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唐農 作者:鬼屋夜遊 (已完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339199 224 25
本帖最後由 bib 於 2012-9-8 23:12 編輯

30s.jpg   
正文 第一章 回到唐朝

(    我叫張豐谷,孤兒,今年三十四歲,單身,中國農林科學院博士和經史研究碩士雙學位畢業後,響應國家「到需要的地方去」的號召,一頭就紮了全國各地的各個鄉村農業研究去了,一幹就是八年。多少算有點兒成績了,又被一紙號令召去參加什麼先進報告團做報告,操,狗屁的報告,還不是那些貪官污吏拼了老命的撈政績,除了撈錢,啥也不懂的人也好意思談什麼先進總結?下面老百姓拼了命流了汗的功勞,反過來都成這幫孫子的能耐,跟這幫人就沒啥共同語言。趁了免費全國亂轉的機會趕緊四處買了十來種優質農作物種子之後,說聲拜拜,咱背了包包走人回村了。

    小巴在盤旋的山路上蹦蹦跳跳的瞎晃悠,你說這幫孫子咋就不知道把路修修好呢?唉,咱老百姓命苦啊。算了,也習慣了,我抱著包包坐在位子上打著瞌睡,猛然間就聽咣噹一聲巨響,緊接著就聽司機哀嚎了一聲:「塌方!」然後一陣天旋地轉,跟著就啥也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的感覺自己像是被包圍在一層濃稠的白霧中一樣,四週一片灰茫茫的,啥也看不見,啥也聽不見,發不出聲音,身體也動彈不了,很難受的感覺,就連想掙扎都力不從心。

    「我這是……死了?」我腦子裡暗自揣測,突然感覺有東西從身邊猛的掠過,本能的,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我死命的一抓,像是攥住了什麼,身體一沉,就像被人猛的向下拉了一把的感覺,「噗通」掉水裡了。

    回來了,回來了,所有的感官功能都回來了,身體手腳能動彈了,耳朵也聽見了,眼睛……嗯……在水裡張著難受!

    兩下就竄出了水面,這游水的本事咱打小就熟,抬頭一看四周環境,嚇一跳!剛才還在群山峻嶺間的,這一轉眼的就到了一馬平川的地界了?我這還記得應該是掉塌方的的山溝子裡了,可這啥時候又冒出來這麼寬闊一條大河來的。

    我這兒正納悶呢,就聽有人大喊:「娃子,別怕,快抓住繩子!」

    順著聲音抬眼一看,**!一個古裝老漢搖著一條船正飛速向我駛來,船頭一個古裝老漢一抖手就扔給我一條稻草繩。

    「穿越?……」我腦子裡猛然迸出這兩個字。

    咋上岸的不記得了,船上的人跟我說點兒啥也不知道了,蹲了渡口邊上傻傻的看了水裡的倒影發呆。這十六七的少年郎雖然跟我年輕的時候還挺像?可我***明明已經三十四歲了啊!而且……而且……我這一身白麻布的古裝又是哪兒來的?!

    搖渡船的老漢看我傻了半天,過來猛的拍我一掌,一口的關中調兒:「娃子,以後乘船可不敢在亂動了知道不,今兒個算你娃命大,河神爺開恩,還瓷愣啥,趕緊該幹啥幹啥去!給,你的包袱!」說完老頭兒扔了個包袱給我,罵罵咧咧的走了。

    「該幹啥幹啥去,他娘的我要是知道該幹啥去就好了!」朝河裡的倒影狠狠啐了一口:「到哪兒不是活啊,還不信了就!」

    也不知道是幾月,日頭挺凶,我一身濕衣裳在發呆的時候已經曬的七七八八的半干了,隨便找了個陰涼地方坐下,給包袱打開,身上所有的東西拿出來看看,看能有點兒線索不。

    嗯,六百文錢,幾塊一兩的碎銀,還有一個十兩的銀錠子,一些石頭一樣的乾糧,幾件衣裳,一封書信,一封通關路引,還有一用麻布嚴嚴實實包裹的小包。再沒別的東西了。

    先給包的嚴實的小包拆開,不拆不要緊,一拆嚇我一跟頭,一包包牛皮紙小袋袋裝的,***居然都是我買的優質良種!上頭的印刷體簡體漢字那是真真的,咋這玩意都穿越了?!

    給信拿過來看看,信皮子上有台章兄親啟五個字,不管了,拆開看看。還好咱為了研究農史啥的讀了個經史研究碩士,不然還真不一定能看明白這沒標點的老長一封信。

    信寫的繁瑣,大致三段,第一段敘述了跟這個台章兄長久不見,兄弟萬分想念云云,第二段介紹給台章兄一個人,想來就是我了,姓李名逸字樂休,十六歲,隴西名門李氏之後,原為當地旺族,可在一次吐谷渾的侵襲掃蕩中全家被殺光、燒光、搶光,就剩我重傷未死云云,身世著實可憐。第三段,講我少年英才,六藝嫻熟,文章出眾,而且是貞觀十三年通過地方考核的生徒,於是便讓我進京參加今年的科舉大考,希望身在京城的台章兄能照顧一二云云。落款為平之敬上,貞觀十四年二月初七。

    明白了,我現在就是李逸李樂休了,真是個可憐孩子,出師未捷身先死,連帶著我莫名其妙的就「穿」了來唐朝。我這兒一肚子委屈的跟誰說去。

    再打開路引,翻開一看,老長一串,怪不容易的,一個人穿州越府的足足走了五個多月啊,最後一個批文朱印是潼關的,時間是貞觀十四年七月初五。

    也不知道這台章兄姓啥名啥家住哪兒,這老大的長安城叫我哪兒找去。算了,求人不如求己,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將路引和信收好,我打起十二分精神,順著官道,開始了我的唐朝之旅。

    大唐長安

    這個年代全球最繁華最雄偉人口最多的都市。

    長安城由宮城、皇城和郭城三部分組成,北面的宮城是皇宮所在,宮城南邊兒的皇城是中央政府所在地,位於宮城、皇城的東、西、南三面的郭城是官民住宅與工商市肆所在地。外圍城牆周長近四十公里,城牆內的面積達到近八十四平方公里。整個郭城有十三座城門,從皇城的朱雀門到郭城正南的明德門,有一條位居正中的朱雀大街,寬達一百五十~一百五十五米。整個長安規模之大,氣勢之宏偉,在當時世界是無與倫比的。所以長安正是以其宏偉博大的氣勢、海納百川的胸懷,被當時的人們看做世界的中心,吸引著世界各地的人民前來一睹其神秘的風采,因而成為世界東西方文明的交匯中心。

    以前在教科書上學的時候沒什麼概念,今天一看,媽呀!看的失魂落魄,想的熱血沸騰。

    「喂!流鼻血一邊兒去,別跟杵樁子似的擋道兒。」

    「是,是!」我連忙點頭:「鄉下來的,沒見識,讓大哥見笑了!」趕緊擦擦鼻血,給路引掏出來,咱進城先。

    看看路引,守城門的兵士上下打量打量我:「來參加大考的學生?」

    「是!」連忙點頭。

    「到裡面蓋章!」兵士點點頭,往身後一扇小門一指。

    接過路引,我就順著兵士指的方向,進了小門。

    沒啥擺設,就一張桌子,一個官員端坐著登記著什麼。

    看了我的路引,官員邊登記邊說道:「進了城後要到官學府去掛牌子,找到了住處後要去記得去報備,以方便聯絡你,長安城不比你們鄉下,規矩森嚴,不准惹是生非,知道了沒?」

    「知道,知道!」我連忙應道:「學生初來乍到的,不知道這官學府怎麼走,還勞煩大人指點指點!」

    官員將官學府怎麼個走法給我講了一遍,然後給我的路引蓋了章還給我:「長安城雖然繁華,可也警衛森嚴,且不可到處亂闖,還有到官學府掛了牌子後,會發牌子給你,記得隨身攜帶,否則後果自負。」

    「謝謝大人關照!」我連忙施禮。

    本來我還想不去官學府了,畢竟就我這兩下子,現代混混也就算了,要是敢跟人古人一起去考文章,那不是自找沒趣麼?可聽了官員的話才知道,唐朝對上京趕考的學生有一套專門的管理方法,所以不得以,只好先去掛個牌子再說了。

    按照指點到了官學府,交了路引,自報了身份,辦了相應登記手續。

    「考哪一科啊?」登記的學究問。

    「啊?……」我一愣。

    「問你考哪一科,啊啥?」學究不耐煩的看我一眼:「沒看後面還排隊呢,快點兒,瓷嘛二愣的!」

    「啊!考……考……」這大唐科考制度在延續了隋朝制度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加強,中央設國子學(又稱國子監)、太學、四門學、律學、書學、算學六科。像我這樣經過州縣考試選拔的自學者,稱為鄉貢(又稱貢生),好像……好像……有秀才、明經和進士科吧,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還有其他幾科是啥我咋就忘了呢?好像還有明史和明算啥的,不過這都需要專門的舉薦貢才能考。好像明經好考些,但沒啥大用,進士難考,可考上基本就是當官的料。要不咋有「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之說呢?秀才咋樣忘了,像我這要啥沒啥的,本就沒指望考上,算了,報個秀才科吧,好歹也是個讀書人,而且就算沒中也不丟人,跟別人說起來還能牛哄哄的吹一聲:「想當初咱也考過秀才!」,哈哈,嗯,就它了。(其實唐初科考沿用隋朝舊制,共分秀才、明經、進士、明法、明書、明算六科,秀才為最高科等,相當艱難,士子均視為畏途。據傳秀才科自貞觀元年直到貞觀二十三年廢除的二十三年間,一共只有不到三十人報考,卻無一人錄取,其中甚至出現近十年無人報考的情況,所以於貞觀二十三年廢除此科。)

    「我考秀才科。」

    「考哪一科?」學究像是被誰咬了一口,聲音一下高了八度。滿屋子人的目光刷的一下焦點對準了我。

    「考……秀才科!」我心有點兒虛,難不成我記錯了,看電視裡秀才好像不是那麼難考的嘛,大家看我幹啥?

    「好!好!好!」老學究連說三個好字,二話不說就給我簽了牌子,牌子正面的暗紅色篆書「秀才」二字寫的筆力雄渾,剛勁有力:「年輕人,有膽識!」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