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武俠仙俠]

[東方玄幻] 修仙歸來  小說作者: 泥男 (已完結)

複製鏈接   關閉
line
頭像被屏蔽
118352 241 12
1396649.jpg
前傳

前傳 第一章 最後的劍仙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底的一個傍晚。
    青城山天柱峰。

    遠遠望去,整個天柱峰猶如一擎天巨柱,雄偉至極。

    青城山是道教名山,道觀廟宇不少,平日有不少香客、遊客至此,不過,這天柱峰因偏遠得很,倒是少見人煙,加上山路難行,又有豺狼虎豹猛獸,即便是那些深受仙俠小說影響一心想入山學道、學劍的青年,也罕有至此。

    天柱峰峰頂有一巨石向南方向突起,近半懸掛在外,讓人遙望之下即有心驚肉跳之感,而就在這突出的巨岩石下十米,巖壁卻兀的向內凹,竟形成一方寸容身之所,此時此刻,柳元宗一襲古舊的不知朝代的長袍,靜坐在那幾乎薄如紙一般的破蒲團之上。

    柳元宗相貌古樸,眉骨高聳,渾身上下自有一股說不出的傲然。

    晚霞漫天、夕陽將沉,柳元宗臉上多了幾分平日沒有的意趣闌珊。

    「終於要屍解而去!」柳元宗終於長歎出聲。

    柳元宗腳下是翻滾變幻成各式怪狀的雲團,一直接著西天的落日,瑰麗無比。柳元宗體內的氣息也隨著這雲團一起翻滾,身體內的光亮更是隨著落日餘輝一同閃耀,很快,他的身體漸漸顫抖了起來。柳元宗終忍不住,長身而起,山風頓把他那身古舊長袍吹得獵獵作響。

    由劍入道,期求擺脫生死輪迴,看來終是做不到,柳元宗心中再歎。

    落日終要沉入那地平線下了,天地之間呈現出陰陽相接的奇異景象,柳元宗心中微微有些緊張,饒是自己修行五百年,真面臨生死關口也難維持徹底清淨。不過,這種感覺轉瞬即逝,柳元宗終是一代宗師,靜下心來,坦然面對自己的最終結局。

    自五百年前,天地靈氣銳減,而最近一百年尤甚。從前人世間仙山福地雖少卻也不算難覓,而今即便上古就有仙山美名的青城山也僅這天柱峰殘留些純淨的靈氣。當自己屍解之後,天柱峰又將如何,柳元宗心裡想,估計也泯然眾山矣!

    柳元宗長歎,以他的知曉,現在人世間鼓蕩興旺的正是所謂的「科學」力量,以及政治化的宗教,修真棄地,對於他所在的這個地球,在未來恐是錚錚之事實!

    忽然,柳元宗心中一動,手指也自然以一種奇妙的律動跳動起來,很快柳元宗輕「咦」了一聲,大約一個花甲之後,這世間還會有一個人出世,此人佛家稱「自了漢」,而道家卻可稱「地仙」,至少可達這天地同壽地步,這可是螻蟻眾生夢寐以求的長生不老境界。當然,這在五百年前,並不算什麼,但是現在,即便柳元宗修真的這一代,卻已是千難萬難的。

    柳元宗向來專心煉劍,專心修行,無暇其它,只是臨「要走」的特殊時刻,一時間眾多念頭紛至沓來,而奇異的是,這諸多念頭清晰得很,且往往帶有些對未來的預兆意味。這並不奇怪,普通人將死,也有通鬼神,往往言語靈異,大多對未來有所預見,更何況柳元宗這等苦行修煉之人呢?

    但未來如何,那個人怎樣取得那樣成就,終是與他柳元宗無關的事!

    柳元宗心性向來瀟灑隨性,雜念來來也就去去,很快任之隨之,而就在這時,那天邊的落日已臨沉入大地的最後剎那,「轟」的一聲,柳元宗所有的念頭歸於無。柳元宗的身子立刻拔起,迅速變形,很快化坐一道閃電,迅速向九霄雲天奔去,在天空中劃上形同一道長虹的軌跡,剎那間,有關柳元宗的身與神、魂與魄,以及他在世界的一切一切,立刻消失得乾乾淨淨,點滴不剩。

    這一切之後,靈氣尚存,讓普通人都覺得有些異樣的天柱峰彷彿整個被抽離了精氣神,真的如柳元宗所預計的那樣,靈氣再無半點殘餘,與眾山一般無二。

    與此同時,重慶,朝天門碼頭卻正燈火通明,黃浦號大客輪長笛拉響正準備起錨出發,一等艙的萬寂聲心中忽然湧出前所未有的忐忑不安。他付手出了艙房,來到甲板上,站了未有片刻,一抬頭,就看到墨藍的天際倏地一道「流星」閃過,萬寂聲心中立刻尖銳的疼了起來。

    這疼來得如此急速,無法阻擋,乃至他不得不手扶住欄杆才能站穩。萬寂聲在心中呼了一句「師傅!」,眼淚就唰地就流了下來,已是明瞭︰師傅走了!

    萬寂聲原本悠長低沉的呼吸隨之變得散亂起來,他無力地依在欄杆,喘息中,腦海中一個又一個畫面在自己腦海中迅速閃過。

    「師傅,我要下山!」萬寂聲當年堅定無比的聲音再次響起。

    師傅柳元宗目光如劍,冷冷地看了萬寂聲一眼,道︰「我們劍仙一派只知專心修劍,世俗之事,一概不管!」

    「我華夏古國正在慘受日寇侵凌,再不奮起反抗,亡國滅種!」

    「那又如何?」柳元宗的聲音依然清冷。

    萬寂聲腦門青筋爆出,卻不敢出言反駁,只是嘶聲狂呼了一句︰「師傅!」

    「修行之人,首要是棄情絕義,尤其是我們從劍入道者,孤傲卓古,世間名利視猶如糞土,即便國家大義,又當如何?那是愚忠愚義之人所為!」

    「師傅!日本島國亦有不少修行人參與國戰。」

    柳元宗冷冷一瞥,目光有說不出的凜冽,道︰「修行之人,妄擾世事,徒增因果,死後定入萬劫不復之地!再者,那些鼠輩,跳樑小丑而已,用不著我等出手,定會自取滅亡。」說到這,柳元宗語氣宛轉了一些,打從心裡說,他是希望這個 脾氣的徒弟能打消下山的念頭。

    「師傅,我還是要下山!」萬寂聲叩著頭,硬聲道。

    柳元宗長歎了一口氣,道︰「寂聲啊,一入塵世,塵事紛擾,心再不能靜,你一身的修為,必將與日銳減,你可知曉?」

    「弟子知曉!」萬寂聲再叩首道。

    良久,柳元宗歎道︰「那,你去吧!」

    「師傅!」萬寂聲哭著喊了一句,立刻磕三記重的,直磕得額頭血花濺,然後站起來,毅然下山。

    回想著這一幕,想到師傅現在孤身而去,而自己卻不能環伺左右,實在是大大的不孝。

    萬寂聲神情漸漸有些恢復過來,因為他感知師傅臨走時的心態,一塵不染,了無牽掛。他的身形站得更穩當一些,雖然心中此刻很疼,但他卻也不悔當年之舉。

    當日萬寂聲下得山來,立刻參見了川陝義勇抗日軍,在那度過的五年,是萬寂聲無怨無悔快意殺寇的五年!

    果如師傅所言,萬寂聲口中白劍由百米殺敵徑直退化到十米殺敵,修為大退,但是即便這樣,依然不影響他成為抗日隊伍中的一員悍將,一代傳奇人物!

    抗日勝利後,萬寂聲看清形勢,自不願參與接下來的政治黨派鬥爭,飄然退出隊伍。

    在萬寂聲心中,自是千願萬意重回師傅左右,但是一出師門,已成門中棄徒,永不能回天柱峰,於是萬寂聲不得不留連於重慶大街小巷之中,買酒、品茶、聽戲,打發時日。

    前些日子,萬寂聲接到好友蘇逸仙教授發來的電報,說他發現一批好東西,讓萬寂聲火速到上海與他共賞。

    蘇逸仙在抗日戰爭前是上海商務印書館東方圖書館的館長。

    說起這個東方圖書館那是赫赫有名,在當時可謂中國文化精華薈萃之地,在收集當時江浙當時幾家幾百年來的世家著名私家藏書之後,各類圖書達近五十萬冊,那可謂是東方圖書館鼎盛期,其中收藏最為珍貴的就是有許多歷代珍本與抄本、秘本,可謂價值連城!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之前,屢屢就有多起日寇買通漢奸妄圖收購東方圖書館相關書籍的事件發生,這一致遭受到圖書館上下以及有關人士的全面抵制。

    對於這代表中國文化精華的薈萃所在,小日本既然得不到就決定毀掉,在一次有針對性的狂轟亂炸當中,東方圖書館被毀,館藏書籍也大多數被毀。消息傳出後,國人無不扼腕歎息。

    蘇逸仙在上海淪陷之後輾轉多地,後終到當時的陪都--重慶,一次偶然的機會與萬寂聲相識,兩個人意氣相投,一文一武,相得益彰,遂成莫逆之交。

    小日本投降後,萬業待蘇,教育尤為重要,蘇逸仙被聘為震旦大學歷史系教授。

    蘇逸仙邀好友萬寂聲前來,是因為前不久他在參與整理東方圖書館殘存書籍物件當中有所發現,而這發現,據說涉及道教以及修行方面。

    蘇逸仙說他不解,當時就想起他這個老朋友萬寂聲來。

    說起來也是天祐這批珍貴書籍、物件,這大約五千來冊的各類善本珍本一直寄存在金城銀行保險庫裡,遂免於難。

    欣聞老友有好東西出現,萬寂聲也樂得前往,但卻不曾想這剛一上黃浦號江輪,心中就感師傅仙去,這讓萬寂聲心中惆悵不已,一時間,登船前的興奮,以及對老友發現物件的好奇丟到了腦後,與此同時,萬寂聲隱隱感覺自己此行,有著不同尋常的意味。

    萬寂聲返身來到自己船艙,從行囊中取出一根洞蕭,然後臨著江邊,嗚嗚咽咽地吹將起來,這時,船已經駛出朝天碼頭,嘉陵江已在身後,整個船行駛在浩蕩的長江江面上,一輪完美的月光灑是江上,遂破碎成無數道星光點點。

    吹得半晌,忽聽得有人喝道︰「誰吹得破笛子,難聽死了,吵了大爺的好覺,大爺叫你好看!」

    萬寂聲渾然不覺,繼續吹著,只覺得心中愁緒苦情就像這滔滔江水一般無法排遣,但很快,門被忽的踢開,闖進兩個人來。

    萬寂聲緩緩放下洞蕭,拿眼打量闖進來的兩個人︰一個黑臉大漢,氣勢洶洶的樣子;而另一個矮小敦實的漢子,臉色平和,卻在使勁拖著發怒的那個傢伙。

    萬寂聲一看,那矮小敦實的漢子倒也識得,卻是李得寶,原是形意拳嫡傳弟子,形意五行拳倒也稱得上出神入化,能入得萬寂聲法眼。

    李得寶也認出萬寂聲,嚇了一跳,更加使勁降伏住那暴怒的傢伙,連忙躬身恭敬地稱道︰「原來是萬先生啊。」

    萬寂聲把洞蕭一揮,放進自己行囊裡,拱手道︰「不好意思,打擾兩位了。」

    那位尤是憤憤不平,還要發話,卻兀地眉頭一皺,胳膊一麻,然後整個半邊身子跟著都酥麻起來,立刻回頭瞪了李得寶一眼,沒想到卻在看到李得寶凌厲的目光,黑臉大漢雖向來「囂張」,卻是最怕這個結義大哥真怒,氣焰立時消了些,但嘴巴嘟囔著還有些不甘。李得寶立刻說道︰「鐵浪,不得無禮,萬先生就是我常跟你說的那位世外高人,萬先生!」

    那名喚作鐵浪的漢子眉頭一揚,嘴巴大張一副恍然狀,收斂了凶狀,拱手道︰「鐵浪,八卦掌弟子,常聽大哥講萬先生,要不是萬先生,我李大哥也就沒得命了,受小的一拜!」說完,立刻不客氣往下拜去。

    萬寂聲袖中一抖,手伸出,鐵浪立刻拜不下去。鐵浪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道︰「高人就高人!」

    萬寂聲容顏一展,這漢子也是性情中人,雖有些鹵莽,倒也有幾分可愛。

    李得寶掃了一眼船艙,問道︰「這裡就先生一個人?」

    萬寂聲點點頭,他看到李得寶眼露警惕之色,卻想起李得寶現下的身份,幾乎等同光緒皇帝身邊的御前帶刀侍衛,他現在出現在這黃浦號上,興許這船上就有什麼大人物在。

    「先生這是要去哪?」李得寶小心問道。

    「哦,震旦大學一老朋友相邀,我去盤桓幾日。」

    「哦,這就太好了!」李得寶眉頭一揚,喜色自然流露。

    萬寂聲心裡想,這傢伙估計有什麼重要任務在身,果然,李得寶一語雙關道︰「那這一路,還請先生多多照應!」

    萬寂聲微笑不作聲,心照不宣。

    李得寶知道高人都怕打擾,趕緊拱了拱手道︰「那不打擾先生休息了,告辭了!」 本帖最後由 ericcheungxx 於 2013-6-7 23:11 編輯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