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無限冒險} 無限神話 作者: 勇猛的魚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80860 107 12
1760124.jpg

楔子(承受力低的,建議跳過這章)


殘陽如血,紅雲翻滾,天地間的光亮漸漸淡去,無盡黑暗籠罩而下。

    地平線裸露出高聳的一座座大廈,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城市。

    城裡面充滿了歡樂,同樣也充滿了痛苦,充滿了喜悅,充滿了悲傷與哭泣,而在夜幕的保護之下,情人們紛紛出來尋求浪漫,同時,許許多多的罪人出現了。趁著警察們准點下班,夜幕之下,不論是小偷大盜,還是娼妓嫖客都不約而同地紛紛出動,大街上,小巷裡,到處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夕陽西移,沉沒於巨型城市背後,一個頹廢的身影漫無目的在大街上走著,他神情寂寞,抑鬱的臉上掛著些許怨恨,些許不甘,些許頹廢。

    稀疏的鬍渣,發白的面色,無一不標示著,他的心情有多糟糕。

    他的名字叫丁亮,一個普普通通的名字,普通到剛剛聽到這個名字的人過不久便會將這個名字給忘掉。

    丁亮今年二十出頭,還有兩個月便會畢業。

    在將近四年的大學裡,丁亮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年年都能拿到不少獎學金,他一直都以為自己很優秀,很幸福,卻從來沒有想到,今日自己竟也有如此的頹廢一日。

    「還想什麼,羅燕她是不會喜歡你的,你有什麼,你有錢麼,沒有!你有勢麼,也沒有!你有能讓她飛黃騰達的大靠山,好親戚麼?還是說,你爸叫李剛?丁亮啊丁亮,你什麼也沒有,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即將畢業的雛鳥,街上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偏偏你看上誰不好,幹嘛非要看上她?癩蛤蟆天天想著天鵝肉,你也配?!」丁亮喃喃自語著,鼻尖微微紅了起來,眼眶忍不住的有些濕潤。

    高考過後,回想起數年苦讀,丁亮一直都覺得自己只是一個沒有女人緣的書獃子,是一個不容易動感情的人,什麼愛情之類的東西都和他無緣,估計就是大學畢業也不會碰上一個相愛的女人。也許,哪天為了繁衍後代而去相親,然後只要對方不差,自己就和對方結婚,然後生兩個孩子,一個男的,一個女的,男的不醜就行,女孩子最好可愛一點,等到孩子長大之後,他們最好都搬出去住,帶孫子孫女的煩人事情由他們自己解決,然後自己要比老伴先死,接著……嗯,結束了,反正轟轟烈烈的愛情和他這種人無緣。

    然而,在初進大學之後不久,翠綠的草坪上,他遇到一個猶如天使一般的少女,他知道,一切都改變了。

    她恰靜的微笑,深深吸引著丁亮。

    當丁亮踏上這片翠綠的草地的時候,大樹下,她正靜靜地坐在樹下的鞦韆上,低頭看著一本雜誌,搖晃著如玉般潔白的小腿,哼唱著動聽的歌謠,她的歌聲是那麼的恬靜安詳,猶如暖暖的微風滲入他的心田,看著她那純潔如天使一般的面容。

    丁亮知道,他的心淪陷了。

    接下來的日子,他嘗試用各種機會接近著這個女生,從此,無論她走到哪裡,不遠處,總是站著一個默默的身影。終於,黃天不負苦心人,他倆走在了一起,和大學裡很多年輕的男女一樣,他愛的是那麼的熾烈。

    這是他的初戀,沒有一點雜質,不為錢為利,不為了炫耀,不為了床上運動,在他眼裡,她是天使,是女神,他只想這麼一直守護著她,守護著他的摯愛,只要能看到她的笑臉,就一切都滿足了。

    多單純,多傻啊!

    就連他也覺得傻,可是他很開心,很快樂,和她散步的時候,自己就好像一隻歡快的兔子,走起路來都是蹦的。

    可是,直到幾天前,當他最好的朋友告訴他,自己所愛的那女生,不過是一個千人騎,萬人跨的婊子時,當那個被他打得滿頭是血的朋友不顧頭上的傷口,一路硬是拉著他,陪著他站在一間酒店的房門口時,當他看到他心中最聖潔的『女神』摟著的那個男人走出旅店某個鐘點房的房門,慌忙地和那肥胖的中年男人解釋著自己不認識丁亮的時候,他的心好痛好痛。

    也許她有苦衷?

    這是他生起的第一個念頭,可是,當他看到角落裡用過的那個保險套裡熟悉的白色液體,看到床上一灘帶著腥味的水跡,已經二十幾歲的丁亮知道,剛剛就在這個房間裡,他的女神正和一個他從沒見過的男人發生了什麼。

    丁亮那做了三年的美夢,被無情的摧毀了。

    那一刻,他沒有憤怒,也沒有流淚,更沒有像電視劇裡的悲情男主角一般大吵大鬧,因為他腦子裡一片空白。

    他不知『女神』是何時離開的,不知自己怎麼回到宿舍的,甚至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腦子裡一直都渾渾噩噩的,直到今日,隨意洗漱了一陣便走出了宿舍。

    出門時,已是下午,舍友還在上課,這將是他第一次曠課。

    不知走了多久,看著空曠的郊外樹叢,丁亮一臉苦相:「唉,快八點了,睡了一整天,只吃了個饅頭,呵呵,這樣都餓不死。」

    自己竟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郊外,不過走了一陣,他心緒倒是舒展了不少,揉揉有些酸麻的大腿,正要轉頭回宿舍,卻在這時候,突然間,他好像聽到了什麼,仔細聽了聽,他臉上的表情也愈發的怪異了起來。

    「丁亮,你再不把東西交出來,今天就死在這裡!」

    「你死定了,丁亮!」

    聽清了那幾道急促的叫喊聲,丁亮渾身一顫,臉上滿是驚懼。藉著昏暗的陽光,丁亮只能依稀看到,遠處幾個男子先後闖進了他身處的這片荒地,大概相隔六七十米。

    莫非,我遇到打劫的了?

    下意識的摸了摸僅有兩張十元票子的口袋,丁亮身子一矮,偷偷躲在了一片茂密的雜草叢中,沒辦法,他出來時太過匆忙,手機忘在了宿舍裡,他連報警都沒機會,至於呼救……別開玩笑了,這裡可是荒郊,周圍可沒有只有在警匪片裡存在的英勇警察,若是惹怒了歹徒,那可是會被亂刀砍死的,何況還餓著肚子,走了那麼久,他正累得兩腳發軟呢!

    好在此時天色漸暗,就是有人從他身邊經過,一時間,也很難發現到他的身影。

    「有點不對勁!」丁亮眉頭一皺,對方如果僅僅只是普通的歹徒,怎麼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如果是衝著他來的,那為什麼隔著老遠就那樣大吼,生怕自己不知道他們追自己似的。

    難道,對方追的不是自己,還是說,是自己的『情敵』派人殺他?

    可惜還未來得及讓他印證這個想法,那幾個身影在叫嚷了幾聲之後,很快就衝到他十幾米遠的草堆裡,丁亮的心頓時提了起來。

    終於,就在丁亮焦急地思考著如何逃跑的時候,那幾個男子忽然和最前邊的男子拉近了距離,很快,後邊幾人竟和最前邊的那個身著黑色西服的男子打了起來,而且,看他們的身手,似乎都懂得一些格鬥的技巧,打得比電影電視裡的還要激烈精彩,西瓜刀碰撞時產生的火花是如此的絢麗,還不時飛舞著一朵朵鮮紅的血花。

    丁亮偷偷地蹲在茂密的矮樹叢中,看得十分的過癮,看著這手拿西瓜刀的幾個人,心中暗道:「這人穿著打扮和普通的白領一樣,看不出來,這身手真是夠俊的,幾招就干翻了對方兩個人。」

    被追上的那男子身手比起李連傑,甄子丹的可要厲害得多了,畢竟現在眼前可是真刀真槍的打殺,不是在拍打戲,電影裡的高手們對招往往打上三五分鐘都不一定會倒下一個,這邊的可就大不一樣了,那男子身子一偏,手一扭,便『喀嚓』一聲掐斷了一個人的脖子,一個迴旋踢,便又踢斷了一個人的脊椎。

    出手狠辣,招招致命。

    「殺人了,真的殺人了!」丁亮怔怔地看著地上那被砍死的屍體,雖是頭一次看到死人,但他心裡不僅沒有任何的不適,生死關頭,反而讓他成功地將失戀的陰影給一把拋了出去。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這是某個大詩人的經典名言。

    自由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和小命比,兩者皆可拋——這是丁亮此刻切身的感悟,看著不斷揮舞的西瓜刀,最起碼他現在心裡是沒有自由和愛情這種東西了。

    「看情況,他們應該不是打劫的,不是來找我的,那麼他們說的『丁亮』應該就是那個被圍攻的傢伙才對。」

    丁亮眼睛一瞇,死死地盯著打鬥中的剩下四個身影,尤其是那個身穿黑色西服的傢伙,這夥人裡,就這廝打得最猛,同樣,最危險的也是他。

    「阿彌陀佛,大慈大悲觀世音,長著翅膀的天使和惡魔,打不死的聖鬥士,請保佑他們看不到我,我是隱身的,我是一棵樹,對,我是一顆樹!」丁亮暗暗祈禱,祈禱對方不會注意到他。

    砍了一陣,一個看似頭目的胖子可能是怕了,也可能是累了,忍不住退了兩步,張嘴大喝道:「丁亮,你的功夫不錯,不愧是幫會的頭號打手。不過,勸你今天最好還是把東西交出來,你應該知道瘋隊長的脾氣,到時候你家的劉琉會有什麼後果,不用我說,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吧!?」

    其中一個圍攻的瘦子一聽這話,連忙一邊揮舞著手中的西瓜刀,一邊附和道:「丁亮,你就聽兄弟的,快停手,難道你不為自己想,連自己的女人也不管不顧了?」

    不同於那個被圍攻的『丁亮』,草叢裡的丁亮卻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他們說的丁亮果然不是我。」聽到這消息,丁亮心裡似乎放下了一塊大石頭,頓時安心了不少。雖然早有猜測,但還是讓他輕鬆了一些。

    死道友不死貧道,丁亮現在正擔心他們會不會殺自己,那裡還有心思去理會那個和他同名的那傢伙是死是活,反正早打早收工,大家還是早點洗洗睡吧。

    說話的這瘦子身手也不錯,趁著被追殺的那『丁亮』猶豫不覺的時候,瘦子手一揮,西瓜刀猛地砍了過去,頓時,那一身黑色西服的丁亮悶哼一聲,雖然退了一步,但仍然遲了片刻,肩部的鮮紅如同突泉般迸射而出,身子頓時濕了一大片。

    「卑鄙!」忽被偷襲,那『丁亮』低喝一聲,身子一側,就在對方收刀之際,他趁機爆起發難,一招彈踢擊中那人的襠部,擊中的部位頓時發出一聲爆響。他這腳踢得相當的重,那瘦子嘴巴一張,立時帶著砍刀倒了下去,之後便不再動了,兩眼圓睜,口吐白沫,也不知是死是活。

    雖然倒下了三個人,但是這『丁亮』自己也給砍的全身是血,如果不及時止血,就算他將剩下的兩個人也打到了,只怕也有可能會失血過多而死。

    看到這男子如此強勢,剩下的那兩人猶豫的對視了一眼……只剩下他們兩人,下一個倒下的會是自己嗎?

    「你們也一併留下吧!」出血過多,那『丁亮』似乎不想再拖下去了,怒吼一聲,腳下一蹬,整個人衝著兩人撲了過去,胖子和剩下那嘍囉被他這麼一喝,不由得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可是這不退還好,二人看到另一人也跟著自己退,士氣頓失,隨即不再猶豫,撒腿就跑,連頭也不轉了。

    這時候,夜幕下,空曠的公園裡就只剩下兩個同名同姓的丁亮,四周靜悄悄的……
10426s.jpg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