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玄幻奇幻]

[異世大陸] 小戰士 作者:陸聞道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64990 119 10
1679346.jpg
第一章 少年時代

  (迎接強推,修改下前文。情節無變化。歡迎各位的到來!~)

  非常之人,有非常之事。

  夏小三算是個資深宅男了,沒有電腦那會兒宅著看金庸,有了電腦宅著打遊戲。或許是天生異像,這小子倒是一直沒近視。小時候看完金庸又愛學著書裡的武林高手胡亂練練王八拳,所以身子骨還算硬朗。

  宅男也有見太陽的時候,那一陣,夏小三覺得做個驢友挺有意思,便拾掇拾掇行李,查了查地圖,爬山去了。

  山是個好地方。無數武林高人前輩的傳奇一生,都是從山裡開始的。曾經有個前輩叫張無忌,摔下山崖,撿到本九陽神功,然後天下無敵,美女無數。還有一個前輩叫楊過,也是稀里糊塗地找到個山洞,練成絕世武功。還有一個前輩……

  夏小三有過這樣的幻想,後來年歲漸長,知道做這樣的夢還不如祈禱爆出極品裝備,就放棄了。這一日,當他登上半山腰,撐著膝蓋喘氣時,他滿腦子想的都是關於山頂的事兒,壓根沒想起那麼多高人前輩的經歷來。

  後來,因為山道邊的護欄年久失修,使得正用力拉住欄杆向上攀爬的夏小三一下子帶著手中的鐵管鐵鏈飛出山道。在下落的時候,他的思緒格外清晰。

  「當年張無忌什麼的,就是這麼掉下去的吧?」

  以上便是夏小三在這個位面最後的思緒。

  至於那堆爛肉究竟是成了肥料還是成了誰的晚餐,沒有人知道。

  夏小三的死還是給了這個世界一些震動,直接導致了某個大公會當月RAID出現一些不小的障礙,主力坦克的失蹤實在很讓人惱火,後來夏小三就被踢出公會了。

  說來也怪,這小子靠什麼活到現在的?

  無所謂了。

  夏小三已經死了。

  塔布裡城的鐵匠今天很高興,他的婆娘今天生下了個大胖小子,哭聲震天,肯定是個有力氣的小子。沒有力氣也無所謂,怎麼說都是自己兒子,而且還是獨子--到目前為止。

  鐵匠叫史密斯,在塔布裡城開著個小鐵匠鋪子。打不出什麼絕世兵器,也做不了什麼高級鎧甲。你要是沒錢,隨便打個鐵劍也能讓你用上一陣。你要是有錢,那就仔仔細細給你打出把精鋼長劍。你要是非常有錢,那可不得了,史密斯會熱心的幫你--指出通往鍛造大師住所的道路。

  在兵器這個領域,他也就能打出把精鋼長劍了。

  不過長劍的質量卻是不錯,活下來的探險者有口皆碑,頗有一些回頭客,不過回頭的次數不多就是了,畢竟好的鋼劍不是消耗品,而把長劍用成消耗品的勇士們,要麼很快就死了,要麼成為了傳說。

  塔布裡城近五十年來還沒出過傳說。

  不過那和他這個鐵匠無關。今天家中添丁,史密斯心情十分激動,心情一激動,手上就沒輕重了。打廢了兩把刀之後,史密斯終於決定,關門歇業。

  還沒給那小崽子起名字呢。

  孩子他爹很高興,孩子就是另一種心情了。

  小娃娃剛生下來的時候,什麼視力啊,聽覺啊,都還在半封閉的狀態。不過人的靈魂是非常神奇的,夏小三此時在一片混沌中,思維倒是挺活躍。

  「我死了麼?死後就是這樣的世界?」

  夏小三有些同情那些自殺求解脫的人了。他竟然還有心情同情別人。

  「如果這便是死亡,那死亡豈不就如同在混沌中永生?永生啊,永生,永生應該很痛苦吧,但那是屬於永恆的痛苦,在永恆的開端,僅僅是普通的時間罷了。我的思維如此的清晰,或許我可以在這個永生的世界裡思考一些關於人生,世界和整個宇宙的終極問題,比如我從哪兒來,我到哪兒去。廢話,我已經到這兒來了。哎?難道說還會有輪迴麼?」

  興奮地胡思亂想著,夏小三絲毫沒有恐懼的感覺。這只宅男真是不簡單啊。

  這種感覺持續了一段時間,夏小三看不到太陽,也沒有手錶,所以他不知道那是多久。總之,當他睜開眼時,他知道,原來自己沒有死。

  而且還挺餓。

  有些本能是不受靈魂控制的,於是嘴裡吸允著母乳,夏小三稍稍開始有些吃驚了。

  「喝奶……雖然以前也喝過,但帶著清醒的神志喝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啊……這女人是我媽?長的好像跟歐洲人似的。這衣服,亞麻布?這屋子黑不隆冬,沒有玻璃窗。最奇特的是,我是個嬰兒!我投胎了?孟婆湯呢?地獄呢?天堂呢?這是哪裡?這,這,這,啊,好飽,先睡會兒再說。」

  之後的幾天,夏小三學到了一些東西。看自己父親的打扮,應該是個鐵匠。家裡的吃食很簡單,看著非常堅硬的麵包和肉湯,沒有筷子,沒有刀叉,好在有碗,盛著肉湯泡麵包吃。碗是黑色的,看不出材質,但聽聲音肯定不是金屬的,大約是木頭制的。家中有床,亞麻似的床單和被褥。被抱出去逗弄的時候,能看到天很乾淨,建築都不高。

  「應該是穿越了。」夏小三在心裡點了點頭,「看情況應該是黑暗的中世紀,一片愚昧的歐洲大陸啊,領主,騎士,宗教,僧侶。憑借我的聰明才智,這個時代,是屬於我的!」

  於是在喝奶,睡覺和表達需要的嚎哭中,一年過去了。

  該是學說話的時候了。

  「這個奇怪的音節,究竟是爸爸還是媽媽呢?好糾結啊,他們怎麼只顧著抱著我晃著念叨著啊!」

  但夏小三還是開口了:「啊,啊,媽媽(通用語,下同)。」

  鐵匠高興壞了,尤其是後來聽到兒子叫爸爸的時候。

  時光飛逝,塔布裡城依然沒有出現傳說,而光顧史密斯鐵匠鋪的冒險者也換了一茬又一茬。除了街上偶爾的持械鬥毆,以及不時傳來的某某死在什麼東西的手下的消息之外,一切都很平靜。夏小三兩歲了。

  在這一年裡,夏小三學會了說爸爸,媽媽,以及其他一些意義不明的詞彙。同時也知道了自己在這個時代的名字:喬尼--夏小三發誓將來要改名。除此以外,就沒了。

  這附近熟識的人們都流傳著這麼一個消息:史密斯的兒子是傻子。

  現代科學研究表明,嬰幼兒具有學習語言的天賦,是學習語言的黃金階段。問題在於,鐵匠史密斯的兒子,這個看起來非常健康而正常的小寶寶,其實是夏小三啊。他的母語是漢語,他的第二語言是半吊子的英語。現在被扔到這麼兩個沒有教師資格的人手裡學習新的語言,簡直就是悲劇。

  時間劇烈地跳躍,夏小三--喬尼已經四歲了。好消息是,他已經學會了這裡的語言,雖然不會寫字,也不能閱讀,不過日常生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四歲的娃娃已然學會了走路。喬尼有過二十多年的行走經驗,所以走的更加順溜。他沒事兒的時候會去鐵匠鋪玩,而史密斯也樂得這小傢伙從小培養對本職工作的熱情。

  漸漸的,壞消息就來了。

  冒險者們並不總是行色匆匆的,相反,他們很閒--所以很窮。總之,當冒險者來這兒訂購或者直接選購兵器時,他們總會找個地方坐下,然後和老闆,或者和別的顧客聊聊天,吹吹牛。這個說自己曾經被二十隻哥布林圍毆,那個說自己曾經解決掉兩隻凶暴熊,後來有個人說自己獨自幹掉了一隻巨魔,大家就不敢吹噓了。巨魔很厲害,會再生,力量也強大,非常難對付,不用火和強酸根本殺不死。但這不足以讓吹牛的人閉嘴。

  那傢伙的腰上,吊著的好像就是巨魔的腦袋呀。

  吹牛的都被嚇住了,拿著兵器低著頭默默走出鐵匠鋪。而小喬尼也被嚇壞了,茫然地回到屋子,不知所措。

  這裡,絕對不是中世紀的歐洲。

  這裡是哪兒?

  「哥布林,凶暴熊,巨魔……無冬之夜?龍與地下城?費倫?被遺忘的國度?」似曾相識。可是,這種世界真的存在麼?

  喬尼不是脆弱的人,只是有些震驚而已。就像精心準備了三個月要去追個姑娘,走到面前才發現姑娘的無名指上有鑽石閃耀。震驚之後,也就沒事兒了。

  「如果真是到了這樣一個世界,那麼有魔法師麼?有神麼?是真神麼?多神還是一神?有鬥氣麼?有修真麼?有……」反正只是個小孩子,有的是時間胡思亂想。

  帶著疑問,時間再次飛逝,八歲的喬尼已經可以為老爹打打下手了。從老爹那裡,他陸續得知了這個世界有神,很多神,至於是不是真的,喬尼沒打算相信一個信徒的說法。這個世界有法師,都是高貴的存在,反正跟鐵匠鋪是沒有交集的。至於鬥氣,誰知道呢,反正來這裡挑兵刃的武者是沒那個實力的。作為一個小民,最重要的是,賺錢養家,以及繳稅給領主。

  塔布裡城不大,但領有一城的都不是簡單角色。戴拉斯伯爵手下的隊伍還是頗有一些實力的,所以城裡的治安尚可,稅也都能及時收上來。同時,值得慶幸的是,戴拉斯伯爵不是一個貪得無厭的人,所以大家都覺得很幸福。

  在一個有魔法的世界裡,無論低魔高魔,都不是一個僅僅有著現代知識的小屁孩可以隨意主宰的,參與都夠嗆。所以喬尼已經放正心態,老老實實先做個鐵匠。

  但也不是就此沉淪。鐵匠是什麼?你以為只是個技術工人麼?錯啦!《天國王朝》裡的主角,武藝高強,英俊瀟灑--人家就是鐵匠出身,半路從軍的!所以喬尼多少還是做著一個英雄的夢。

  當喬尼十六歲時,他的技藝已經算是不錯的了,雖說比不上老史密斯,但也差不了多少。在他生日那天,老史密斯仔仔細細地為他打造了一把精鋼長劍。老爺子知道自己兒子在想些什麼,雖然他不是很願意這根獨苗走上冒險者的道路,但是兒子的路終究要自己去走,該放手還得放手。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他一把防身的武器,讓他的路走的更平坦一些。

  這些年來,靠著店裡現成的兵刃和路過武者的簡單指導,喬尼的武藝已經……能看了。劈砍衝刺等基本動作已是熟的不能再熟了,而長年累月得跑跳練習,使他的身法也相當輕盈。加上冒險者們在生死之間得到的戰鬥經驗,不客氣的說,嘴上沒毛的小喬尼已經比一些來買武器的三流小卒要強上不少了。

  接過父親遞過來的長劍,喬尼的眼眶有些濕潤。十六年了,多少有些感情。但是,他終究不願意一輩子窩在火爐邊上,不分晝夜地敲打著鐵塊,煉成一把把普通的鋼刀,然後結婚生子,再看著兒子打鐵,然後安詳的死去……

  真是個噩夢。

  「爸爸,承蒙您和媽媽多年的照顧,我知道鐵匠是我們家祖傳的手藝,但是,但是我還是想,想去做一名戰士。男人,不就應該戰鬥麼!」

  史密斯點了點頭,隨即一巴掌拍在喬尼腦袋上:「小兔崽子,你爸爸我不就沒去戰鬥麼,你說我不是男人?!」

  喬尼捂著腦袋,嘿嘿賠笑,剛才的氣勢一掃而空。

  「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年輕人嘛,總有一番追求。這把長劍就代表了我的態度。這些年你打的東西也賣了不少錢,諾,這是給你的。」說著,從衣服裡掏出一個沉甸甸的錢袋子,「這裡是十個金幣,家裡還要過日子,也拿不出更多的了。出門自己小心,買件好些的鎧甲來穿,再去戰士協會報個號,剩下的錢省著點花。做任務的時候也多個心眼,什麼勇氣啊榮譽啊,我們家又不是貴族,記住,性命第一!我和你媽還希望你給我們下葬呢,可別死在我們前面!」

  絮絮叨叨了許久,老史密斯突然一把抱住喬尼,拍了拍他的背,然後猛的放開,扭過頭去:「好了,休息去吧,走之前告訴我們一聲。」

  喬尼也有些傷感,但冒險的興奮與喜悅沖淡了那抹離別的憂傷:「爸爸,我不在的時候,您和媽媽多保重。我先去休息了,晚安。」

  一夜無話。

  在那個漫長的夜晚,喬尼想了許多。他突然發現自己有些犯傻,又不是周遊大陸,幹嘛搞得跟生離死別一般?

  不過冒險者難免要出遠門,也算是提前適應一下了。

  醒來,告別父母,也告別了寧靜的生活,不一樣的人生,開始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