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爭隋 作者:虎贲氏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89049 314 7
本帖最後由 gungear 於 2011-3-12 23:04 編輯

第一章 大業八年

  初春凜冽刺骨的寒風從渾渾噩噩的少年身側掠過,發出了狼嚎般的嗚咽嘯聲;少年的身旁是無數和他一樣披著鎧甲,手執長矛的士兵,一眼望去,宛若長河般的滾滾鐵流橫貫大地。
  刀刮般的風打在臉上,讓少年從一開始的迷惘中恢復了冷靜,記起自己叫郭孝恪,出生于開皇十四年,許州陽翟人,現在是大隋征遼軍的一名士兵。

  郭孝恪握緊了手里的長矛,他知道自己將要面臨一場失敗的戰爭,因為他已經不是原來那個被父兄視為游俠兒的忤逆子,而是一個來自后世的人。

  想到面前的大隋軍隊將因為征伐高句麗的失敗,而拉開亂世的序幕,郭孝恪不由重重地嘆了口氣,和周圍士兵的吐息一起在寒風里凝成了白霧,在微明的天色里猶如銀色的波濤在風中滾滾奔騰,籠罩四野。

  風聲漸息,士兵們身上鐵色的盔甲在東升的金色晨曦里映出了冷光,天際逐漸變得明亮,夜幕向著天穹的另一方迅速地消逝。拂曉前的黎明終于過去,一輪紅日磅礴而出,驅散了最后的黑暗。這時,迅捷的馬蹄聲在風中回蕩了起來,由遠及近,變得越來越清晰。

  在身旁士兵的私語聲里,郭孝恪知道,此時能夠策馬奔馳的只有被突厥人,吐谷渾人和西域各國稱為圣人可汗的皇帝楊廣,那個被李唐和史書稱為昏君的隋煬帝。

  山呼海嘯的巨大聲音忽然從遠處響起,‘吾皇萬歲’的呼聲就像驚蟄時的春雷一般,連綿不絕,挾帶著排山倒海的氣勢逼近著郭孝恪所在的隊列。

  從一百一十三萬征遼大軍中挑選出來的精銳士卒列成的巨大軍陣前,一身鎏金鎧甲,身批明皇色大氅的楊廣騎著一匹白色的高大駿馬在搭建的高臺上飛馳而過,他親自扛著的巨大旗幟在獵獵的朔風里被扯地筆直,曾經撻伐天下的他也有過上陣廝殺,親歷戰場的歲月,豪邁不下勇將。

  郭孝恪耳邊響起了聲嘶力竭的歡呼聲,然后他也隨著這些來自天南海北,鄉音各異的大隋府兵們一起呼喊了起來,此時的楊廣正處于他的人生巔峰,從他即位起,開科舉,舉賢良,收天下書籍建副本于洛陽觀文殿,修建大運河,巡控南北,接著北擊突厥,侵略林邑,琉球,馴服契丹,西討吐谷渾,伊吾,威服西域各國,重開絲綢之路,文治武功之隆沒有幾人能夠相比,在征遼失敗前,他是天下人心里的英主。縱使有些小過,人們也大都不放在心上。

  “要是現在突然死去的話…”看著意氣風發,接受百萬士兵歡呼的楊廣,郭孝恪心里升起了這樣的念頭,不過很快他就回過了神,現在的他只是這支大軍里的一員,在接下來的八個月,他要為了活下來而拿起武器殺人,或者死去,成為大地上的一具無名尸骨。

  自嘲地笑了笑,郭孝恪看向了正前方,和他一起的還有那些遠離故鄉,集結于此的大隋府兵,各種輔兵和征調的民伕,一百一十三萬雙眼睛看向了他們的皇帝,盡管大多數人只能看到那隱約可見的閱兵樓臺,但是仍舊伸長了脖子,惦著腳朝前眺望著,希望能夠看到天子的身影。

  高聳的閱兵樓臺腳下是墨青的磚墻,萬里長城像一條巨龍蜿蜒到山巔,但是仍要匍匐于站立于高臺之上的大隋天子腳下。

  俯視著平野里軍容鼎盛的百萬大軍,楊廣張開了雙臂,接受著士兵們的歡呼聲。

  黃門侍郎裴世矩看著皇帝的背影,知道皇帝這幾年過得并不容易,從大業元年開始,大隋就沒有停止過對外的戰爭,而且每一次都獲得了大勝,但是對于得國不正的皇帝來說,只有建立比父親文帝更偉大的功業,才能震懾住那些心懷叵測的門閥世家。

  閱兵的樓臺前,刀槍箭戟遮蔽了天空,將士們奮力高呼著‘吾皇萬歲’,讓隨行前來觀戰的西突厥處羅可汗,高昌王伯雅,和作為大隋仆從軍出征的靺鞨渠帥度地稽以及契丹各部頭領都是面露怯色,如此龐大規模的軍隊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他們中國的強大,五胡亂華的時代已經過去,重新統一的中原帝國在向他們炫耀武力。

  左翊衛大將軍宇文述看著幾位外國君主的反應,目光投向了閱兵臺下遠處綿延數十里的大軍軍營,為了征討高句麗,大隋已經做了數年的準備。

  大業三年,皇帝下令修筑從關中通往涿郡的馳道,路寬百步,規格是秦馳道的一倍,總長達三千余里,此外還修筑了兩條以薊城為交匯的陸路干道,一條自南向北,一條由東往西。

  大業四年,皇帝再發河北諸軍百余萬開永濟渠,引沁水南達于黃河,北通涿郡。這是南北大運河中最長最重要的一段,‘長三千里,廣百步’。在修運河同時,運河兩岸還筑起御道,種上了楊柳樹。除此以外沿運河又建立了許多糧倉,作為轉運或貯糧所。

  大業五年,皇帝在薊城建臨朔宮,以作為日后對高句麗的前線行宮。

  大業六年,皇帝更是親自發明旨,‘自今已后,唯有功勛,乃得賜封,仍令子孫承襲。’從那個時候,誰都知道皇帝是鐵了心要將從晉朝以后失去的遼河流域從高句麗人手里拿回來。

  大業七年,大隋開始為這場戰爭進行最后的準備,無數的糧食衣物,兵器鎧甲從江南和全國各地運往涿郡,還有大量未經訓練的民丁成為募兵在涿郡集結整編。

  一百一十三萬的大軍中,主力是四十五萬能征慣戰的精銳府兵,這支大隋舉全國之力打造的大軍,有史以來恐怕也只有秦始皇滅楚時動員的軍隊能與之相較。

  看了眼笑而不語的宇文述,御史大夫裴蘊和內史侍郎虞世基將處羅可汗等幾位外國君主臉上的震怖表情都盡收眼底,也露出了矜持的笑意,如此壯觀的軍陣,想必高句麗人也定會嚇得肝膽盡裂,只要大軍開到,恐怕就要獻城投降了。

  閱兵的樓臺下,各軍陣前的將軍們領受了皇帝近臣的命令以后,派出了身邊的親兵。“止!”一隊隊騎兵執著本軍的軍旗,在各自的軍陣飛馳,所過處,士兵們都停下了呼喊。只是片刻之后,一百一十三萬士兵所在的平野安靜了下來,天地間只剩下了獵獵的風聲。

  高聳的樓臺上,看著張開詔書的裴世矩,楊廣忽然喊住了他,“這道討伐的旨意就由朕親自念給將士們聽吧!”楊廣曾經親自平定南朝,登基以后,更是親自帶兵西巡,打敗了吐谷渾,以皇帝之尊遠涉河西走廊和青海,其間橫穿祁連山,爬冰臥雪,沿途連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重開絲綢之路,將整個西北納入行政版圖。

  “遼東之地,周為太師之國,漢家之玄菟郡耳。魏晉以前,近在提封之內,不可許以不臣。若以高句麗抗禮,四夷必當輕漢。且中國之于夷狄,猶太陽之于列星,理無降尊,俯同藩服。”楊廣的聲音中氣十足,一點也沒有沉溺于酒色的君主孱弱的樣子。

  聽著皇帝歷數高句麗的不臣之舉,郭孝恪才知道,楊廣征高句麗根本不是后世所謂的好大喜功和心血來潮,自魏晉以來,高句麗就趁中國內亂之機向西北進行擴張,經過多次和鮮卑慕容氏等北朝幾致亡國的生死相搏,至后燕時終于全面制了遼河流域。

  對高句麗而言,占據遼河流域不但可以獲得大量肥沃的耕地,補充國內的不足以增強國力,其次可以在此招降納叛,收攬中國逃避戰亂的人才,直接導入漢人先進的文化制度和科學技術;再次利用遼河流域易守難攻的地理環境,屏藩本國,同時爭取對東胡各族的主導權,擁有與中國抗衡的實力。

  隋朝統一天下以后,從文帝楊堅開始,就致力于恢復漢朝時的疆域,不斷對外用兵,到大業年間,已先后臣服突厥,吐谷渾,西域諸國,重建了對四夷的朝貢制度,但是只有高句麗依然對抗著中國,不時勾結契丹和靺鞨入寇邊疆,掠殺邊民,同時還和被擊敗的突厥人暗通款曲,對隋朝君臣來說,始終是心腹之患,不得不除,更何況朝鮮半島北部自漢朝起就是中國領土,對于一心要建立遠超漢朝世宗孝武皇帝功業的楊廣來說更是必取之地。

  詔書念完以后,出征前的祭祀軍神開始了,繪著兵主蚩尤的五彩大纛豎立在了閱兵臺前,接著一排刀斧手推著抓來的高句麗人跪在了大纛前。

  呼嘯的北風里,跪在地上的高句麗人驚恐地哭叫著,可是他們的哀嚎聲被當成了祭獻給兵主蚩尤最好的禮樂聲,刀斧手們毫不憐憫地砍下了他們的頭顱,讓噴出的鮮血濺灑在大纛上。

  站在隊列后排的郭孝恪并沒有看到那一顆顆人頭落地時的血腥情景,只是從前面那些大聲喊叫的士兵那里知道被拿來祭旗的高句麗人足有好幾百,刀斧手都換了幾批。

  隨著最后一顆人頭的落地,祭祀兵主蚩尤的五彩大纛前變得死寂一片,所有的尸首被拖了下去,只有風中仍舊彌漫著一股濃重的血腥味道。

  高聳的樓臺上,聞著空氣中腥甜味道的楊廣振臂一揮,樓臺下的擂鼓大漢們敲響了碩大無朋的金鼓,號令連聲響起,各式各樣的軍旗在朔風里獵獵作響,在數萬戰馬的嘶鳴聲和鐵蹄聲里,一百十三萬的征遼大軍的先鋒部隊在初春的陽光下從涿郡出發,向著遼東大地啟程了。

  將士們的盔甲折射出奪目的光芒,刺著樓臺上所有人的眼睛,那些隨同皇帝一起出征的女官和嬪妃們甚至尖叫了起來,就連楊廣也無可奈何地抬起一支手來遮擋這耀眼的光芒。

  此時的郭孝恪,僅僅只是百萬大軍中的一名小卒,對地位沒有太多的奢求,只想著如何活下來,盡管他以前是個練家子,可是在這千萬人互相廝殺的冷兵器戰場上他不會比現在身邊的那些大隋士兵強上多少。
TAGS 作者 連載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