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歷史穿越] 神馬浮雲記 作者:ziggzagg(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45263 222 3
本帖最後由 mk2257 於 2011-5-17 10:10 編輯

98286.jpg
引子

引子(一) 學習者與指導士

人類不知在何時脫離了地球,散佈在無盡的太空中。

  一艘楔形飛船進入雙輪星系,熾亮的赫羅恆星正向著四方散發著驚人的熱量。

  少年站在螞蟻號飛船的舷窗前,雙臂環抱,目視著外面那顆藍色的旅行星。旅行星是顆類星,類星的概念就是:類似於母星地球那樣適合生命體生存的星球。

  一個人形金屬機器人的全息圖像突然出現在少年身後,用著人類化的口氣問:「主人,要不要登陸旅行星?」

  少年轉過身來,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眸,漂亮的俊臉,柔和的聲調:「好的,博得。」

  博得領命,圖像消失。一個飛鼠般外形的生物慢悠悠地漂浮過來,「阿圖,你不該現在就去旅行星,到練劍的時候了。」

  「坤,就這一次。」

  坤就是這個生物的名字,它只有手掌般大小,卻有個了不得的職業,那就是劍術指導士。

  「不行。貪玩的孩子是練不好劍的,也學不會『能』。」坤用著布道者般的口吻說著,表情就像是別人的爹。

  一根極細極窄的劍脊驀然從光禿禿的劍柄中彈出,一道橘紅的光焰環繞在通體銀白的劍脊之上。阿圖手裡陡然間多了把光劍,手腕一抖,擰身挫步刺向坤,快如閃電。

  「噗」地一聲,一道藍焰與橘焰相交,頓時光弧大作,眩人眼目。藍焰隨即正正反反地於瞬間連續四攪,橘焰脫手飛出,劍柄在空中自動收回了焰芒,落地發出一聲脆響。

  那幾下攪動的暗力綿綿不絕,長劍被短劍沾住了,既脫不出它劍勁的控制,又跟不上它力道變化的速度,少年的雙肩幾欲脫臼。阿圖大怒,向後一個倒躍,落地的時候忽然雙臂怒張,大喝一聲:「揍它!」

  與聲同時,手上兩個蛋型的東西擲出,在空中爆裂開來,化成幾百個各色各樣的小點,潮水般向著坤劈頭蓋腦地襲去。這些小點都是小指甲般大小的機器人,若被它們在加速飛行中撞上,那效果就跟中彈差不多,不玩個重傷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坤冷笑一聲,身形如振蕩器一般在空中晃動著,手中光劍象打點器一般擊、打、拍、刺,以肉眼無法看清的速度將這些機器人一一打將出去,撞到天花、艙壁、地面等等四處,發出噼裡啪啦雨點般密集的亂響。

  頃刻之間,所有的機器人竟然全數被它打飛,一隻也穿不透劍幕。藍焰消失,坤將一個超小的劍柄插入腰間,冷冷地說:「你的劍法太差,就是玩下三濫也不成。」

  光劍只是名字叫「光」劍,並非是一把發出激光的劍,其原理是一段可任意變形金屬細條,當它發出高能、高磁、高溫或低溫時則威力無比,但平時練劍都是只是發出一些無害但可以壯聲勢的炫光。那些機器人被它打飛出去後,因為毫髮無損,便一隻隻地再次飛回來試圖執行主人「揍」坤的指令。

  「停!」阿圖對著這些小機器人一招手。很快,這些機器人便集結成兩個卵型,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

  太空的規則,劍術學習者如果要向指導士學劍就得簽約,指導士所規定的課程學習者不可逃避。有一個例外就是:如果學習者可以打敗指導士。明顯,阿圖的這一次挑戰遭到了嚴重地挫敗。

  不過這關係,坤是指導士,而他是學習者,因此他若無其事地收起了兩個卵型球,天真無邪地眼神中透射出一種極度的崇拜色:「坤,你是真正的大師!」

  坤懸在空中並將雙臂抱在胸前,作出一副軟硬不吃的姿態,「真正的大師也得讓你先練劍。」

  阿圖順從地點頭,然後伸出三根手指,用著極度誘惑的口氣許諾:「今天讓瑪麗給你多做三個火栗糖圈。」

  火栗糖圈,這是何等的享受!坤猛然吞了一下口水:「這個。。。也不是不能商量。」

  「四個。」

  「你手中不是還剩著一根手指嗎?」

  ※※※

  「嗷。。。」

  一陣掙扎的嗷叫,一雙不甘的巨眼紅似滴血,一隻巨牛被困在網裡,盤旋於空中。一架水滴型的飛行器正在天上慢慢地收網,將巨牛吊起。

  網下,灰藍色的草原上萬牛奔騰,它們被飛行器發出的恐怖音波驅趕著向一個方向飛奔。速度極快,體型龐大而強壯,這是就旅行星巨牛群。

  每一個秋末,它們都會從遙遠的北方越過千里草海,來到中部平原過冬。因沿途水源裡含有特別的礦物,所以它們的膚質就因服食這些礦物質而逐漸演變成紅色。牛齡越大,飲水越多,顏色越紅。

  奔牛群裡,阿圖腳下套著飛行動力器,身後張開一對小小的背翼,在牛只之間穿梭翻飛,蝙蝠一般地靈巧,一次次地避開了巨牛頭上刀一般鋒利的雙角。

  一頭巨牛打斜裡橫衝過來,聲猛勢滔。眼看著就要撞上,他只是於空中一個翻身,就穩穩地落在它的頭頂。

  隨即,他滑下並坐住牛頸,雙腿使力夾牢,開始舉拳向下狠砸。拳上帶著力量手套,每一記都是力貫千鈞。

  牛只疼痛,開始奔離群牛,口中怒吼連連,前後四蹄如鼓點般跳躍,使出渾身解數要甩他下去。他卻沉穩如山,驚濤般的顛簸竟然是奈何不得他。

  漸漸的,巨牛身形慢了下來,嘴吐白氣,直打響鼻。他瞅準時機,雙手攀住牛背,身體滑下牛身,一腳踹在牛腿之上。巨牛受不起此踢,轟然倒地。

  這時,天空中的飛行器射出一條銀線,在接近牛只時忽然化為一張大網,兜住了它。於是,這隻牛便落得與被吊起的那只同樣的命運。

  坤飛了過來,隨著他的身影在牛群間穿行起伏。

  「怎麼樣?」阿圖靈巧的四肢在空中張舞收放,語氣中帶著一股怎麼也掩飾不了的得意勁。

  「不怎麼樣,真正的劍手沒有你這身行頭也能做到。」

  強化服、動力器、力量手套可是阿圖捉牛的三大法寶,沒有了它們自己是個什麼水準,他可不知道,反正有沒有跟人打過,除了坤。

  他驀地飛起,避開一隻尖利的牛角,「如果是『能師』呢?」

  「能」是一種存在於星際中的神秘的自然力量,它無所不能。因為至今人類還無法瞭解這種力量的來源、成因以及奧秘,只好將它籠統地稱為「能」。

  會使用「能」的人被稱為「能師」,他們是星際中所向無敵的戰士,也是掌握了某些範疇內宇宙奧秘的奇人。

  「他們根本就不屑於捉牛。」坤哈哈大笑,隨即也躲開了牛角的一刺。

  阿圖一提雙腿,腳下的飛行器稍稍發力,將他推離牛群並懸浮於空中,瞪著眼問:「為什麼學習『能』得先學劍?」

  在這個時代,劍法早就是毫無用處的了。拿著柄毫無威脅力的破劍,走到哪裡都只有被人打的份。坤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練劍可以發掘你身體的潛力,而且這是奧威拉墨定下來的規矩。」

  奧威拉墨是能師之祖,他在成為能師之前就是一個劍師,天天躲在深山裡練劍,終於有天他發現了「能」的奧妙,然後就出山了。出山後,他就說太空中的某處有條空間隧道,通過那條隧道,人類可以移民去最近的一顆類星。於是,人類就掀開了向太空殖民的篇章。他也給所有想成為他這樣「能師」的人定下了規矩,就是:想成為能師,就得練劍。至於練劍和獲得「能」有何關係,他可沒說過。

  這句話是能師的鐵律。阿圖無法辯駁,只能換了個話題,問道:「你說過我擁有『能』,可它究竟在哪裡?」

  「我的確說過,而且它就在你的身體裡。」

  這句話怎麼聽都像是哄小孩子的。阿圖憤然舉起了拳頭,怒道:「它在哪裡,我怎麼感覺不到?你騙我!」

  「稍安毋躁。」坤飛上了他的肩頭坐下,用一種空洞的眼神看著遠方,幽哉哉地說:「要能使用『能』,首先需要有智慧。」

  不知是指導士的舉動還是語言平撫了他,他漸漸的安靜了下來,然後問:「那我算不算有智慧?」

  坤根本就不看他,而且還緊緊地閉上了嘴巴。很明顯,它覺得他剛問了一句很白癡的話。

  「那你告訴我,如何能獲得智慧?」

  只有人類與移植人才能擁有智慧,但坤不是,他只是一種叫極星溫鼠的低等生命,因為機緣才學得了一身高強莫測的劍術。

  人類可分為原型人與強化人。原型人就是與生俱來的人類,沒有做任何的身體改裝,例如阿圖。許多原型人因不滿自己孱弱軀殼的生猛指數,而在肉身上安裝或者乾脆更換成防護皮膚、復合頭顱、機甲身軀、智能中樞、隱身系統等等,這樣就形成了強化人。

  移植人是那種嫌強化人都不夠威猛的變態。太空裡有很多特種的低等生命,如生命力超強的恐蟲,無需呼吸的真空族,行跡飄渺的煙霧獸,打不死的變形怪,軀體巨大的蜉蝣等。於是,這些變態拋棄了自己的身軀,將智能移植到這些生命體上,就形成了恐怖的移植人。移植人再經過強化,又有了極度恐怖的強化移植人。

  世界就是這樣,變態沒尺度,生猛無盡頭。

  坤不是上述的任何一種人,當然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也許是不想表現出自己的無知,它開口說:「智慧無所不在。。。」

人類不知在何時脫離了地球,散佈在無盡的太空中。

  一艘楔形飛船進入雙輪星系,熾亮的赫羅恆星正向著四方散發著驚人的熱量。

  少年站在螞蟻號飛船的舷窗前,雙臂環抱,目視著外面那顆藍色的旅行星。旅行星是顆類星,類星的概念就是:類似於母星地球那樣適合生命體生存的星球。

  一個人形金屬機器人的全息圖像突然出現在少年身後,用著人類化的口氣問:「主人,要不要登陸旅行星?」

  少年轉過身來,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眸,漂亮的俊臉,柔和的聲調:「好的,博得。」

  博得領命,圖像消失。一個飛鼠般外形的生物慢悠悠地漂浮過來,「阿圖,你不該現在就去旅行星,到練劍的時候了。」

  「坤,就這一次。」

  坤就是這個生物的名字,它只有手掌般大小,卻有個了不得的職業,那就是劍術指導士。

  「不行。貪玩的孩子是練不好劍的,也學不會『能』。」坤用著布道者般的口吻說著,表情就像是別人的爹。

  一根極細極窄的劍脊驀然從光禿禿的劍柄中彈出,一道橘紅的光焰環繞在通體銀白的劍脊之上。阿圖手裡陡然間多了把光劍,手腕一抖,擰身挫步刺向坤,快如閃電。

  「噗」地一聲,一道藍焰與橘焰相交,頓時光弧大作,眩人眼目。藍焰隨即正正反反地於瞬間連續四攪,橘焰脫手飛出,劍柄在空中自動收回了焰芒,落地發出一聲脆響。

  那幾下攪動的暗力綿綿不絕,長劍被短劍沾住了,既脫不出它劍勁的控制,又跟不上它力道變化的速度,少年的雙肩幾欲脫臼。阿圖大怒,向後一個倒躍,落地的時候忽然雙臂怒張,大喝一聲:「揍它!」

  與聲同時,手上兩個蛋型的東西擲出,在空中爆裂開來,化成幾百個各色各樣的小點,潮水般向著坤劈頭蓋腦地襲去。這些小點都是小指甲般大小的機器人,若被它們在加速飛行中撞上,那效果就跟中彈差不多,不玩個重傷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坤冷笑一聲,身形如振蕩器一般在空中晃動著,手中光劍象打點器一般擊、打、拍、刺,以肉眼無法看清的速度將這些機器人一一打將出去,撞到天花、艙壁、地面等等四處,發出噼裡啪啦雨點般密集的亂響。

  頃刻之間,所有的機器人竟然全數被它打飛,一隻也穿不透劍幕。藍焰消失,坤將一個超小的劍柄插入腰間,冷冷地說:「你的劍法太差,就是玩下三濫也不成。」

  光劍只是名字叫「光」劍,並非是一把發出激光的劍,其原理是一段可任意變形金屬細條,當它發出高能、高磁、高溫或低溫時則威力無比,但平時練劍都是只是發出一些無害但可以壯聲勢的炫光。那些機器人被它打飛出去後,因為毫髮無損,便一隻隻地再次飛回來試圖執行主人「揍」坤的指令。

  「停!」阿圖對著這些小機器人一招手。很快,這些機器人便集結成兩個卵型,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

  太空的規則,劍術學習者如果要向指導士學劍就得簽約,指導士所規定的課程學習者不可逃避。有一個例外就是:如果學習者可以打敗指導士。明顯,阿圖的這一次挑戰遭到了嚴重地挫敗。

  不過這關係,坤是指導士,而他是學習者,因此他若無其事地收起了兩個卵型球,天真無邪地眼神中透射出一種極度的崇拜色:「坤,你是真正的大師!」

  坤懸在空中並將雙臂抱在胸前,作出一副軟硬不吃的姿態,「真正的大師也得讓你先練劍。」

  阿圖順從地點頭,然後伸出三根手指,用著極度誘惑的口氣許諾:「今天讓瑪麗給你多做三個火栗糖圈。」

  火栗糖圈,這是何等的享受!坤猛然吞了一下口水:「這個。。。也不是不能商量。」

  「四個。」

  「你手中不是還剩著一根手指嗎?」

  ※※※

  「嗷。。。」

  一陣掙扎的嗷叫,一雙不甘的巨眼紅似滴血,一隻巨牛被困在網裡,盤旋於空中。一架水滴型的飛行器正在天上慢慢地收網,將巨牛吊起。

  網下,灰藍色的草原上萬牛奔騰,它們被飛行器發出的恐怖音波驅趕著向一個方向飛奔。速度極快,體型龐大而強壯,這是就旅行星巨牛群。

  每一個秋末,它們都會從遙遠的北方越過千里草海,來到中部平原過冬。因沿途水源裡含有特別的礦物,所以它們的膚質就因服食這些礦物質而逐漸演變成紅色。牛齡越大,飲水越多,顏色越紅。

  奔牛群裡,阿圖腳下套著飛行動力器,身後張開一對小小的背翼,在牛只之間穿梭翻飛,蝙蝠一般地靈巧,一次次地避開了巨牛頭上刀一般鋒利的雙角。

  一頭巨牛打斜裡橫衝過來,聲猛勢滔。眼看著就要撞上,他只是於空中一個翻身,就穩穩地落在它的頭頂。

  隨即,他滑下並坐住牛頸,雙腿使力夾牢,開始舉拳向下狠砸。拳上帶著力量手套,每一記都是力貫千鈞。

  牛只疼痛,開始奔離群牛,口中怒吼連連,前後四蹄如鼓點般跳躍,使出渾身解數要甩他下去。他卻沉穩如山,驚濤般的顛簸竟然是奈何不得他。

  漸漸的,巨牛身形慢了下來,嘴吐白氣,直打響鼻。他瞅準時機,雙手攀住牛背,身體滑下牛身,一腳踹在牛腿之上。巨牛受不起此踢,轟然倒地。

  這時,天空中的飛行器射出一條銀線,在接近牛只時忽然化為一張大網,兜住了它。於是,這隻牛便落得與被吊起的那只同樣的命運。

  坤飛了過來,隨著他的身影在牛群間穿行起伏。

  「怎麼樣?」阿圖靈巧的四肢在空中張舞收放,語氣中帶著一股怎麼也掩飾不了的得意勁。

  「不怎麼樣,真正的劍手沒有你這身行頭也能做到。」

  強化服、動力器、力量手套可是阿圖捉牛的三大法寶,沒有了它們自己是個什麼水準,他可不知道,反正有沒有跟人打過,除了坤。

  他驀地飛起,避開一隻尖利的牛角,「如果是『能師』呢?」

  「能」是一種存在於星際中的神秘的自然力量,它無所不能。因為至今人類還無法瞭解這種力量的來源、成因以及奧秘,只好將它籠統地稱為「能」。

  會使用「能」的人被稱為「能師」,他們是星際中所向無敵的戰士,也是掌握了某些範疇內宇宙奧秘的奇人。

  「他們根本就不屑於捉牛。」坤哈哈大笑,隨即也躲開了牛角的一刺。

  阿圖一提雙腿,腳下的飛行器稍稍發力,將他推離牛群並懸浮於空中,瞪著眼問:「為什麼學習『能』得先學劍?」

  在這個時代,劍法早就是毫無用處的了。拿著柄毫無威脅力的破劍,走到哪裡都只有被人打的份。坤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練劍可以發掘你身體的潛力,而且這是奧威拉墨定下來的規矩。」

  奧威拉墨是能師之祖,他在成為能師之前就是一個劍師,天天躲在深山裡練劍,終於有天他發現了「能」的奧妙,然後就出山了。出山後,他就說太空中的某處有條空間隧道,通過那條隧道,人類可以移民去最近的一顆類星。於是,人類就掀開了向太空殖民的篇章。他也給所有想成為他這樣「能師」的人定下了規矩,就是:想成為能師,就得練劍。至於練劍和獲得「能」有何關係,他可沒說過。

  這句話是能師的鐵律。阿圖無法辯駁,只能換了個話題,問道:「你說過我擁有『能』,可它究竟在哪裡?」

  「我的確說過,而且它就在你的身體裡。」

  這句話怎麼聽都像是哄小孩子的。阿圖憤然舉起了拳頭,怒道:「它在哪裡,我怎麼感覺不到?你騙我!」

  「稍安毋躁。」坤飛上了他的肩頭坐下,用一種空洞的眼神看著遠方,幽哉哉地說:「要能使用『能』,首先需要有智慧。」

  不知是指導士的舉動還是語言平撫了他,他漸漸的安靜了下來,然後問:「那我算不算有智慧?」

  坤根本就不看他,而且還緊緊地閉上了嘴巴。很明顯,它覺得他剛問了一句很白癡的話。

  「那你告訴我,如何能獲得智慧?」

  只有人類與移植人才能擁有智慧,但坤不是,他只是一種叫極星溫鼠的低等生命,因為機緣才學得了一身高強莫測的劍術。

  人類可分為原型人與強化人。原型人就是與生俱來的人類,沒有做任何的身體改裝,例如阿圖。許多原型人因不滿自己孱弱軀殼的生猛指數,而在肉身上安裝或者乾脆更換成防護皮膚、復合頭顱、機甲身軀、智能中樞、隱身系統等等,這樣就形成了強化人。

  移植人是那種嫌強化人都不夠威猛的變態。太空裡有很多特種的低等生命,如生命力超強的恐蟲,無需呼吸的真空族,行跡飄渺的煙霧獸,打不死的變形怪,軀體巨大的蜉蝣等。於是,這些變態拋棄了自己的身軀,將智能移植到這些生命體上,就形成了恐怖的移植人。移植人再經過強化,又有了極度恐怖的強化移植人。

  世界就是這樣,變態沒尺度,生猛無盡頭。

  坤不是上述的任何一種人,當然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也許是不想表現出自己的無知,它開口說:「智慧無所不在。。。」

  「無所不在」便是坤的口頭禪。阿圖受不了,一個俯衝,催動著飛行器回到了牛群裡。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