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進化跑道 作者:八哭山人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37065 52 4
001:傳送,神秘人

    001

    繁華而忙碌的都市人口密度世界第一,人口流動率世界第一,地價世界第一的超華麗大都市。世界上最繁榮的都市之一。

    同時,也是世界最大的沙上城堡。

    東京,這個正在走向毀滅的城市。

    然而,這城市現在卻處在一片全然的寂靜之中。那並非無聲之靜,而是萬物彷彿凝固的靜。就好像,有人對東京按下暫停鍵一般。

    東京一角的街頭,三個年輕人默默地站著。他們彷彿剛剛從異世界來到這裡一般,用有些茫然的眼光看著四周。

    他們的穿著打扮,也的確像異世界的。

    「你真的要穿成這個樣子?」

    說話的是個短髮的年輕男人,圓圓的臉和微胖的身材使他看起來有些軟弱,再加上他細長的眼睛和嘴角若有若無的微笑,又更加深了這種印象。穿著寬鬆西裝的他,看起來多少有些親切的感覺。

    「有什麼不好?這裡可是東京。」

    回答的人看不出相貌來,因為,他全身包裹在盔甲裡。不是古代的全身甲,而是出現在未來科幻戰爭電玩裡的,包裹全身並裝有動力裝置的未來裝甲。不仔細看的話,會以為他是一個自走人型機動兵器。

    或許他認為,在東京,任何splayer出現都不奇怪吧。

    「東京的包容力也是有限的。」

    一邊歎氣一邊說出這句話的,是一個穿著寬鬆時髦長袖淺色套頭衫和黑色長褲的女人,她背著一個大旅行包,裡面不知被什麼東西塞得很滿。

    沒有等穿動力裝甲的男人答話,女人又低下頭去:

    「關鍵是這兩個人。」

    他們的腳下,還躺倒著兩個人。也是兩男一女,看上去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就在那在人將注意力集中到地上三人的時候,一個男人先醒了過來。他穿著短袖襯衣和西褲,胸口還掛著胸牌他先是迷茫地四下看了看,然後驚惶地坐起跳開,驚叫道:

    「這是哪裡?你們是誰?」

    「你好,歡迎來到地獄。」

    裝甲人用低沉的聲音,拿腔作調地說。

    「你們是什麼人?是綁匪嗎?我家很窮的,綁架我也拿不到什麼……不對,我會支付贖金,讓我給家裡打個電話……」

    「什麼事這麼吵?」

    男人正吵鬧著,女人也醒來了。這個女人倒是十分冷靜,她在吵鬧聲中沉著地看了看兩邊的人,小心翼翼地坐起來。她穿著樸素的T恤長褲,像是學生打扮。她沉默了片刻,用極力壓抑恐懼不安的聲音問道:

    「我在哪裡?」

    「你好,歡迎來到……」「咣。」

    西裝男照說出同一句話的裝甲人頭上敲了一拳,然後笑著說:「很不幸,你正身處東京。」

    女人四周看了看,似乎從街景上接受了這個解釋。之前醒來的男人也微微愣了一下,然後立刻反駁道:「你們有什麼目的?」

    「不是我們找你來的……」背著旅行包的女人淡淡地歎了一口氣,「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選你們。」

    「這裡果然有什麼陰謀?」

    女學生強作鎮靜地問道。

    「也可以這麼說。」

    西裝男點點頭,又說:「把這傢伙叫醒吧,他不醒,還是很麻煩。」

    一面說著,他一面伸手去拍還睡著的男人的臉。

    就在他伸手靠近的同時,那男人突然睜開眼,抬手去抓西裝男的手腕。西裝男猝不及防,被他抓了個正著。那男人將西裝男的手腕一拉,借力起身,抬另一隻手去扣西裝男的喉嚨。

    西裝男卻只是將手一抖,就從地上的男人手裡擺脫出來,揮手將那男人另一隻手格開。那男人微微一愣,要向後退,無奈坐在地上無法發力,片刻遲疑,已經被西裝男鎖住一隻手。

    裝甲人低吼一聲,一揚手,手上一陣弧光閃爍,觸電般的麻酥感瞬間流遍剛剛醒來的三人的全身。宛如有形質的電流將地上的塵土都吹飛起來。

    這一下這幾人徹底安靜了。剛醒來的三人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裝甲人。西裝男向裝甲人點了點頭,說道:

    「我叫阿華。你們可以叫我華哥。這位(他指了指穿裝甲的人)是餓鬼,那位女士是蘇婕。你們幾位怎麼稱呼?」

    無論哪一個,聽起來都不像是真名。

    最早醒來的男人稍微猶豫了一下,搶先說:「唐霖。唐朝的唐,甘霖的霖。」

    「李猛。」另一個男人沒什麼好氣的說。

    女學生遲疑了好一會,才說:「柳風凌。」

    「很好。」

    阿華點了點頭,將手高高舉起,然後瀟灑地一揮。

    下一個瞬間,六人身邊的風景已經換成了科幻風格的密室。那三人又是一陣短促的驚叫。

    最先鎮定下來的,反而是唐霖。與立刻擺出防衛架勢的李猛不同,他很快開始觀察四周的環境。

    勉強要比喻的話,這個房間看起來有點像黑客帝國裡,黑衣人將主角帶去問話時的那間白色正方形房間。稍微完備一些的,就是有幾張看起來很舒服的沙發。有三個人侷促不安地坐在那裡,或穿T恤,或穿襯衣長褲,看上去像是普通人。沙發後,另有三個人,與帶唐霖他們進來的那三人一樣,看起來無論如何也不普通。

    一個身形瘦小的男人蹲伏在沙發背上,身後有一條毛茸茸的尾巴搖來晃去。體格大概有他兩倍的強壯男人,穿著式樣奇怪、看起來十分沉重的白色大衣,身上似乎散發著無形的鬥氣,使身體周圍的光線都微微扭曲了。皮膚黝黑、留一頭白色長髮的女人,頭髮自然地在無風的空氣中輕輕飄動。

    這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正經——或者說,不像是正常的「人」這種東西。

    「人到齊了。」

    蘇婕冷淡地說。

    「是的,咈咈咈。」

    瘦小有尾巴的男人發出怪異的聲音,輕輕一跳,飛離了沙發,倒懸在天花板上。

    「咈咈咈,歡迎來到地獄,孩子們。」

    「你們現在是一個團隊,你們已經進入某種隨時會失去生命、甚至失去更重要東西的可怕境遇之中,只有完全發揮你們的體力和智力才能存活下來。」

    在所有人發問之前,白髮的女人搶先說出這番話。

    「你們可以稱我為『微風』。我之所以給自己取這個名字,是因為我遠遠達不到『暴風』的程度。我將教授給你們基礎的知識。然後,你們可以向我提問。記住,每人只有一個問題。」

    她的口氣就像一個嚴厲的老師,不由自主地,所有人都一致點了頭。微風滿意地笑了笑,身形飄起,又緩緩落在大家中間。

    「現在,請大家看你們的右手腕。你們可以看到一個類似手錶的裝置。那其實是一個終端,不過我們習慣於稱它為『手錶』。」

    她停下來,微微喘了一口氣,確認大家都照她說的做了——所有人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微風滿意地點點頭,接著說:「那件東西是你們的行動指引。如果要比喻的話,就類似網游裡的任務日誌,不過,如果不完成任務,是會有懲罰的。比較嚴重的情況,會死。最嚴重的情況……」

    她別有意味地停頓了一下。

    「好了,對著那件手錶,說『任務查詢』。」

    所有人都照做了。每個人的面前,都彈出了單向的虛擬視窗,懸浮在空無一物的空氣之中。視窗以白底黑字顯示出文字:

    「故事:BM究級生物。基本任務:生存至麻綾完等人平安獲救。」

    「這……這是什麼鬼?」

    唐霖第一個叫出聲來。

    「我來解釋一下。所謂的『故事』,是指你們接下來會進入一個故事之中。也許是電影,也會是小說、遊戲。你們會變成故事中的一員,可能是路人甲,也可能對主角產生重要的影響。而故事也有可以有因你們而變。而『基本任務』,就是你們在故事中必須達成的事。一般來說,是『存活一定長度的時間』。」

    「等一下,我有一點不明白……」

    原先就在這房間裡的三個正常人中,有一個穿運動T恤的人突然站起來說道。華哥用微笑著問道:「也就是說,你要用掉你的提問機會嗎?」

    他的笑容有十分濃重的捉弄意味,可惜這六個人都顧不上注意這點。站起來的那人猶豫了一下,結果坐在他旁邊、穿西裝的另一人冷笑著斥責道:「別傻了,不要浪費機會,一定要把問題用在有用的地方。」

    那人張了張嘴,像是要說什麼,但沒有說出來,只是坐下。柳風凌輕輕地哼了一聲。

    唐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歎了口氣。

    微風等他們都靜了下來,然後又說:「雖然聽起來不可思議,但是,如果受了傷就真的會流血,如果死了就是真的死了。這不是遊戲。」

    然後,她抬起右手,向這些人展示自己的腕上的手錶形裝置:「我們和你們一樣是被困在這遊戲裡的人,只是我們來得早些。這次我們會給你們提供十分有限的援助,關於離開遊戲的方法和其他的大方向的規則,我會向你們中完成了這第一個任務的人解釋。」

    「就是說,這是一個測驗。」

    唐霖低聲說。然後他又補充道:「這是我基於你們的言論所做的確認,並沒有向你們求證的含義,因此這是個陳述句。」

    他的聲音有一點發抖。餓鬼毫不掩飾地笑起來,彷彿這是一句笑話。

    長尾巴的瘦小男人像是覺得好笑似的,笑出聲來,然後又立刻閉嘴。

    其他人都沒有笑。

    微風露出了像是苦笑的表情:「但願你這種詭辨的本事在故事中也能用得上。」

    然後,她轉向大家:「我們會向你們提供一定量的援助,但能不能在那個故事中生存下來,還要看你們自己了。只要記得一點:這不是一個遊戲。」

    讓人難受的沉默包圍了剛剛脫離日常生活、來到這裡的名男女。打破這一沉默的,是名為蘇婕的女人。

    她冷冷地開口說:「好了,提問時間。每人一個問題。」

    當她說話的時候,微風向後退了半步。可以看得出,蘇婕才是這群怪人中的頭兒。

    在大家開口前,蘇婕又被充道:「另外,我們與你們一樣是從現實中被拉進這個地獄的人。只不過我們比你們早來一點。」

    大概是不希望大家把寶貴的問題數浪費在這個方面。她舉起右手,讓大家看清她的右手腕,那裡裝著與大家相同的手錶形裝置。

    另三人中,剛才斥責T恤男的那人站了起來,但沒有立刻說話,似乎是要思考該怎麼提問才好。但在他開口之前,穿T恤的男人搶先問道:「我們應該怎麼回去?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蘇婕輕輕歎了口氣。餓鬼的臉上露出了明顯的失望之色。華哥依然面帶微笑地說:「可預見的將來之內,你是無法完全回到原本的生活中去的。你可以通過達成某個或某些條件,暫時回到你自己所屬的世界當中,但那是有時限的,就像……嗯,就像年假一樣。要完全回去,你需要達成一個極為嚴苛的條件,這是目前的我們也無法達到的。」

    「下一個問題。」蘇婕冷淡地說。

    西裝男惡狠狠地看了提問的人一眼,似乎在責問他為什麼浪費了一個機會。這時,柳風凌像課堂提問一樣舉起手來。

    西裝男像是自言自語地說:「可別又問出沒用的問題來。」

    他的音量並不是很小,足夠讓柳凌風聽到。柳凌風立刻反駁說:「你管我提什麼樣的問題?你要有用的,自己去提吧。」

    西裝男沒再說話。柳凌風將目光移向怪人們。得到允許後,她問:「你,不,您剛才說我們會進入一個『故事』。那時我們是作為客人一樣進去呢,還是直接被替換成故事的主角呢?」

    這次回答的是微風。

    「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前者。目前,我們尚未碰到過後者的情況。」

    換而言之,存在與之不同的第三種情況,他們卻無意說出來。

    第三個提問的是西裝男,像是要把問題的主題引導回正經的議題一樣,他若有所思地問:「我們被允許做什麼事來保證自己的生存?跑出故事原本的場景之外會怎麼樣?如果殺人呢?如果救人呢?」

    「你提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長著尾巴的人說;「比如說,如果這個故事是侏羅紀公園。如果你從一開始就不去那個島,你可以平平安安地活到電影散場。沒有任何問題。只不過,一般來說你不會遇到這麼好鑽空子的情況。故事內的世界就像現實一樣自由,你們想做什麼都可以,但是——也要為後果負責。不過有最關鍵的一點,就是絕不可以對故事內的人物透露自己『外來者』的身份,或者讓他們懷疑你們的身份。不能透露『他們是故事裡的人』或與此相關的事。這條戒律是絕對的,一旦違反就有性命之憂。」

    「還有三個人。」蘇婕掃視眾人一遍,提醒道。

    唐霖看了看另外兩人。李猛苦惱地皺著眉,似乎沒有想到該問什麼。另一個人懶洋洋地坐在沙發上,用一種既倨傲又不安的眼神打量著眾人。唐霖長出了一口氣,舉起手來:

    「我想請問一下。既然這是一個故事,故事的情節發展,它所發展的依據,是以合理性為優先,還是以故事原有的情節為優先呢?」

    這個問題讓眾人稍微沉默了一下。有尾巴的男人先笑了出來:

    「真又是個有趣的問題。」

    「可惜劉海青的提問讓這個問題的價值下降了。」微風輕輕搖搖頭。

    「不,我倒認為正相反。」華哥用手指搓著有淡淡胡茬的下巴,覺得有趣似的說。

    老實說,唐霖也同意華哥的看法。這原本只是一個過於抽像的問題,正因為有叫劉海青的西裝男提的問題在前,才使得他的問題有了實用上的意義。原本,他還在擔心自己的提問怎麼能把這兩個問題串在一起,劉海青倒是幫了他的大忙了。

    「怎麼說呢,應該說這問題實用呢還是不實用呢……」微風小聲念了一句,然後回答道:「情節是以合理性為優先的。如果你們做了什麼超出故事原有範圍的事,故事的情節也會遷就你們的行為而發展。不過,那可不是一件好事。就算在《殭屍肖恩》中你們模仿殭屍的動作可以活下來,在《我是傳奇》中只怕會死得更快。這樣你聽明白了嗎?」

    「是的,我明白了。但你回答的並不完善吧?」

    「不完善?」

    微風作出有些迷惑的樣子。蘇婕冷冷地說:

    「是的,如果故事本身就不合理的話,那麼它會被自然修正為合理的形態。你是要問這個吧?」

    「嗯,是的,多謝。」唐霖躬身做了一個行禮的姿勢,然後又坐回沙發。

    李猛見另一人沒有提問的打算,於是自己站起身來:「原來輪到我了?可惜我想不出該問什麼。」

    說著,他拍了拍唐霖的肩膀:「所以不如你有什麼想知道的,我幫你問?」

    唐霖被他一拍,差點栽倒。他撓了撓頭:「雖然你這麼說……我一下也沒有什麼好問的。你有沒有什麼要問的?」

    唐霖問的是西裝男。西裝男沒想到問題會被推到自己這邊來,愣了一下,沒有立刻回答。稍想了想,他說:「我也沒什麼可問的,我原本想問的已經被你問了。還是你想想有沒有什麼要問的吧。」

    「那我可就問了?」

    「你問吧。」

    「那就你問吧。」柳風凌也這麼說。

    「那好吧。李猛,你幫我問一下,『故事的初始設定如果不符合邏輯或它所宣稱的原理,故事內的世界是會遷就初始設定,還是羅輯和原理?」

    「我不太明白你想問什麼……」李猛這麼說著,轉向蘇婕他們:「他要問這個……我需要複述嗎?」

    蘇婕看著唐霖那有些緊張但程度完全不夠的樣子,過了半分鐘才說:「小子,你看過《BM究級生物》的原著吧?」

    「是的。」

    「哼。那我可以告訴你,一切按故事裡說的來。」

    「這樣啊……」

    「詳細的,等你們活回來了我自會解釋。」

    唐霖點點頭,稍微放鬆了一下,將身體靠在沙發靠背上。蘇婕轉而盯著最後一人:「該你提問了。」

    那人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我……我想知道……你們會給我們什麼樣的施以援助?在這次的什麼B裡。」

    西裝男「嘖」了一聲,顯然,他認為這浪費了一個提問機會。

    蘇婕依然很冷淡,她甚至並不說話,只是向餓鬼打了個眼色。

    餓鬼在自己的裝甲的手臂位置按了幾下,房間正中的地面突然裂開,一張大概有課桌大小的兩層架子升了起來,上層整整齊齊地擺放著長短槍支、彈藥和幾件冷兵器,下層放著一些實用裝備和爆炸物。

    「你們愛帶多少就帶多少。」

    餓鬼高聲宣佈。

    「隨便多少。」

    「只要考慮你們的體力和東京的法律寬鬆程度。」

    華哥補充道。

    最後那人率先走上前去,在桌子上挑揀一會,從桌上拿起一把手槍,在手上掂了掂,突然雙手握槍,將槍指向餓鬼。他大喊道: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快告訴我!」

    這聲叫喊非常用力,以至於他的嗓音都撕扯得不成樣子。他握槍的手也在微微發抖。

    餓鬼像是愣住了一樣沒什麼反應。不過他的表情全被鎧甲的面罩擋住了,也看不太出來。

    「快說!我真的會開槍的!」拿槍的人吼道。

    唐霖他們已經被驚呆了,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人擋住。擋在唐霖他們三人面前的是華哥,擋在西裝男和T恤男面前的是長尾巴的男人。兩人分別張開手,示意後面的人不要亂動。

    唐霖他們完全沒有看到這兩人是怎麼在一瞬間之內過來的。

    「這種時候,我應該說『如果是我就決不會這麼做』呢,還是『你儘管開槍,就讓你知道凡人的武器是多麼無力』呢?」

    餓鬼像是自言自語地說道。華哥很自然地回答道:「我的建議是第二項。」

    「不要囉嗦!」

    最後的人用更尖利的聲音叫道,同時右手的食指慢慢收緊。

    餓鬼聳聳肩,伸直右臂,張開手掌對著最後那人的方向,冷冷地說道:「想開槍就儘管開吧,就讓你知道,凡人的武器是多麼的無力。」

    砰!

    像是無法對抗迎面而來的強大氣勢,最後的男人不由自主地開槍了。也許是因為心中惶恐,他沒握緊槍,身子一歪,槍幾乎脫手飛出。

    但大家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槍響的同時,餓鬼面前空中的某處突然爆出一道道電火花,電火花在空中遊走著,勾勒出一個將餓鬼擋在裡面的半球形。原來這是一個無形的護罩,在槍擊的威力下顯了形。

    片刻的絕對寧靜之後,彈頭叮地一聲落在地上。

    六人都目瞪口呆地把注意力轉移到了這裡。餓鬼哈哈大笑,學著史泰龍在《特警判官》裡的口氣說道:

    「電流推動境界,能活著回來來就是你的。」

    因這句話而吃驚的,是唐霖和最後的人。他們不由自主地重複著餓鬼說的話:「電……電流推動?」

    「等我們下次見面的時候,想必我已經突破萬匹,進入磁場轉動境界了。」餓鬼豪邁地說。

    「難道說,你們……」

    「你的問題已經問完了,年輕人。」

    蘇婕強行打斷了唐霖的話。

    「不要想用文字遊戲矇混過去。等你們回來,我們會解釋一切。現在能告訴你們的就是,只要活得夠長,就能變強。」

    「像超級英雄一樣強。」微風補充道。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