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  >  長篇小說

[歷史軍事]

【歷史穿越] 大明僅一位 作者:流浪詩人 (連載中)

line
avatar
44426 121 2
第一章 重生


  眼前一片漆黑,沒有任何的光線!

  李曉感覺自己好像在水泥一樣,身子輕飄飄的,同樣好像有人緊緊的卡住了自己的脖子,自己沒有任何的辦法呼吸。

  自己的身子也越來越沉,好像有人在下面拉著自己的腳一樣,而在下面,則是無底的的黑暗。

  這心裡突然有了一種預感一樣,要是自己真的沉了下去,或許真的就死了!

  李曉的心裡不由感到了恐懼,當初的一幕竟然非常清晰的浮現在了自己腦海裡面!

  可以沖走一切的洪水,然後自己在洪水裡面翻滾,雖說努力的用手去抓,哪怕是一根能救命的稻草!

  不過在洪水中什麼都沒有,手腳根本就抓不到任何的東西。

  奮力的在洪水中探出頭來,張口想大聲的喊救命,不過一張嘴,洪水就毫不猶豫的灌進了自己的嘴裡,還帶著一嘴的泥沙,隔著不斷打過來的洪水波浪,整個天地彷彿就隔著下雨天車窗看外面一樣,河的兩岸根本就沒有人,沒有人能救自己。

  鼻子裡面已經灌滿了水,這呼吸越來越難,每次一用力的呼吸只能帶著更多的水進入肺裡面,嗆得直咳嗽,而一咳嗽,越來越多的水灌了進來!

  手腳已經漸漸沒有了力氣,整個人也變得昏昏沉沉,隨著洪水一起一伏,同時朝下面沉去。

  李曉已經放棄了掙扎。

  心裡沒有其他什麼想法,非常平靜,同樣也非常的遺憾。

  這些情景一閃而過,讓有些驚慌失措的李曉頓時清醒了一些,雖然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但是……

  「我不想死!」

  心裡不由自主的冒出了這個想法。

  這時候,頭頂彷彿有絲絲的亮光透出!

  在亮光的地方,那便是天空,或許說也是希望!

  也不知道那裡來的力氣,李曉奮力的朝上面游去,雖說不清楚原本旱鴨子的自己什麼時候會游泳了!

  眼前的光線越來越強,心裡那種求生的慾望越來越強,雖說這個時候已經完全不能呼吸,彷彿下一刻就要永遠的閉上了眼睛,而同樣,腳下那股拉自己的力量同樣越來越強。

  求生的慾望卻讓李曉奮力的揮動自己手臂,用力的瞪著自己腿,義無反顧,就如飛蛾撲上耀眼的火燭一樣。

  即便面前的光線真的是地獄,李曉這個時候也想搏一搏,也不想墜落在下面無窮盡的黑暗裡面。

  終於,就在李曉感覺自己力氣就要完全用盡的最後一刻,終於探出頭!

  彷彿隔絕了一個世紀般漫長,李曉終於看到了久違的陽光!

  還有新鮮的空氣!

  眼前再次的一黑!

  不過卻能呼吸。

  李曉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而眼前漸漸再次的亮了起來,視線也漸漸的恢復。

  首先映入自己眼簾的是放在自己前面一張深褐色圓桌的油燈,昏黃的燈光讓這個不大的房間的一切都看上去有些模糊。

  而在圓桌前,一個穿著灰白色袍子的老人正扭頭看著自己,蒼老的臉上堆滿了驚訝和不相信,而他的手摸著一個有些舊了的箱子,也不知道是打算打開還是關上。

  房間裡面有股很濃的氣味,那是草藥的氣味。

  「公……公子!」

  帶著一絲顫抖的聲音傳來。

  收回了自己目光,這才發現這聲音來自自己床邊一個小童,一身青衫,年紀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稚嫩的臉上還掛著淚珠,略微有些紅腫的眼睛中帶著欣喜,彷彿有些不相信。

  眼前的一切,表明自己真的活過來了!

  但是好像有些不對勁!

  不是在醫院,也不是在帳篷,牆壁沒有絲毫粉刷的樣子,顏色如桌面一樣,褐色!窗戶罕見的沒有絲毫反射油燈的光芒,米黃色底子上面佈滿了手指大小的楞條,把窗戶分成了大小相似的一些方塊。

  這樣的顏色是很少出現在世界裡面的,即便是那些仿古的建築,也擺脫不了鋼筋混凝土的影子,而且也沒有人會把自己的家弄得就如棺材一樣的顏色。

  「郎中,你看到了,公子他沒有死,郎中,你快看看!」

  小童激動的聲音傳來。

  李曉回過神,朝小童看去,只見他依舊跪在地上,不過卻扭頭看向了那個老人!

  「公子?」

  李曉下意識的嘀咕了一聲,很陌生的稱呼。

  而老郎中這時候也奔了過來,客氣道:「公子,老朽為你把把脈!」

  李曉也沒有反對,機械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自己手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的白了,蒼白,彷彿不帶著一絲血色,而且十指修長,指甲被修得整整齊齊,和自己原來那種被太陽曬得有些黝黑的手完全是兩樣。

  而且感覺這手沒有什麼力氣,不僅是手,自己整個人都沒有力氣。

  「奇怪,老朽行醫四十於載,還沒有見過如此奇事,奇怪,奇怪……!」

  老郎中嘴裡嘀咕道,有些不相信的搖著自己的頭。

  「郎中,公子他怎麼樣了!」

  小童著急的問道!

  老郎中縮回了手,再次搖搖頭,百思不得其解,道:「貴公子脈象雖然有些虛弱,但是卻是四平八穩,只要調理個兩三日,就無事了,奇怪,剛才明明脈象全無,而且也沒有氣息,難道我診斷錯了?」

  老郎中疑惑道,轉過身朝桌子走去。

  小童一聽,臉上頓時一喜,當下就在地上跪著轉身,咚咚的朝這老郎中就磕了幾個響頭,感激道:「謝謝郎中,謝謝郎中!」

  他把自家公子醒過來一切功勞都毫不猶豫的歸咎到了老郎中的身上,情急之下無以為報,就磕起頭來,雖說話有雲,男兒膝下有黃金,但是現在誰救了自家公子,就好比救了自己一樣,對於這救命恩人這磕頭又算得上什麼。

  老郎中連忙扶起了小童,道:「你起來,你公子為什麼醒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他的確好了,明天你來我店裡,我配兩副藥,給你公子服下,便無大礙了!」

  「謝郎中!」

  小童連忙感激道。

  門這時候吱呀一聲被推開,一個穿著一身粗布衣服,肩上還搭著一張帕子的年輕人走了進來,然後啪的一下,把一點碎銀拍在了桌子上,看著小童絲毫不客氣說道:「掌櫃說了,這幾天你們住店的銀子都退給你們,這就當給你家公子的棺材錢,趁著別人不知道趕快把人拉出去埋了,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這店還真沒有辦法做生意了,真晦氣!」

  說完,朝床上看去!

  李曉這個時候也正看著他,此人的打扮倒和那些店小二無異,不過沒有辮子,這應該不是什麼清朝。

  其實這心裡李曉已經隱隱約約的知道,這事情非常的不對勁,自己好像做了類似借屍還魂的事情,而且,這有可能是就是古代!

  「你家公子竟然沒有死?昨天不是都病入膏肓,就剩最後一口氣了?」

  店小二不由的驚訝道,而下一秒,他的手伸向了桌子上的碎銀子!

  不過那小童更快,伸手一把搶過了碎銀,罵道:「呸呸呸……,你這個烏鴉嘴,我家少爺那是吉人自有天相,怎麼能和你個短命鬼相提並論,要知道我家少爺那可是永樂10年壬辰科的探花,新上任的柳河縣的縣令,要不是中途突然染病,而這周圍也僅有你們這一家客棧,不然怎麼可能屈居你們這破店!哼……!」

  這小童雖說年紀小,但是卻是牙尖嘴利,見這小二如此市儈,心裡自然氣憤,當下也沒有客氣,罵得小二灰頭土臉!

  李曉也注意到小童話中最關鍵的一句話,永樂十年,也就是說,現在是明朝,皇帝是朱棣!

  自己竟然身處明朝,而且還探花?要知道這個時代能當探花的,那簡直堪稱人中之龍。

  這小二著實嚇了一跳,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病怏怏的年輕人竟然還是一個朝廷的命官,不過這小童的話他也沒有立即相信,而是道:「口說無憑,你給我拿出點什麼東西讓我相信才是!」

  說完不由的朝小童的手裡看看,那小手緊緊的抓住剛才的那點碎銀。

  小童也年輕,當下也受不住他這麼一激,轉過身在床頭的包裹一陣翻騰,取出了一個被紅綢包裹著嚴嚴實實的方形物,解開之後,正面對這小二,道:「看見沒有,這就是縣令的印章,還有朝廷的文書你還要不要看?給你看你也不認識字,我懶得費神!」

  小二一看,這可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剛才竟然罵了一個朝廷的命官,雖說是一個縣令,要是他認真起來,自己可禁不起折騰,當下這心裡也不在惦記那點碎銀子,當下賠笑道:「這個實在不少意思,小的我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多有得罪,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就別和我這賤民一般見識!」

  邊說邊逃一般的朝外面走去,順手關上了門,不過卻沒有立即走,而是悄悄的來到了窗口,把這耳朵貼在了牆上!

  屋內,這老郎中也不由的驚訝道:「原來你家公子竟然是一個新上任的縣令?」

  「是啊!」

  小童轉過身把印章包好小心的放回了包袱,感激道:「要不是郎中您出手相助,我家公子……您的大恩大德,明心來生做牛做馬也要報您!」

  老郎中擺擺手,笑道:「好了,好了,我可沒有圖你什麼報答,明日來我店中取藥,我也先回去了!」

  小童,也就是明心點點頭,道:「那我送送你!」

  門外的小二一聽,連忙一溜煙的跑了,這事情可是大事情,得告訴這掌櫃的才行。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回覆 15 個字以上可拿獎勵,
規則詳見此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GO
樓層數錯誤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