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駐馬太行側 作者: 寂寞劍客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1021800 574 16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1-12-14 17:24 編輯

1762236.jpg

第一卷 血戰淞滬

駐馬太行側· 第一章 姚常青營


    「轟隆隆……」

    一陣震耳欲聾的暴響將岳維漢從昏睡中驚醒,接踵而來的便是一陣劇烈的地動山搖,還有巨大的氣浪呼嘯而來,岳維漢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睛便被猛烈地掀飛到了空中,又像枯葉般翻翻滾滾地飛出老遠,然後重重墮地。

    「我草……」

    岳維漢只來得及咒罵了半句,嘴裡便已經灌滿了腥臭的爛泥。

    一股摻雜了爛泥味、血腥味還有屍臭味的惡臭頓時沁入了鼻際,沒錯,就是血腥味,還有濃烈的屍臭味,岳維漢在車臣、伊拉克還有阿富汗當了這麼多年的僱傭兵,這樣的味道他絕不陌生,那是戰場和死亡的味道,而且是絕對慘烈的戰場!

    「我草,這他娘的是怎麼回事?美國佬現地下基地了?」

    巨大的危機感霎時就將岳維漢完全籠罩,難道是魔鬼黨武裝內部出現了內奸?要不然美國大兵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殺上門來?不對,剛才那爆炸聲不像是美國佬的鑽地炸彈,倒像是……重型榴彈炮的爆炸聲!

    而且聽這爆炸聲……榴彈炮的口徑絕對不會小於三百毫米!

    我靠,三百毫米以上口徑的榴彈炮!?岳維漢頓時就被自己的判斷嚇了一跳,旋即猛然坐起身來,一直無法睜開的雙眼也猛然睜了開來,頓時間,一副慘烈至令人窒息的戰爭場景便猛然躍入了他的眼簾!

    極目所見,儘是垮塌焦黑的街道城垣,倒塌燃燒的民房,還有橫七豎八的屍體!

    天色陰沉,煙雲密佈,一道道流光拖著長長的尾焰連續不斷地從天上掠過,然後在不遠處猛然攢落而下,頓時便騰起來一團團耀眼的強光,旋即又是劇烈的地動山搖,好不容易才爬起身的岳維漢頓時又被重重地掀翻在地。

    「弟兄們,跟***小鬼子拼了,殺啊!」

    嘶啞卻不失殺氣的怒吼陡然從岳維漢耳畔猛然響起。

    驚回,只見一隊隊身披淺黃色粗布軍裝的士兵正以散兵隊形向著前方猛烈地突進。

    一時間岳維漢再分不清天南地北,有些木愣愣地跟著轉過頭,只見前面不遠處是個十字路口,一棟鋼筋水泥的三層建築死死地卡住了這個路口,十幾道耀眼的火舌從二樓、三樓窗戶還有天台上猛烈地噴吐而下,交織成了一片嚴密的火網,從岳維漢身邊嚎叫著向前突進的士兵頓時就像是割倒的野韭菜,一片片地倒了下來……

    「噗!」

    一名士兵剛剛跑到岳維漢跟前,身形便是猛然一頓,然後像是被人狠狠地推了下,往後直挺挺地倒了下來,岳維漢急定晴看時,只見他的額頭正中有個不大的血窟窿,腦後的頭蓋骨卻整個被掀了開來,肉靡狀的腦漿頓時塗了一地。

    「咻……轟!」

    一陣短促而又淒厲的尖嘯過後,旋即就是一陣巨大的爆炸聲。

    岳維漢再次重重地掀翻在地,等他再次爬起身來時,只見面前不遠處已經憑空多了個足有幾十米見方的大坑,坑中青煙裊裊,剛剛突進到這個位置的幾名士兵已經不見蹤跡,只有一個士兵雙手撐地正在坑沿上慘烈地哀嚎,他腰部以下的軀幹卻已經不翼而飛了。

    「噗嗵。」

    半截已經燒得焦黑的物事從天而降,重重地墜落在了岳維漢面前,赫然是半截斷腿!

    岳維漢的雙眸頓時間便猛然睜大了,饒使他當了十幾年的僱傭兵,見慣了血雨腥風,此刻也不免為眼前這慘烈的戰爭場面震住了,狠狠地嚥了口唾沫,岳維漢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只覺兩耳嗡嗡作響,一時間再無法用腦子思考。

    「小鬼子,俺日你十八輩先人,去死吧!」

    一位缺了條胳膊,早已經渾身浴血的士兵以僅有的單臂抱著個炸藥包,只向前縱身一躍便躍進了前方的環形街壘,只聽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環形街壘頓時便綻放成了漫天煙塵,還有幾截斷肢殘軀在天上翻翻滾滾地飛舞。

    「老二,老二哇!***小鬼子,爺爺和你們拼了……」

    一位高壯如小山般的士兵嗔目如裂,抱著機關鎗從岳維漢身邊猛然站起身來,伴隨著爆豆般的激烈音符,耀眼的火舌就像是風一般刮到了前方建築物的窗戶和天台上,好幾道身影頓時便慘叫著從三層建築的天台上倒栽而下。

    遺憾的是,機關鎗的怒吼只持續了片刻便嘎然而止。

    兩道耀眼的火舌掃過,那士兵強壯的身軀先是猛然一頓,然後就像是被鋸倒的木頭,直挺挺地向著後方倒了下來,在倒地之前,他的脖子就已經被彈片掀飛了大半,寬厚的胸膛更是幾乎被打成了篩子。

    「咻……轟!」

    又是一陣短促而又淒厲的尖嘯掠空而至,巨大的爆炸聲中,又是一股強烈的氣浪席捲而至,岳維漢再次被狠狠地掀翻在地,而且落地之後腦袋還被什麼東西重重地磕了下,頓時便兩眼一黑再度昏迷了過去。

    …………

    這一昏迷卻又不知道過了有多久,等岳維漢再度醒轉時四周的景像卻又變了。

    頭頂的天空依舊昏暗,空氣中的血腥味和屍臭味依舊中人欲嘔,不過巨大的爆炸聲卻是聽不到了,只有極遠處還可以聽到隱隱約約的爆炸聲,再看之前那慘烈至極的巷戰戰場,此時也已經是一片沉寂了。

    一隊士兵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槍,正在仔細地搜索戰場,遇到身穿不同軍裝的士兵,不管死活照著心窩子就是一刺刀,遇到身穿同樣軍裝的士兵,則把他們的屍體搬到街邊整整齊齊地擺成一列,遇有傷兵則立即叫來醫務兵為其包紮。

    沒等岳維漢回過神來,那隊士兵便搜索到了面前。

    領頭的那名軍官同樣身穿淺黃色粗布軍裝,沒有肩章,領口上綴著紅底金邊的領章,中間有道金槓,金槓上面綴著一顆三角星,看軍銜是個少尉,見岳維漢兩眼瞪得老大,那軍官頓時便回頭大叫起來:「醫務兵,醫務兵!這裡還有個活的,快!」

    「是,長官!」

    不遠處有把聲音應答了一聲,旋即一名士兵便一溜小跑到了岳維漢跟前。

    岳維漢和那少尉軍官大眼瞪小眼的功夫,那名醫務兵已經迅檢查了岳維漢全身,旋即起身向那軍官稟報道:「報告長官,這位兄弟身體狀況良好,並沒有受傷。」

    「沒有受傷?」那少尉軍官斜眼打量了岳維漢兩眼,忽又打了個手勢,示意身後的士兵繼續向前打掃戰場,然後問岳維漢道,「你叫什麼名字?」

    岳維漢這頭還暈著呢,聞言只是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那軍官皺了皺眉頭,又問道:「你是哪支部隊的?」

    岳維漢無言以對,還是搖頭,那軍官又問道:「那你們長官是誰?」

    看到岳維漢還是搖頭,旁邊有個士兵忍不住插嘴道:「長官,這位兄弟該不會是讓小鬼子的炮彈震傻了吧?」

    剛剛給岳維漢檢查身體的醫務兵當即補充道:「長官,這位弟兄的頭部曾經遭到撞擊,是有可能暫時性忘記一些事情的。」

    「真傻了?」那軍官越皺緊了眉頭。

    「你他娘的才傻呢。」岳維漢生平最恨別人說他傻,當即反唇相饑。

    「喲嘿,還沒傻嘛。」那軍官似乎也懶得廢話了,當即伸手道,「你的證件呢?」

    「證件?什麼證件?護照?」岳維漢頓時皺緊了眉頭,護照這玩意可不能隨便示人。

    「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說的是你的軍官證!」岳維漢的衣領上雖然沒有領章,但那名少尉軍官還是能夠分辯出岳維漢的身份應該也是軍官,當下不由分說,伸手就從岳維漢的上衣小袋裡摸出了一本綠皮軟殼證件,略一瞥眼之後旋即臉色微變,當時就脫口念了出來,「中央軍校教導總隊第一旅第二團上尉連長,岳維漢!?」

    「什麼,中央軍校教導總隊,黃埔軍校的?」

    「第一旅第二團?前幾天猛攻大紗廠的部隊?」

    跟在那少尉軍官身後的幾位士兵頓時竊竊私語了幾句,再抬頭望向岳維漢時,眼神裡便多了些肅然起敬的意思,中央軍校教導總隊是批開進淞滬戰區對日作戰的部隊之一,尤其是在大紗廠,教導總隊更是打得極為慘烈,沒說的,中央軍校教導總隊的這些小白臉雖然看著細皮嫩肉的,但個個都挺有種。

    「岳維漢?」岳維漢卻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當下皺眉反問道,「誰是岳維漢?」

    那軍官卻沒有回答,又從綠皮軟殼裡起出了一張折疊得異常整齊的紙張,然後緩緩展開,略一瞥眼後又沉聲念了起來:「中國國民黨6軍軍官學校畢業證書:茲有本校第十期步兵科學生岳維漢修業期滿成績及格特證書,校長蔣文正,中華民國二十五年六月十六日。」

    「中國國民黨6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民國二十五年!?」

    岳維漢喃喃低語兩聲,一對眸子霎時便瞪大了,再聯想到之前慘烈的戰場景象,一個可怕的念頭頓時便在他的腦海裡成形,莫非……自己穿越了?當下岳維漢深深地吸了口氣,急問那軍官道:「兄弟,現在是哪年哪月了?」

    那軍官頭也不抬地答道:「民國二十六年八月三十一日。」

    「民國二十六年!?」岳維漢頓時又倒吸了一口冷氣,失聲道,「那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那軍官這會已經小心地將證書疊好,連同軍官證一同遞還給岳維漢,然後啪的立正,向岳維漢敬了記標準的軍禮,朗聲應道:「報告長官,這裡是第三戰區寶山縣城,鄙人曹興龍,九十八師五八三團三營警衛排少尉排長。」

    「第三戰區寶山縣城?九十八師五八三團三營!?」

    岳維漢聞言頓時便如同墮入了數九寒冬的冰窟裡,一股寒意從尾椎骨直衝天靈蓋!

    民國二十六年可不就是第三戰區可不就是淞滬戰區?是年八月不正是淞滬會戰如火如荼之時?這一戰,小日本光是6軍就出動了九個精銳師團另兩個支隊,**更是調集了七十幾個師近百萬大軍,雙方在淞滬地區激戰三月,死傷無數!

    至於這少尉軍官所說的九十八師,作為一名軍史愛好者,岳維漢更不陌生。

    九十八師師長夏中禹,黃埔一期生,該師所轄五八三團三營,更是八年抗戰史上赫赫有名的英烈營——姚常青營!在淞滬會戰中**由攻轉守的第二階段,該營死守寶山孤城,與日軍激戰七晝夜,全營自營長姚常青以下五百餘人全體壯烈殉國!

    按戰史記載,今天,也就是八月三十一日,正是姚常青營進駐寶山縣城之日。

    再過七天,也就是九月六日,寶山縣城將陷於日寇之手,該營自營長姚常青以下五百餘人將全部殉國,無一生還!

    「幹什麼,幹什麼?都圍在一起幹什麼?」

    岳維漢正自心神激盪之時,身後陡然傳來了一把嘶啞卻不失威嚴的聲音,急回頭看時,只見一名身穿呢子軍裝的軍官已經大步走了上來,那軍官中等身材,面皮白淨,鼻樑上還架著副近視眼鏡,顯得斯斯文文的,不過臉色卻不太好看。

    那眼鏡軍官的領章上有兩道金槓,上面還綴著兩顆金星,赫然是中校軍銜,岳維漢不用猜就能肯定,此人定然就是五八三團三營的中校營長姚常青了,因為**序列中,連長一般都是上尉,營副和參謀長一般都是少校,營長則就是中校了。

    「報告長官,卑職正率隊打掃戰場。」曹興龍立刻跑步上前向姚常青立正敬禮。

    姚常青嗯了聲,冷嗖嗖的目光卻盯著岳維漢,問道:「曹興龍,這是怎麼回事?」

    曹興龍道:「報告長官,這位是中央軍校教導總隊第一旅第二團上尉連長岳維漢。」

    「岳維漢?教導總隊的?」姚常青臉上的神色立刻緩和了下來,對岳維漢說道,「你是黃埔九期的還是十期的?我是六期的。」

    「呃,這個……」岳維漢一時間無言以對。

    姚常青見狀微微蹙眉,又轉頭望向曹興龍。

    曹興龍趕緊說道:「報告長官,據醫務兵說,岳長官可能是頭部受到過撞擊,所以暫時性忘記了以前的事情,不過他的確是教導總隊的上尉連長,剛才卑職已經看過他的軍官證和畢業證,他是黃埔十期步兵科的畢業生。」

    「看來傷得不輕啊,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來了?」姚常青臉上掠過一絲痛惜之色,又抬頭看看天色,皺眉說道,「這天也快黑了,眼下的淞滬戰場又打成了一鍋粥,桂長官的教導總隊也不知道調到哪裡去了……岳維漢!」

    岳維漢不知道姚常青是在喊他,一時間竟沒反應過來。

    「混蛋,長官點名你怎麼不應答?作為一名黃埔軍官生,你怎麼連最基本的步兵操典都忘記了?」姚常青頓時就勃然大怒,不過很快又意識到岳維漢是失憶了,當下歎息道,「瞧我這記性,算了,你就暫時先留在我的營部給我當副官吧。」

    「是!」岳維漢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了,當下趕緊大聲應答。

    就這樣,岳維漢便稀里糊塗地變成了黃埔十期軍官生岳維漢,又無可奈何地跟著姚常青駐進了寶山縣城,雖然明知道寶山會在幾天之後淪陷,也知道姚常青營將會全體殉國,但眼下的岳維漢或者說岳維漢卻是別無選擇。

    作為一名軍史愛好者,岳維漢很清楚,**序列中的雜牌軍雖然大多紀律渙散,打仗靠的多是一腔熱血,可像九十八師這樣的中央軍卻是訓練有素,紀律嚴明,尤其是軍中那些黃埔出身的軍官,更是對自己和部下嚴格到了近乎變態的地步。

    譬如說剛才,如果岳維漢膽敢稍稍流露出怯敵畏戰的意思,同樣出身黃埔的姚常青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斃了他。

    還有,身為一名穿越眾,岳維漢當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姚常青營重演悲劇,最終落個全軍覆滅的下場,這樣的結局雖然壯烈,雖然能夠振奮國人,卻絕不是岳維漢想要的,好不容易穿越一回,他可不願意就此「壯烈殉國」的,更不願姚營重蹈歷史的覆轍。

    留在姚常青營只不過是權宜之計,深知歷史走向的岳維漢早就有了決定。

    當務之急當然是盡可能地說服姚常青,讓他不要一味死守寶山,長官的命令當然要堅決執行,但執行的尺度一定要靈活,存地失人,人地兩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的道理一定要跟他反覆講,再三講,直到他完全吃透其中的精神為止。

    只等淞滬會戰結束,岳維漢就會毫不猶豫地脫離**序列,沿途收拾潰兵再帶著隊伍北上山西,前去投奔八路軍,岳維漢現在的事實身份雖然是黃埔系軍官,在極重派系出身的**中可謂前途無量,但他絕不會因此而對**有所留戀。

    無論是出於情感的考慮,還是出於現實的考慮,投奔八路都是唯一的選擇,因為岳維漢很清楚,**最終戰敗並退守台灣根本就是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岳維漢可不願跟著「蔣校長」遠走孤島,並在幾十年後客死海外當個孤魂野鬼的。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