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返回列表
»

[歷史軍事]

[兩宋元明]軍閥治世 作者:菜鳥如林 (連載中)

複製鏈接
line
頭像被屏蔽
79602 277 3
1747088.jpg
第一卷:潛龍在淵

第一章:明末地主

  「下面播報一條剛剛收到的消息,北京時間下午3點24分,J市一處研究所發生劇烈爆炸,據悉,那座研究所是違規建造,並且研究項目不明,工作人員數量未知,爆炸過後無一生還,好在研究所處於人跡罕至的山區,沒有造成其他市民傷亡……」

  「剛剛傳來爆炸現場的最先消息,位於J市的神秘研究所已經查出了一些蛛絲馬跡,根據周邊村鎮的居民描述,那是一個很古怪的研究所,工作人員大概在十人左右,其中有一個年輕人經常僱傭附近村鎮的工匠和勞動力,用原始的工具和設備製造一些已經被淘汰的東西,例如蒸汽機、騾機、水壓機等等,有居民稱,他們甚至還製造古老的大炮……」

  ……

  轟的一聲,趙巖只覺得天旋地轉,好似發生了什麼大爆炸,他這個工頭就這麼暈了過去。

  迷迷糊糊間,好似渾身在搖搖晃晃,搖了一會把趙巖給搖醒了,剛甦醒過來的趙巖還有些迷糊。

  不過感覺到那搖搖晃晃的地面,卻是楞了。

  這感覺,和小時候坐手推車一樣,搖搖晃晃的,還伴隨著車輪運轉的聲音。

  「吱吱……嘎嘎……」

  車輪的聲音有點奇怪,好像沒有上輪胎一樣。

  我勒個擦,誰這麼牛逼啊!不上輪胎在路上跑?迷迷糊糊中的趙巖想道,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睜開眼睛一看,趙巖頓時楞了。只見他正躺在一個車廂內,這車廂四周是木頭製作的,邊上還有兩個簾子。

  車廂內的佈置比較簡單,就一個能躺的地方。

  這車廂看上去,像是古代的馬車。

  難道是他造的那輛馬車?趙巖納悶的想,不過看這車廂,和他造的馬車相差甚大,基本上能夠排除。

  困惑中趙巖坐起身子,衣服傳來的感覺有些怪怪的,低頭一看,他正穿著一件古代的儒裙。

  呃……怎麼會這樣?趙巖的腦子一時沒轉過彎來。連忙挑開邊上的簾子往外看去,只見外面是荒郊野嶺,自己果然坐在一輛馬車上。

  馬車正沿著一條土路前進,這土路坑坑窪窪很不平躺,土路兩邊野草青青,遠處的草叢裡,傳出了一聲好似野雞的叫聲。

  此刻正晨曦初升,天地間霞光一片,那青草上的露珠還沒幹,在陽光下晶瑩剔透,折射著你點點晶光。

  趙巖看得入神,突然瞳孔猛然一縮,聚焦在了那土路上的一堆白色物體上。

  那些白色物體散落在道路上,那是骨頭,而且還是人骨,馬車碾在那骨頭上,嘎吱作響。

  趙巖猛然大吼:「停~!」

  工頭的氣勢在這一刻顯露得淋漓盡致,趙巖在一個研究所工作,研究所有個很猥瑣的博士,很喜歡研究一些被淘汰的東西。

  但那猥瑣博士又有個癖好,不原因用現代的工藝去製造,所以就請趙巖給幫他弄,什麼設計、施工都是他攬著,都得克服困難,用原始的手段去製造。

  比如把,造一門過時的大炮,用鏜床直接弄個炮管不就行了嘛!可人家偏偏要讓趙巖弄什麼鐵模鑄炮。人家說了,你想要鏜床可以,自己慢慢造吧!給你十世紀時的科技起點。

  什麼玩意嘛!要不是看在票子的份上,老子早不幹了。

  因為指揮工人實在是累,什麼都要說,有時候說一遍還不頂用,還得重複的給人家解釋,漸漸的趙巖的火氣也就上來了,平時沒少對工人呼五喝六,在那文靜的相貌後,掩藏著一副粗暴的大嗓門。

  此刻趙巖很生氣,哪個王八蛋把他弄到這個鬼地方?而且還拿人骨頭來嚇唬他。

  想來就是那個猥瑣博士在整他,最近中央一不小心把票子印多了,他那點工資還不夠花銷,一會揪住那老頭一定要讓他加工資,他的工資已經四年不見漲了。

  隨著他的一聲大喝,馬車馬上停了下來。

  坐在馬車前面趕馬的中年人掀開簾幕,探進腦袋問道:「公子,什麼事?」

  「這是什麼地方?」趙巖面色陰沉的問道。

  「我們從濟南行了五六日,已經快到黃縣了。」那個中年人一臉風塵,想了想對他回答道。

  「這裡是山東?」趙巖猛然一驚,突然想到剛才往外看時,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平原,福建到處是山,就算有平地,遠遠的也能看到山,而且他沒有在路上看到任何現代的痕跡。

  「對。」那中年人臉色有些無奈,半個月前聽聞家中平安,小主子急匆匆要回黃縣,結果上馬時摔了一跤,醒來後就什麼也不記得了,甚至連自己名字都忘得一乾二淨,回去後他少不了被責罰一頓。

  趙巖驚疑不定,眼神凌厲的一閃,問道:「那路上怎麼有人骨?」

  「公子,那礦徒在登萊兩地鬧騰了兩年,聽說登州俯已是十中存三,好在老爺夫人平安無事。」中年人接著婉轉的說道:「公子若是不要小便的話,我們還是快些趕路,公子您大病未癒,得早些回去調養。」

  「什麼礦徒?」趙巖沒理會那中年人的建議,不動聲色的問道,他隱隱已經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了。

  「山東三礦徒,就是那毛文龍、孔有德、尚可喜,毛文龍為三礦徒之首,先前便曾劫掠登萊,後被袁崇煥斬殺,此次在山東作亂的便是孔有德。」

  「毛文龍,孔有德,袁崇煥……」趙巖皺起眉頭,也不知在想什麼,中年人喚了一聲也不理,那中年隨即放下簾布,繼續驅馬趕路。

  「難道我跑到明末去了不成了?還是進了誰的圈套裡?」趙巖心中尋思著,他也算是熟讀歷史,對那袁崇煥、毛文龍、孔有德等人俱是清楚。

  毛文龍絕對是個野心家和投機者,其部軍紀敗壞,不聽明朝政府指揮,冒領軍餉,騷擾地方。做事很沒原則,在山東劫掠,與滿清開市,只要能壯大力量的事情都干。

  至於那袁崇煥,很多人都說是死於皇太極的反間計。但事實上並不是那麼可信,這個說是清朝乾隆年間滿清放出的,人家是勝利者自然是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他們能把屠盡四川的大帽子扣到張獻忠頭上,自然也能編出個反間計來襯托黃台吉的英明,崇禎的愚昧無知。

  更何況乾隆專門幹這事情,並且十分積極。被他糟蹋的名畫不少,聽說還寫了兩萬多首詩,比唐朝詩人加起來的還多,就是沒一首名詩。

  袁崇煥的能力其實並不怎麼樣,努爾哈赤是否是被炮擊而死也未曾可知,再則他經略遼東後,並沒有做很大的成績。之後滿清破關而入,袁崇煥也不敢正面抵擋,相比之下,盧象升就高大得多。之所以會被崇禎砍了,估計是崇禎感覺自己被騙了,因為袁崇煥曾經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證幾年平定遼東云云。

  後世的毛粉、袁粉,不過是那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離間計』催生出的兩個對立方,為了讓自己的觀點更有說服力,所以挺毛,挺袁。不管是毛還是袁,都不怎麼樣。袁崇煥之所以被很多人認為是明末的『救世主』,那都是滿清捧上去的,以此來彰顯崇禎昏庸。

  這明末真正有本事的官員,應該是盧象升、孫傳庭這二人,一個擅長野戰,一個擅長經營。至於洪承疇,個人得失看得太重,最後當了漢奸。

  趙巖從那中年人的話中推測出,如果自己真是回到古代,時間應該是孔有德之叛過後不久。

  孔有德製造的登萊之亂前後長達二年之久,波及2府10餘縣。這場叛亂之所以蔓延,主要是明政府政策失誤所致。孔有德叛亂之前,明政府未能對毛文龍部下這些驕兵悍將加以提防。叛亂發生之後,明政府大多數官員一味主撫,坐失良機。如叛亂之始,孔有德部過青州,僅千餘人,余大成率兵3000追擊甚易,卻放之行,使孔有德叛軍獲得喘息時間,得以迅速擴大隊伍,連克10餘座縣城,俘獲或殺死兩任登萊巡撫、一任山東巡撫,京畿震動。

  趙巖靠在榻上,勾起窗簾朝外看去。

  腦子裡亂哄哄的,到底是被人耍了還是真的身在明末。

  ……

  在這路上行了半日,趙巖終於是震驚了。

  一路上屍體、白骨遍地,時不時還能看到啃食屍體的野狗,一個個長得彪壯,看到人之後目露凶光。

  沿途的村莊看到不少,但都是一片死寂,只是偶爾能看到一些人,沿途的農田更是荒蕪著,幾十畝地裡,只有一兩畝地種有莊稼。

  這絕對不是現代人能佈置出的場景,原本趙巖以為自己可能跑到了一個類似於《楚門》的地方,現在看來,這種可能性幾乎等於零。

  真的回到了古代,而且還是人命如同草芥的明末,大明江山風雨飄搖,內憂外患不斷,天災人禍肆虐。

  趙巖卻出奇的冷靜,甚至冷靜得自己都有些發慌,他的冷靜源於他的把握,穿越前在研究所倒是學到了不少東西,正好在這個年代能用上。

  突然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了那個猥瑣博士的猥瑣笑容,趙巖心中猛然一驚,難道這一切都是那傢伙安排好的?

  難道那個老傢伙早就知道自己要跑回古代?

  想到那個研究所的神秘,趙巖心中不由的發寒,也許自己以前就是個什麼也不知道的小白鼠。

  還在沒在實驗中掛掉,但這個身體原來卻不是他的,這個身體原先主人的身份他並不清楚,不過周圍有三四十個人護衛,顯然地位也不低。

  所以趙巖打算靜觀其變,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一路看過那蕭條的景象,趙巖的心境也有些蕭瑟。這登州之地不僅蕭瑟,而且還匪盜橫行,路上就碰上了幾股匪盜。

  好在他這邊人較多,幾十個青壯護衛之下,那些匪盜也沒打他這隊人的主意。

  沿著官道,路過了一個叫做北馬鎮的地方,此刻的北馬鎮已經是殘破不堪,幾個人坐在路邊,架著一口大鍋,不知道在幹什麼。

  走近一看,卻是在煮肉。大鍋邊上放著一具屍體,那屍體被切割得支離破碎,有個男子正往屍體上割肉,然後丟進大鍋裡。

  趙巖捂著嘴巴,感覺到一陣反胃,連忙將窗簾放下。他曾在史書上見過許多這些畫面的描述,但真正看到時,卻是被嚇到了。

  歎了一聲,索性躺在馬車內睡覺。

  一覺醒來,卻是前面趕馬的那個中年人把他叫醒的,「公子,到家了。」

  趙巖睡眼惺忪的走下馬車,環顧了四周,發現這裡處於山區地帶,前方是一處五六米高的小堡。

  「這是哪?」趙巖心中納悶的想。

  就在這時,只見一個穿著素服的婦人帶著一群人正往這邊趕來,那中年女子見著趙巖,悲慼的喊了一聲:「巖兒啊!」

  接著便抱著他哭了起來,這讓趙巖有些舉手無錯。

  「夫人……您這是?」一邊那個中年人見那婦人身上穿的素服,不由大吃一驚的問道。

  「信裡怕巖兒擔心,便沒有提及,去年你們老爺帶人去縣城打理商舖,縣城卻被那該死的孔有德的攻陷,老爺他……」那婦人說著已是泣不成聲。

  「老爺……」那中年人聽聞此事,頓時撲通一聲跪了下去,也是泣不成聲。趙巖神色略微呆滯,卻是沒什麼反應。

  「巖兒……你……」那婦人突然感覺兒子有些奇怪,跪在地上的中年人此刻連忙抬頭說道:「夫人,小的罪該萬死沒有照顧好公子,公子歸來的途中摔到了腦袋,現在什麼也記不起來了,請夫人責罰。」

  「哎!命啊!命啊!」婦人抹著眼淚,揮手說道:「罷了,回去再說吧!」

  趙巖正躊躇著如何應付才不會穿幫,此刻一聽那中年人的話頓時大喜,馬上打定主意,自己只要裝傻充愣就OK了。

  那婦人抱著趙巖的胳膊,帶著人朝著那小堡走去。那小堡高達六米多,上面還佈置著許多洞口。

  一看這建築,就是明朝土豪修建的堡壘。

  明朝對地方的控制力非常薄弱,地主豪強屬於主流勢力,修建堡壘自保的風氣盛行,這些堡壘大多數毀於戰爭,但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紀,也經常能看到那些堡壘。

  例如永定土樓這些著名旅遊景點,就是明朝時的有錢人蓋的。還有許多村落的建築縱橫交錯,形成什麼八卦、九宮陣,裡面的巷子繞來繞去,外人貿然進入兩下就會迷失方向。

  堡壘一般是不住的,只有外敵侵犯時才躲進去。趙巖和那一行人來到了一個不錯的房子裡,這房子雖然說不上氣派,但也算是上等之家所住之地。

  那婦人並沒有追究那中年人的責任,在屋內坐下後對趙巖問道;「巖兒,可曾記起什麼來?」

  趙巖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裝傻充愣道:「這裡很熟悉,但沒想起是什麼地方。」

  「醫師怎麼說?」那婦人轉頭對中年人問道。

  「醫師說公子應該會慢慢記起一些東西,能不能恢復還得看運氣。」中年人如實說道。

  「噯,趙家命中注定有此劫難啊!」婦人唉聲歎氣,臉上一陣傷神。半響對那中年人說道:「趙全你先帶人下去休息吧!路上辛苦了。」

  「是,夫人。」趙全退了出去。屋子裡就剩趙巖好有那婦人,另外還有一個丫鬟站在一邊。

  那婦人接著和趙巖說了些話,趙巖這個西貝貨自然不敢亂說什麼,繼續裝傻充愣,先矇混過關再說。

  「巖兒,什麼都不用想,先把身子調養好再說,你爹已經去了,你人在娘就安心了。」那婦人拍了拍趙巖的手背,說著又傷心的抹了抹眼角的淚水。

  「哦!」趙巖點了點頭,貌似過關了。

  「小媛,帶公子去休息吧!」那婦人朝邊上的丫鬟說道。

  「是,夫人。」那丫鬟長得嬌俏,柔柔的聲音十分動聽,領著趙巖下去了。

加入屬於你的卡提諾

line

卡提諾官方APP

下載連結 QR code 立即下載使用
卡提諾論壇
加入好友
長篇小說
加入好友
言情&BL
加入好友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文章推薦

一篇5苦勞值,上限50苦勞值 (請先登入)

問你喔

你覺得網站好用嗎?
邀請您填寫網站易用性調查 快速填寫>>

返回列表

TOP