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綠袍老祖 作者:掌中芥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avatar
56486 224 4
第一卷 綠袍老祖 第一章 莊周夢蝶

  還珠樓主的《蜀山奇俠傳》系列的書籍,的確精妙,難以讓我等晚輩想象。在他所身處的民國動亂時期,居然也等寫出此等奧妙文章,以供我等後學晚輩拜讀。

  不過此書雖然內中所述,至今也能為我等參修,但是書中的,還珠樓主所述的正邪理論,對我等現代人來說,未免感覺有些荒唐了。

  原著中除卻峨嵋派一家獨大外,也僅有同此派交好者最終才能得以存活,余者拋開未出場者,盡皆難逃一死,實在讓我等難屬苟同。

  看看鬧鍾,時針早已走過十二點,輕輕放下手中早已翻閱數遍的《蜀山劍俠傳》。盡管此書乃是盜版,內中別字紛紛,季博也是十分愛護。蓋因當今,不要說是還珠樓主原著正版了,即使是盜版之流也是極為罕見。

  伸個懶腰,迎身走至窗前,望著眼前上海這個東方大都市,盡管已是午夜時分,卻是依舊***通明。不得不讓人感歎,近些年來此處,乃至整個國家的興盛發展。經濟發展,人們物質生活確實是提高了不少,但精神上似乎變得更加的空虛了。

  季博,區區一個都市小白領,現實中的太多太多的無奈掙紮,實在是壓抑得他都快不能呼吸。快節奏的都市物追求,真的適合所有的人麼,相比之下,古人那種歸隱田園,隱居山野之意,更加吸引著他。

  歎息一聲,他常常思量,要是真個能夠生活在《蜀山劍俠傳》中所描述的世界中,卻又是何等讓人傾心。

  腦海中依舊盤旋不去的,是蜀山中描述的勝境,內中的情景,帶著些許紛亂的思緒,緩緩地進入了夢鄉。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時,發現四周依舊不是很亮堂。季博不禁反問自己,難道說是天還沒亮,可感覺卻是已經睡得很久了,還奇怪為什麼鬧鍾到現在還是沒響。

  季博心想,還是拿鬧鍾看下,到底幾點了,省得萬一遲到就慘了。腦中正想著這些個亂七八糟的思緒,伸手就向旁邊床頭櫃上去摸索。唔?怎麼去床有這麼大嗎,手都摸不到邊了,心中正奇怪著,他揉揉眼睛,再次睜開,搜尋鬧鍾的位置。

  不看還好,一看頓時全沒了睡意,驚出一身冷汗來。

  這哪還是他的家,分明就是在一個巨大的山洞中,四周石壁之上,安插著一排的火把,照映得整個山洞里,都是一種幽暗昏黃的光亮。

  不是在家睡覺的,怎麼一覺醒來,就換當了如此景象。

  正想著,他忽然卻又對此處,升起一種十分的熟悉,好像本來就理應住在此處似的。

  這樣一來,就是更迷糊了,季博可打小就沒去過什麼山區,怎麼會對這山洞熟悉呢。

  此時,他腦中又湧出一段記憶,這是綠袍老祖的洞府所在…….

  綠袍老祖?自己明明是季博,怎麼會有什麼綠袍老祖的記憶。唔?綠袍老祖,不是開玩笑吧,那不是《蜀山劍俠傳》中的南方魔教的開山祖師。

  季博心想,現在肯定是在做夢,今天一定是看書看得太入迷了,沒事,繼續睡,睡醒就沒事了。便又倒頭大睡。

  當再次醒來之時,他無奈了,好像這次是真的,因為人還是在這山洞中,那也沒去,只是睡覺的姿勢稍微變了變。腦海中綠袍老祖的記憶,也是依舊揮之不去,如若親身經曆一般,曆曆在目。

  看來,真的是運氣到家了,他今天睡前隨便許了個夢想活在《蜀山劍俠傳》中的願望,竟然就這麼實現了?

  可是這願望,平日也有想過,為啥就發生在今天呢。還有為啥,叫他做的是綠袍老祖,這蜀山中第一黴鬼,第一變態,第一…….

  要知道,在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的原著中,第一次描述的正邪大戰,綠袍老祖就是作為當時邪派的領軍人物出場的,輩分法力倒是說得挺高的,可是結局是被那正派破去新練法寶不說,還被人斬了法體。後雖被大徒弟救出,卻也是貪圖他的寶物。盡管大弟子陰謀未能得逞,卻也導致這綠袍老祖越發的神經質,最後眾叛親離,為峨嵋派所誅,形神俱滅,著實可悲。

  此為黴鬼之說,那變態卻是因為綠袍老祖還有另外一樣嗜好------生吃人心。唉~實在是孰可忍,孰不能忍。

  對了,此人還是蜀山一大丑人,身高不足三尺,一個栲栳大的頭,就占據了總身長的近二分之一,胡子拉碴,頭頂綠毛糾結,比那鳥窩還要不如。身體干枯瘦小,雙手就跟那雞爪子似的。

  如果有選擇的話,降生此身之上,季博卻是萬分不願,不過唯一還值得慶賀的是,綠袍老祖,盡管在原著中混得淒慘無比,但一身法力還是有些能夠稱道的地方。

  自怨自艾了一陣後,忽然想起一個很實際的問題,綠袍老祖在原著中是被殺死的,豈不是代表他將會被……..

  想起來不由一陣惡寒,這個生死存亡的大事,乃是當務之急,一定要想出解決之道才好。去向峨嵋派投降?不現實,先不說綠袍老祖干了多少壞事,就季博本人現在的意願來說,也是不願意去卑躬屈膝的向峨嵋派屈服的。他本就甚是不滿峨嵋派的一家獨大未免荒謬,現今既然來到了這蜀山世界,說不得要改上一改了。

  可是要跟峨嵋派叫板,先不說人家,家大業大法寶甚多、功夫精妙,就那三仙二老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為今之際就是要聯絡志同道合之士,再去尋些法寶秘訣之類的,增強自身修為,方是正策。只是不知現今是何年月,蜀山之中又發展到了何等地步,季博也才好依據對原著的了解,想些解決之策。

  根據腦中綠袍老祖的記憶,好像還未曾有那慈云寺一行。這麼說來,理應原著中所講述的也應該才剛剛開始吧。正自想著,還是要找人問清楚具體年月,方才好有算計。

  “師傅,修煉百毒金蠶蠱的時辰到了,請師傅移駕四況崖主持煉法。”

  轉身一看,跟前跪著一獨臂之人,穿得不僧不道,赤著雙腳,個子頗高。根據綠袍的記憶,此人乃是大弟子辛辰子。

  此人昔年曾被綠袍老祖無意中咬去左臂,雖後來綠袍內心愧疚,將己身法術,盡皆傳授于他,但此人卻是日日懷恨在心,未曾忘卻。直至日後慈云寺一戰,趁綠袍身受重創,終于反叛,俟機奪得綠袍的半截身軀,欺師滅祖妄圖索取至寶-----玄牝珠。

  據說百煉真身,法力高強,不在綠袍老祖之下,只是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法寶罷了。

  雖說知曉他有叛師之心,但今時非同往日,此時的綠袍也不再是以前的綠袍。季博相信自己還是有法子能夠拉回他這個便宜大徒弟的心。

  “起來說話吧。”季博決定還是先問問至今乃是何時,“辛辰子,如今乃是什麼年代了?”這一開口,卻也發現聲音都變得細如嬰兒,唉~~

  站起身來,辛辰子想了想罷,“回稟師傅,明朝滅亡,清朝建立,如今乃是康熙二年八月下旬。”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所有一切還只是蜀山中開始而以,季博一聽頓時滿心歡喜,所有機緣基本還都未能觸發。

  這時再看那辛辰子,覺著其實也不像原著中所言那樣,面目狡詐,心思狠毒。用他二十一世紀現代人的眼光來看,此人最多也就是身子瘦了點,臉色太過蒼白,目光倒是有幾分神采。至于是不是凶狠,這個季博沒混過黑社會,卻也不太了然了。心思狠毒,那他就更加是看不出來了,人心隔肚皮,想來就是神仙也參透不了人心吧。

  季博正思量著人性問題,不覺一時間沉迷了進去。

  “師傅….師傅…..”辛辰子,見季博聽了他的話後,久久沉思不語,不知所未何事,但見煉法時辰,卻已將近。無奈只得,連聲呼喚。

  唔?聽見了辛辰子連聲呼喊,季博忙回過神來,想起來他是來叫自己去祭煉百毒金蠶蠱的。不過,精通原著的季博,卻是知曉此物實在不是什麼利害的法寶,也只有綠袍老祖自以為得意罷了,原著中才一出場,就被人破去。他現在可是不願意再煉此物,浪費時間是十分可恥的。蜀山中還有好些無主之物等待他去取用呢。區區百毒金蠶蠱,不值一提。

  當然,思量一番,季博這話可是不能明著對那些個弟子說的,“辛辰子,你跟隨為師最久,也頗得我的歡心。我一直就想將這衣缽傳授于你,只是一直在考察你的行徑。”

  辛辰子聽說師傅要傳他衣缽,頓時臉上也不禁露出一絲歡喜之色,後又及聽說考察他的行徑,神色卻是似乎又變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心中也不知想到了什麼。

  季博看在眼中,知道他肯定是做過什麼瞞著原先綠袍的事情,卻也不去說破,“今日,我決定就將那百毒金蠶蠱傳授于你,以後定要用心祭煉。正道日漸昌盛,為師也要出去云游一番,拜訪昔日幾位好友去了,這百巒山的一切就都由你主持了。只是切忌同門之間相互傷害,違者我定斬不饒。萬一真有弟子犯事,也得等由為師回來,親自發落。你乃是大師兄,以後也當作表率,記住了嗎!”講到最後,語氣也變得未免有些嚴厲。

  一聽此等言語,辛辰子臉上頓起歡欣笑容,及至我講到最末幾句,忙翻身跪下,恭聲應道:“弟子必定不負師傅厚望。”

  看他如此高興,季博也是安心了一點,此乃第一步,以後日漸對辛辰子好些。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就是鐵石心腸也定能將其真心為己的,“還有要記住一點就是,自我離去後,不要隨意出行,在山勤練法術,多加修行,盡量不要與正道起了沖突。即使真要有人打上門來,敵若不過,就是尋那滇西毒龍尊者,切不可與敵人硬拼,小心安全為上,等我回來,自會主持公道。”想了想,季博覺著最後還是要這麼叮囑的,萬一自己不在,老巢被人抄了,那可就玩笑開大著去了。

  “是,師傅。”辛辰子,連聲應道,“弟子,謹遵師傅教誨。”

  季博雖不知他聽進去幾分,但有些話卻還是要交待清楚,“好了,那就下去吧。”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