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仙演 作者:夢青衣(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148012 500 15
第一卷 初踏修真路 第一章 橫禍

    李余幾乎用盡全身最後的一絲力氣往上一躍。隨著上躍,眼前一亮,落腳之處是數十丈寬,寸草不生的空地,這里是高山之巔,凜冽的

罡風終日不停,吹得李余沒有束起的頭發張揚飄逸,只是其衣衫破爛,滿臉的泥膩無不昭示著一路的風塵僕僕。

    迎面而來的那座仙氣繚繞的大山,就是自己要到的地方—靈鐘山。

    望著此山,李余心里是狂喜不已,不禁張口要大喊,只是這聲大喊剛要從喉嚨而出,嘴巴就被自己的雙手捂住,生怕這聲大喊有擾仙門

清淨,而惹得仙師不喜,李余目不轉楮地望著靈鐘山,期盼能有幸目睹之中有一二御劍而出的仙人蹤影。

    靈鐘山,顧名思義,其山型似鐘,為南方少有的一座奇山,秀氣細膩,但卻高出四周簇圍著的諸山許多,直若鶴立雞群。山有奇異,自

山腳到山頂,皆是彌漫著飄渺的白霧,整座山宛如披上一層白色輕紗,愈是往上那霧氣就越濃,半山以上,一眼望是白茫茫一片,絲毫不見

半點樹草。

    靈鐘山脈是大嶺國僅有的幾條靈氣比較充足的靈脈之一,其以主峰靈鐘山之靈氣濃郁更是為其中翹楚。靈鐘山脈橫亙在大嶺國中部,大

嶺國算上國都共有十八城,在瀚元大陸南方諸國中國力只能算一般。靈鐘山是修仙大派北靈門的道門所在,

    北靈門百年前遷來此山,歷經數次大戰,屢戰屢勝,以戰立威,聲名大漲,才得以站穩了腳跟,獨佔靈鐘山。在掌門人的勵精圖治下,

北靈門近年來好生興旺,已是大嶺國數一數二的修仙大派。

    現下則是北靈門二十年一次的山門大開招收傳人之時。李余一路奔波勞苦,甚至冒著生命危險歷經瘴氣猛獸的侵襲,就是為了到達靈鐘

山,能拜入北靈門。

    李余看了一會兒興奮感消去,才覺得筋疲力盡,攀上峰頂已是耗盡了己身的氣力。李余盤膝坐下,意守丹田,一絲暖氣從中升起,緩緩

沿著經脈而行,不知過了多久,這暖氣已經轉了三次小周天,這番行氣走脈下來,李余頓時神清氣爽,疲勞盡去。

    這股微弱真氣,是爺爺傳與自己的一不知名法訣修煉出來的,自五歲起,已經修煉了八年,而李余這些年來身輕體健,力氣奇大,實在

得益此法訣,爺爺無病無痛,壽元到百歲之齡才盡,也是此法訣的神妙使然。

    李余從後背取下包裹,取出干糧,解下腰間的水袋,這些跟石頭一樣類似饃饃的干糧,這干糧味道極差,而且硬的像石頭一樣,入喉來

與吞糠無異。

    不得不細嚼慢咽也要消滅掉這些食物,此時已是肚空力盡,雖然下山比上山輕松許多,但是此山極高,一路下去,也需要不少的體力,

這些干糧雖然難吃但起碼還可以補充一下體力。

    李余邊吃邊望著靈鐘山,目光里滿是期待,要是有幸拜入仙門,便可長生有望。傳說中那些仙人不食五谷,餐霞飲露,御風遨游,瞬息

千里,端的是神通蓋世,逍遙無比。

    李余吃飽站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整理了一下襤褸的衣服,不經意間摸到腰間的那把有些殘舊的獵刀,眼楮不禁一熱。這把獵刀是爺爺

留給自己的遺物,爺爺臨終前將一枚玉簡與一把獵刀,交予李余手中,要李余前往靈鐘山,趁北靈門二十年一次的大開山門,可有機緣拜入

,玉簡之內的訊息要有築基的修為才能得知。

    還記得爺爺臨終前死死捏著自己的雙手,郁郁道︰“余兒你這次去北靈門是爺爺的決定,爺爺這個決定跟你父母親的決定完全相反,我

也不知道對不對,希望你以後不要怪爺爺。”

    李余自小與爺爺相依為命,從小到大自己父母親卻是一面未見過,自懂事而來李余除了想念,還不知道在心里面埋怨了多少次,甚至有

些怨恨這對未謀面的父母。雖然經常問起爺爺,但爺爺總是以他還小為理由拒絕這個問題,直至臨終才說李余其有關父母的一切,盡在玉簡

之內。

    必須拜入北靈門了!李余暗暗想著。

    忽的腦後陣風吹來,傳來輕輕“嘩嘩”幾聲,李余未及回頭看個究竟,“啊”一聲驚呼響起,隨之後背忽的劇痛,似乎被巨物撞擊,李

余受這一撞,登時前撲在地上滾了幾圈才消掉這股巨力。

    躺在地上,李余背後疼痛不已,受到這莫名的襲擊,李余自是惱火萬分,爬起隨手拔出腰間的小刀,定楮一看,要看清楚襲擊自己的是

什麼東西。

    只見一只周身黃光微繞的巨大飛鳥凌空搖晃的停在自己原先站立的位置上,只見其薄如紙的翅翼,才赫然發覺這飛鳥是一只大紙鶴,與

自己從小折疊玩耍的紙鶴一般無二,只是放大了數百倍而已。

    只是那只紙鶴撞得李余,反坐力使然,劇烈搖晃了幾下,紙鶴背上有一男一女兩人。坐在右邊的那位少女驟不及防,一下子摔了下來。

    由于紙鶴停留離地不高,那少女顯然是有點修為在身,一摔下去只得順勢一滾,避免了五體投地的窘態,可是這一滾,那少女本來是一

身粉紅衣衫,此時有的地方就像渡了一層薄灰在上面,光彩黯然了幾許。

    那少女長得粉雕玉琢,一雙桃花眼水汪汪的,勾人心魄,只是臉上幾處灰塵,及有點凌亂的秀發顯得有點狼狽,遮掩了幾許艷麗,此時

也忘記了相怪李余了,那雙玉手忙著整理自己的儀容。

    相比起眼前的這美人兒,更吸引李余的是那只紙鶴,李余從未見過如此奇物,以紙鶴代步,這簡直是傳說中的仙家手段,看著那紙鶴黃

光上面忽隱忽滅的神秘符文,李余不禁有點呆了。

    坐在紙鶴左邊的是一個與李余年齡一般的白臉少年,錦衣玉冠,英姿不凡,只是此時濃眉豎起,望著李余目光是怒意盡露。

    白臉少年自是生氣,本來以自己的修為駕馭這只紙鶴,也算是順心如意的,只可惜一路他只顧著向身邊這位美女顯耀,竟是沒有歇息過

,本來想在飛至山頂稍為歇息一下,怎奈山頂此時竟然有李余這麼一個人,要是在平時白臉少年真元充足之時,或可以一避,但現在上得這

座山頂時他已是強弩之末,只能任由紙鶴撞了上去,致使身邊的美人兒倒栽而下,這個臉可丟盡了。

    白臉少年鼓足真氣,十指劃動,施了個法訣,將紙鶴安穩了下來,臉上一暗,直接跳了下來,正好看見李余從地上爬起,而且從腰間拔

出了獵刀。

    白臉少年本來瞧見李余衣衫襤褸就不喜,這下心中更是一狠,眼中寒芒一閃,怒道︰“找死!”道完左手一揮,李余隱約看見兩道紅光

疾馳而來,還沒反應過來,听得“ 嚓”聲響起,李余右手腕及胸口皆是一痛,獵刀與整個人已是被擊倒在地上。

    白臉少年這兩道紅光是兩枚鐵丸用符  煉制過的,在數丈之內是如臂使指,李余不過是堪堪煉氣期一層的修為,甚至還不如,如何躲得

過這位已經達到煉氣期五層的少年高手的手段。

    李余倒在地上正要用雙手支撐著起來,右手腕一動竟是劇痛入髓,略一動蕩之下胸口也是痛苦不已,不禁心里大惶恐︰難道這兩個地方

都被打斷骨頭了麼?

    轉瞬李余大怒︰這混蛋先前出人意料撞翻自己,現在又打斷自己的手腕,眼前這人手段好狠辣。

    那白臉少年擊倒李余後,收回那兩道紅光,又翻身上了那只紙鶴,那艷麗少女見狀微怒道︰“路明,怎麼不殺了這阻路的雜碎!”

    剛才從紙鶴上面跌落下來,吃了滿嘴的灰塵,這嬌生慣養的艷麗少女自是火氣沖天。

    那個叫路明的白臉少年咬咬牙,道︰“這個雜碎這樣害姚妹妹,我當然想取他狗命!只是這里離靈鐘山太近,在這里殺生,要是被哪個

北靈門弟子見到,對你我拜入北靈門反而不好,這次可是二十年一次的大開山門,錯過就今生無望了!況且你我靈根不凡,此次定能入得北

靈門,不必為了這些小事誤了正事,況且我已經教訓了這雜碎。”

    北靈門二十年一次的山門大開,擇徒卻是十分嚴格,不要說靈根稍微差點,如果年齡超過三十之齡,就是靈根多好,也是拒之門外,是

以基本上是一人一生只有一次機會。另外北靈門號稱大嶺國正道第一門派,聲名顯赫,對于手段狠辣,殺戮絕情自是莫大排拒。

    艷麗少女听了秀眉一蹙,小嘴嘟起,道︰“那好,我們走。”

    李余本性剛烈,听得那少女出口大辱,心頭大火,雖然這對金童玉女一樣的少年修為高出自己十倍百倍,正要盤算著要不要傾命相拼,

听的那白臉少年一言,左手用力握扣進土里,心里怒道︰將來我若有機會,今日這莫名之災定要十倍奉還。

    白臉少年從懷里掏出了一小瓷瓶,從里面倒出來一枚朱紅色的丹藥服下。

    這枚朱紅色丹藥應是恢復真元之藥,那少年因過度消耗真氣過多而略顯蒼白的臉頰在服下丹藥後浮現一絲朱紅色。

    妖艷少女躍上大紙鶴坐好,輕語一句︰“哼,這臭小子,雖不可殺他,但也不讓他好受。”道完左手一指,一道極為細小烏光“咻”的

一聲朝李余奔來。

    李余听得那少女口氣不善,早有警惕,只是這烏光速度比李余的反應還快,李余只來得及側了一下身子,那道烏光“哧”一聲就沒入右

手之中。

    白臉少年見得這烏光,隱隱也猜得出來是什麼東西,之前也一直听聞過這姚妹妹的母親是從盛行毒蠱的南蠻嫁過來的,對這個刁蠻小女

兒極為疼愛,這道烏光只怕是給她護身的蠱毒之物,下面那個乞丐般的小子只怕是求生不得了。

    又想及此處距離北靈門不遠,此時不走,恐怕又起什麼糾葛,可誤了此次拜入仙門之旅。

    白臉少年急忙運起真氣,捏了個法訣,向那妖艷少女道了一聲︰“姚妹妹坐好。”驅使紙鶴揮翅飛起,隨著“撲撲”幾聲輕響,直往靈

鐘山飛去。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