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妖星 作者:鬼五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12157 40 0
本帖最後由 mk2257 於 2011-2-16 10:49 編輯

1HX200669.jpg
第一卷 墜落凡塵

第一卷 人世間 第一章 妖星乍現

    「唰——」黑暗的別墅大門後彷彿陡然升起了個小型太陽,一閃即逝。

    伴隨著機械絞動時發出的「咯,咯,噠,咯,噠噠。。。。。。吱囈!」聲。計羅稍活動了一下這個他還很不適應的身體,將舒展的羽翼隱進背後的暗肋裡,刃狀的左手上正穿著半截人類的身體,光子刀的迅捷和銳利讓這個被害者減輕了一半體重之後卻沒有斷氣。他齜著黃牙,像是要喊著什麼,青白色嘴唇依靠神經的微弱反射無意識地抖動,慘白的面皮幾乎全勒進面部肌肉裡,眼珠子半擠出藏青的黑眼圈外,那瞳孔似乎還能看見東西,上下顛倒著轉動著。不下垂反而上舉的手屈成爪狀,指甲插進掌心,襯衫下露出的皮膚色呈灰白,而腰部被劃成平面的地方只有一片焦糊狀,剩餘的血液在被計羅的高周波磁共振光刀砍斷的時候已經被瞬間摩擦產生的超高溫給蒸乾了。

    計羅先是輕輕手上的半截上身放在地上,手刀在一瞬間解除附著狀態,變回了一隻瘦骨嶙峋的人類手臂,與正常人不一樣的是,這手上有一層光滑堅韌的膜狀物。他先把左手對好那半截上身的左手,自己右手依樣畫葫蘆地對上右手,掃瞄了指紋和掌紋後又輕輕提起那截下身,把上面的鞋子除下穿在自己的腳上,有些大,但總得來說還算適合。

    在黑暗中人類是什麼也看不清的,不過計羅的眼睛裡攝出的是二道藍幽幽的磷光,黑夜對他來說,和白天並沒有區別,他猶如一隻狸貓般竄上二樓,跟著輕輕踏在天鵝絨地毯上,飛快地移動著身形,幾步之後他已悄無聲息的站到了二樓正廳上那張席夢思大床後面。

    二十二歲的金小海是中央財經學院三年級的學生,二個小時前剛親手殺死那個看不順眼的同學的他此刻還沉浸在扼殺生命的殘酷快感之中。他一邊得意的在用狗爬式承接著他的一個女人深處強力的衝刺著,一邊猥瑣地想「他媽的,裝什麼清高,還他媽的系花,媽逼根本就不是處女,花了老子這麼多時間和金錢,今晚老子非的干到你三天起不了床為止。」

    又是連續數十下衝擊後,他感到大腦一陣眩暈,下體也有了劇烈的充血感,忙一把推倒女人,伸手揪著她的頭髮強行把她的嘴巴按在自己下身上,一邊放肆地噴射著一邊嘴裡加上句:「給老子全吞下去!」女人被突如其來的打擊嗆的雙眼直髮白,含混不清的亂咳。

    金小海噴射完後,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剛要對女人說什麼,突然發現嘴邊掛著白沫的女人眼裡露出的一絲驚愕,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頭頂上冒出的一隻強有力的手忽然摁住他的腦袋往下就是一扳,力量太大,為了避免脖子被絞斷,他竭盡全力也只能順著對方的勢子勉強翻轉了一下身體,眼角的餘光瞄到女人也已被來人的右手按倒在床上。

    金小海平日裡的功夫可不是白練的,立時準備用一個鯉魚打挺躍起來反擊,可他這個平日裡演練過千百次的動作這次破例沒有成功,在他發出力道的剎那間,一個黑呼呼的條狀物已帶著風聲狠狠壓住了他的臉部,條件發射下他雙手齊伸,想抓住對方的身體再用力掙起來,卻發現抓住的手臂滑不溜鰍地似一張魚皮,握住後使不上半分力氣,按在他臉上的力道卻是恐怖之極,金小海的面部居然能從圓滾滾的皮靠枕上感覺到對手手掌的輪廓。

    這下他知道壞了,遇上了極為厲害的高手,求生的慾望讓他雙腿用盡全力凌空踢打著對方的身體,但是按住他的這個人對他的反撲好像毫無所覺,漸漸的,金小海的腦子裡開始缺氧,眼睛開始金星亂閃,喉結瘋狂地上下蠕動著,他的雙手瘋狂地推擋著那只按住他的手,腳下也放棄了進攻,毫無章法目的亂揣著,最終他只能在心裡罵了句:「他媽的,倒了血霉!」那隻手又用力按住他的頭部三分鐘,直到裸體的男子完全死亡方鬆手站起來。

    「人類真是種脆弱的生物,你說是不是?13?」

    「我們現在正和脆弱的生物共存,如果原型壞死,我們也會一起消失的。」

    「只好暫時使用這個原型,不過原型質量實在很差,比這個目標人類男性差太多。如果不是我無法再次進行轉移,要不選擇這個目標就會比較完美。」

    「這是沒有選擇的,計羅。」

    「13,你曾經說過我們都沒有所謂的感情,怎麼我總覺得你這模擬自我的聲音十分的討厭?我不想老聽自己和自己說話,能不能先換一種?」

    「對不起,計羅,我現在已經失去控制大部分功能的中樞權力,如果再不能及時找到能量補充,我將於地球時間703個小時16分鐘39秒後正式宣告死亡。對於你的要求我現在無法達成,由於系統錯誤,我們的指令系統在24小時前已經損壞,『它們』將不能再控制我們。你的主控制端已經在剛才被我重新修改過,生物化腦髓炸彈已經被摧毀。現在開始要由你主導系統活動,我已經不能承擔主控制任務,除非我們能找回母體,重新孕育一個中樞控制終端。但這個目標目前無法實現,我們的能力不足以潛襲0號基地,現在我們首先要進行的是隱匿,必須先在這個學校藏匿下去,然後再找能吸取的能量,我正抓緊對原型的主腦幹進行生物解碼,但是由於能量不足,目前進展十分緩慢,所以,現在你要盡量適應原型的身份,我剛才又解碼了原型日常行為的一些片斷,已經傳輸到你的接受端,注意接受後閱覽。現在處理好現場,立刻離開,我們的時間不是很充裕。」

    計羅沒有再和他的同伴交流,先用手在屍體上到處碰碰,站好後又在床上來回活動了下,讓指紋和鞋印在席夢思上留下痕跡,然後一手提起那個男性,他早已經窒息死亡,計羅眼裡的藍光在他的肌肉軀體上掃了掃,嘴巴輕吐了句話:「真可惜,這個材料。」

    ※※※※

    中央財經學院

    「東子,怎麼了這是?門口都是條子,進出還得檢查學生證?」林浩隨手整了整擠出人群時候弄皺的西裝,問道。

    「我說浩哥,你還不知道啊,聽說那個二公子被這個了。」劉東揮手做了個下劈的動作,不屑的說:「那丫的頭頂生瘡,腳底流膿,這不,報應來了,條子說跟他混一起的幾個有重大嫌疑。」

    林浩拍手說:「多行不義必自斃,真是大快人心呢,對了,飯飯呢?哪去了?」

    「飯飯被條子叫去了,上次他不是和這丫的吵過架?媽逼的警察真不是東西,以前這幾個鳥人欺男霸女的時候怎麼不見他們來過,現在被人掛掉了,他媽的就認真起來了。」

    「飯飯那老實人,都被欺負慣了,我們過去問一下,別叫條子冤枉好人,東子,你去大課室叫幾個認識的兄弟,大家一起過去問問,我這等著你。」林浩伸手拿過劉東的公文袋,「快去啊。」

    「唉,浩哥,又讓我跑腿啊,老子認了,誰叫我叫你聲哥呢,等著我啊。」

    劉東帶了幾個朋友跑回來的時候,卻看到范承正和林浩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他趕忙上去問了句:「飯飯,你沒事吧?條子說啥了?」

    范承是個看起來相當平凡的人,屬於那種人群裡一抓一大把的類型,他臉上有點疲憊,但還是勉強露出個笑臉:「沒事,沒事,就是問了我幾句,謝啦,哥幾個還特意跑來。」

    幾個人圍著范承問個不停,無非是條子有沒刑訊逼供啦,裡面有沒有警花mm啦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半會林浩插上了一句:「我說哥們兒,時間到了,咱們管這些鳥事幹嗎,走了,馬上點名了,不想被老明頭提點的人就快點。」

    這幾位慣犯忙擁著范承往大課室而去,只有平時精乖的劉東落在最後,他盯著范承勾搭著林浩肩膀的背影,嘴裡喃喃道:「不對啊,今天飯飯怎麼有點怪怪的,他以前可從不搭浩哥的肩膀」他沒看見,就在他這句話出口剎那,被圍在人群中心的范承眼裡有一抹寒光掠過。

    ※※※※

    H市公安局局長辦公室。

    主持會議的局長韓岷山才35歲,算的上是軍隊少壯派的代表,把他放在全國,這麼年輕的局級幹部,上校軍銜都是罕見的,更何況他現在在的乃是國家首都,天子腳下,權勢可謂滔天,但是他臉上沒有任何一絲興奮的神色,月前接到命令特別調到H市時,在權利圈裡顛簸了十來年的他知道,這次中央突然換將,提拔他上去,不一定就是件好事。

    他喝了口茶,沒顧的上去品味這茶葉的好壞,直截了當地對站在他面前的刑偵科長劉恪生說:「昨天市裡出了大案子,人大副委員長金峰同志的兒子金小海在大學同學家的別墅裡遇害,同時現場還有一名他的女同學,局裡現在有什麼初步調查結果?上面壓力相當大,過幾天還會派特別調查委員會下來,現在我們不求破案,事先將資料什麼的都準備好,到時候好移交。」

    ※※※※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