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都市言情]

[青春校園] 最終鏡像 作者:瘋狂冰咆哮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60359 98 4
最終鏡像.jpg
【小說書名】:最終鏡像  

【小說作者】:瘋狂冰咆嘯

【其他作品】:《入世花都》《星耀天穹》《超級電腦

【內容簡介】:

    鏡子背後的無人世界
    左右對調,資源複製
    如果說現實是一個網絡遊戲,那麼鏡像世界就是它的即時備份
    但是鏡像世界並非只有複製這一種功能,將其延伸的話,會很精彩。
    …………
    瘋狂冰咆嘯2011年新作,準備許久,都市校園異能文,歡迎閱讀觀賞。



第一章、進入高三的生活

  老舊的教室當中悶熱難耐,後排的黑板上用美術字寫著大大的:「距離高考還有301天」。

  此時正是八月酷夏的中午,而且是一天當中最熱的時候,教室外面寥寥幾棵樹上傳來知了的叫聲,不算大的一個教室當中卻是塞滿了人,頭頂上三個吊扇有氣無力的轉著,發出嗚嗚的聲音。

  聶喆拿著毛巾在臉上狠狠抹了一下,卻聞到了一股有些發餿的味道,嘆了口氣,推開屁股下面的長條板凳,拿著毛巾走了出去。

  今天的天氣預報說氣溫最高是35度,但是看著外面酷熱的大太陽,還有那都有些溶化了的柏油地面,聶喆覺得拿個雞蛋放在路面上恐怕很快都會熟了。

  不過還真別說,雖然這氣溫熱的狗都沒有了力氣,只能在樹蔭下躺著吐舌頭,可操場上還是有一群不怕死的傢伙在嗷嗷叫著踢球,雖然場邊連一個觀眾都沒有,但是場上還是那麼的熱火朝天。

  哎,年輕的人生啊!

  想想自己以前不也是這樣,可是現在不行了,進入了高三,就代表著進入了畢業班,想想這八月那麼熱的天氣還要繼續來上課,就知道這最後一年有多麼的關鍵。不光是老師,就連以往一個個吊兒郎當的學生也都意識到了危機的感覺。後黑板上的倒計時都好像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掛在每一個畢業班學生的頭上。

  好好的在水龍頭下面洗了把臉,又把毛巾洗了洗,只是,總感覺這自來水都不清涼了,抹在臉上溫乎乎的。

  該死的夏天啊,可憐的學生啊!

  聶喆所在的,是和諧市下屬下蔡縣中的一個中學,名曰銀杏一中,原因就在於這個中學有一棵古樹銀杏,據說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一千八百多年的歷史了,甚至還說什麼,這顆銀杏乃是當年三國大將周泰所種的——雖然周泰是下蔡人不假,但聶喆一直對於這種說法半信半疑。

  銀杏一中算的上是一個市重點高中,在幾年前還是有初中部的,但等到聶喆上高中的第二年,初中部就取消了——據說是因為初中部沒有油水,著實不像高中部那樣。要知道,光是每年中考擴招贊助生所得的錢,就足以讓校領導們笑的見牙不見眼了。

  想想看,取消了初中三個年級,將教室全部騰出來作為高中教室,這得有多少人?尤其是高三年級,除了原有的14個班級以外,又開設了十個復讀班,這24個班級平均每個班都有九十五人以上,甚至有的班級還突破了百人大關——這一個年級就有兩千多號人去參加高考,按照概率來算,能達到本科線的人也不少了啊!

  銀杏一中這所謂的市重點就是這麼煉成的,去年達到二本分數線的共有八百來人,說起來挺恐怖的,但其實看一下有這麼多學生,也就知道這其實也算不得是什麼大事。

  聶喆的成績在年級模擬考當中一直排在兩百至三百名之間,發揮好了能往前竄竄,發揮差了就往後掉掉。基本上是屬於高不成低不就的那種,不過也算不錯了。按照這個成績來看,只要高考不出什麼意外,還是能上個一類本科的。

  好好洗了把臉,聶喆回到教室,這時候就發現,原本安靜的教室瞬間變得嘈雜,許多人都擠在面對著操場的窗戶邊,一個個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聶喆湊過去一看,原來操場上那幫踢球的小子們,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打起了群架。

  還當什麼大事呢,群架而已。

  聶喆回到座位上,又拿起了面前的模擬考試題。

  要說群架,這麼多年來聶喆算是見的太多了,不光見過,甚至還親身參與過不少。

  和諧市曾經被譽為過中國十大匪城之一,甚至還有消息說,當年世界三大匪城,一是拉斯維加斯,二是澳門,這第三嘛,就是和諧市了。現在經過一系列整頓之後倒是稍微好了點,不過此地民風依舊彪悍,據說每次火車經過和諧站的時候,火車內喇叭都要專門提醒一句:「尊敬的各位旅客,和諧市就要到了,請大家把窗戶關好……」

  按照國民生產總值算起來,和諧市在省中這幾年都排第一。但這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和諧市有煤礦,這周邊數個鄉村,都是因為煤礦而帶動起來的,也產生了一批暴發戶。因為礦多,而且礦上的糾紛非常的多,這就導致了礦上流氓團夥、黑勢力頗為猖獗——槍火、賭博、毒品一類的東西都不少。有幾個地區,因為搶劫盜竊的人多,基本上一到晚上天黑之後,街上壓根就看不到人。

  有句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和諧市許多青少年一個個也彪悍的很,這樣因為踢球糾紛而打架實在是家常便飯,當年聶喆就參與過不少,不過他不是主動挑事的人,一般都是別人挑事,或是他去幫朋友壯場面才去的。算起來,現在進入高三之後,聶喆就基本上退出足壇了,同時也退出了江湖,當了一個好好學生。

  其實說起來也就是小孩子打架,基本上也就是教訓一下,逞逞威風,很少有把事情鬧大的。這次打架好像也不例外,等到操場上的人都散了,這學校的保安們也來了——真跟電視裡面警察是一樣一樣的,總是等事情結束了之後才出現——只不過,電視裡面警察是不是故意遲到的還不知道,但他們肯定是故意的。

  已經退出江湖的聶喆兩耳不聞窗外事,又做了一會兒題目之後覺得有點渴了,伸手拿起杯子想喝口水,卻發現杯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空了。正要取出打點水,但很快想起來,學校提供的水都是熱的,這麼熱的天弄杯熱水回來恐怕要等到渴死都喝不到嘴,所以還是出點血,去買瓶純淨水回來算了。

  可手往屁股後面口袋裡面一摸,聶喆的表情瞬間凝固了。

  再摸……還是沒有。

  低下頭趕緊在桌子底下找,還是什麼都沒有!

  完了!錢丟了!

  因為天熱,聶喆穿的是一件短袖T恤加上球衣的褲衩,渾身上下,只有在屁股後面有一個小小的口袋,所以聶喆就把錢放在那裡……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丟了?!

  天哪!那可是一百塊錢,自己一個星期的伙食費啊!

  因為聶媽的身體不好,所以就在今天,老爸帶著老媽去市裡面醫院檢查了,中午電話打回來說要住一個星期的醫院。臨走時老爸給他的一百塊錢,就是他這一個星期的伙食費用!對於高三的聶喆來說,這一百塊錢完全算的上是一筆巨款了!

  竟然丟了,竟然丟了?!

  聶喆發瘋一樣的蹲在桌子底下找,在書的夾縫當中找,完完全全找不到……完了,真丟了!

  接下來一個星期的日子怎麼辦啊?!

  聶喆的家境很普通,甚至可以說相對挺差。住的是一套五十來平方的房子,很小,而且時間很久了。家裡除了一台老舊的電視和冰箱,還有電風扇以外,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電器。因為父母的工資都只有每個月一千多,所以從小到大,聶喆基本上沒有過什麼零花錢。以往他都是早上中午的飯在家裡吃,因為晚上要上晚自習,所以下午放學那段時間就留在了學校,隨便買點燒餅之類的墊墊肚子,晚自習下課了回家再補一頓——而他每天晚上吃飯的錢只有兩塊錢。

  這次聶媽生病去住院,這一百塊錢對於聶喆來說可是從來沒有過的巨款,也是從小到大所丟的數目最多的一次。

  這下可完蛋了!

  一直到同桌俞馳掐著上課鈴響的時間坐到他身邊時,聶喆還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樣。

  「怎麼了?被人給煮了?」俞馳是聶喆的死黨,從小一起玩到現在的,所以對聶喆的情緒瞭如指掌。

  聶喆垂頭喪氣:「丟錢了,一個星期伙食費沒了。你那還有小金庫沒,贊助我點。」

  於是俞馳就伸手在口袋裡面摸啊摸,摸出一張五塊的,遞給聶喆,抓抓頭道:「呃,今兒沒帶錢,身上就這麼些了,你先頂著,明天我從家帶點給你。」

  俞馳的家境比起聶喆好的多,他老頭子是本縣電視台台長,油水不少,這小子勉強也算是個官二代。區區五塊錢,聶喆根本不跟他客氣,直接接過。這時候老師也來了,於是聶喆繼續他的題海生涯,俞馳這小子則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覺。

  到了現在這個時段,課本上的知識早學完了。想想就在高二下學期開學時,就已經進入了全面的溫故複習階段。到了如今這會兒,老師上課也沒什麼好說的了,要麼就是自習,要麼就是點評一下試卷。而點評試卷的時候,成績不錯的一些學生基本上都屬於懶得聽的,因為考試錯的題目回頭拿來看看也就知道怎麼錯的了,所以基本上都是埋頭做自己的題目。

  都說高三的學生苦,銀杏一中的高三學生更苦。

  每天早上七點鐘起床,八點鐘上課,好學的甚至五六點就起來了。上午五節課,每節四十分鐘,中午休息一會兒,下午兩點半接著上課,還是四節四十分鐘的課,到五點半下課以後,吃飯休息一個小時,接著上晚自習,一直上到十點半才下課回家。

  而且一週也就只有週日上午能休息半天,睡個懶覺,連週日下午都要繼續上課……什麼狗屁素質教育啊,完全是在做那填鴨之事。君不見每當下課鈴響的時候,許多人直接趴在桌子上就睡了。現在的高三學生,完全練成了那種瞬間入睡的本事,頭一沾桌子,立刻就能睡著,十分鐘後,就自動醒了,精神奕奕。

  只是,不填鴨又著實不行,聶喆畢竟跟那些家裡有錢的孩子不一樣,像俞馳這般,考試考的怎麼樣根本無所謂。將來有他老頭子能給他安排一條出路,可聶喆不行,他家中連存款都沒多少,勉強也只能支持他的學費與生活費一類,所以對來說,高考就是決定他一生命運的轉折,一定不能失敗。

  昏昏沉沉的做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的考試題,中間出去吃了兩個燒餅,等到完全放學聶喆回到空無一人的家中之後,才感覺到飢腸轆轆。

  往常這時候在家時,母親應該早就睡了,父親卻還應該等著自己,起碼弄上點夜宵墊墊肚子。

  但是如今家中卻是空無一人,一進門,看著對著門的衣櫃上那面試衣鏡當中孤單的影子,聶喆就覺得更加孤單了……而且,還很餓。

  翻箱倒櫃,結果連一袋方便麵都沒,肚子實在是餓的難受,攥著口袋裡最後三個硬幣,聶喆想了想終於決定還是下樓先去買上點東西先墊吧墊吧,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吧。

  可就等他剛準備出門時,突然外面電閃雷鳴,竟然下起了大雨。這一下雖然是涼快了,可是聽著那轟隆隆的雷聲還有噼裡啪啦的雨聲,聶喆現在也不好出門了。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樣拚命打雷的時候,最好是要將家裡電器的插座都拔掉。

  聶喆家裡通電的電器不多,就一個老舊的冰箱一台電視。就當聶喆伸手去拔衣櫃旁邊的冰箱插座時,突然一道雷電打在了他住的那棟樓上,頓時強大的電流通過電線一陣猛竄。而此時,聶喆正一支手扶著旁邊衣櫃的鏡子,一面小心翼翼的去拔插銷。

  「啪」的一下,聶喆重重的摔了出去,暈倒在地。

  等了許久之後,聶喆這才緩緩的醒來,一看時間,已經是半夜裡三點鐘了。外面的電閃雷鳴也停了下來,雨也停了,想必明天氣溫應該會下降許多吧。

  這次真的是命大,還好就只有右手上有些灼傷,聶喆強撐著站起來,覺得身體有些軟,忍不住伸手往旁邊扶了一下。在他旁邊的,就是家裡那個比自己年紀都大的,老爸老媽結婚的時候買的衣櫃。

  可這一扶,聶喆瞬間愣住了。

  他緩緩的側過頭去,竟然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好像進入水中一樣,穿過了面前的試衣鏡玻璃,而玻璃的那頭,空空蕩蕩,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本帖最後由 Nickice 於 2013-11-23 04:20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