沒有期限的長假,之後翻查電話薄,狂打電話,將全城認識的不認識的女性律師全部請了過來開閉門大會,商討對策。

  只半天的功夫,會議結果就出來,夢城八十八名知名女律師組成陣容龐大的訴訟團,為了捍衛夢城女性的尊嚴,正式向骯髒的網絡色情宣戰。

  首當其衝的自然是《我的XX女友——琴睛》的首發站「女兒紅」,站長在一個星期內就收到近百張法院傳票。

  諸如「傳播色情」、「侮辱女性」、「宣揚暴力」、「誤導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長」、「傳授**製法」等等羅織而成的罪名,更讓這個不幸的站長吐血不已,要不是知機地快速關了網站,逃到深山裡當了野人,估計下半輩子就得在大牢裡過了。

  後面的發展,卻是音琴睛始料不及,或者說她只是一條引火線,引爆了夢城女性對日漸氾濫的網絡色情的負面能量,一場轟轟烈烈的掃黃風暴隨之展開。警方倍受壓力下,也不得不抽調各部門精英,組成掃黃特別專案組,開始一連串的除毒行動。一時間,數以千計的色情網站如割麥般成片成片倒下。無數寫色情文的、賣色情碟的、髮色情短信的,通通都給捉了起來,關在深山集中營裡進行長達三天,地獄般的道德倫理素質教育,未了還要進行考核,合格者方准離開。

  這股風暴無可避免地波及現實中的色情行業,一時間人人談黃色變,讓無數欲求不足,精子過剩的男性怨聲載道,只是……這場風暴雖說是由音琴睛引發,卻非但沒有損害她的形象,反讓大家看到她那個性鮮明的另一面——由此而產生的那種又恨又愛的感覺,真是美妙!音迷數量隨即大幅度增加。

  這個結果對音琴睛來說也算滿意,感覺自己功德無量,淨化了夢城男性的心靈天空,讓他們從用下半身思考的原始人變回高尚道德的現代文明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每天睡覺之前都必然「思念」百遍的戴真,卻始終沒有落網,不知逃到那裡去了。

  這也最終成為音琴睛的一塊心病,以至於晚上睡覺時也常常出現一些古怪的夢。

  說到這裡,大家估計也猜到戴真是誰了,沒錯,就是曾呆!對音琴睛的狂熱,是支持他每天狂寫萬字的動力,雖說在掃黃風暴的大氣壓下不得不進宮暫避風頭,但他又怎是甘於寂寞的人!很快又找到了更高層次的意淫方式——就是用一個從網上獲得的虛擬合成軟件,製作電子音琴睛,更決定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淮備公諸於世,為廣大「音迷」謀福!

  「呵呵呵呵!」

  邪惡的笑聲迴盪在房間中,曾呆盯住「音琴睛」那不斷蠕動的胴體,身體裡有股躁熱之氣在盤旋著。

  「……太美了!」

  林海公園古遺址前,機器人已完成任務,從狹小的甬道裡行出,音琴睛盯住那機械手上拿著的魔方般的玉塊,出於女性對寶石那如同磁鐵般天生的喜好,發出一聲由衷的驚歎,心想要是這寶石能歸自己就好了。她決定下班後就去珠寶金行挑幾件精緻玉器,平衡一下心裡失落。

  考古挖掘隊的主管是首先對遺址進行研究的范搏士,他貪婪地盯住那玉塊,看到不單是遺址的秘密,還有名聲、財富、美女等等。

  土層、岩塊同位素分析都說明遺址已經存在百萬年之久,只是按現有歷史,那個時代剛剛處於舊石器後期,才學會用火的原始人自然不可能修建如此複雜宏偉的古墓,那麼只能說明一件事——百萬年之前,除了原始人外,還存在著一個高度發達的文明,這座遺址就是那個文明的遺產。

  回想剛才機器人進入甬道,打開石門,深入石墓心臟時通過光纖傳回來的一幅幅畫面,范搏士內心驚歎不止,即使以今天的技術,要想修建一座如此宏偉,內部如此複雜巧妙的建築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起碼也要動用上千億,花費好幾年的時間。

  唯一奇怪的是,位於心臟位置,也就是這條隱蔽甬道的最終目的地,幾千平方米寬闊的石室內,卻僅在中央的祭臺上放著這個不知是什麼材料製成的方型玉塊。通過機器人身上的攝影機,可以看到表面密密麻麻地鐫刻著一些奇怪的方塊文字。

  玉塊並不大,機器人的手臂剛好可以夾住,把它帶了出來。

  「這些建築的秘密,那個文明的秘密,全都在這個神秘的石頭裡……」范搏士耐著性子等助手完成表面拍攝才從衣袋中拿出放大鏡,用紗布小心翼翼地拿起玉塊,認真地研究它表面上的文字。他很快就得出結論,這是一種前所未見,非常複雜的方塊文字,要破譯它至少得花上幾個月的時間。

  他又發現玉塊表面有一條不顯眼的細痕!經過一番仔細觀察,驚訝地發現這是一個玉匣——匣子裡到底會有什麼呢?

  范搏士心裡有股難言的衝動,似有把聲音在催促著他,只是任他用盡吃奶的力氣也沒辦法打開玉匣。

  按理說,這個時候也該就此打住,畢竟直播鏡頭還擺在那裡,一舉一動都被成千上萬的人注視著。可怪就怪在這裡,平時也算穩重得體,主持過好幾次重大考古挖掘,算得上業內資深人士的范搏士,在這一刻,居然做了一件舉世注目的事!天啊,他居然……

  音琴睛是最早發現范搏士異常的,但也僅以為他有什麼發現而已,正要詢問,卻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位資深專家低吼一聲,用牙齒往玉塊上咬去。

  「噢,我的天呀!」女記者在心裡哀嚎一聲!她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卻可以肯定自已已在剛才那一刻與這白癡一起被定格,通過直播鏡頭印在成千上萬的觀眾腦裡,並將作為本年度最大的笑話永遠地留在歷史中。

  音琴睛很快就連抱怨的時間也沒有了。

  「蓬!」

  接著又是幾聲爆響,似有物體在破空襲來。

  音琴睛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轉過頭,一股炎熱的風就在她的附近穿過,接下來只覺周圍氣流亂竄,幾乎站立不穩。

  發生了什麼事?音琴睛心裡才浮出這個疑問,「轟隆」一聲,遺址的甬道口已發生激烈爆炸,煙塵瀰漫間,「鏘鋃」幾個圓柱形金屬物體從空中跌下,在地面打了幾個滾,蓋子突然彈出,冒出一股濃煙,只一轉眼,整個挖掘工地就如同刮起了一場大霧,伸手不見五指。

  不單遺址現場,以遺址為中心,直徑幾百米的範圍內,都陸續冒出濃煙,煙霧區域還在不斷隨風擴散中。

  事出突然,霧區內的人群拚命地往外逃去,混亂中,淒厲的慘叫聲陸續響起,徒令場面更加混亂。

  幾乎同一時間,公園外,一輛貨櫃車突然衝出行駛中的路段,加足馬力,如同發狂的蠻牛,咆哮著衝入公園內,之後一路橫衝直撞,也不知撞倒了多少來不及閃避的圍觀者,衝入了煙霧區域。

  「吱——」

  急促淒厲的剎車聲後,貨櫃車停下,前後大門打開,一群手持長短武器,頭上戴著防毒面罩的人跳落地面,疾步如飛,向著遺址挖掘工地衝去。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