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其他小說] 金符 作者:帶月上弦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avatar
55026 89 7
第一章 洞火符

    青峨鎮西南,有一片擁擠的道捨,這些道捨很有些年頭,看上去破舊不堪。這裡是青霄殿彩門弟子的居住地。

    道捨中楚莊正盤膝坐在一張蒲團上,面前整齊擺放著一碟炎紅硃砂和一個筆盒,盒中放四枝形狀各異的符筆。他腰背挺的筆直,左手掐訣,右手拇指和食指夾著一桿潔白溫潤的符筆,筆頭分為雙尖,粘滿朱紅。

    他正在繪製洞火符。符面閃爍點點火光將臉照的忽明忽暗。他的右臉濃眉朗目,很是俊俏。可是左臉上卻有一道傷疤,從眼梢直到嘴角。傷口紅腫,結出血疤。看來是剛受傷不久。

    楚莊左手掐訣,一張暗黃的符紙懸浮半空,右手符筆閃著熠熠火光,硃砂點上符面,火星微跳,一個狀如蝌蚪的符紋即告完成。他的呼吸很輕,幾乎感覺不到他在呼吸;他的手很穩,沒有一絲多餘的顫動。動的只有夾住符筆的手指,手指輕輕轉動,一個個有生命的蝌蚪符紋不住在符面遊走。

    符紙泛起淡淡紅光,轉眼間符紙已遍佈形態各異的符紋。

    忽然,屋外傳來陣陣金鐘聲響。

    楚莊微微皺眉,手上動作卻沒有絲毫滯懈。深吸口氣,右手符筆越勾越快,與此同時左手訣動穩住符紙,然後迅速摸向筆盒,拿起一隻又細又尖的符筆。

    他的左手竟如右手般靈活!一揮一頓,一個古樸符紋即告完成。

    如果有一位符師在現場,一定會大吃一驚。即使是最普通的洞火符,一般符師也不敢雙手繪畫,但楚莊動作卻十分熟練。他這手絕活半是天生,半是後天培養。

    屋外鐘聲漸急,彷彿不斷催促著楚莊。

    終於完成了最後一筆。放下符筆,沒有絲毫停歇。楚莊右手一抄,抓住符紙,左手食指一抹朱紅迅速點在符面正中。符紙紅光大盛,轉眼化做條條蛛絲,快速匯聚於中心,形成個螺旋圈紋,隨之紅光漸漸變淡消失。

    剛完成這一切,楚莊就聽到天空中傳來陣陣轟鳴聲。道捨也隨之震動起來,雖然很輕,卻足以影響繪符的動作,制符最忌外界干擾。如果剛才沒有完成必定會報廢一張符紙。對於楚莊來說每一張符紙都異常寶貴。

    急急抓起身旁放的十五張洞火符,楚莊飛快跑出門去抬頭仰望。

    天空中一個大如磨盤的火球轟鳴著從他頭頂劃過直奔青峨山而去,火勢之大,映紅半邊天空。

    不少青霄殿搜靈弟子口中不斷吆喝,各憑法寶尾隨火球呼嘯而過,留下道道彩光。這些弟子追逐的火球乃是仙界隕落的天雨石,天雨石中往往內藏仙石,這些仙石蘊含的仙力遠非天宇界靈石所能比擬。偶爾更能從天雨石中找到仙界瑰寶,這些瑰寶都是煉器的頂級材料。而搜靈弟子則專門負責天雨石的搜索。

    楚莊看著那些或紫或白,偶爾還有金色外衣的師兄們,心裡升起一種說不清是什麼滋味的情緒。低頭看看自己身上鬆鬆垮垮掛著的玄灰色門服,似乎提醒著他不過是青霄殿的彩門弟子。

    青霄殿,天宇界修真門宗。

    門下弟子分為幻、靈、流、彩四門,並以紫、白、黃、灰四色門服區分。

    幻門為青霄殿劍宗,能進入幻門者具是資質上層修為精深者,所修多為劍訣,是青霄殿主要戰力;靈門所收多為派內女弟子,主要師職靈藥、煉器;流門之下主要為青霄殿偵查勘探、搜集情報,也算是青霄殿的入門弟子;唯獨彩門所收者為外門弟子。

    外門弟子主要負責青霄殿各種雜項事物,例如制符,仙植等等。而彩門排在流門之下常常被戲稱為不入流。

    楚莊歎了口氣,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成為青霄殿弟子。

    「楚莊!這個月的費用該上交了。」

    一個聲音打斷楚莊思緒。抬頭看,一名乾瘦如猴的黃衣弟子手持賬本毛筆朝他走來。

    這是丘吉,彩門小管事,為人極其貪財。

    楚莊陪著笑容道:「丘師兄一向可好?」

    「好?好個屁!天天追在你們這些彩門弟子屁股後面要晶石,能好?別廢話,快拿!」丘吉似乎很不耐煩。

    「這就拿。」楚莊肉痛的從身上摸出十顆一品晶石,萬分捨不得,緊緊捏攥在手中。

    丘吉一把奪過去,嘴裡嘟囔道:「真麻煩,一會記得去星字庫報道!」言罷,逕直朝下個門走去,伸腿踢門:「快開門!收月租了!」

    又少了十顆晶石,楚莊很是肉痛。他所居住的道捨很狹小,每月需向青霄殿交納十枚一品晶石才有資格居住。青霄殿門徒眾多,即使是青霄殿彩門弟子,也並非人人都能擁有這樣一間道捨。

    不過很快楚莊又高興起來,從下個月開始,他不必再為每月的住宿費發愁了。現在要趕快將今天的配額上繳,他仔細地數了數手上符紙的數量,連續數了三遍。確定無誤後才鄭重地將洞火符放入符袋,貼著胸口放好。

    洞符是符紙中最普通最低級的一種,威力不大,卻是凡人唯一能使用的符紙。所以洞符的消耗量非常巨大,尤其是對洞火符的需求。

    楚莊摸摸左臉疤痕,有些疼。這是他今天偷偷跟著狩妖隊進山時被一隻沙蛇花所傷。耗費掉三張洞火符後,他終於幹掉那只沙蛇花。沙蛇花臨死反撲在他臉上留下了這道傷痕。

    不過,如此代價換來的收入卻也不菲,沙蛇花的花蕊可以入藥,價值三顆一品晶石。而在沙蛇花體內他更驚喜的發現了一顆小小的內核,這顆內核少說價值兩顆一品晶石。如此算來,今天他賺了五顆一品晶石。五顆一品晶石丟在街上也許幻門弟子撿都懶的撿,但是對於楚莊卻已經是發了筆小財。

    摸摸身上的洞火符,楚莊覺得現在生活,很幸福,很滿意,至少現在很滿意。

    臘月時節,空氣中透著寒意,楚莊雖隻身著淡薄道袍,卻並不感覺寒冷。開竅七層的修為,雖算不得什麼,卻已不懼寒暑。

    他快步向青峨鎮中心走去。

    青峨鎮直屬青霄殿管轄,其繁華熱鬧遠非其他城鎮可比。

    天色雖晚,城鎮內依舊熱鬧非凡。街道兩旁懸浮起盞盞懸明燈,天空中不時傳來坐騎的嘶鳴,閃過飛行法寶的光影。

    各種店舖也熱情的招呼著過往的行人,使原本寬闊的街道顯得有些擁擠。天空中更是懸浮起各種招待貴賓的空中樓閣,據說從那裡俯瞰青峨別有一番滋味。

    楚莊並不理會這些流光異彩的店舖,這些地方他只有在夢裡才能來光顧。他的目的地並不在這裡。

    熟練的拐過兩個彎兒來到一條小巷,這條小巷依舊熱鬧,不過比起外面的喧囂卻多了幾分寧靜。這裡沒有各種吆喝叫賣聲,進出的人也都行色匆匆,這些人大多都穿著玄灰色門服。

    這裡是青霄殿專門收購各種晶石靈寶的所在,店舖大多是內門弟子親屬所開,只有少量為外人經營。

    青霄殿所有彩門弟子每天必須上繳足夠的配額,否則就要受罰。若是三次上繳不齊,那就要被逐出師門。作為一名符童,楚莊每天的任務是要上繳十張洞符。

    楚莊來到一家店舖門前,門前高挑招牌,上書四個大字「藍海晶鋪」。招牌上的光符陣保證即使在夜間這四個大字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海叔在嗎?」楚莊朝店內喊到。

    「爺爺不在,一會就回來,誰啊?」聲音清脆悅耳,一個高挽髮髫的少女從櫃檯後站了起來。少女不過十五六歲年紀,模樣清秀,雙目清澈,一身黑色貂裘襯托的亮麗鮮明。櫃檯上擺放一盞琉璃燈,光華四射照亮整間晶鋪。

    少女名叫藍柯,天賦平常,對修煉也沒什麼興趣,現在不過開竅五層的水平。可論起生意經,別看她小小年紀卻是一把好手。不但擅長專營而且路子寬,眼光准,人緣好。在生意場上可謂左右逢源,只要你提出,不管是法寶還是仙訣,她都有辦法弄到。可以說藍海晶鋪能有今天的規模藍柯功不可沒。

    藍柯一眼就認出了楚莊,熱情的招呼道:「你來啦,今天來的有些晚呢。不是等你,我們都關鋪啦。咦?」藍柯一眼看到楚莊臉上傷痕,嗔怪道:「你又偷偷跟著狩妖隊出去了?別忘了你只是個符童!」

    楚莊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沒辦法,最近花錢太多了,海叔呢?」

    藍柯搖搖頭,道:「沒見過你這麼財迷的,開竅期就敢跟著狩妖隊進山,真是要錢不要命,別動」說著取出一個墨綠色小瓶,用銀匙挑出一撮白色粉末給楚莊敷上,才繼續道:「爺爺和顧老頭下棋去了,估計快回來了。」

    敷上藥,傷口的疼痛感一掃而光,臉上冰冰涼涼,很是舒服。

    這時,一個五十多歲,頭髮花白,滿臉細紋的老人走了進來。楚莊急忙熱情的招呼道:「海叔。」

    藍海看看楚莊點頭道:「小莊啊,最近修煉的怎麼樣?」

    楚莊苦笑一下道:「最近派的任務重,為了準備三年一度的上元仙會,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哪來的時間修煉。這是今天的配額,再出售五張,一共十五張,另外還有這些。」楚莊將洞火符及沙蛇花蕊和那顆內核遞給藍海。

    藍海接過,看也不看就遞給藍柯,笑著說:「這幾年小莊你一直來我這裡,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半年後的符師考核我可看好你,千萬別放鬆。到時候登堂入室成為內門弟子可別忘了請你海叔喝酒!」

    楚莊道:「海叔,你可真會開玩笑,流門考核要求必須要能製作三種以上洞符,而且還要求至少製作一種靈符。我現在就只會製作洞火符,你的酒今年怕是指望不上了。」他滿臉笑容,牽動傷疤顯得有些怪異。

    櫃檯上的琉璃盞忽然閃爍不定,房間的光線隨之暗淡。

    藍柯拿起一張楚莊送來的洞火符,來到琉璃盞前接話道:「小莊哥,要我說在彩門弟子中論起制符你可是數一數二的,」說著,擰開燈蓋將洞火符貼上琉璃盞內側。洞火符上瑩彩流動,琉璃盞驟時光芒大盛。

    藍柯滿意地點點頭,又順手從貨櫃中拿出一張洞火符繼續道:「看看,雖然同是洞火符,可是你製作的洞火符無論從品相還是靈力都比別人的好許多,有時候幾乎可以趕上火靈符呢,你的符在我這裡別提有多受歡迎了。」

    兩張符擺在一處,高下立判。楚莊的洞火符做工精細,符紋清晰,符面火紋隱隱流動。而另一張,符紋歪曲,明顯做工不太好,四周竟是毛邊。

    楚莊的洞火符確有稱道之處。四層的《離火心訣》在彩門中是獨一份。若論起繪製洞火符,楚莊自信自己彩門無人能出其右。

    《離火心訣》並不是什麼高深心法,彩門弟子幾乎人人都會,主要是用來繪製火符。只是會易精難,要想提升全憑個人體悟。放眼整個彩門也就楚莊一人修煉至四層,而大多數彩門符童為應付師門任務制符並不上心,草草了事。

    楚莊則不然,每制一張符必定全力以赴。也正因為如此,他對《離火心訣》的領悟要比別人精深許多。

    他並不在意藍柯的誇獎,深知洞火符就是洞火符,靈力再高也比不上火靈符。自己離成為青霄殿正式弟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藍海似乎看穿楚莊心思,岔開話題,指指桌上的東西問道:「小莊,這些是要晶石還是別的?」

    楚莊想了想道:「還是晶石,要一品的。另外再買十五張白符紙。」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