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架空歷史] 大唐春作者:英年早肥(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45351 67 9
15135s.jpg
第一章 詩會


楊柳依依,風翻衣袖。

正是桃花爛漫的好時節,觸目皆是雜花生樹群鶯亂飛的大好春光,便連天空也澄淨得瓦藍,微風過處,一望千里的禾苗隨之仰偃,遠處三三兩兩的農人正赤腳在田,更遠處的西邊,千年冰封的西嶺聳立於群山之中,仰首望去,那冰雪寒意似乎都能浸透人的眼眉!

在川蜀之地,像這樣的好天氣可是正經的不多見。

像這樣的天氣,當然是最適合踏青賞玩的,文人騷客們自然也是望風而動了。

大唐開元二十一年春,在晉原縣城東十幾里之外都江西岸的寄江亭周圍,便聚攏了足足幾百人,其中靠近寄江亭席地而坐的便有近百,他們幾乎無一例外都穿著時下最為文人雅士所喜愛的襴衫,雖然年齡有些參差不齊,有的看上去已經有四五十歲,有的卻只有十六七歲,卻個個都是一副飽學之士的派頭,一個個風度翩翩的緊。

這文人雅集之處正在舉行的,是一次詩會。

地上鋪著蒲團,士子們一個個席地而坐,每個人面前都放著一個看去很是精美的矮几,上面除了一字擺開著紙墨筆硯之外,還頗有幾味精緻講究的時鮮果饌,擺在最最面前的,則是一壺酒,和一隻晶瑩潤手流光欲滴的青青荷葉杯。

站在他們這群人之外的,則是足足上百號的各家隨從僕役,在他們身後,官道之旁,停著幾十輛造型各異顏色也各個不同的馬車,其中很是有幾輛車馬上挑著[官幌],有蜀州刺史衙門的,也有晉原縣的,赫然的告知著這馬車主人的出身來歷非同凡響。

與他們相對的,在寄江亭的另外一邊,卻是憑空的拉起一道翡青色布幔,將那邊的情況與寄江亭附近的文人雅士和這邊的僕役車馬都完全的隔絕了開來。

那布幔之後也停著有足足二三十輛馬車,只不過那裡鶯鶯燕燕小姐丫鬟的,卻是幾十個女眷。她們大多是城裡大家門戶裡的小姐,像這般文人雅士的集會也是不便露面,卻又不甘心風頭都叫男人們佔了去,因此便扯起這布幔來,布幔那邊有什麼,這邊照例也就有什麼,酒照吃,詩照做,便連琵琶聲落在這邊,亦是碧玉落盤,聽得正正好!

今日這整個寄江亭方圓,端的是好大一副場面!

此刻隨著寄江亭內的一炷香燃盡,有位儒雅老者起身敲響了案前小罄。罄響三聲之後,那儒雅老者才開口道:「時間到,各位請停筆!」

眾多士子聞言紛紛扔筆,雖然表情不一,卻是紛紛起身拿著手裡的文稿恭敬地走到寄江亭內將稿子放到案上。至於那些早就已經提前交稿的才子們,此時則一個個故作輕鬆的開始低聲談笑起來。

人群之中,李曦頹然的放下筆管。

他面前擺著的,還是一張白紙。

肚子裡合用的好詩不是沒有,奈何毛筆字實在不會寫,勉強寫出來反而更丟人,要是一個不留神再弄出個簡體字來,那就更是麻煩,不如索性一個字不寫。

自打穿越以來,每每遭遇的總是這樣有勁兒使不出的尷尬。

不遠處的李昉一直就留意著他呢,當下見狀便是不屑地一笑,扭頭給身側的趙鵬丟了個眼神過去,趙鵬頓時會意地點頭一笑,然後便故意大聲問道:「子日兄,你的大作再不上交,可就要作廢了哦!」

眾人聞言無不轉首看著李曦。

李曦無奈地抬起頭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羞怯地笑笑,「這個……小弟才薄學淺,竟是、竟是一無所得,慚愧,慚愧。」

遠近聞聲者,無不竊笑。

本次詩會乃是兩個題目任選一題,以一炷香為限,不拘古詩、歌行、律詩、絕句等等皆可,因此即便是才學不怎麼樣的人,也都可以勉強湊出一首詩來,並不與人為難的。

全場上下,包括蜀州州學六十人,晉原縣學四十人,甚至還包括那帷幕之後的二十多位女眷小姐,一炷香之內個個皆有所得,唯一一個沒有寫出東西來的,也就是李曦了。

也因此,竊笑聲未歇便有三二人等忍不住又公然開口奚落。

「喂,不是說那小子是你們縣學裡的大才子嗎?怎麼如此不堪?」

「屁的才子,前些天喝醉了,一腳從酒樓上摔下去,自那之後便似換了個人一般,如今不過一個傻兒,哪裡還做得詩來!」

「是啊,我也聽說了,據說他連你們此前所學也都一起忘了個乾淨,氣得你們學裡的助教與教授都大怒不已,這幾天縣學裡正準備勸他退學呢!」

「可不是,什麼都不會的一個傻兒,便連明經科也不要他,怎還有臉在我們進士科呆下去!叫我說呀,像咱們這等文雅之會,壓根兒就不該叫了他來,沒得掃興!」

「是啊,是啊,掃興啊……」

此時便連不遠處的帷幕之後那幾十個女眷此時聽到這邊的動靜,也不由得唏噓連聲。

遠了不說,便在一個月之前,這李曦還是遠近聞名的一大才子,他自小蒙學,十二歲就出口成章,而且詩作清新大方,於這方圓十餘州縣之中,很有些神童之名,雖然其父母早喪,家無餘蔭可蔽,不過才名實在遠播,因此這幾年便連州學裡也時不時的會有傳言出來,說是州學裡的先生們想要把他召入。

也因此,即便是這些平常幾乎是足不出戶的大家閨秀們也大多聽說過他的名字,甚至還有不少的懷春少女,將他當成了最最理想的如意郎君,誰想今日詩會,他的表現竟是如此。

此時面對眾人的不屑和嘲笑,李曦回應的又是一個看上去很靦腆的微笑。

眾人見狀更加不屑。

不過既然他已經躺下來認捶了,倒還真是沒人好意思繼續窮追猛打。

看見李曦的窩囊樣子,李昉卻是笑得越發開心了起來。

從懂事的時候起,他就一直在等著能有這麼一天,到今天終於實現了。

他和李曦是同祖的叔伯兄弟,但是兩人從小到大的境況卻是完全不同。

當年李曦的父親,也就是李昉的大伯父李服還在世的時候,曾任晉原縣主簿,雖然只是正九品下的小官兒,但是正所謂破家的縣令,滅門的令尹,在這小小的晉原縣裡,主簿可是僅次於縣令和縣丞的官員,也堪稱本地的「大員」了,那時候他們家自然是風光得很。

而李昉的父親李朌則一直是一事無成,一直到長兄李服突然病逝,縣令大人這才在悼念李服之餘,將他召入縣衙,做了一員無品無級的小吏,而且直到今日也不見陞遷。

在李服夫妻倆相繼去世之後,家中只剩下李曦一個孤童,這家境自然是很快就衰落了下來,不過李曦卻明顯的繼承了父親李服的讀書天賦,自小就展現出超卓的辭賦才華,這些年一直被譽為晉原縣乃至整個蜀州的第一才子,堪稱是前途不可限量,家中雖窮,地位卻仍是極高,而他李昉,則一直是藉著父親的名頭,才得以勉強的留在縣學裡……

大家明明是叔伯兄弟,但是一直以來在人們眼中卻是判若霄壤,這讓一向自認為自己在各方面都要比李曦優秀許多的李昉無論如何都嚥不下這口氣。

所以,在見到李曦從酒樓上摔下來之後就性情大變,連原本的才氣也消失殆盡之後,他頓時就上了心,六天之前,他狠了狠心問老娘要了一大筆錢,跑到一個本地名士家裡提前弄到了本次詩會的題目,然後又不惜花費重金請人代筆,為的就是今日。

看見李曦這副窩囊的模樣,他只是覺得無比解氣!

你不是出身官宦之家嗎?

你不是小時候也錦衣玉食過嗎?

你不是從小到大一直都才華橫溢嗎?

現如今混在晉原縣衙的可是我爹,雖然只是一員小吏,但到底是吃皇糧的,等閒的在這晉原縣城裡可沒人敢惹我們家,你呢?

現如今我們家裡光田產可就有一千八百多畝,家裡住的也是四進的大宅子,家中僕奴上下,算起來也有足足二十來口,在本地也可推為望族了,你呢?

現如今我的兩首大作就在那寄江亭內的書案上,如果不出意料的話,前十名應該是穩穩當當的,從今日起,我可就要成為晉原縣內新鮮出爐的大才子了,你呢?

……

想到得意處,李昉忍不住就想仰天長嘯!

勉強克制住內心的激動,他只是不住地扭頭看向低眉垂首一臉靦腆笑容的李曦,心想二弟呀二弟,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這時候,經過一段無比漫長的等待之後,寄江亭內幾位名士的爭論終於結束,名次和佳作也都紛紛出爐了,讓李昉喜出望外的是,他的兩首詩作竟然全部進入了前十名!

本次詩會共有兩個題目,雖然有不少人也會自逞才華兩首都做,但畢竟有那等才華的人並不多,而不同題目的詩作自然不太好拿到一起比量,所以本次詩會的兩個題目是分開評價的,因此自然就會評出兩個前十名。

而李昉的兩首居然一個第七,一個第九。

現場百餘士子,再加上帷幕後的二三十位女眷在內,兩首都入前十的,也不過只有兩個人而已!因此一俟排名念罷,李昉頓時成為焦點!

接下來詩會的另外一個重頭戲——飲酒賞詩,新晉大才子李昉自然是大出風頭!

一炷香之內能得佳作一首已屬難得,卻居然有人能連得兩首佳作,這可真是了不得的本事了,誰能不服?

因此當下不光是平日裡就跟他關係不錯的人過來連聲的恭維,就連那些平素不怎麼瞧得起他的人,也紛紛的過來與他攀談結交,甚至便連那些個平日裡目無餘子的州學學子們,也有不少人傾慕他的詩作,三三兩兩的走過來折節下交。

總之一句話,原本寂寂無名的李昉,突然之間因為兩首好詩,一舉成名了!

而與之對應的,則是李曦的無人搭理。

現實就是那麼殘酷,當你才華在身前途不可限量之時,所有人都圍著你,捧著你,把你當成偶像來崇拜,所有人都願意跟你交朋友,而一旦當你一腳跌下去,將沒有人還認識你,也沒有人願意搭理你……不過還好,李曦的表情始終淡淡的,臉上也始終掛著一抹靦腆的笑容,倒好像是對這種待遇並不覺得怎樣。

他自己沒當回事,但李昉可始終注意著他呢,好不容易詩會終於散場,還沒等李曦離開人群,李昉已經趕緊追了過來。

他身邊有十幾位風流倜儻的士子簇擁著,一臉的春風得意。

「二弟啊,愚兄已經與人約好晚上去望江樓飲酒,你可願同去?」

「呃,多謝兄長盛情,小弟有點不舒服,就不去湊熱鬧了。」

李曦臉上還是那抹人畜無害的笑容,口氣也淡淡的,不過這種語氣聽在李昉耳中卻是下意識的認為這是一種謙卑!

他在自己面前很謙卑!

而且李曦這個話簡直是正中李昉的下懷,當下他準備了許久的台詞趕緊亮出來,竟是擺出一副語重心長的口氣,對著李曦耳提面命了起來。

「二弟呀,不是當哥哥的說你,你也太不知上進了,仗著自己小時候有些才華,便不肯認真讀書習學,結果如何,時至今日才思枯竭了,豈不是徒增笑柄?既然你不願意去,也算是有些自知之明,如此,你就自己回去吧,切忌以後可要認真讀書了!」

說完這番話,李昉心裡得意的簡直要爆炸。

這番話他憋了多少年啊,就等著有那麼一天,可以把口水堂而皇之都吐到李曦臉上!

而且他還一點兒都不給李曦反駁的機會,說完了轉身就走。

或許是這些年的積威未散吧,他心裡總是對李曦還有著頗深的忌憚,因此得意完了教訓完了,就趕緊的轉身走開,很快就被一眾人簇擁著走遠了。

不過他顯然多慮了,李曦先是被他裝模作樣的口氣說得一愣,然後回過神來,卻只是搖頭苦笑了一下,心想他這番做作還真是莫名其妙的緊。

「前倨後恭者,不過如此,不過……有意思嗎?」他自言自語地嘟囔道。

李昉剛走,一輛馬車就停在了李曦身側,而且這馬車還挑著[官幌],坐在車轅上的人,正是柳榮。他拍拍車轅,對李曦道:「上來吧!」

李曦與柳家的三小姐有婚約,雖然兩人還未成親,不過這位柳家的二公子柳榮卻是一直以大舅哥自居的,平日裡待李曦也很不錯,而且李曦知道,州學裡之所以一再有傳言說要把自己召入,其實就是這位大舅哥柳榮在背後給使的力氣。

李曦搖搖頭歎了口氣,轉身上車。

馬蹄得得聲中,馬車沿著官道往晉原縣城而去。

走不多遠,柳榮就開口對外面的車伕吩咐道:「跑慢些,顛得慌。」

說完了他還扭頭沖李曦眨了眨眼睛,笑容有點促狹。

今天的事情多少添了點兒鬱悶,李曦不想說話,就乾脆閉了眼靠在車廂上發呆,也不去想他這笑容背後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是柳榮卻顯然是有話要說的,馬車又跑出去足有兩里多地,身邊的馬蹄聲漸漸稀了,顯然是今天來參加詩會的這些馬車已經拉開了距離,這時候柳榮猶豫了一下,才小聲開口道:「昨天在家裡聽我們老爺子說,刺史衙門新近出了兩個空缺,活兒不多,所以我就開口問了老爺子一句,他說可以給留出一個名額來。」

李曦聞言睜開眼睛,不解地看了柳榮一眼,旋即卻是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是要照顧自己這個妹夫了。

也對,在他們的眼裡看來,自從摔了那一腳之後,自己不但把此前所學都忘了個乾淨,而且性情大變,原來寄托在自己身上的那些厚望是不能避免的要落空了,考進士是想都別想,除此之外,自己又能有什麼別的出路?

柳榮的老爹,也就是自己未來的岳父大人柳博現在乃是蜀州司馬,是從五品下的高官,即便在刺史衙門裡也算是個響噹噹的實權人物了,讓他來提攜自己一下,幫自己在刺史衙門裡謀個足以養家的小吏職位,說起來倒還真是對自己這個未來的女婿照顧之極了,如果自己真是原來的那個李曦,如果自己真的失憶了,說不得這還真是一條沒有出路中的好出路。

只是……唉,穿越呀穿越!

穿越過來的這幾天,憑藉著腦子裡殘存的一點記憶,再加上小心翼翼的觀察和揣摩,李曦總算是搞明白了一些事情,眼下是中國歷史上的唐朝開元二十一年,自己所處的地方則是劍南道蜀州晉原縣。

當然,弄明白了這些對於李曦來說其實也沒什麼大用,因為他上輩子對歷史也並沒有什麼太過專業的瞭解,開元盛世這個詞兒還勉強從當年的歷史課本上瞭解一點,至於什麼劍南道,什麼蜀州晉原縣,就完全是一無所知了。

眼下他的身份是晉原縣縣學的一個普通學子,巧合的是,名字也叫李曦,只不過年齡卻要年輕了許多,今年也只有十八歲而已,正是風華正茂的好時候。

只可惜這個李曦的命運似乎不太好,據說十幾年前他還很小的時候,李家曾經相當闊綽,父親還擔任著晉原縣主簿,在這晉原縣裡縱不是望族,卻也是出了名的富貴人家。

只可惜後來他父親一病死了,兩年之後母親也因為傷心過度一病去了,只留下年幼的李曦守著窗牖破落的祖厝,於是家道很快就敗落下來,時至今日,鄉下的地早就賣了,城裡的幾處好鋪面也賣了,就連原來家裡的那棟大宅子也已經變成了胡餅巷的一處小小門戶。如果不是這些年始終有個三叔在接濟著,李曦只怕是早就餓死了。

眼下這生活,自然是不如上一世的時候李曦做個都市小白領舒服,但是穿越這種破事兒一旦趕上,誰又能有什麼好辦法?

伸手挑開車簾,李曦抬頭看著似乎就在不遠處的西嶺雪山,久久無語。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

這裡可是大唐王朝了呀!

※※※

咳,咳,那啥,這就算開始了哈……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