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遊戲競技]

[籃球運動] 灌籃之三井壽 作者: 特聰明的豬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208694 191 13
1425359.jpg

飛揚的青春

第一節 炎之男三井壽


  瞄準,起跳,伸臂,壓腕,一系列動作就如行雲流水般一氣呵成。手中的籃球劃出一道完美的曲線,「唰」的一聲幾乎以垂直的角度落入籃筐當中。三井壽站在三分圈外,用左手揉了揉右手手腕,嘴角掛著一絲笑意,今天的500個三分球練習又完成了,命中率超過了百分之八十啊。

  「如果專心些可能命中率會更高哦。」三井壽一邊轉著念頭一邊往球場邊自己放著的一堆衣服走去。前兩天海南高中的高頭力教練,翔陽高中的富田雄武教練和陵南高中的田岡茂一教練來找自己,請求自己加盟的場面又浮現在腦海中。

  「到底去哪裡呢?哎,還真是個難題啊。」

  國中比賽神奈川縣的MVP當然是各個高中爭相拉攏的對象,三分神射手三井壽同學現在正面臨著選擇的煩惱,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麼奇怪,對有的人來說有選擇是一種幸福,但對另外一些人來說,這種幸福反而是一種困擾了。

  造成這些困擾的最終原因是,現在三井壽體內的這個靈魂,其實是穿越大軍中的一員,他的名字叫做陳壽,上輩子是華國某省青年隊中的一員猛將,司職小前鋒。這哥們既沒被雷劈,也沒被板磚砸,可能是基於莊周夢蝶這個哲學原理的神秘性吧,反正陳壽一覺醒來,莫名其妙的就發現自己加入了光榮的穿越大軍,成了灌籃高手中的炎之男----三井壽了。

  既來之,則安之吧,陳壽也想得夠開。反正是回不去了,那就想想怎麼在這邊過吧。華國的籃球水平還是要比小日本高上很多的,陳壽以前又是省青年隊的主力小前鋒,各種基本功自然嫻熟無比。穿越過來後陳壽又多次試驗了三井壽這具身體的極限,發現雖不如自己前世那麼出瑞拔萃,但也能說得過去。

  前世的陳壽在一米七十的時候就能跳起來雙手灌筐,這在當時的省青隊也是傳為美談的,號稱是省青隊有史以來最矮的可以灌筐的人。這輩子的三井壽的身體呢,現在已經有一百七十八厘米了。但跳起來最多只能單手抓住籃筐,離灌籃還有差不多十公分的距離。

  也就是說,論彈跳力的話,這具身體比陳壽原來的要差很多。而且就對抗性上來說,三井壽的身體略顯單薄了一些。其他方面經過陳壽的反覆驗證,還是不錯的,速度和耐力都是一流。最厲害的是這具身體遠射時的手感簡直就是極品。

  不得不說遠射的投手都是需要天賦的,有的人天天練三分,但他就是練不成神射手,為什麼,這就是天賦的差距。

  陳壽以前投三分只能說是馬馬虎虎,沒有人盯防的時候能達到百分之三十就不錯了。但穿越過來後,第一次拿著籃球站在籃球場上陳壽就發現,三井壽的身體對於距離和角度的判斷有種難以言喻的準確感。只要一球在手,投籃的時候身體就自動的進入了一種非常舒暢的韻律。只要順勢而為,籃球就一定能準確的飛進籃筐中去。

  試驗了幾次之後,陳壽也不得不感歎,難怪得三井壽的三分那麼拉風的,天才,這就是上天的厚愛呀。

  按原作的發展,三井壽同學肯定是要到對自己有一飯之恩的湘北隊的安西光義教練手下效力的,但現在的三井壽同學可是穿越大軍啊。去湘北?三井壽怕呀。那什麼不是一去湘北就受傷了麼?後來不是搞得兩年都沒打成比賽後來又差點墮落成街頭少年了麼?

  雖說現在穿越了,蝴蝶扇扇翅膀什麼的沒準就不受傷了,但三井壽思來想去,還是不敢去冒這個風險。

  「操,三井壽是對安西教練崇拜,但咱哥們好像沒受安西教練什麼恩惠呀。」而且從湘北的情況來看,赤木前兩年都沒有好的隊友,沒能打進全國大賽,這個這個,安西教練難道沒有責任嗎?

  最起碼可以看出安西這個大牌教練對高中隊裡的這個職務是不怎麼放在心上的吧。要不以他的名氣和能力,幫赤木挖幾個隊友來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你看人家田岡教練,每年都想著要挖哪些好苗子呢,比較起來,安西這個胖子就太不敬業了。

  這樣稍稍的一比較起來,三井壽就絕了去湘北的念頭,「對不起了赤木同學,您就一個人為了全國大賽去奮鬥吧,俺可是不能冒著風險去奉陪了。」

  做了這個決定後三井壽的心中寧靜了很多,但到底去哪個高中呢?做為華國的省青隊的天才球員,三井壽對於籃球的喜愛,對於勝利的執著也是勿庸置疑的。既然穿越過來了,我就要當這邊最好的籃球運動員,沒準以後還能去米國打打NBA什麼的。當然要想實現這個首先就得先成為日本最好的球員,而要成為日本的最好球員,最起碼的條件是高中時候怎麼也得在全國大賽中稱稱霸吧。

  不過籃球這玩意,是五個人的團體項目,一個人再厲害,如果團隊不行,那也是會被拖累的。想明白了這些,三井壽擇校的標準,就建立在選擇隊友的基礎上了。

  海南,嗯,這學校不錯,海南籃球隊可是勁旅。有怪物阿牧的存在,無疑是進軍全國大賽的有力保障。自己去海南,三井壽想了想,阿牧打組織後衛,自己打得分後衛,這樣的後場無疑是超級雙槍。不過海南還有個阿神也是超級投手啊,咱去了位置是不是重疊了,誰上誰不上都是浪費資源嘛?

  那讓阿神打得分衛,自己去打小前鋒,嗯,這樣也不是不行,不過似乎又太浪費自己的手感了。而且海南還有一個很大的缺陷,那就是沒有好中鋒。真到了全國大賽那個層面,沒有好中鋒就成了一大缺陷,完全依靠外線跟靠天吃飯基本沒什麼兩樣。

  翔陽的問題跟海南一樣,花形同學是個軟性中鋒。本著對YM哥哥恨鐵不成鋼的憤怒,三井壽對軟性中鋒一向是沒有好感的。中鋒應該是幹什麼的,中鋒就應該是鎮守內線,瘋搶籃板,對對方的進攻形成持續性的威壓,你說一個中鋒籃板不咋的,光能得分那算個什麼事情呢。

  剩下的就是陵南了,三井壽對陵南的陣容還是滿感興趣的,自己打得分後衛或是組織後衛,仙道打小前或者組織,福田防守弱了些,但做為大前他的進攻還是不錯的。最最重要的是陵南有個魚住純。記得這傢伙比秋田的森重寬還要高,還要壯,雖然技術不如赤木,但技術這玩意是可以練習的嘛,身體可是天生就注定了的。

  思來想去,三井壽就傾向於去陵南高中了。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不得不承認三井壽對於陵南的田岡教練非常佩服,原作中田岡教練是個失敗者和笑料的形象,但人家可是兢兢業業的在做教練這份非常有前途的職業啊。

  三井壽是非常的欣賞百折不回,頑強隱忍的同志的,恰好田岡教練就是這方面的典範。躊躇之下,三井壽心中的天平慢慢的就朝著陵南傾斜了。

  「就去找田岡教練吧。」三井壽慢慢的把運動服外套披在了身上。突然,一個想法如閃電般的劃過了三井壽的腦際。「如果。。。。。。如果籐真健司和花形透也能來陵南。」

  這個想法太有建設性和誘惑力了,使得三井壽不由得使勁的甩了甩腦袋,我這麼想是不是太雷人了,要是這套陣容真的實現了,籐真和我打後衛,花形和仙道打前鋒,魚住來中鋒,那在神奈川縣沒人能跟我們較量吧,這是不是開了金手指作弊,太沒意思了一點。

  但轉念一想三井壽又釋然了,自己的目標可是全國大賽,憑什麼山王可以有深精,河田,澤北,自己就不能完善一下陣容呢?

  再說仙道和福田都要明年才入學,不找上兩個好手,今年的比賽怎麼打。反正田岡教練對於挖人特別有興趣,那就讓他去挖籐真和花形吧。

  想到這裡,三井壽穿好外衣,背上運動包,單手托著籃球,往田岡茂一家裡走去。

  陵南高中座落在蔚藍的大海旁邊,田岡教練的家離學校不遠,就在臨海的那條大道旁,一棟小小的二層的房子,前面有個小小的院子。

  三井壽看了看門牌,按響了門鈴。

  前來開門的是個三十多歲的女性,穿著和服,看起來很溫柔的樣子,三井壽估計是田岡茂一的夫人。

  「請問您是?」那婦人微微笑著問道。

  「麻煩了,我叫三井壽。」三井壽鞠了個躬,「請問田岡茂一教練在麼?」

  「哦,請進來吧三井君,他在家。」婦人將三井壽領進了院子。

  三井壽在一樓客廳見到了田岡茂一。三井壽進去的時候田岡茂一正坐在榻榻米上看著一場籃球比賽的錄像,看來田岡教練果然是非常敬業啊。

  見到三井壽進來,田岡教練的臉上非常明顯的愕了一下,但隨即就很熱情的滿臉是笑的站了起來,招呼三井坐下,「禾子,」田岡茂一對他老婆道,「快去泡壺茶過來。」

  「是的,你們先坐,馬上就來。」田岡茂一的老婆很溫順的答到。

  「打攪了,」三井壽又向田岡茂一鞠躬,然後兩人在榻榻米上盤腿坐了下來。

  田岡茂一拿著老婆送來的茶壺給三井壽倒茶,依舊是笑容滿面的問道,「三井君,請問,你想好了麼?」

  「是的,教練。」三井一欠身,「我現在非常傾向於加入陵南籃球隊。」

  「那就好,那就好啊,三井君。」田岡笑得滿臉都是褶子。「不要傾向了,你就加入進來吧,有什麼顧慮麼?」

  「是的,教練,請恕我直言。」

  「唔」,田岡收起了笑容,坐直了身子。

  「教練,目前的陵南太薄弱了,就算我加入進來,還是缺乏實力啊。」

  「你說的對。」田岡的臉上有點尷尬,「現在的二三年紀學員是稍微差了點,不過,三井君,你知道魚住純嗎?」

  「是,知道,魚住同學是非常好的中鋒人才。」

  「哈哈哈。」田岡很有些遇到知己的感覺,因為魚住的體力和技術現在還很差,所以看好魚住純未來的人並不多,他越過茶几拍著三井壽的肩膀,「魚住同學也答應了來陵南了,有你們兩個,一內一外,這就是興起的基石啊,三井君,魚住同學現在也有些差距,但等到你們三年級的時候,全國大賽也不是夢想了吧。」

  「但是我的夢想是稱霸全國,教練,就我們兩個離稱霸全國還是有差距吧。」看田岡若有沉思,三井壽又趕緊說,「我們差一個組織後衛,最好還能有個大前鋒,教練,我認為籐真健司和花形透不錯,如果他們兩中間有一個能來陵南,那我加入陵南的決心就無可動搖了。」

  「花形透我知道,翔陽國中的,想挖翔陽的人很困難啊。」田岡摸了摸腦袋,「籐真健司好像是崎埠的吧,怎麼他要來神奈川麼?」

  「嗯。。。」三井壽還真不知道籐真不是神奈川縣的,這時候他也只能硬著頭皮答道,「是的,教練,籐真要來神奈川。」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